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生日快樂
我說不出話,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亞瑟走到我身邊,小聲說:十八,你過去讓小淫起來,這麼坐著總不是事兒,讓他起來再說好不好?這會兒他擰著呢,你讓他起來他肯定會聽你的,別人不管用。
亞瑟的一隻手從我背後推著我往前走,我被亞瑟推的有點兒腳步不穩,很被動的進了洗手間,我努力讓自己平靜,我看著小淫:小淫,你起來,起來到客廳坐著,大家都看著你那,好不好?
小淫仰著頭看著我苦笑:十八,這兒還不錯,我不想起來,挺舒服的……
元風小心的看著小淫,蹲了下去:小淫,你起來,好不好?起來到外面一起說話,好不好?
元風的手搭在小淫的肩膀上,想把小淫拽起來,小淫很惱怒的摔開元風的手:哎,我說過了,我不想起來,不想,你們都走,都不要管我,都走……
元風的手被小淫甩在牆壁上,我看見元風的眉頭皺了一下,但是沒有說話,只是咬了咬嘴唇,亞瑟拽了元風一下,往外面扭了一下頭,元風和亞瑟拽著佐佐木開始往外走,我愣了一下,也想跟著往外走,亞瑟朝我瞪了一眼,我的步子有點兒邁不動了,立在原地,看著平K、大雄、陸風他們跟著亞瑟和元風往外走,亞瑟竟然把衛生間的門給帶上了,我有點兒不知所措。
小淫的眼神有些迷茫的看著我,我絞著手指頭,好半天才說出一句話:小淫,你起來好不好?起來說話。
小淫歎了口氣:十八,我覺得自己一點兒的力氣都沒有了……
我猶豫了一下,慢慢朝小淫伸出手:我拽你起來,不能那麼坐在地上。
小淫看了我一眼,握住了我的手,我拽著小淫起來,小淫站起來之後依然是背靠著牆壁,襯衫的扣子散著,露出裏面佈滿煙灰的短衫,頭髮因為稍長也亂的跟我之前一樣,我拽起小淫之後,小淫的手就一直那麼握著我的手不放,我只好用另一隻手掰開小淫的手,小淫有些失落的看著我:十八,多握你的手一會兒都不行嗎?
我咬著嘴唇,往小淫身邊走了幾步,我和小淫之間的距離變得很近,小淫垂下的發絲就在我的眼前,我慢慢的伸出自己的雙手,把小淫散開的扣子的襯衫從下擺往上一個一個的扣上,扣到中間的位置的時候,小淫抬頭看我:十八,你是不是很討厭我?一定會,是麼?
我沒有回答小淫的問題:小淫,你是不是覺得我真的象佐佐木說的那樣,我其實是心理變態,佐佐木說要是我不喜歡你,就讓我把你踹的遠遠的,這樣你就不會象現在這麼難過,佐佐木說我不喜歡你沒有關係,有的是人喜歡你,這個我相信,真的。
小淫襯衫領子下第三個扣子不知道怎麼搞得,真的很難扣上,我重複了好幾下,小淫沒有說話,我接著扣著領口處的第二個扣子,扣到這個扣子就到頭了,我歎了口氣:好了,你看看你,怎麼也變得跟我一樣的邋遢?這不像你,真的不象你,你不是說不刮鬍子不收拾好自己男人魅力會打折扣的,你本來就夠招人的了,以後不要穿成這樣,會更招人的,那樣可能你就會忙不過來了……
扣完了小淫襯衫的扣子,我往後退了兩步:好了,這樣才好……
在我抬頭看著小淫的一瞬間,我愣住了,因為小淫看著我的眼睛中,蒙著淚水,我就那麼真切的看著眼淚在小淫的眼眶中打著轉兒,小淫咬著嘴唇看著我:十八,不知道怎麼搞得,可能真的是跟你在一起混的久了,我的,我的眼睛也變得壞了,好像也要有東西要流出來似的,很可笑是不是?你想把我踹的遠遠的嗎?你覺得我會比現在更好過嗎?我很難受,真的,剛才我打了佐佐木一下,其實我不想那樣做,你們誰受到傷害我都會難過,江雪琪受傷我會內疚,可是十八,你要是受傷我會發狂我會發瘋,我之前不知道該怎麼去珍惜一個人,那是我的錯兒,我也不想為我的過去找什麼藉口,可是遇到你之後我是真的知道了珍惜一個人是多麼美好的感覺,哪怕就是兩個人並肩坐著,或者互相看著對方,就像剛剛給我扣上襯衫的扣子,剛才我的心裏就很暖很激動,我會很想抱著你,讓你知道我的心跳,但我知道你會不舒服,所以我只能忍住,十八,你怎麼著都好,但是不要一腳把我踹的遠遠的,就像下午的時候,你明明跟我走了對面,卻偏偏看都不看我一眼,你會和你身邊的那個男生有說有笑的說話,那個時候我真想揍那個小子一頓,他憑什麼就能跟你有說有笑?恩?
