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 感情變故
早晨六點正的時候,壓在枕頭下面的呼機突然開始響了起來,嚇了我一跳,我手忙腳亂的摸出呼機,素素和紅梅已經不大樂意的翻身看著我了,我著急的按住按鈕,素素嘀咕著:還讓不讓人睡覺了,半夜起哄,早晨還起哄,宿舍是你們家的?
我訕訕的解釋著:對不起,對不起,以後我會關掉呼機的。
許小壞翻了個身,好像還沒有睡醒的樣子,小諾和小丘都沒有什麼反應的接著睡。我拿起呼機按住,看見上面有一條資訊,是小淫的留言:十八,我已經上火車了,吵醒你了吧,到家之後我再給你留言。
我發呆的看著呼機上面小淫的留言,一個字一個字的重複著看,看了好幾遍才把呼機重新壓在枕頭下面,我睜著眼睛看著上鋪的床板,心裏有些異樣的興奮,但是又說不出來到底是怎麼回事兒。發楞的時候,小丘從上鋪探出腦袋,迷蒙著雙眼看著我笑:十八,想什麼呢?我床板都要被你看穿了,嗯?
我回過神兒,朝小丘笑了一下:哎,你最近怎麼這麼幸福啊,你看看你自己,變得跟披發魔女似的,易名都不會說你嗎?女為悅己者容,老師白教育你了嗎?
小丘也笑:十八,易名說這幾天想請你吃飯呢,大家都知道你要競選了,所以都想給你打氣,不過也是,你人緣還真不賴哈……
這一天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就是正常的上課還有就是我在抽時間校對稿子,我之所以抓緊時間校對稿子,主要是我想再校對一遍,那樣估計品質會更好一些,拿人錢財要替人好好辦事兒才行。上課的時候小諾抱著書本在我旁邊睡覺,睡得那叫一個香啊,就差打呼嚕了,許小壞和夭夭坐在前排,不停的說著小話,也不知道在說什麼,中間的時候夭夭還回頭看了我兩下,那眼睛裏面的笑容絕對是捉賊拿髒的感覺,搞得我挺心虛的。易名和小丘坐在一起,看著易名的背影我有些感慨,原來,和一個人的關係竟然是這麼容易就能變得疏遠或者親近,我一直以為自己真的喜歡易名了,可是幾經輾轉,我們之間變得形同陌路了,這個是什麼原因呢?是不是就是大家所說的那種有緣無分還是有分無緣來著?這兩句話怎麼這麼彆扭,是同一個意思麼?我正在瞎琢磨的時候,不知道怎麼回事兒,易名突然回頭看向我,於是我看著易名的那種發呆的眼神應該是被易名看見了,我有些尷尬,易名咬著嘴唇慢慢轉回頭,我眼睛盯在書本上,不敢再抬頭看易名和小丘的方向。課上的很鬱悶,只有經濟學的老師一個人在講臺上不遺餘力的講著書的內容,但是沒有幾個人在聽課,我覺得大家有點兒對不起老師的感覺,負罪感很大。
下課鈴聲一響,小諾跟機器人似的,準時的睜開了眼睛,我沒好氣的瞪著小諾:哎,你什麼人啊你?上課睡得跟死豬似的,下課的點兒你倒是掐的很准哈?都不用人叫醒你。
小諾打著哈欠,伸著懶腰:十八,習慣了,生物鐘準時的很……
我拿手裏的書打了小諾的腦袋一下:靠,你跟我說生物鐘?是不是欠揍啊?你上課沒有生物鐘,下課倒是有生物鐘了你,你像話嗎你?
小諾揉著腦袋:哎,別再打了,再打就更笨了,上個學期已經掛了兩科了……
我眼角處瞟著易名和小丘的方向,我是想等易名和小丘走出教室再走,剛才易名回頭看向我的時候,四目相對的一瞬間,我感覺到一種被人看穿了尷尬,我有些懊惱,易名那個時候為什麼要回頭?易名和小丘往外走著,小丘走在前面,易名走在後面,我看見易名回頭看向我,我慌忙把眼神看向小諾,有點兒沒話找話:小諾啊,你肯定是困的厲害了,不然不會上課睡覺的,這個我能理解……
小諾一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看著我:十八,你知道還打我?真是沒有良心,你以為我願意大好時光睡覺嗎?真是……
易名跟著小丘出了教室的大門,我噓了一口氣,小諾很白癡的看著我:十八,你既然已經知道你不該打我了,是不是中午吃飯的時候有所表達一下啊……
我拿起一本書,再次砸向小諾的腦袋:教你上課睡覺,我會承認錯誤嗎?你給我老實點兒……
小諾跳了起來:十八,你瘋了?幹嗎你一會兒故作關心我,一會兒又動手揍我?
