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 競選前後
(A)

我有點兒鬼鬼祟祟的回到已經熄燈的宿舍,我怕小諾和許小壞看見我手裏拿著那本厚厚的言情小說,還特意把那本書放到了我自己的後面,好在她們都沒有什麼反映,小諾只是問我一下怎麼回來的這麼晚。
我臉也不洗甚至連牙也不刷了,把言情小說用毛巾被蓋住了,才打開床頭的充電燈,小丘說:十八,早點兒睡吧,明天還要參加競選不是?精力充沛才是關鍵。
我哦了一聲,裝模作樣的拿了張教授的手稿,用一種淡淡的語氣說:沒事兒,這些天我一直沒有正經的校稿,反正晚上也睡不著,我想多校一些稿子。
我都為我自己這個解釋感覺到羞恥,幸虧是已經熄了燈,不然我的表情一定不正常,我慢慢把那本言情小說拿出來,深深的呼了一口氣,開始慢慢翻起來。其實我對言情小說一直沒有多少興趣,因為我知道裏面都是類似於童話的故事,所以普通的內容我就不怎麼看了,我發現一個事實,那就是男的和女的有一些親密行為的地方,紙張都比較舊,好像被格外翻了好多遍,有的地方還有小小的折頁,這個發現讓我心裏稍微平衡了一些了,看來女生在這方面二五眼的也不少,我想起之前亞瑟說男生都是靠看黃色錄影成為男人的話,我開始捉摸這個情感反應的成長算是光明正大的事兒,還是不尷不尬的事兒呢??
這個晚上,我真的失眠了,嘟嘟說的沒有錯,因為我從來不看這些東西,所以一點兒免疫的能力都沒有,有時候看著就會臉紅心跳的,想起之前小淫靠近我的距離還有那種感覺,我就會更加的無法睡覺。中間許小壞起床去了廁所一次,我飛快的用張教授的手稿蓋住言情小說,然後仰面躺著,看著上面的床板喘著粗氣,許小壞回來之後,看見我還沒有睡,朝我晃了晃手裏的煙,示意我跟著她一起出去,我看了下手錶,淩晨二點半,我慢慢的爬起來,披著毛巾被,跟著許小壞一起溜出宿舍,一直走到這層宿舍的盡頭拐彎處,兩個人才胡亂的坐到樓梯上,各自點了支煙。
許小壞看著我笑:十八,咱們說實話,競選這個事兒雖然大家都不看好你,但是你也別這麼大的精神壓力,你自己看看,你一個晚上都翻來覆去的,哪是校稿啊,根本就是在精神不集中的失眠,學生會又不當飯吃也不給你錢,你至於這麼較勁兒?放鬆點兒。
我臉一紅,沒有說話,我不知道我要是跟許小壞說我不是因為競選的事兒失眠,而是在惡補言情小說中的親近行為,不知道許小壞會怎麼說我。我吹了一下手裏的煙灰,小心的朝宿舍那頭看著,我怕看見樓道阿姨,許小壞安慰了我一會兒,兩個人回到宿舍,我說我再看一會兒稿子,其實還是看言情小說,一直看到充電燈沒有了電,淩晨四點多我才迷迷糊糊的睡了點兒,然後,我糊裡糊塗的做了很多個夢,從看的東西角度出發,那個晚上的夢我姑且可以把它們歸結為春夢,因為那些夢是我在22歲之前沒有夢見過,這個結論在我醒來之後呆呆總結的時候,我開始為我自己的人品擔憂,首先我想到的第一件事兒就是我肯定不是君子了,這個結論馬上被我自己否定了,因為我知道的君子都是男人,而我就是個女的,所以不是君子又有什麼關係呢??既然沒有什麼關係,所以我用不著內疚了。
我起床之後把小諾嚇了一跳,小諾驚訝的看著我:十八,你眼睛怎麼了,怎麼成熊貓眼了?你昨晚睡覺了沒有?競選個學生會不會給你帶來這麼大的壓力吧?