小淫眼睛裏面的淚水忍的很辛苦,但是右眼睛裏面的淚水還是沒有忍住,從小淫的眼角慢慢的流淌下來,滑過了小淫的嘴角還有酒窩。
小淫頓了一下,往我前面走了兩步:十八,真的不想再相信我了嗎?我們,我們可不可以重新回到兄弟的份兒上,我們重新從做兄弟開始好不好?你讓我好好投入一次……
我的眼睛看著小淫,但是我的腦海裏面想著的是江雪琪幽怨的表情,我歎息:小淫,你會為江雪琪內疚對不對?可是你知道,我每次想到江雪琪說過的話我都會很難過,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但是我就是會介意,可能在我的想像中,戀愛和婚姻是沒有辦法分開的,我也不會去想別的什麼,在我而言,就是普普通通的找一個能和自己過生活的人,沒有吵架沒有傷害沒有擔心沒有不安,我要的只是這個而已,除此之外,我沒有想過我的男朋友會有多帥會有多麼的招人之前會有多少個女朋友,這些我都不想去想,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可能這麼多年我習慣了這種簡單的思維,我不想把這個複雜化,你也可以說我固執,但是我就是在這樣想的,我很小氣,小氣到無法預知結果的事兒我連腳趾頭都不敢伸出去探探,我不能和江雪琪比,可以不顧一切的去愛自己喜歡的人,沒有任何保留,把自己陷的無路可退,我也不可能象許小壞一樣可以陽光燦爛的給你獻花,給你買無比昂貴的名牌襯衫,佐佐木沒有說錯,我是心理變態了,他是旁觀者,旁觀者再能理解當局者那也不過是從旁觀的角度來說話而已,並不能真正的進入裏面,小淫,和你在一起我真的壓力很大,我會時不時的想到你的過去,還要想到將來會不會有人看上你,我很會擔心,會擔心自己喜歡的東西被別人拿走,比如那天你和江雪琪的事兒,你是可以說不是你想要那樣的,是江雪琪自己才那樣的,如果將來每個人願意主動靠近你的人都這樣,我受得了嗎?你都會說不是你想那樣的是別人主動那樣的,我可能會管得了你,可是我無法管住別人,到那個時候我可能天天都要在患得患失中度過,大家都會煩,對不對?
小淫泯泯嘴唇:是像元風和楠楠那樣麼?
我點頭:出去吧,大家都在外面等著,都在擔心你。
小淫靠著牆壁沒有動:十八,今天是你生日,讓你不好過了。
我搖頭:沒事兒,反正我也,也從來不過生日,有人記得已經不錯了。
小淫突然象想起什麼似的從靠著的牆壁上起來,然後急匆匆的從洗手間裏面先出去了,我跟在後面,也出了洗手間,可是客廳裏面沒有人,亞瑟和元風還有佐佐木都不在,我奇怪的推開旁邊亞瑟的房間門,裏面沒有人,小淫進了他的房間,不知道在幹什麼,餐桌上的生日蛋糕的盒子已經打開了,裏面的蛋糕圖案是兩隻握在一起的手,很形象,不知道是誰出的這個主意,我走過去,看著生日蛋糕上的圖案,那兩隻手是用巧克力做成的,在奶油表面還有一行字,寫的很小,我有些看不清楚,我慢慢的低下頭,仔細看著,終於看清了,上面那一行字是:執子之手。
執子之手?蛋糕的周圍用水果圍著,我抬起頭往後站,撞到了別人,回頭,是小淫。我有些尷尬:這個蛋糕好像適合元風和楠楠用,不大適合生日用……
小淫避開我的眼神:這個是元風和佐佐木搞得,其實我也,也不大清楚。
我支吾著:我去呼一下亞瑟,讓他們回來吃飯吧。
小淫拽住我:十八,我去呼,這個,這個給你……
小淫把一個什麼東西塞到我手裏,我接過來,一個方方正正的盒子,外麵包著彩色的塑膠包裝紙,還有一朵好看的工藝花,我奇怪的看著小淫:這個是什麼?
