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他不碰我
我不樂意的看著小淫:哎,過一會兒宿舍快要關門了,還去亞瑟那裏,我怎麼回去?
小淫咬著嘴唇看著我:十八,也沒有讓你回去啊,去亞瑟那兒,又不會逼著你睡沙發。
我哼了一聲:不行,我不能老是跟你去亞瑟那兒,我名譽都沒有了。
我強硬的甩開小淫的手,小淫奇怪的看著我:十八,你不正常吧你,要是名譽掃地的話,你早就沒有名譽了,從寒假時候你就已經沒有名譽了,你覺得這個時候你去澄清還能有人信你麼?就沒有見過你這麼傻的人,怎麼淨幹些五十步笑百步的事兒啊你,你早就沒有名譽了,跟我混了好幾個月現在才想著沒有名譽?你反應的也太慢了你。
我被搶白的沒有話說,瞪著小淫,亞瑟從後面笑嘻嘻的露著腦袋:十八,怎麼了?我給你做主,怎麼名譽掃地了?
我說不出話,只好幹生氣,亞瑟拍拍我的肩膀:哎,你倆先上去,我和小麥去買點兒啤酒可樂什麼的,房子裏面能吃的東西都吃光了,就剩下我的襪子和小麥的運動鞋不能吃了,簡直真是太可怕了,得備點兒什麼吃的東西,不然說不定我半夜爬起來會把小淫或者小麥給啃了怎麼辦?
小淫不管不顧的拖著我上了樓,我回頭,看見小麥縮著脖子笑,亞瑟也吊爾郎當的笑。
我坐到客廳的沙發上,亞瑟的房子裏有點兒冷清,小淫把鑰匙使勁兒扔在電腦桌子上,坐到我對面,冷著臉:十八,你這兩天怎麼會感冒發燒呢?發燒的很厲害麼?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好好的怎麼會生病的呢?
我懊惱的瞪了小淫一眼:哎,有你這麼問別人生病的事兒麼?一點兒同情心都沒有,你這明顯就是在審問,審問知道麼?
小淫突然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看著我:十八,你不會是因為我說了……
小淫從我對面站起來坐到我旁邊,盯著我:是不是因為我週六說了我們就這麼算了所以就極度的傷心,然後引發了感冒?不會是這樣吧?
我有點兒惱羞成怒的看著小淫:哎,你以為你有那麼重要麼你?才不是,是因為江雪琪……
我感覺自己真是受不了刺激,竟然就這麼說了,我閉了嘴巴,小淫的表情從疑惑轉為嚴肅:十八,你怎麼會認識江雪琪?你認識江雪琪?是不是她找你了……
小淫不安的看著我,我哼了一聲:跟你有關係麼?做賊心虛。
小淫追問我:十八,你說實話,是不是她找你了,是不是?她都跟你說什麼了?這個傢伙真是,早跟她說過了,真是可惡……
我冷冷的看著小淫:怎麼?是不是你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兒了,怕別人揭短還是怎麼了?你堂堂正正的怕什麼?
我看了小淫的耳垂兒一眼,想起江雪琪說小淫的耳垂兒是他敏感的地方,我的眼睛立馬都能噴出火焰山的大火,恨不得立馬就把小淫的耳垂兒燒成豬耳朵。
小淫小心的往我身邊靠了靠:十八,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不想讓別人去打擾你,我也沒有怕什麼,反正怕也沒有用,你照樣不理睬我還是不理睬我,沒有江雪琪的事兒也會有別人的事兒,我不想因為我害你被別人打擾。
我站起身,我怕我會真的忍不住揍小淫一頓,小淫的手拽住我的胳膊,打過點滴的地方被小淫握的開始疼起來,我皺著眉頭恨恨的推開小淫:哎,你是不是很想我的胳膊腫的跟木頭似的,啊?
小淫慌忙挽起我的袖子:十八,對不起,對不起,我又忘了你這兒打過點滴了,沒事兒吧……
我小心的揭開醫用膠布,還好裏面沒有什麼異常反映,我用胳膊肘狠狠的撞了小淫身體一下:哼,惹火我,我真的會宰了你。
小淫咬著嘴唇,用手指頭按住我打點滴的地方揉了兩下,遲疑的看著我:還疼麼?
我本來很想發很大很大的火,但是看見小淫的眼神,我的火氣實在是發不出來,我只好懊惱的瞪了小淫一眼:行了,死不了,蒙你老人家手下留情,你的大恩大德我沒齒難忘,這樣行了吧。
小淫挑著嘴角笑了一下,看著我:十八,江雪琪是不是跟你說了什麼?你怎麼會突然感冒發燒呢?
我盯著小淫:小淫,你能不能跟我說實話?
小淫笑:十八,我什麼時候沒有跟你說實話了?
我點頭:好,那你告訴我,你喜歡江雪琪麼?喜不喜歡?
小淫一愣:十八,這不是那麼回事兒,我和她是很久之前的事兒了,真的……
我搖頭:小淫,多久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喜歡不喜歡她,和她交往的時候喜歡她麼?
