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玻璃心跳
這周的星期四那天,學生會的老師找我,談起五月份學生會競選的事兒,老師的意思和元風一樣,都是建議我競選學生會主席團,但在我看來這個實在是不靠譜兒的事兒,老師笑著說我們學校實在很小,所以競爭也不激烈,而且元風一直在推薦我競選主席團,別的人也覺得我還合適,為什麼不試試呢?
我的本意並非清高,我只是擔心我會不會有時間做學生會的工作,因為我老是心裏沒有底兒,我始終要拿出時間來賺錢吃飯的,這是我最重要的事兒,所以我答應學生會老師回去考慮考慮。
出了老師辦公室,我靠著綜合樓的樓梯欄杆上發呆,不知道怎麼做好,是去競選呢還是不去競選呢?要是真的競選了,之後會不會很累?還有要校對一堆的稿子,真是。我頭大的拿著手撓著頭髮,感覺很沒有辦法理清楚自己的頭緒。
想了沒有多會兒,我就準備回自習室接著校稿子了,這段時間的精神狀態實在不怎麼樣,也不知道是不是小淫那個壞傢伙給搞得,老是不能集中精力幹什麼,這個臭小子,真是上輩子欠他的。
我推門進了自習室,還沒有來得及走到座位上,就看見小淫坐在我位子旁邊,翻著我桌子上的東西,我快步走過去,因為自習室裏面還有別的人在,所以我也沒有敢大聲說話,我拿桌子上的書本打了小淫的手一下,小聲質問他:哎,你跑來幹什麼?我的東西你別整的亂了,老實點兒。
小淫皺著眉頭揉了揉被我打的手:十八,你幹嗎打我?你的東西是金的還是銀的,這麼金貴?
我坐下沒搭理小淫說的話,拿了幾張稿子準備校校稿子,小淫用肩膀撞了我一下:十八,哎,你不會這樣吧?我坐在你身邊你就跟沒有看見我似的,我是空氣嗎?
我無奈的轉過頭:好了,你不是空氣,說吧,找我什麼事兒?
小淫笑:怎麼了?必須有事兒才能找你麼?我上午上了兩堂課很累的,你的東西放在自習室,你人又不知道去哪兒了,我打電話去你們宿舍,別人也說不知道,哎十八,要不這樣吧,我把呼機給你用,這樣,只要我一呼你,你回給我,我不就知道你在哪兒了嗎?
我嗤笑:哎,就為這個事兒?我才不拿你的呼機呢,幹嗎要告訴你我在哪兒啊?我把自己賣給你了?還有,現在不准說話,聽見沒有,不准耽誤我校稿子,從現在開始到中午吃飯還有一個半小時的時間,要是因為你打擾了我影響我校稿子的品質,你小心我真的會揍你,聽見沒有?
小淫的臉上表情變化了兩三個內容,從旁邊拿出一本什麼書,很不滿意的看了我一下,翻著他的書了,我難得耳根清淨,開始認真的校稿子。
等到上午最後一遍鈴聲響了之後,小淫合上手裏的書,推推我:十八,現在可以走了吧?走了,憋一個上午不說話了,走啊。
我把校好的頁碼用顏色筆標注好,收拾著手裏的資料,看著小淫:哎,元風跟學生會老師建議我去競選學生會主席團,你覺得這個靠譜兒麼?我怎麼覺得這個好像是在跟我開國際玩笑啊?
小淫一愣:十八,真的?不過也還好,你也不錯啊,有文采有能力,元風又不是你家親戚,你有什麼怕的,幹嗎對自己不自信啊?去就去唄,鍛煉鍛煉自己。
我把書桌上的書和稿紙收拾好,苦笑:哪有那麼多時間啊,你以為我很閑嗎?這個學期的微積分我又拉下了,我是不是真的不能學習數學啊?
小淫泯著嘴唇笑:十八,這個事情看你想不想去做了,微積分拉下沒有關係,有我啊,你怕什麼,我就是你微積分的王牌,你要一百萬個放心才行。
我和小淫慢慢騰騰的出了自習室,小淫在我旁邊一個勁兒說著微積分如何如何美妙的事兒,如何如何管用,說的我的頭都大了,我皺著眉頭看著小淫:哎,你能不能說點兒別的。
我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看著小淫:哎,你唱歌比賽不是得第一麼?
小淫得意得點頭:是啊,那又怎麼樣?
我咽了下口水:可是,可是之前不是說過唱歌比賽第一名的獎品好像是一個什麼答錄機麼,好像還是愛華的牌子,你拿到沒有啊?
小淫支吾了兩下:是麼,我忘了,那個好像是被佐佐木領走了,要不就是被元風領走了,再說了,我去唱歌也不是為了拿獎品,十八,不要總是說我沒有精神追求,你也有點兒精神追求好不好?
我很是可惜地在心裏彆扭了一下,本來以為小淫拿到那個答錄機之後我再很是討好地吹捧他幾句,然後花個半折的價錢再買過來,誰知道這傢伙,真是。小淫忍著笑看著我:十八,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嗎?
