163. 如此粘人
(A)

我進到宿舍,小諾和小丘就奇怪的看著我:哎,十八,你去哪兒了?你沒有和小淫在一起嗎??
我搖頭,小諾壞笑的看著我:哎,剛才至少有七八次電話找你了,亞瑟讓你給他回個電話,你們搞什麼呢?
我也奇怪,我明明就是從亞瑟那兒回來的啊,我怎麼知道幹嗎打那麼多電話找我,亞瑟應該知道是肖揚送我回來的啊,我有點兒莫名其妙的拿起電話給亞瑟撥打過去,一會兒我就聽見亞瑟極其懊惱的聲音,亞瑟說:十八,你還是過來吧,我們都整不了小淫。
電話那邊好像有亂七八糟的吵鬧聲音,我開始笑:怎麼了?發生什麼事兒。
亞瑟懊惱的說:得了吧,老佐把小淫背到我這兒,那傢伙醒過來就到處找你,我們說肖揚送你回學校了,他說什麼也不樂意,正跟我們較勁兒呢,你快點兒過來吧,要不然我真不知道那臭小子會折騰出什麼事兒來,鬧死了。
我忍著笑:不會吧,他喝多了,過一會兒就行了,我都回宿舍了,再出去,折騰什麼啊……
我在電話裏面聽見小淫的聲音:為什麼會這樣呢?你們根本不是我的兄弟,哪有這樣的……
亞瑟放大了聲音:別說了,過來吧,我們都別想睡覺了,你要是不過來,我可不敢保證小淫會不會跑到女生樓下找你,至於他怎麼嚷嚷說什麼我就更不敢保證了。
我無比鬱悶的放下電話,轉頭看著小諾:這傢伙怎麼能這麼折騰呢?
小諾板著臉說:得了,你心裏得不住多美呢,有男人粘著你還不好?
然後我收拾了一下,拿了張教授的稿子,又騰騰的下樓,去亞瑟那兒。
到了亞瑟那兒,我還沒有開門,就聽見小淫的聲音,小淫好象跟誰說著十八呢怎麼還不來我要去學校找她,亞瑟一個勁兒的說就來了小淫你等會兒行不你能不能消停會兒?我拿著鑰匙開了門,看見亞瑟叼著煙在客廳的沙發上無聊的坐著,好像有點兒懊惱,佐佐木和小麥、陸風在電腦前面玩著遊戲,我聽見小麥笑的跟壞貓似的,佐佐木一個勁兒的說不帶這麼耍賴的,亞瑟看見我指指小淫的房間:大姐,謝天謝地,你總算來了,過去吧,你去看看那傢伙發什麼瘋呢??真是受不了了,仗著喝了點兒就瞎折騰,等他酒醒了看我不揍他!
然後我聽見小麥說了欠揍的話,小麥說:十八,你小心點兒,小淫最近鬧貓呢。
佐佐木用手拍了小麥的腦袋一下:閉嘴,你知道個六?
小麥特別不服氣的推了佐佐木一下:哎,這不是我說,是亞瑟說的,前段時間我們樓下窗戶周圍多少只貓在鬧騰啊,你又不是沒有看見,還敢打我,你以為我打不過你嗎?
我小心的推開小淫的房門,竟然發現那個傢伙衣衫不整,頭髮亂的跟鳥窩一樣,襯衫上好像還撒了啤酒!!竟然光著腳兒叼著煙在床上走來走去的,床上一堆的報紙還有煙灰,我驚訝的看著小淫:哎,你幹什麼你?怎麼搞得亂七八糟的。
小淫眯著眼睛看著我:十八?你去哪兒了?幹嗎要肖揚送你回學校啊,就是送也是我,我送啊,亞瑟還有老佐這兩個混蛋,還是兄弟嗎?這麼折騰我……