小淫撥了電話,用手勢示意我打開看,我狐疑的把盒子在手裏轉了幾下,想不到裏面是什麼,抬頭看小淫,發現小淫一邊打電話一邊偷偷的看著我的動作,我慢慢把包裝紙順著膠帶粘著的方向撕開,打開外面的包裝,當我打開彩色包裝的時候,我看見了裏面的東西,是一個漂亮的答錄機,我驚訝的看著小淫:這個,這個不是給佐佐木,不是,你不是說被元風拿走了嗎?
小淫已經呼了亞瑟,放下電話,朝我走過來,靠近我身邊的時候:傻瓜,我怎麼會給別人呢?你不是一直喜歡這個東西麼?
小淫的手舉了起來,似乎要敲我的腦袋,在我抬頭的一瞬間,小淫的手停在了空中,慢慢的收了回去,小淫窘迫的咬了咬嘴唇,用手摸著他自己的鼻子。我呆呆的看著手裏的收音機,很漂亮,我對這個夢寐已久了,早就想要了,只是我自己真的捨不得花那麼多錢買個這樣的奢侈品,之前我還在夢想,讓小淫去得個一等獎,然後我可以花個半折的錢買回來,那個時候多半是個玩笑,因為我不能確定小淫是不是真的就能得到第一名,還有就是小淫為什麼就要以半折的錢賣給我。
我遲疑的看著小淫:這個東西,好像很貴,我,其實我……
小淫摸了半天,從牛仔褲裏面摸出一支煙:十八,之前你好像不是這樣,是不是因為我們之間出了問題,所以即使一個無辜的收音機也變得出現了問題?
我有點兒無言以對,只是覺得這個收音機真的變得很棘手。
小淫吐了口煙,看著我:就當成是一個很普通的禮物收下,不然我真的會感覺自己被你踹的遠遠的,會很荒涼,這樣即使我真的不能陪著你混的時候,這個曾經是我得到過的東西還能在你身邊,我至少還能安心點兒,至少不會感覺被你踹的遠遠的。
我發愣的時候,電話響了,估計是亞瑟的回呼,小淫拿起電話:亞瑟,你們回來吧,這邊,這邊太冷清了,過生日怎麼可以沒有人起哄呢?你們都過來,快點兒。
小淫放下電話,看著我解釋說:這幫傢伙,竟然跑到樓底下喝酒去了,難道在家喝酒的感覺就不如在外面喝嗎?真是。
小淫努力笑了一下,但是笑的並不開心。
過了五六分鐘,我聽見開門的聲音,亞瑟和元風在前面,小麥和平K跟在後面,陸風、大雄還有佐佐木跟在後面,佐佐木低著頭不敢看我,小麥搶先看見我手裏的收音機,跳過來:十八,好漂亮啊。
元風小心的把蠟燭往蛋糕上插著,問我:十八,你過多少歲生日?
我苦笑:好像是21周歲了還是22周歲,這個讀書晚,好像記性也不好了。
元風嘿嘿笑:那就二十歲好了,我們祝你越活越年輕好不好,小淫,你說呢?
小淫笑了笑沒有說話,拿著打火機一個一個的點著蛋糕上的蠟燭,亞瑟看看我,再看看小淫,然後笑:哎,今晚我們要好好喝一通,元風,你雖然不會喝酒,但是也要喝醉啊,楠楠要是怪罪下來,我擔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