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我不習慣
小淫在外面拍著門:十八,你開門吧?
我不開門也不說話,因為我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好。小淫歎了口氣:十八,你開門吧,我不那個了,好了,開門吧。
我慢慢從小麥房間的門上立起來,遲疑了一下,想開門,但是最後還是沒有開,就這樣僵持了四十幾分鐘,我聽見客廳的門響了,有亞瑟的聲音:小淫,十八呢?怎麼就你一個人靠著門站著?
元風的聲音:小淫,十八答應了沒有啊?
我趕緊打開門,沒想到小淫就倚在門上,我一沖勁兒的開門,小淫順著門開的一瞬間,倒進了小麥房間,把我嚇了一跳,小淫哼了一聲,站起來拍拍牛仔褲,瞪了我一眼。元風狐疑的看著我和小淫:十八,你倆這是幹什麼?十八,你考慮的怎麼樣了,是不是小淫已經把你說通了?
我尷尬的看著元風:這個,還是不要了,我怎麼都覺得自己不是那盤菜,上不了臺面的,你太高看我了。
亞瑟嘿嘿的壞笑:元風,看來我們是回來早了,應該晚些回來才對啊,走走,我們接著出去,讓小淫接著開導十八,小淫你想想辦法吧,我和元風出去等你的好消息了……
這下我嚇了一跳,要是亞瑟和元風真的出去了,那小淫要是還……
我慌忙拽著亞瑟的胳膊:哎,哎,不用了,不用了,我答應了,答應了還不行嗎?
元風笑嘻嘻的看著我:十八,你真的答應了?真的?
我無奈的點頭:還能怎麼樣啊?
亞瑟疑惑的看著我:十八,是不是小淫恐嚇你了?你寧肯上臺丟人也不願意小淫接著開導你,小淫,你用什麼手段讓十八這麼可憐兮兮的答應了,你小子做什麼了……
小淫瞪了我一眼,沒有說話。小淫和我越是不說亞瑟似乎越是有興趣,還非要追根問底的看著小淫:小淫,你到底用了什麼方法啊?你說啊,我和元風只能比你帥不能比你差,為什麼你就有辦法讓十八答應,說說啊?
小淫推開亞瑟:哎,煩不煩啊?
我避開元風有些詭異的目光:我,我回學校去了……
小淫看了我一眼:等等,十八,我和你回去……
我一聽小淫要送我回去,有些著慌: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哎我走了,都不用送我……
我急三火四的竄出亞瑟的房子,飛快的下樓,生怕小淫會在後面跟著來,我一口氣下了三樓,回頭看了一眼,發現小淫沒有下來,我才松了口氣。我一邊朝著學校走著一邊想著之前小淫的動作,真是可惡的傢伙,難道可以那樣麼?都不問問我同意不同意,還說有東西送給我,明明就是什麼也沒有啊,還不如送我點兒吃的,口浮水印有什麼用處呢?難道以為我都不會算帳嗎?就算我數學再差我也知道什麼好什麼不好,哼。
我正胡思亂想的時候,感覺有人拍拍我肩膀,我一回頭看見小淫有點兒怒氣衝衝的臉,我吃驚的看著他:哎,你不是,不是沒有追上來嗎?
小淫哼了一下:怕了你呀,真是,我要是一喊你或者撲通撲通的追上來,你還不得沒命的跑嗎?能停下來才怪呢!我只好跟做了虧心事似的不出聲音的跟上來了,真是,我真是瘋了,怎麼,怎麼做的事兒跟作賊似的,丟死人了……
小淫咕噥了幾聲,不樂意的看了我一眼,和我並肩往學校走著。走了一會兒,小淫用肩膀碰了我一下:十八,你是怎麼想的?
我有點兒心不在焉的看著小淫:我能怎麼想啊,答應了人家元風,只好硬著頭皮往上充愣了,真是丟人,竟然新生就競選主席團,這不是要我的命嗎?