我往小淫床邊走了幾步,忍著笑:哎,小淫你別在床上走來走去的,你都快要碰上天花板了,你先下來再說話。
小淫伸手拽著我,竟然非要把我也拽到床上站著似的,我慌忙說自己還穿著鞋子,小淫用兩張報紙往床上一鋪說:這樣就行了嗎。
小淫拽著我一起坐到床的的欄杆上,我看著自己還穿著的鞋子,有些覺得可笑,看來小淫真是喝多了,小淫從襯衫口袋裏面拿出煙,遞給我一支,我看他拿打火機的手都有些發抖,就拿過火機幫著他點了下煙,小淫挨著我的肩膀,開始笑:十八,以後我喝酒你都別走,不然我實在太無聊了,我剛才找不到你,都無聊死了。
小淫的襯衫扣子扣的亂七八糟的,露出裏面健康的膚色,我別開眼神:你喝多了。
小淫有點兒不服氣的瞪著我:我沒有,我哪有喝多,就是喝了一點兒,還有,你幹嗎要讓肖揚送你回去?你幹嗎不讓我送你回學校?我不高興,非常不高興,你要向我道歉。
我不樂意的看著小淫:你別胡鬧,肖揚就是送我回學校而已,我為什麼要道歉?要是亞瑟佐佐木送我回去是不是都要跟你道歉?
小淫歪著腦袋靠著我:那不一樣,誰讓肖揚喜歡你了……
我無可奈何的朝小淫轉頭:小淫,你別那麼不講理行不行?
小淫的額頭抵著我的額頭,低聲說:我就不講理……
我聽見亞瑟的聲音,亞瑟揶揄著說:十八,要是有什麼事兒,喊一下,我們都在呢!
小淫的房門我進來的時候沒有關,還半開著,亞瑟他們都在客廳。
小淫一喝酒耍賴我一點兒招都沒有,特別的黏糊,跟平時看著正經的他根本就是兩個人,我轉過頭,開始喊亞瑟:哎,你們過來看看,小淫都成什麼樣子了,真是受不了。
過了一會兒,我看見佐佐木從門外探個腦袋進來,佐佐木笑:十八,你知道受不了了吧,剛才我們誰也整不好他,鬧騰的厲害,亞瑟說等他酒醒了再收拾他,嘿嘿,要不要我幫你們把門關上啊??小淫你說,用不用我幫你把門關上?
小淫迷蒙著眼睛看著佐佐木:那謝謝你了……
我聽見佐佐木砰的關上了房門,我騰的站起來,小淫一把拽住我,我懊惱的看著小淫:你該睡覺了,你今晚真的喝多了你。
小淫的眼睛上下打架的厲害,我看出他真的困了,也真是喝多了,小淫握著我的手:十八,肖揚沒有說什麼吧?
我跳下床,把床上墊著的報紙直接拿下來,小淫竟然光著腳跟著我下來,我搖頭:肖揚沒說什麼,他跟我說你挺好的。
小淫用手揉揉發困的眼睛,沒有說話,我搖搖小淫:睡吧,別鬧騰了。
小淫壞笑的看著我:那你抱我一下,要不就接著鬧騰,大家都別想睡。

小淫說完就擁抱住我,我真是覺得自己對喝酒的小淫沒有一點兒免疫力,被他搞敗了。過了一會兒小淫才放開我,說是收拾下床準備睡覺,我這才慢慢出了小淫的房間,小麥和陸風正在電腦螢幕前玩遊戲,我沒有看見亞瑟和佐佐木,我感覺有點兒口渴,準備去廚房找點兒水喝。

(B)

走到廚房門前,我剛要推門,聽見亞瑟的聲音,亞瑟說:哎,老佐,我找人幫你問了,你女朋友跟的那個男的是一北京的,聽說家裏條件還不錯,不過他們系的人都說他畢業後就直接出國,估計他倆沒什麼戲,你女朋友也太現實了點兒吧,連底兒都不摸就隨便跟人家,還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佐佐木說:由她去吧,我能對她的好我都盡力了,誰讓我條件不好了,我也不是北京的,女人好像都比男人要現實很多吧,開始有點兒接受不了,現在想想也沒有什麼,我哥在上海呆了挺長時間,所以畢業我也想去上海,現在分了也就分了,說不定要是畢業的時候,大家要分手,我說不定會受她影響,她去哪兒我可能就會跟著去哪兒,現在分了,反而也了無牽掛了……
亞瑟嗤笑:我早就說過,女的就不能慣著來,你也學學我啊,你看我什麼時候跑去接她們還有送她們回家啊?越是慣著毛病就越多。
佐佐木笑:得了,上次喝酒的時候,不是有個女的說是迷路,然後你去接人家了?
亞瑟不正經的笑:那次?哦,那次是和十八石頭剪刀布決定出來的,再說了,那個女的本來就迷路是假,想我是真的,那我幹嗎不將就一下人家,姑娘家家的直接說多不好意思,男人嗎,總得那麼意會一下不是……
然後我聽見亞瑟和佐佐木都不正經的笑兒,我有點兒尷尬,拍拍廚房的門,然後推門進去,看見亞瑟吊兒郎當的笑,亞瑟和佐佐木正靠著廚房的案板吃西瓜,我愣了一秒鐘開始解釋:我口渴,所以就進來了。
佐佐木遞給我一塊西瓜,笑:吃塊西瓜吧,小淫呢,不鬧騰了?
我接過西瓜:恩,說是要睡覺了。
亞瑟吐了口煙,壞壞的看著我:哎,十八,你剛才是不是聽見我們說什麼了?
我慌忙搖頭:沒有,我就是直接來到廚房的……
亞瑟換了個姿勢,壞笑:得了吧,按照你的那素質,最文雅的行為就是直接推開廚房的門,按照你的本性你會直接撞開廚房的門,還能這麼禮貌的拍門?你是因為知道裏面有人所以你才敲門的,再說了,就算你聽見我們說什麼也不用不好意思啊,大家都這麼熟,不過是家常話而已,幹嗎跟作賊似的表情?
我尷尬的不行,佐佐木推了亞瑟一下:行了,你別逗十八了。
亞瑟點了支煙,接著笑:哎,十八,你也太靦腆了,喝酒的時候也看不出你有什麼靦腆啊,小淫那傢伙之前也用不著喝酒了才能說出那麼黏糊的話啊,我現在很懷疑小淫是不是一個男人了,對啊,十八,你覺得小淫還是一個男人嗎……
我咬著嘴唇,憤怒的盯著亞瑟,亞瑟擺擺手:得了,不說了,女人是最最得罪不起的,我免戰牌高懸了。

