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心跳之後
小淫快步追上我:十八,還沒有吃中午飯呢?
我很尷尬的低著頭:好像不怎麼餓來著,就,就不用吃了吧?
小淫笑:那怎麼行呢?走啊,去吃飯吧,牛肉炒飯也成,什麼都行。
我很沒有出息的在心裏埋怨自己,這都什麼事兒啊這是,我肯定是瘋了,太不正常了,剛才還讓元風撞了個正著,我慌亂的抬頭看小淫,小淫有些過於興奮的表情更讓我心裏沒有底兒了。
快餐廳裏面人不多,但也不少,我敏感的看見很多情侶都是互相挨著那麼坐著吃飯的,不時的互相說笑著,看著都很甜蜜,我頭大的想著,要是我真的和小淫也談戀愛了,是不是也會變得這麼肉麻似的,互相喂個飯夾個菜什麼的?咦,真是想想雞皮疙瘩都會掉一地,我有點兒皺著眉頭的看著小淫:哎,我們之間還是保持一定距離好了。
小淫不滿的瞪著我:為什麼啊?哪有那樣的,我們不是在……
我打斷小淫:我們跟他們的關係不一樣,所以不要讓別人誤會了,我是多麼正派的人啊,怎麼也要注意公眾形象一下吧?
小淫狐疑的看著我:十八,你是名人嗎?
我搖頭:不是。
小淫哼了一下:這不就結了?你擺什麼譜兒啊你?
小淫叫了兩份牛肉炒飯,在坐座位的時候,我強硬的堅持小淫必須坐到我的對面,而不是坐到我的旁邊,小淫抗議:十八,你根本就不誠心,哪有你這樣的,我們是在嘗試交往!!
我示意小淫小聲:知道了,低調,低調一些不行麼?你也說了,我們是在嘗試交往,所以總要留個後手吧,一旦要是嘗試不成功,最起碼還能保住臉面啊,不然以後被別人笑話的。
小淫咬著嘴唇拿著手裏的方便筷子敲敲我的餐盤:十八,你心腸很壞,良心也不好,難怪你長得這麼難為情。
我惡狠狠的瞪著小淫:好啊,那你別喜歡我啊?我現在就給你八塊半,咱倆兩訖了。
小淫很是頭大的看著我:十八,不帶像你這樣的,這樣對你有什麼好處啊你?
我哼:好處大著呢,我不是說了麼,要給自己留條後路,這樣一旦和你相處不來,那我還可以找別人,至少不會名譽掃地,我很可憐的,不僅出身貧寒,長得也有些貧寒,所以我需要做多手準備啊。至於你就沒有什麼了,反正你已經名聲在外了……
小淫皺著眉頭打斷我:十八,真是受不你了,你自己說說,啊,剛才隔著玻璃門,我們就可以靠的那麼近,現在不隔著玻璃了,就離的那麼遠了?那好啊,改明兒我就拿塊玻璃放在我們中間,是不是就好了?掩耳盜鈴,自欺欺人……
小淫提起剛才在綜合樓玻璃門旁邊的事兒,我的臉有些掛不住,小淫看了看我的表情,緩和著語氣:十八,剛才,剛才我們是距離的很近,是不是?
我低著頭吃炒飯,沒有說話。
五一前最後一個週末,給小學生補課,小學生抱怨學校沒有人道,放假其間留了N多的作業,我也不好說什麼,自己也是從那個背著重重書包的年代過來的,所以補課的時候小學生不用心聽講我也沒有過多責怪他,畢竟是孩子,是孩子就會有玩的心思,這個是通性,所以臨走的時候我跟小學生說放假期間好好玩玩不要太累了。
初中女生的補課在我看來無比具有誘惑性,每個小時是45塊,簡直讓我有些受寵若驚,初中女生叫小旋,應該是當前的新新人類那種,所以她嘴裏說出一大堆在我看來很是奇怪的事兒我也見怪不怪了。給小旋補習英語的時候,我很好奇的問了關於許浩顏的事情,小旋怪異的看著我:十八姐,你是不是看上我表哥了?
