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不能開心
我眼睜睜的看著亞瑟和元風出了房門,亞瑟臨出門的時候還回頭瞪了我一眼,好像要和我打架的架勢,我很被動的呆在原地,腦子裏面不停的轉著,想著,但是我竟然什麼也沒有想到,這真是太讓我鬱悶的事兒了。
小淫靠著亞瑟房間的門站著,手裏不停的捏著啤酒罐,薄薄的啤酒罐發出哢嚓哢嚓的聲音,啤酒罐每發出一次哢嚓的聲音,我的心就會撲通的一跳,我很害怕小淫突然發起火來,會不管不顧的揍我一頓,雖然說好男不和女鬥,但是從本質上說,我也不是什麼女生了,所以要是真的揍我一頓,我還是沒有說理的地方了,所以我的心不停的忐忑著。
在把一個空啤酒罐捏的不成樣子之後,小淫看了我一眼,慢慢騰騰的朝房門走過去,我看不清小淫的表情,也不大敢看,只好不發出任何聲音的呆著,我看小淫往房門走去的時候松了一口氣,我以為他已經不屑於和我說任何話,所以會走掉。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小淫沒有開房間門走人,而是搬了把椅子,坐到門邊,椅子的背兒朝我這個方向,小淫隨手開了一聽啤酒,跨坐在椅子上,雙臂靠在椅子背兒上,喝了一口酒看著我苦笑:十八,知道我為什麼要這樣坐著麼?
我不明所以的搖著頭,小淫朝我晃了晃手裏的啤酒:因為我知道你不是一般的女生,你說話的力氣很大,你逃跑的力氣也很大,我不想你在我說話的時候像個兔子似的跑路了,我很難保證自己是不是能攔的住你,所以我這樣坐著,應該不會讓你從我眼前跑掉吧?
我在心裏哼了一聲,想關門打狗?這話不對,反正就是這個意思了,我沒有說話。
小淫接著喝了一口啤酒,看著我:十八,剛才我在亞瑟房間裏面,你說的話我都聽見了,我不得不承認的一個事實就是你真的很有原則性,雖然我知道你的這個原則對我沒有一丁點兒好處,但是我不會怪你,我也沒有什麼理由可以責怪到你,有原則的人通常都有自己固定的生活,想想看,也沒有什麼錯對不對?只不過錯的是,一個曾經沒有原則的人喜歡上了一個一直就很有原則的人,這才是錯的根本,是不是?
我看著桌子上自己喝的那罐啤酒發呆,依然沒有說話,小淫說的沒有錯,我和小淫誰也沒有錯,錯就錯在兩個曾經很不相干的人攪到了一起,所以即使沒有錯,也變成了錯誤,我歎了口氣,感覺自己的心裏也真的很苦,象啤酒的味道。
小淫也苦笑的看著我:十八,你沒有說錯,我不管曾經和哪個女孩子過夜,那個時候沒有誰拿著槍指著我的腦袋,那個時候我和亞瑟說的不容易真的靠不上……
我的心裏開始發緊,小淫把椅子往我的方向靠了一下:十八,你也沒有說錯,我不管是和哪個女朋友分手,甚至都不用說分手就可以消亡的戀情,我真的沒有感覺到什麼難過,但有過不適應,但是這種不適應在我的感覺裏面停留的時間並不長,因為我會有新的女朋友,所以我沒有在乎過很多,我甚至會很反感有女生問我是不是喜歡她是不是愛她?這個話問我的時候我都會很反感,如果說我對我自己過去情感進行整理的話,有一點我可以實話實說,我只能說我不討厭那些和我交往過的人,再多一個字我都不願意說,僅此而已,我也知道我這樣可能對別人造成了傷害,也確實自私了,可是過去的交往在我看來都是大家互相願意的,所以我也不會有什麼愧疚感……
我有些忍不住的看了小淫一眼:那我告訴你,我不願意,我本身的意願就是不願意,即使是嘗試,我也不願意……
小淫的手好像用力的握了一下啤酒罐,我聽見發出一聲哢嚓的聲音,我小心的把後面的話咽了回去。我聽見小淫說:十八,你能不能看著我說話?就算是鄙視我,也看著我說話好不好?