我這才拿過小諾遞過來的鏡子看了一下自己,天,我的眼圈真的是烏黑的,而且,眼睛極度的疲勞,裏面還有紅血絲,看來我昨晚真的有些勞心勞力了,我連著打了好幾個磕睡然後用手搓著臉,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疲勞和困倦,就這樣我還記著言情小說中的一個情節,某個女主角很個色的挑逗男主角說:你,給我過來。我曾經也這麼設想說,但是我怎麼都想不出我要是擺出一個嫵媚的姿勢,然後朝小淫伸出手指頭溫柔的說那麼一句:你,給我過來。我想不出自己這麼做了的後果會是什麼,我估計小淫肯定想掐死我。
上午兩堂企業管理兩堂英語,小諾把企業管理叫做睡覺課,許小壞對我說:十八,你也睡覺吧,你現在的樣子有點兒慘。
小淫給我送三明治的時候,也嚇了一跳,小淫驚訝的看著我:十八,一晚上不見你,你怎麼疲勞成這個樣子,你晚上閉眼睛了沒有?
我咬著三明治,有點兒有氣無力:沒事兒,有點兒上火。
小淫小心的看著我:是不是元風跟你說了關於學生會競選的事兒,你覺得壓力很大,所以搞得睡眠不好?你別想那麼多了,競選不上去也沒有什麼可丟人的……
我眯著眼睛看著小淫,老是在想言情小說中女主角朝男主角勾勾手指頭說:你,給我過來。 我盯著小淫,放慢了語氣:哎,你,你過來。
小淫有點兒不明所以的看著我,有點兒象看微生物:幹,幹什麼?
我把裝三明治的袋子往小淫手裏一塞:下次不要這種的。
小淫轉身走的時候,笑著用手重重的拍了下我的肩膀:可惡的傢伙。
我噓了一口氣,幸虧不是小說中的那樣,不然肯定不是用拍的了。
雖然小諾趴在我身邊的書桌上呼呼大睡了兩堂課,但我就一直在走神,之前我覺得我向來不會那麼胡思亂想的人,這會兒就一直在胡思亂想,我看著老師在黑板上寫著一堆的東西都模模糊糊的,我一個勁兒的在筆記本上瞎劃著。第二節課的時候稍微好些,我開始重新看看自己的競選演說詞,想著那些老師和上屆學生會的幹部都可能問些什麼問題。
大學英語課的時候我走神的更厲害,因為是六個班級同時上的課,而且英語老師還是唐山人,但普通話說得不怎麼好,老是帶著那種唐山的口音,每個英語字母後面都是一個長長的餘音,我歪著腦袋看著英語老師拉著長長的韻兒說著標準的“英格曆士”,我看見前排一個瘦小的女孩子一個勁兒的回頭看我,有一次還沖我笑了一下,我稍微清醒了一下,用英語書擋著臉,迷迷糊糊睡了一覺。
小淫拍醒我的時候,我還以為我做夢,小淫就在我旁邊坐著,看著我笑,我迷糊的用手抓了小淫的胳膊一下,是真的,我才放下擋著臉的英語書,打了個磕睡:你怎麼來了?
小淫笑:後兩節沒有課,中午元風說要見你,我查課表知道你們在這兒上課,所以過來找你了,對了,你怎麼困成這樣?平時你不這麼困啊……
我一定是太困了,所以毫無防備隨口而出:還不是那個言情小說鬧的……
小淫複雜的看著我:你,你看言情小說幹什麼?你什麼時候喜歡看那些東西了?哎,今天晚上可是競選也,你昨天晚上看了一夜言情小說??你瘋了?我還以為你競選的壓力過大呢!天。
我開始胡亂的解釋:這不是嘟嘟借了很多本那個小說嗎?說是今天到期了,所以大家都幫著看,不然租金就白白給人家了……
小淫泯著嘴明顯不相信我說的話,還有十幾分鐘要下課的時候,小淫趁著英語老師在黑板寫東西的時候硬拖著我出了教室,因為是上課時間,我還不敢大聲說話,只好任由小淫拖著我出了教學樓。
我開始補充解釋:哎,其實是我壓力很大啊,所以睡不著覺,就找嘟嘟借了一本言情小說來著……
小淫哭笑不得的看著我:那壓力緩解了沒有?
我有點兒失望的看著小淫:結果就是更睡不著覺了,所以就這樣了……
到了亞瑟的房子,元風正在整理手裏的表格,看見我來了,問我準備的怎麼樣了,我說還行吧,元風也疑惑的看著我:十八,你怎麼這麼累啊,昨晚沒有睡好?不要擔心,競選沒有你想的那麼嚴峻,你放鬆就好,你不會是一夜沒有睡吧?