我和小諾往教室外面走,看見夭夭和許小壞在教室外面朝我們笑,我腦子不轉筋的快速走出教室,但是我看見了易名,還有易名旁邊的小丘,小丘朝我笑:十八,易名早就說想請你吃飯了,算給你競選鼓勁兒好了,千萬要給我們專業添點兒光彩,咱們專業也不出什麼名人,只有指望你了……
易名似笑非笑的看著我,沒有說話,我拽過小諾:吃飯啊?不要了吧?太複雜了,我還是覺得象平常一樣最好了……
說話的時候我用手使勁兒捏了捏小諾的胳膊,小諾愣了幾下,竟然沒有明白我的意思,很白癡的看著夭夭和許小壞:吃飯?好啊,平時我們對小丘都不錯,易名,你不能只請十八一個人吧?這麼厚此薄彼的,你不擔心小丘以後的處境嗎?我們可是吃肉不吐骨頭的……
易名笑著看了我一眼:沒有問題,你們都在,那就都請好了,人多吃飯也熱鬧,我也沒說不請你們,我怎麼會那麼小氣呢?是不是十八?
我勉強的笑了一下:我們,沒有那麼以為你,沒有……
易名點頭:那就行了,時間你們定好了,小丘到時候通知我。
其實我一直很奇怪,但是這個問題我從來沒有問過小丘,從小丘和易名談戀愛開始,我從來沒有看見小丘和易名手牽著手或者小丘挽著易名的胳膊,易名之前和方茵茵相處的時候我能從易名的眼神中看到一種激情洋溢的色彩,但是在易名和小丘身上我看不到,有的時候我甚至懷疑,易名是不是和小丘戀愛,還是只是經常走在一起或者簡單的坐在一起而已。我覺得我是在多想。
我愣神的時候,看見亞瑟和小麥從樓上晃蕩下來,小麥跟一隻被剁掉尾巴的猴子似的,上蹦下跳的,亞瑟好像有點兒心不在焉,即使小麥拿什麼東西碰亞瑟一下,亞瑟連眼神都懶得抬起來,我看見許小壞的嘴角不自覺的動了一下。小麥朝我喊:十八,十八……
亞瑟抬眼看了我一下,被小麥拽著往我們這邊走過來,小麥朝我喊:十八,十八,亞瑟今天上課的時候被英語老師批了,亞瑟上課的時候不用心聽講來著……
我說亞瑟怎麼情緒不高,原來是這個原因,亞瑟皺著眉頭給了小麥一拳頭:你不說話沒有人把你當成啞巴了,你給我閉嘴……
許小壞笑了一下,拽著夭夭的胳膊朝我看了一眼:十八,我們先回去了。
易名朝亞瑟點了下頭,看看我:十八,我們也回去了,你定時間吧,到時候讓小丘通知我就好,你們宿舍的人一起都來吧,熱鬧。
易名說完,和小丘並肩下樓了。亞瑟奇怪的看著我:哎,十八,小淫才走一天,一天而已,你不會這麼快就不守婦道了?哎,你不是挺傳統的嗎?三從四德你都學哪兒了你……
我撞了亞瑟一下:亞瑟,你瞎說什麼啊你?你沒有聽見易名說要請我們宿舍人一起吃飯嗎?你真是發瘋了,被英語老師批暈了是怎麼了你,啊?
小麥扁著嘴笑:十八,什麼是三從四德?
小諾抖著肩膀不屑的看著小麥:哎,要說這個跳級啊也不好,耽誤了某些大好青年的青春,三從四德都不知道嗎?過來,姐姐好好教教你,三從就是從父從母從夫,知道嗎?
小麥疑惑的看著小諾:那,那四德是什麼?
小諾自大的顯擺著:四德還不簡單嗎?就是道德、品德、婦德,還有,還有什麼啊,這個問題就在嘴邊,怎麼一下子想不起來了,十八,還有什麼?
我瞪了小諾一眼,沒有說話,不是不想幫小諾,說實話我也不知道什麼叫三從四德,所以故意三緘其口的裝深沉而已,說錯了多丟人,小諾一個勁兒的沖我擠眼睛,示意我說,我裝作沒有看見,小諾厚著臉皮開口問我:十八,還有一德是什麼啊?