我嚇了一跳:哎,千萬不要瞎說,我只是好奇啊,你表哥的那雙手簡直不象男人的手……
小旋笑:十八姐,你也注意到了?我表哥已經二十三歲了,大學畢業了,工作了好久了。
這是我沒有想到的,因為我一直覺得我比許浩顏大,沒有想到的是許浩顏比我還大兩歲,可能是北京的孩子上學很早的緣故,那個時候北方的孩子上學卡的特別死,非要八周歲,看著戶口本上的日期,少一天都不行,所以北方比如東北的孩子上學年齡都偏大。
小旋得意的看著我:十八姐,我表哥是金牛星座的,5月2日的生日……

我也笑了:哎,你表哥的生日和我是一天的,我也是5月2日,也是金牛星座的。
小旋跳了起來:十八姐,真的麼?真是巧啊,這個這個真得告訴我表哥,你倆真是巧合……
說起巧合這個事兒我還真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映,那個時候我對足球明星還不敏感,後來知道有個足球明星叫貝克漢姆的傢伙,長得帥的了不得,尤其是他老婆維多利亞,就更是了不得,現在據說給貝家生了三個太子,但是身材還始終是一流的,跟沒有生孩子一樣。據說那個貝克漢姆就是5月2日的生日,我有朋友跟我說起這個,我那個朋友吃驚的說:十八,十八,你和貝克漢姆一天的生日啊!
我那朋友說這話的時候興奮的好像是她跟貝克漢姆一天的生日似的,我反倒沒有太大感覺,因為這樣並不會讓我忽然就有了一堆的錢,小旋樂的有些忘乎所以:十八姐,就是我表哥已經有女朋友了,要不然我就把他介紹給你,真的。
小旋說著古怪的翻了幾下眼睛,好像在想什麼事情,但是沒有跟我說,我也沒有問。
從小旋家出來,就在社區門口我就看見了小淫在那裏等著我,小淫叼著支煙,來回的在原地走著,頭髮在接近五月份的陽光下閃著光澤,現在的天氣真的熱了,只能穿著單衣單褲,空氣中乾燥的味道有時候很不舒服。
我走出社區門口,朝小淫喊:哎。
小淫抬頭,看見我,柔和的笑,臉上的酒窩若隱若現,我一度懷疑我看的是不是真實的東西,小淫朝我走過來:十八,完事兒了?
我點頭,小淫攏了攏頭髮,看著我:十八,五一放假你有什麼打算?
我有點兒有氣無力的看著小淫:校稿唄,我還能有什麼打算?我這輩子啊肯定是賣給上帝了。
小淫用肩膀撞了我一下:十八,生活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兒啊,你幹嗎想的這麼悲觀。
小淫頓了一下,笑:十八,元風中午過亞瑟那邊了,還跟我商量來著。
我奇怪的看著小淫,商量什麼啊?
小淫忍不住笑了起來:就是楠楠說啊,說他們畢業後結婚的事兒,說是十一國慶日要結婚,想讓你給他們當伴娘,你覺得怎麼樣?
我吃驚的看著小淫:不會吧,要是我當伴娘的話,你們,你們能確保別人能看出來我是個女的嗎?這個很關鍵啊,要是看不出來,說不定會誤會沒有伴娘,那就會和伴郎一起變成兩個男的了……
小淫忍著笑:那有什麼關係啊,反正元風也讓我當伴郎了,我不計較這些的,湊合著用吧,反正都是給自己人看得。
我差點兒跳起來:這怎麼可以,不行,堅決不行,太丟面子了。
小淫的眉頭皺了起來:哎,十八,和我一起就那麼讓你丟面子麼?我發現你越來越不正常了。
我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哎,你先不要發脾氣,就說我們不怕丟人,元風和楠楠的家人看著也很不像話啊,是不是,這個事情是今年十一的事兒,距離現在還有四五個月呢,你著什麼急啊你?
我轉換話題:哎,小淫,我上次跟你說的那個許浩顏的事兒,你還記得不?就是那個手有些柔若無骨的男人,哎,他竟然比我還大兩歲,已經大學畢業了,更巧合的事兒是許浩顏還和我是同一天的生日,我們都是金牛座的……
小淫看著我:十八,你真的去打探他的小道消息了,你喜歡上他那雙手了?
我也用胳膊撞了小淫一下:你想什麼啊你,只是好奇而已,好奇懂嗎?
小淫歎了口氣,呆呆的看著我:十八,我們,我們什麼時候不用隔著玻璃門,也可以靠的那麼近啊?能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