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不能放棄
我不明白的看著小淫:你,你胡說什麼啊你?
小淫平靜的看著我:十八,我沒有胡說,我再也找不到什麼好的方式了,你能有什麼好的方式麼?有麼?
我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有點兒犯傻的看著小淫,小淫從靠著的門框上站起來,站到我面前:十八,其實,其實我覺得能喜歡上一個什麼人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兒,雖然有困難,可是再有困難那也比心裏沒有自己喜歡的人要好,是不是?你想想看,我們在一起度過了多少快樂時光?那個時候,最初的時候可能我還不知道自己喜歡你了,可是即使不知道也願意和你一起哼哼哈哈的,反正我覺得實在很難忘。
小淫頓了一下,環顧了一下亞瑟租的房子:十八,這個房子裏面真的有我們很多在一起的回憶,從寒假之前,甚至是從去年耶誕節開始,那個時候我也很傻,還幫著肖揚出主意,還希望你能喜歡肖揚,現在想想,說不定那個時候已經喜歡你了也說不準,還記得我和小麥跟你對視眼神的事兒麼?哎,那個時候還真是覺得自己夠寸的,沒有想到先躲開的會是我,幫你補習數學,你那副一聽不懂就會發呆的樣子,我沒少用手指頭敲你的腦袋,雖然也會提醒你專心,但是我真的沒有用很大的力氣打你,怕把你打的更笨了,寒假時候,每天早晨會敲你的房門叫你起床,然後就會看著你睡眼朦朧的,頭髮亂糟糟的跟鳥窩似的,有時候還蒙登轉向,那時我都怕你會撞到牆上,我會習慣性的坐在你身邊看著你吃早餐,你打字實在是很慢,好像你壓根兒就不會讓你的手指頭具備靈活性似的,但是我還是願意在你身邊看著你發呆的一個字一個字的敲著,你會不用飯盒直接就在小鍋裏面吃速食麵,被我發現之後一副很可憐的樣子,有時候你熬夜熬的久了會睡在電腦桌子上,我就會擔心你有沒有摘下你的眼鏡,要是不摘的話就會擔心你的鼻樑上又要被壓出一道深深的痕跡了,寒假時候不喜歡易名給你打電話,害怕你會因為之前喜歡過他而當他和方茵茵分手之後再走近他,我會經常的失眠,其實失眠是因為想著你,想在你身邊呆著,想和你說話,也想和你就那麼互相靠著,所以熬夜久了我會擔心你睡眠不足,可是如果不熬夜的話,我又會因為不停的想著你而睡不著,雖然你就在小麥的房間裏面睡覺,但我還是會想著你,你耍賴的時候你說狠話的時候你生氣的時候,這些我都會想,有時候想想就會很想笑,會覺得你怎麼可以那麼不著四六呢?
小淫歎了口氣:十八,微積分成績出來的時候,那時候我開心的要命,因為你擁抱了我,那個時候我才知道原來我多麼在意你給我的任何感受,不管是開心的還是不開心的,我都想要,有時候我真的嫉妒小意,很多個我睡不著的夜晚,我都會想,如果可能,我希望我是第一個遇到你的男生,我會希望我就是小意,至少要是你認識的那個七歲時候抱過你的小意,我要第一個遇見你,第一個喜歡你,也要讓你第一個喜歡我,那樣是不是就完美了?你和我都不會象現在這麼痛,都會很快樂……
我一直沒有說話,就那麼安靜的聽著小淫說著這些事情,原來我們之間有過這麼多的快樂,有過這麼多的細節,可能是因為有傷害的存在,我都忽略了過去的這麼多的快樂,小淫和我之間原來有這麼多的故事,平淡的刻骨銘心。
小淫輕輕的笑了一下:十八,這個時候我特別的希望我們能回到古代社會,最好就是你是一個很窮很窮的人家的女孩子,我就是那種富家公子,然後我看上你了,然後你就嫁給我了,這個故事好不好?
我臉一紅:哎,憑什麼我就得來來回回的當著窮人家的孩子啊,憑什麼我非得是窮人家的孩子?
小淫伸出手指頭敲了我的腦袋一下:真是笨,讓你窮是有原因的,因為你不一定能看上我啊,但是我既然是有錢人家的公子,只要我看上你了就是最關鍵啊,古代男人可以花錢買老婆,你不願意也不行,我花錢把你買回家,你願意也得願意,不願意也得願意,那樣多好,怎麼著我都能做了主,不象現在,我一點兒轍兒都沒有……
我不服氣的瞪著小淫:為什麼都是你安排?要是回到古代之後你也不見得看上我啊,要是真的看不上怎麼辦?還給我安排了那麼一個窮的丁當響的角色,虧大了……
小淫忍著笑沒有說話,小淫的手指頭敲疼了我的腦袋,我皺著眉頭用手揉著腦袋,我鬢角的頭髮亂亂的垂了下來,小淫的眼神充滿了那種說不清的含義,看著我:十八,你頭髮又亂了。
我哦了一聲,胡亂的往上面攏了攏。亞瑟在客廳裏面喊:十八,小淫,你倆幹什麼呢?
我回了一聲:沒什麼,小麥拿可樂算計我,搞得我一身都是,在洗手呢。
我看了小淫一眼:別在洗手間門口當門神了,過去吧。
小淫站著沒有動,臉上帶著笑,我奇怪的看著小淫:哎,走啊?