小淫泯泯嘴唇,很為難的看著我:十八,那個時候是喜歡啊,可是那個時候……
我打斷小淫:那個時候是喜歡,就是說那個時候你對江雪琪就像現在對我這樣的感覺是不是?也會很想跟她在一起,陪著她,也會很想看著她笑是不是?很想跟她過夜,對麼?
小淫的呼吸開始變得粗重,皺著眉頭看著我:十八,不是你說的那種喜歡,是另外的那種,我跟江雪琪不是象跟你一樣的感覺,我承認我有過喜歡,可是那種喜歡不是無法離開的那種,不是象現在我一天不見你就會覺的渾身不自在的這種,你懂不懂?
我搖頭:我其實真的不懂,我不懂為什麼喜歡這個詞兒會有那麼多不一樣的含義。
小淫著急的看著我:十八,我怎麼跟你說你才懂啊你?
我歎了口氣:江雪琪說她現在還是喜歡你,所以會想到和你重新開始,她跟我是這麼說的,其實她也不錯,長得那麼漂亮,要是我是男人我也會喜歡她,小淫,你是不是眼神不好,你看上我什麼了,我身上還有什麼別人能看上的地方麼?
小淫輕輕的搖頭:十八,我知道我現在怎麼解釋你都會不相信,因為你還是介意那些事兒,可能把我換成你,說不定我也同樣介意像我這樣的男生,但是你不要妄自菲薄,你真的很好。
我苦笑:你說過這句話,你說在一個很小的圈子裏面你會覺得我也很好。
小淫搖頭:十八,不是,真的不是。
我看著小淫:小淫,是不是因為你的自尊心在作怪,所以你會,會看上我。
小淫奇怪的看著我:自尊心作怪?什麼意思?
我嗤笑:就是你在你自己的感情上沒有什麼困難啊,你喜歡誰之後別人也喜歡你,所以你一直春風得意的,所以你會覺得我也應該無可否認的喜歡你,所以為了證明這個所以你喜歡我。
這回換成小淫苦笑了:十八,你還真是有想像力,你覺得我現在在你面前還有自尊可言麼?我連自尊都沒有了,哪來的自尊心作怪啊?真是怕了你了。
我為難的看著小淫:江雪琪說她真的很喜歡你。
小淫也看著我:十八,你能不能不要想別人的事兒,我還想說肖揚說他真的喜歡你呢,你怎麼辦?
我搖頭:那不同,江雪琪很瞭解你,這怎麼可能相同呢?
小淫苦笑:你怎麼知道她瞭解我?
我心裏酸酸的看著小淫,忿忿的哼:她說她知道你敏感的地方,她說你的耳垂兒很敏感,你的嘴唇也很敏感,還不夠瞭解你麼?
小淫下意識的用手摸了摸耳垂,尷尬的看著我:十八,你……
我恨恨的瞪著小淫:哎,你給我把手放下,放下,不准摸你自己的那個破耳垂兒!!
小淫嚇了一跳,愣愣的看著我,我咬牙切齒的盯著小淫:可惡,真想一把火燒了它……
亞瑟和小麥推門進來,亞瑟沒個正經的笑:十八,你想一把火燒了什麼?我支持你。
小淫咬著嘴唇不安的看著我,好像真的怕我放火燒了他的耳朵似的。
亞瑟和小麥去廚房往冰箱裏面放東西,小淫小心的往我身邊靠了一下:十八,你發燒好了麼?
我哼,沒有說話,小淫慢慢伸出手,伸向我的額頭,我在猶豫,猶豫要不要躲開,還是裝著看不見?這個時候小麥從廚房沖了出來,我騰的站起來,奔著小麥就過去了:哎,哪有可樂,哪有可樂,渴死我了,快點兒。
小麥又轉身跑回廚房,我松了口氣,慶倖自己反映的快,我沒有回頭看小淫的表情,小麥拿了一罐可樂給我,我慌亂的打開,不知道怎麼搞得,可樂罐裏的可樂竟然像是炸開了似的,噴了我一身一手,我憤怒的看著小麥:臭小子,你搞什麼啊你?欠揍是不是?
小麥一臉的壞笑:十八,這個可樂可是我從超市一直晃到樓上的,裏面的二氧化碳壓力已經到了頂點,你想不讓它噴都不可能的,哈哈,小淫,你看十八,你快看十八啊,簡直就是落湯雞了……
我追著小麥要揍小麥,身上被可樂噴了一身,手上也粘粘乎乎的,簡直是要命。小淫站在我對面,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我氣惱的朝小麥比劃了一下拳頭,轉身去洗手間,準備把手上的可樂汁洗乾淨,這個小麥真是欠揍啊,連我都不放在眼睛裏了,真是。
我洗好了手,又用毛巾蘸著清水準備把身上的可樂擦一下,抬頭看見小淫站在洗手間門口看著我,我有些尷尬:哎,你到客廳呆著去。
小淫靠著洗手間的門框沒有動:十八,我們戀愛吧,不要這麼互相折磨了,如果你真的介意我,那好,我答應你,我不碰你一下好不好?只要我們每天可以見面,可以說上話就行,除此以外什麼都可以沒有,好不好?這樣總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