我汗顏的點點頭:可能是我想的太多了吧。
我看見小淫揶揄我的眼神,元風把一個表格遞給我:你看看流程,其實很簡單,不要怯場,大大方方的,冷靜是最關鍵的,演說的時候一定記住時間不能超過4分鐘的,知道嗎?
我打了個磕睡,接過表格,亞瑟從房間裏面出來,問我要不要打個領帶什麼的,我搖著頭說不用,小淫給我拿了一聽可樂,坐在我身邊看著我看表格,不時小聲的嘟念著:你也真行,沒事兒看什麼言情小說,對你的智商有幫助嗎?
我懊惱的看著小淫:哎,你留點兒口德好不好?亞瑟還說你們男生都是看黃色錄影成長的呢!
小淫氣乎乎的瞪著我:那能比嗎?那是一回事兒嗎?那兩回事兒能比嗎?
小淫詭秘的猛盯著我:噢,噢,十八,你是不是看言情小說……
我惱羞成怒的打開小淫指著我的手指頭:你給我閉嘴。
亞瑟不樂意的坐在沙發上看著我們:哎,你倆一驚一乍的幹什麼??
中午吃飯的時候,我出去買了一個西瓜,這些天實在有些熱,在廚房切著西瓜的時候,小淫湊到我身邊,好像想跟我說什麼似的,我把切好的西瓜往盤子裏面裝,小淫靠近我小聲說:哎,十八,你以後別看那些亂七八糟的書了,不,不好。
我不大自然的看著小淫:其實,我就是有點兒無聊,所以亂翻。
小淫看了我一眼:以前我看過別人翻看過,所以也湊熱鬧翻翻,反正不是什麼好東西。
我想起裏面的那些過於熱情的內容,忽然覺得一個男生跟一個女生在談言情小說的內容實在不是很有創意的話題,我低下頭整理著散碎的西瓜,哦了一聲,小淫端著西瓜往外走,穿過我身邊的時候小聲補充了句:那些東西,是不用學的……
在餐桌上,元風跟我說一定不要緊張,因為一緊張就容易發生忘詞兒或者結巴的情況,那樣會影響分數,亞瑟擺手說:不用擔心,當初十八給我們專業上課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緊張過,這個絕對沒有問題。
元風點頭:那就好,十八,一定要對自己有信心,知道嗎,我們都在看著你呢。我是絕對不會坑你的,所以你相信自己也要相信我們大家。
我們下午沒有課,但是亞瑟他們有課,小淫一定要讓我在小麥房間補足睡眠才行,恰恰相反,我好像有些睡不著了,小淫說他上完課之後會來找我,我說回宿舍睡覺也行,小淫有點兒懷疑的看著我:行了,你就在這兒睡吧,宿舍人多,容易分散注意力,還有就是誰知道你回去會不會再看那些亂七八糟的書,你老老實實的在這兒睡,聽見沒有。
我被人捏到了短處,只好灰溜溜的打算在小麥房間補睡眠,我把鬧表定時在三點半,小淫讓我放心,說他會回來叫醒我的。我大概在翻來覆去的折騰了十幾分鐘後睡了。說實話,我真的沒有聽見鬧表定時的聲音,是小淫一直拍門的聲音把我吵醒的,我醒來的時候聽見小淫嚷著:十八,起床,聽見沒有?你再不起來我就立馬拆門了。
我忽地爬起來,看鬧表的時間早就過了定時的時間,跑去給看了門,小淫叼著煙皺著眉頭:你神經怎麼那麼粗啊?都拍門叫了你十分鐘。
我跑去水房洗臉,然後晃了晃身體,感覺差不多了,看眼睛周圍,熊貓眼的痕跡也基本沒有了,算是補足了睡眠的需要,我收拾的差不多,準備回學校換衣服吃飯,準備晚上的競選,小淫一直在我身邊看著我,用手按著我的肩膀:十八,不要有什麼思想壓力,做好自己就行。

(B)

回到宿舍,小諾許小壞小丘都在,沒有看見紅梅和素素,小諾說紅梅正鬧著要換宿舍,我有點兒心情激動的把競選準備穿的白色襯衫、牛仔褲、皮帶、鞋子,準備好,許小壞還特意讓我噴了點兒她的香水,味道很淡,還不錯,小諾幫我把短髮的型用類似發膠的什麼水稍微定了一下型,搞得我在鏡子裏面看自己的時候都有些激動的發抖,可能自己平時不怎麼打扮自己的緣故吧。晚飯是小諾在食堂幫著我打的,我吃的很少,也沒有什麼心思吃,五點半的時候,我穿上了所有的服裝,再一次在鏡子前面發抖的欣賞了下自己的形象,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發抖,五月末的天兒按理說不冷,可能是我太激動了。然後小諾許小壞陪著我先去禮堂,六點半準時開始,小丘說去找易名,然後一起去禮堂找我們。
到了禮堂,很多競選的人都到了,大家在忙著簽到,然後是抽籤,絕對上場的次序,我抽到的位置是第8,這個數字讓我興奮了一下,畢竟是跟錢有關係的數字,我站在準備室的角落裏面,發現自己的牙齒還會上下的打著顫,我努力的用手按住自己的嘴巴,儘量讓上下牙齒合到一起。還有十五分鐘開始的時候,我看見楠楠朝我跑了過來,楠楠很熱情的擁抱了我一下,笑著說:十八,你今天好帥啊,亞瑟他們都到了,他們怕你緊張,讓我進來告訴你別緊張,沒什麼,就當台下什麼人也沒有,好不好??