小淫遲疑的看著我,聲音不大:十八,我真是喜歡你,我們好好交往吧,就像之前我說的那樣,我不碰你,真的,即使是牽手如果你不願意我也不會去做,好不好?現在對我而言,每天要是看不見你我就會很不舒服,很難過。
我苦笑的看著小淫:小淫,這不現實,真的不現實。
小淫溫和的看著我:十八,現實還是不現實要試了才知道。
我遊移不定的看著小淫,很沒有底氣:小淫,要是還是不行呢?會不會連兄弟也沒有做了?
小淫搖頭:不會的,兄弟這個詞語組合跟朋友還不一樣,朋友可能會掰,但是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既然是兄弟,就一定不會散,就一定始終是兄弟,真的。
小淫像是想起什麼似的,拽著我從洗手間繞過客廳,跑到他的房間,小淫拿了呼機,看著我笑:十八,你呼我一下好不好?我這個呼機好久沒有響過了,除了有公司和亞瑟佐佐木呼過我之外,真的好久都沒有響過了……
小淫又拽著我跑到客廳,小麥正臭美的往腦袋上噴著亞瑟的頭髮定型水,亞瑟在沙發上翹著腿翻著一本什麼雜誌,看見小淫拽著我哼:哎,你倆又幹什麼,我發現啊,咱們這些人當中,最不成熟的人就是你倆了,十八,你也老大不小了,放在古代,就你這個年齡要麼就是孩子都該十歲了,要麼就是你這輩子甭想著還能嫁出去了,你怎麼還那麼不成熟呢?還有小淫,你一大男人之前不是挺成熟的嗎?我發現你自從喜歡上十八之後基本就比白癡多兩歲,智商比小麥都低。
小淫沒有搭理亞瑟,直接拽著我來到電話旁邊:十八,你呼我一下啊,又不用你交電話費,你就呼我一下吧?
我難為情的看著小淫:哎,你這分明就是不正常啊,咱倆明明就呆在一起,你還讓我呼你,這簡直太可笑了,好,就算我呼你了,我怎麼留言?你根本就和我在一起啊,太可笑了吧?
亞瑟一邊晃著腦袋一邊嗤笑:十八,不是我貶低你,你恭維男人的智商實在太低了,呼小淫一下就必須說什麼嗎?切,你完全就可以留言啊,就告訴服務台說你喜歡小淫不就結了,你這樣一呼,小淫還不得樂瘋了,估計讓他從學校走回山東他也沒有意見……
小麥搖著定型水,把他自己的頭髮搞得跟假人似的,油光鋥亮的:就是十八,我姐夫可喜歡你呼他了,保證他晚上睡不好覺,聽亞瑟的沒錯……
亞瑟這才注意到小麥的舉動:臭小子,放下,放下,你腦袋上到底用了我多少定型水啊你?很貴的,你快給我。
小麥吐著舌頭就跑,亞瑟氣乎乎的就開始追,滿房間的追著小麥打,小麥的頭髮也被亞瑟揉的一綹一綹的,像個落魄的子弟,我和小淫開始嘿嘿笑,小淫小心的碰碰我:十八,你呼我一下吧,說什麼都行。
我焦慮的看著小淫:我好像忘記你的呼機號了。
小淫笑:我給你撥號碼。
小淫拿起電話撥了號碼,迅速遞給我:十八,快。
我慌亂的接過話筒,裏面響起服務小姐好聽的聲音,我支吾了一下,有點兒說不出口,這個時候小麥被亞瑟收拾的好像很悲慘的呼叫著,小淫轉身往亞瑟身邊走:亞瑟,亞瑟,你瘋了,小麥才多大,你不會真的動手打他吧……
我看見小淫離開我身邊,我慌忙朝話筒裏面說:請留言,就說,就說很喜歡他,留言人十八,好了就這些,謝謝。
我急忙把手裏的電話掛了,小淫還在朝亞瑟的方向走,幾秒鐘後,小淫站住了,因為放在電話旁邊的呼機響了,小淫回頭看著我,然後朝我這邊走過來,我慌忙的拿起呼機用手捂著,可還是響個不停,我窘迫的看著小淫:哎,你先,先幫著小麥把亞瑟收拾一下吧,這個這個呼機是好使的,我已經驗證了。
我有點兒後悔自己剛才那麼留言,很心虛的看著小淫,小淫泯著嘴唇笑:沒事兒,亞瑟不會把小麥打死的,十八,你留什麼言了,是不是偷偷罵我了?不然你幹麼這麼做賊心虛,嗯?
小淫趁我不注意搶走了放在我手裏的呼機,然後翻著看,我這個懊惱啊,這人啊,就不能衝動,一衝動什麼事兒都能幹出來,什麼話都能說出來,小淫看著呼機的表情慢慢不笑了,然後小淫抬頭看著我,把他手裏的呼機也遞給我:十八,你看。
我勉強壯著膽子看了一眼,我看見上面寫著:十八說很喜歡你。
還沒有等我看完,小淫就立馬把呼機收起來,小淫轉身看著亞瑟:哎,亞瑟,有沒有什麼餐廳這個時候可以吃飯啊,我覺得自己好像很餓似的。
亞瑟詭異的看著小淫:哎,你神經啊你,你自己看看現在都幾點了,哪家餐廳這個時候還營業啊?不知道你想什麼,怎麼會突然這麼開心,做夢娶媳婦了?
小淫笑著看了我一眼:沒有,就是心情突然大好,就想吃飯了,再說我晚上也沒有吃什麼東西啊……
小麥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看著我:十八,十八,我告你說,小淫今晚在臺上唱歌的時候激動的差點兒就嚎啕大哭了,真的,我不騙你,我估計小淫肯定是以為你再也不要他了……
小淫尷尬的胳肢著小麥:給我閉嘴,還嫌亞瑟動手的不夠麼你,臭小子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