小淫皺了下眉頭:不是問你這個,是之前,是你答應元風之前,你幹嗎把我關在小麥房間外面,我怎麼叫你開門你都不開,你是怎麼想的啊?
我像被蜜蜂叮了一下,騰的從小淫身邊跳開:哎,你明明說有東西送給我的!真是騙人,什麼都沒有,又是口浮水印,我才不要,晦氣的很……
小淫瞪著我:呀,你這個傢伙你!你竟然這麼說,你還想跑?你給我老老實實的走。
我看小淫真的有些生氣了,不敢再說什麼,只好和小淫保持一段很小的距離,戰戰兢兢的走著,小淫緩和了一下口氣,側著臉看看我:十八,你會不會有別的感覺,比如說心跳的很快的那種,會很緊張啦?不會真的那麼討厭吧,我也沒有做什麼啊?
我老老實實的看著小淫:我那個,不習慣。
小淫撓撓頭發:不習慣?不習慣?那就是說不是不喜歡,也不是討厭,只是不習慣,是不是這樣,十八?
我含糊不清的哼了一聲,避開小淫的眼神:那個,你什麼時候給我補習微積分?拉下好多課程了。
小淫想了一下:競選之後吧,估計你這個時候沒有什麼時間,也沒有什麼心思看數學,本來你的腦袋就不喜歡數學,再說你每天校稿校也夠累的了,好好想想怎麼競選吧。
走到學校門口的時候,我不知道怎麼搞得,被小石子咯了一下,差點兒和一個人撞到一起,那個男生懷裏抱著一個盒子,還不小,其實後來我知道那個盒子裏面裝得是電吉他,之前我都沒有見過那個玩意兒,所以根本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我撞到那個男生抱著的盒子上,那個男生皺著眉頭推了我一下,我後退了兩下,推我的男生哼了一聲:哎,走路不長眼睛嗎?看著點兒,討厭。
我抬頭看了一眼對面的男生,皮膚黝黑黝黑的,留著類似郭富城年輕時候那樣的髮型,不過比那個髮型要好看,五月中旬以後的天氣已經很熱了,那個男生直接就穿著短袖衫,胳膊上的肌肉還很發達,牛仔褲上面不知道怎麼搞得,好幾個窟窿,牛仔褲的腰部還掛著不知道有什麼作用的鐵鏈,長得很有型,而臉部線條也是很陽剛,神情是狂妄的,很不屑一顧的看了我一眼,我看見他的手上戴著好多說不出形狀和圖案的指環,象國外樂隊的成員似的,個子跟小淫差不多,但是要稍微矮一些。
小淫站在我前面有點兒生氣的看著那個男生:哎,怎麼了?不就是沒有看見嗎?你什麼意思!
我不想惹是生非,拉開小淫:算了,沒事兒,對不起,是我沒有看見。
小淫還想說什麼,我拽著小淫的手臂拐進了學校裏面,那個男生嗤笑了一下,孤傲的走了出去,小淫剛想沖過去,我死死抱著小淫的胳膊:哎,算了,算了,至於嗎?
小淫氣惱的轉過臉:咱們學校有個什麼夢想樂隊,名字俗的要命,幾個醉生夢死的傢伙玩什麼搖滾,還真以為自己多有本事呢?成績不及格,打架鬥毆,泡女生,喝酒鬧事,有時間就會幹嚎著嗓子唱上那麼幾句,我他媽的真的一無所有,這也叫做音樂?
我狐疑的看著小淫:真的?可惜那麼帥的一個男生了,身材很有型哈。
小淫看著我笑了一下:十八,你怎麼看見帥哥就這副癡呆的表情?亞瑟,元風還有我,難道不夠你看的?真是沒有出息啊你。
我這才發現我剛才因為怕小淫沖過去打架時候抱著小淫胳膊的雙手還沒有鬆開,我有點兒尷尬,小淫也意識到了,我慢慢放開小淫的手臂,小淫看著我笑,也沒有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