楠楠的熱情安慰讓我的緊張緩和了不少,至少我的牙齒不再上下打顫了,我點點頭,還用力握了握自己的拳頭。當禮堂麥克試音的聲音想起來的時候,楠楠告別了我,因為楠楠是文體部的負責人,也要去忙著她們本部門的事兒,我聽見主持人清亮的聲音,說是請參加競選的所有人員進入禮堂東側前排按照抽籤的序號入座,然後大家都按照自己手裏的序號穿過禮堂前面的小門,到東側前排就座,在進入禮堂的一瞬間,我就聽見很多人開始鼓掌,還有不少人在不停的喊著別人的名字,我沒敢抬頭,低著頭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了,我感覺自己的掌心都有點兒出汗了。
等負責學生會工作的所有學校老師都到齊之後,我聽見了主持人示意開始的臺詞,我深深的呼了一口氣,現在想想,那次學生會的競選可能是我生命最帥的亮相了,長相問題和穿衣打扮我就不說了,那個時候我迷戀古典詩詞的寫作,所以我的競選稿也是那麼串成的,採用了豪放派詩詞,把我自己的名字融合到演講稿子裏面,可能我幹別的不行,但是要是努力寫點兒什麼,應該不是我最差的項目,從能力上看可能我需要鍛煉,從文采看我那晚確實很出彩,不管是四分鐘以內的演說,還是現場臨場發揮的回答問題,我都做的很幹練漂亮,一點兒也不拖泥帶水,所以在形式上我做到了出彩,那個時候,我根本看不清禮堂的人,但是我能聽見他們送給我的掌聲,還有很多男生大聲喊著好的聲音,至少跟送給別人的相比,這就讓我更加的激動也讓我很虛容了不少,不過經過後來的學生會實踐工作證明,我確實不大適合當領導,但是我比較適合具體的做事兒,我能把一些事兒做的還不錯,也能出一些創意,但是領導很多人,確實不是我的長項,後來一段時間幾乎都是學生會老師在具體教我怎麼去領導學生會,我的領導能力真的有些不堪一擊。
當我很完美的把自己生命的第一次競選發揮到了自己的極致之後,我大大的松了一口氣,因為我覺得我自己沒有浪費別人對我的期望,我開始多少有點兒自信的坐到自己的位子上,直到整個競選活動結束。
學生會老師告訴我們一個星期之後看學校的公告欄,我看見小淫亞瑟小麥佐佐木大雄還有平K在禮堂門口等著我,元風和楠楠正在把一些表格交給學校的老師,我正要往外跑去,我看見小丘和易名、許小壞、小諾、夭夭朝我招手,他們在禮堂的另一個出口,我轉身朝小諾他們跑過去,小諾拍了我的腦袋一下:不錯啊,沒有想到你發揮的那麼好!