我搖頭:我能有什麼不對,就是隨便問問……
我聽見有人喊小淫的名字,抬頭,看見元風從綜合樓的樓梯上來,奇怪,大中午的元風乾嗎還來綜合樓,不吃飯了?元風朝我點頭:十八,你也在,正好,你倆等我一下,我上去拿點兒東西就下來,那個十八,我還有事兒跟你說,你倆先別走,我一會兒就下來,楠楠把我的東西落在自習室了。
我和小淫站在綜合樓的大玻璃門口,看著元風往綜合樓上面跑去,這個時候已經是中午十二點半還多了,大家都一窩蜂的跑去食堂了,吃飯早的,這會兒估計也回宿舍眯覺了,綜合樓變得極其的安靜,上上下下沒有幾個人。
我無聊的把一隻手掌貼到大玻璃門上,等著元風下樓,小淫朝我揮了揮手裏的煙,意思是到門外吸煙,我瞪了他一眼沒有說話,我發現自己的手掌還不小,應該是比別的女生的手大不少呢。手心貼在厚厚的玻璃門上,感覺的涼涼的,陽光的線條從玻璃門外折射進來,再照射到眼睛的時候已經不是很刺眼了。小淫在玻璃門外安靜的吸著煙,溫和的看著我把手按在玻璃門上笑。
我回頭看著剛才元風上去的方向,還沒有下來的跡象,估計是找東西呢。
我再次回過頭,恢復自己剛才看向厚厚的玻璃門的方向,其實我自己距離玻璃門也很近,近的稍微往前一點兒就可以把自己的鼻子碰到玻璃門上。這個時候,我看見小淫慢慢的靠近玻璃門,隔著玻璃門溫柔的看著我笑,小淫的左手也慢慢的貼在玻璃門上,按照我右手貼上去的位置,我們的手隔著厚厚的玻璃門重合著,但是小淫的手足足要比我的手大出一圈兒,到底是男人,男人的手始終要比女生的手大。
我有些不自在,自己的右手慢慢的往下滑著,我看見小淫笑著朝我搖搖頭,我聽見小淫小聲說:十八,不要。
我的右手保持著貼在玻璃門上的姿勢,小淫的左手從外面貼著我的右手,兩個人發呆的立著,我低下頭,不敢看小淫的眼睛,但是我能聽見自己的心砰砰的跳著,跳的很厲害。
我聽見小淫的手指頭敲著玻璃門發出清脆的聲音,我慢慢的抬頭,看見小淫的臉距離玻璃門很近很近,近的幾乎快要碰上玻璃門了,而我的臉距離玻璃門也很近,兩個人的鼻尖幾乎都快要貼在玻璃門上了,我恍恍忽忽的感覺自己好像都能聽見小淫的呼吸,如果不是中間的大玻璃門隔著,我敢保證,我和小淫的距離應該不會超過四五釐米,這個距離實在太讓我的心跳加快了,我覺得自己有些犯傻,意識有點兒反應不過來,小淫的眼神那麼近那麼近的看著我,從玻璃門上傳到掌心的溫度不再是涼涼的,而是無比的火熱,我有些受不了了。
我看見小淫的嘴形動了動,我沒有聽到他說什麼,而且我的意識可能在這個時候已經聽不到他說什麼了,我深呼吸了一下,轉頭,看元風有沒有下來,回頭看見元風站在距離我背後不遠的地方,微笑的看著我和小淫的方向,我心裏一激靈,快速貼在玻璃窗上的手拿開,尷尬的看著元風的方向,元風笑了一下,朝我的方向走過來。
元風走近我身邊:十八,這個給你,是學生會競選機制的程式說明,每屆都是這樣,我跟老師說了,我覺得你的能力完全可以去競選,有什麼不行的?你幹嗎那麼不自信啊?
我接過元風遞給我的一些薄薄的本子,我感覺自己的手心都在出汗,我裝模作樣的翻著看:我看看吧,可是我總是覺得我實在是個不靠譜兒的人,太,太不行了吧?
元風笑著搖搖頭:怎麼會呢?不過十八,我好像下來的不是時候啊。
我緊張的抬頭:哪有啊,我其實,其實一直和小淫在等著你……
我看見小淫還保持著剛才的姿勢,小淫的左手還放在剛才我右手貼著的位置,不知道在想著什麼,我有些彆扭,看著元風:那個,那個還是走吧,應該吃中午飯了吧。
元風泯著嘴唇笑:十八,你倆吃去吧,我已經吃過了,就是來這兒拿這個給你的,幸好遇見你了,不然我還要到你們宿舍找你呢。好了,你好好準備準備,我回去了,小淫,我走了。
小淫像是沒有什麼反應,我用手推了小淫一下,小淫才哦了一聲,看著元風好像沒有搞明白什麼似的。元風下樓梯走了,我也不敢回頭,就小聲說了句走了,然後也開始匆忙的下樓梯,我下到最後一階的時候,小淫也跟著下來了,跟在我旁邊沒話找話的說:十八,肖揚好像還有一個多月好像就回來啊,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
我白癡的低著頭:那個誰會知道,我,我回宿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