我哼了一聲:你啊,多大能耐啊?你是罪有應得。
小諾的嘴形擺出無數個形狀,哼了一聲,轉身走了。生氣了??我朝小諾背影喊:哎,哎,你幹什麼?等等我啊!
亞瑟拽了我一下:得了,你跟我和小麥混幾天吧,小淫走的時候還交代說讓我們好好照顧你,真是受不了,哎,十八,你說小淫怎麼粘粘乎乎的,以前他也不這樣啊?奇了怪了!對了,問你個事兒,你今天看見佐佐木沒有,那小子竟然沒有來上課,你說奇怪不?他平時從來不蹺課,要是有事兒都跟我打個招呼,今天也不知道怎麼了,從早晨就沒有看見他的影兒,不會,不會是跟小淫回濟南了吧?
我搖頭:我哪看見過他啊,現在佐佐木看見我就會跑,要不就跟見了瘟神似的,所以啊,你大可放心,就是我倆走了對面,那小子也會拐著彎兒走的,是啊,也怪,五好學生一下子就少了一好,佐佐木學會蹺課了?不會領著他女朋友私奔了吧?
亞瑟把他手裏的教科書扔給我:十八,你什麼腦子啊,人倆好的跟一個人似的,用得著私奔嗎?十八,你確定你智商,夠用嗎?
我做出一個要揍人的動作,亞瑟急忙擺手:好了,真是怕了你了,也不知道小淫喜歡你什麼了?哎,小淫回家了,你這會兒想他不?按照道理而言的話,女生多半這會兒都應該害相思才對啊,我怎麼看你沒有什麼反應……
亞瑟有點兒不正經的笑,我有點兒火大,小麥在旁邊幫腔:十八,想就想了唄,幹嗎這麼不誠實?小學老師就教過做人要誠實來著……
我正要發火,我看見小諾又氣喘籲籲的從樓下跑上來,還喊著我的名字:十八,十八,你在這兒?還沒有走,正好,剛才,剛才有人找你來著,一個,一個男的,在女生宿舍樓門口,我說你不在,他說,說什麼也不走,非要我幫著找你,瘋了,真是瘋了……
我疑惑的看著小諾:男的?找我?還不走?
小諾點頭:是,就是的,滿臉的委屈,都要哭了,可磨嘰了,真不象個爺們兒……
亞瑟噌的跳到我面前:噢,十八,你果然沒有守婦道,看看,看看,事實勝於雄辯了吧,鐵證如山了吧,還不承認,說,小淫知道這事兒不?你快點兒從實招來,小,小什麼來著,小姑娘,那小子長什麼樣子?小麥,走,跟我抄傢伙去,看看到底是誰要撬我們兄弟的行來著,我要把那小子從哪兒來打回哪兒去……
小諾終於把氣兒喘勻了,瞪著亞瑟:哎,你嚷什麼啊?你們都是認識的,之前還看見你們在一起玩呢!戴著眼鏡,他女朋友是國際貿易專業的……
我和亞瑟幾乎同時喊出口,亞瑟說:老佐? 我說:佐佐木?
然後,我、亞瑟和小麥開始往女生宿舍樓跑去,小諾在我身後喊:十八,等等我……
亞瑟跑得最快,我在亞瑟後面跑得有點兒上氣不接下氣的,幾分鐘我們就跑到女生宿舍樓門口,我看見佐佐木像是雕像似的一動也不動的站在女生樓門口看著我和亞瑟慢慢跑近了,在距離佐佐木還有幾米的距離,我停了下來,想平息自己的心跳,亞瑟直接跑到佐佐木前面才停下來:老,老佐,你幹什麼,幹什麼啊?哎,哎,你,你怎麼了?
佐佐木沒有搭亞瑟話的茬,只是發呆的看著我,朝我走了兩步,我看見佐佐木的嘴唇蠕動了幾下,他好像很激動,停在距離我不到兩米的地方,表情極其的委屈。佐佐木嘴唇咬了幾下:十八,我現在才知道你當時的感受是什麼,我現在才知道當你看見小淫和別的女生在一起那個時候心情是多麼的糟糕,我現在才知道……
佐佐木的表情有些發傻,我無措的看著他:哎,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哎,你怎麼了?你說話啊!
佐佐木開始搖頭,再次抬起頭的時候,眼睛裏面竟然有眼淚:十八,我女朋友不要我了,她,她竟然跟別的男生在一起,我都看見了,我都看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