易名朝我笑:真的很不錯。
易名跟我說話的時候,我才看見易名身後站著的左手和方小刀,還有索多多,索多多嚼著口香糖,臉上什麼表情都沒有,也不看我,左手倒是很客氣的點頭:真的很酷。
我剛想說什麼,夭夭推了我一下:行了,有時間再扯吧,後面有人等著你呢。
我回頭,看見元風和楠楠站在禮堂的過道裏面等著我,我朝易名他們揮揮手,朝元風和楠楠跑過去,元風好像很高興,拍了我的肩膀一下:不錯,十八,很不錯,你超乎我的想像了,很精彩,真的。
走出大禮堂,亞瑟第一個朝我伸出手,拍了我一下:哇塞,兄弟,你太出彩了,真是出乎意料,哪兒緊張了?我們都白擔心了。
小麥開始朝我嚷著:十八,你以後可要罩著我們,有什麼便利的別忘了。
我看見小淫笑吟吟的看著我,亞瑟拍拍手:哎,哎,今晚都去我那兒,除了給十八和楠楠單獨留出一個房間之外,我們摞摞睡,痛快一下,走了,走啊……
我聽見平K喊:小刀。
亞瑟好像有些興奮過頭,忘了他其實好像看不上易名,也跟著喊:易名,一起去我那兒吧?
易名看了一眼左手:我們,就不去了,你們去吧,好好慶祝。
在去亞瑟房子的路上,小淫挨著我身邊走著,等到亞瑟領著一幫人走在我們前面的時候,小淫飛快的看了我一眼,小聲說:十八,你今天,好看。
因為平時小淫只是會說我的馬虎或者像個爺們兒什麼的,我沒有想到他會說我好看,所以我有點兒驚訝,沒話找話的看著小淫:好看?你確定你沒有看錯?
小淫泯著嘴唇笑了一下,輕輕的搖頭:不是,真的好看。
那個時候,我有些輕飄飄的激動,因為活了那麼久還真的沒有人說我好看,這不能不讓我感覺激動,在亞瑟和元風他們拐進社區的時候,小淫的手悄悄的握住了我的手,我低著頭,有點兒不敢說話。
到了亞瑟的房子,我才發現大雄和佐佐木真的抬了一箱啤酒,亞瑟正在往外撥電話管一家餐廳叫著什麼菜,平K在旁邊好像記著數量。因為當時才八點半多點兒,不管哪家餐廳都是營業的,小麥正蹲在地上不停的數著啤酒的數量,嘴裏還叼著一個棒棒糖,元風好像正在和楠楠說著什麼,我看見楠楠好像還看著我笑了一下。
亞瑟放下電話,朝小淫咧著嘴笑:哎,臭小子,今晚的帳單算在你身上,聽見沒有?
小淫推了亞瑟一下:你要是敢付賬,我讓你把盤子都給我吃光了。
元風叫了小淫一下,小淫往元風身邊靠過去,小麥湊到我身邊,跟吃錯藥似的歪著腦袋看著我笑,不時還用手指著我那麼一下,我有點兒奇怪,不知道那小子在想什麼,然後,我聽見楠楠開心的喊我:十八,你今天真是帥呆了,你都不知道台下還有女生不停的說要是你是個男的就好了,哇塞,我太興奮了。
楠楠好像很興奮的朝我張開雙臂,我也毫不猶豫的張開雙臂,說實話我真的很興奮,滿足在自己出彩的回味中,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背後突然有人猛的推了我一下,我一個踉蹌,朝前撲去,就在要抱住楠楠的那個瞬間,我看見元風把楠楠猛的往他自己身邊一拽,驚惶中我看見了小淫驚愕的看著我的表情。然後,在無法停止的慣性中,我就非常主動的噗的一下抱住了小淫,因為別人推的緣故,我撞的小淫往後還退了兩步,小淫的兩個手臂慌張的擎在半空中,我聽見了小麥的笑聲,我猜到推我的人一定是小麥。
慌亂中,我聽見亞瑟說:走了走了,這個時候還看也太沒有眼力價了,哎,你倆慢慢研究,今天的餐廳不負責送菜,我們要去取才行。
我太緊張了,我聽見自己的心好像要狂亂的跳出來了,我竟然能感覺到小淫的心跳,我的嘴唇竟然撞到小淫耳垂下面的地方,我慢慢恢復意識的時候,我感覺小淫好像輕輕拍了拍我的後背,小淫的發絲和呼吸敏感著我的臉頰,最無恥的是我竟然沒有想到要立即放開小淫,但我又找不到合適的話說,這讓我太尷尬了。
小淫拍拍我的肩膀,小聲說:相信我,都會好的,恩?
我含糊的恩了一聲,其實我還有一個擔憂就是如果我放開小淫之後我們面對著面的話,我覺得打死我都找不到一句話說,但我還是慢慢放開小淫,把頭低的很厲害,往旁邊的沙發沿靠了靠,只是不停的用手摸著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