佐佐木拿西瓜子彈了亞瑟一下:行了你,別說那麼亂七八糟的話
鬧騰了大晚上,一幫人才慢慢的都去睡了,因為我拿著張教授的稿子,所以就在電腦桌前準備校一些稿子,想早點兒完成任務,校稿的時候想起師姐,我不知道亞瑟說的是不是真的,如果真是真的,那麼師姐放棄佐佐木是最錯誤的事情,因為她放棄了對她最好的那個男人同時也是她喜歡過的男人,如果她運氣好的話她可能還能遇到,如果運氣不好,這輩子都只能象襯衫的紐扣扣錯那樣,一個扣錯,一路上的扣子都在不停的扣錯,不過扣子可以重新扣,但是感情的扣子沒有誰能再次回頭重新扣。
我在張教授的手稿中找到他留給我的意見條,上面寫的很中肯,說是我前部分完成的很不錯,他還滿意,但是後面的中間部分校的有些淩亂,有些小錯誤他都能找出來,我看著我校過的稿子中被張教授用紅筆再次修改過的地方,覺得自己挺不專業的,真是不好意思,人家那麼信任自己,沒有想到自己還這麼不敬業,我看了下時間,準備至少校對十幾頁。
半夜的時候,小麥起床過一次,上洗手間竟然腦袋上還扣著亞瑟的運動帽子,不知道他是在夢遊還是亞瑟故意給他扣上的。我又校對了一會兒稿子,聽見開門的聲音,回頭,看見小淫迷蒙著眼睛出來了,襯衫上全是煙灰,我有點兒想笑:哎,你怎麼起來了?
小淫揉揉眼睛笑:睡睡就醒了,看見客廳有燈光,所以我就起來了,我猜是你。
小淫坐到我身邊,有點兒奇怪的看著我:我的襯衫怎麼,怎麼這麼髒?
我瞪了小淫一眼:你還好意思說,你晚上真的喝多了,鬧騰了好長時間,亞瑟本來天天都睡得早,都讓你折騰的沒法睡了,肖揚都已經把我送回學校了,你非要我過來不可,害的我來回折騰,真是可惡。
小淫不樂意的看著我:我,我就算鬧騰也是有原因的,你明明知道我喝了酒就願意和你待著,那你還非要回學校?肖揚要送你回去你就回去??
我盯著小淫:為什麼你喝酒和不喝酒好像兩個人似的,竟然在床上走來走去的,我的鞋子都沒有脫,就被你拽到床上坐著了?你不是很愛乾淨的嗎?
小淫有點兒恍然大悟的看著我:哦,我終於明白了,我說怎麼一起來看著自己的房間跟你的差不多,肯定是把我房間搞亂了,我實在無法忍受你的這種行為。
我用胳膊撞了小淫一下,小淫開始壞笑:我喝酒和不喝酒有什麼不同?我覺得都一樣。
我哼:當然不一樣了,你不喝酒吧看著特象一個正常人,你要是喝了酒吧就會說很多黏糊的話,鬧騰的很,特磨唧……
小淫往我身邊靠了一下,小聲的笑:可是十八,我就喜歡和你磨唧,我說真的。
我嗤笑了一下,沒有說話,小淫碰碰我:十八,我們都是正常人,正常的互相喜歡的兩個人之間肯定會很有一些黏糊人的事兒,以前你一點兒都不粘我,我都覺得你一點兒都不喜歡我,太沒有面子了都……
我辯解的看著小淫:那你也不能象今天晚上這樣啊,鬧騰的那麼厲害,都不讓亞瑟他們睡覺了,還有啊,我明明已經回學校了,還非要把我再叫過來,大晚上的跑來跑去象什麼嗎?
小淫泯著嘴開始笑,露出好看的酒窩:恩,下次不這樣了,這次誰讓亞瑟他們非要灌醉我,然後讓肖揚送你回去了?哪有這麼當兄弟的,所以我才要鬧騰他們的,還有啊,以後我要是喝酒了你就陪著我待一會兒吧?
我避開小淫的眼神,恩了一聲,我很奇怪為什麼小淫逗我的時候我總是無法硬起心腸拒絕,還是我真的就無法拒絕他,這個問題搞得我很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