小淫歎了口氣:十八,你剛才說的話,我也有很多感觸,就像今年寒假的時候,你問我什麼時候初戀的,還記得自己的初戀麼?從那個時候我知道我距離的你距離真的好遠,我很後悔我對你說不要問我什麼時候初戀,要問我什麼時候早戀的,原來人的每個初次都是那麼重要,一旦衝破了最初的認識,很多東西有時候就變得再也不重要,至少自己會告訴自己不重要,是不是?可是我現在開始認識到這個所謂的重要了,因為我現在都會跟自己說這次是我第一次這麼認真的動了心,我以為我根本就不會在乎第一或者第幾這些無聊的數字……
小淫說的話讓我心裏很難過,我抬頭看著小淫,小淫的表情也很難過,悲傷的看著我:十八,忽略了我的以前,我能不能說你很心狠呢?我好想說你真的心狠,我真的就沒有機會麼?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你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寒假快要過年的時候我約了之前的女朋友,可是當那個女生來到之後,我發現我熟悉的我安心的我想要的再也不是看著她的感覺了,那個時候我才發現一個事實,那就是我熟悉的是你在我身邊的感覺,哪怕是什麼都不做,哪怕只是看著你焦頭爛額的打字,看著你糊塗的在房間裏面亂撞,看著你睡醒後迷糊的找不到北的樣子從房間裏面出來,這些都讓我感到熟悉感到喜歡,所以後來我讓那個女生走了,我跟她說對不起。十八,我決定喜歡的你的時候,就沒有打算停下來,等到真正喜歡你之後,我根本就沒有辦法停下來了,你懂麼,所以你要我停下來,我真的辦不到……
我難過的眼淚都要落下來了,我能怎麼辦?我現在的心理狀態要是真的和小淫在一起,估計帶來的傷害可能會更大,更深,我甚至會恨我自己,為什麼生活上邋遢的跟乞丐似的我的要在情感上守著這麼一份兒不靠譜兒的原則,為什麼我的不良反應會這麼厲害?
我無奈的看著小淫:對不起,我真的不行,我有努力讓自己不去想,可是還是不行,真的,我真的盡力了。
小淫點點頭,接著苦笑:十八,元風說的沒有錯,這就是報應不爽,真是很不爽,我以為我沒有肖揚的運氣好,但是我覺得還好,十八,真的很好,至少你是喜歡我的,對不對?原來這種事情,越是喜歡就越是介意,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
小淫慢慢站起來,靠近我,我不知所措的看著小淫,小淫勉強笑了一下:十八,都不為難了,就這麼算了吧,算了吧,我們都不必為難了,之前的事兒能忘記多少就忘記多少吧,我不想你再為難了,我自己也為難,以後,以後,算了,什麼叫以後,可笑……
我呆呆的看著小淫,以後,從眼前這個男生說出不再為難開始,我是不是就可以由此輕鬆了?再也不用擔心自己心裏會時不時的開始的難過了?我站起來:我回學校了,過一會兒女生宿舍要關門了。
小淫點頭:回去吧……
小淫還想說什麼,但是嘴唇動了幾下沒有說出什麼話,我低著頭往門外走,走到門口的時候,我想回頭看小淫一下,但是沒有回頭,我找不到理由來回頭,我歎了口氣,推門出去,在樓道昏暗的燈光下,慢慢下樓。
出了樓門口的時候,我驚訝的看到亞瑟和元風在外面走來走去的,好像在說著什麼,我以為他們回學校了,元風最先看見我,推了推亞瑟,亞瑟也看著我:十,十八,你出來了,小淫呢?你們……
我裝作輕鬆的看著亞瑟:哦,沒事兒了,我要回學校了,過一會兒女生宿舍樓要關門了……
說著我加快腳步,準備往學校走,元風看著我沒有說話,亞瑟一把抓住我:十八,小淫呢?他怎麼可能讓你一個人回學校?小淫呢?
我努力鎮靜著自己:亞瑟,小淫挺好的,在上面,我要回學校了。
亞瑟不相信的看著我:十八,你說實話,你倆怎麼了,你怎麼可能這麼平靜?不對,你怎麼可以這個表情?你越是這樣我就覺得不對勁,你……
我的火氣再也壓不住了,我火大的甩開亞瑟抓著我的胳膊,我的脾氣象炸藥一樣暴開了,我騰的抓住亞瑟的襯衫領子,兇狠的看著亞瑟吼:亞瑟,你聽著,我說過了,我沒事兒,小淫也沒事兒,從此以後,我們之間都不會再有一丁點兒的事兒了,你聽到沒有,我們都好的很,聽到沒有?
亞瑟吃驚的看著我:十八,你瘋了……
元風拉開我和亞瑟,我哼了一聲,轉身往學校走,元風拽著我的胳膊小心的看著我:十八,到底怎麼回事兒啊?我和亞瑟是不放心才……
我苦笑的看著元風:元風,你告訴我,每個人都對得起自己的原則了,每個人都按照自己的原則做事兒了,可是為什麼,為什麼都不開心?小淫如我願了,可是我為什麼還是不能開心,小淫也不必再受到傷害,我也不會再難過了,為什麼,我和小淫都還是不開心,亞瑟希望幫著小淫,那麼亞瑟也不開心,佐佐木知道後是不是也不開心?為什麼每個人都按照了自己的原則做事兒了,可是還是會不開心,那麼統統放棄了原則,都會開心麼?會不會?
元風慢慢鬆開拽著我的胳膊的手,為難的看著我:十八,你這個問題真的很難回答,真是……
我往學校走,嗤笑:都還是為難,是麼?
星期天,下了一天的雨,天空黑的沒有一點光亮,象我的心裏一樣,陰暗的很,我一直覺得自己的心裏真的很陰暗。陰暗的天氣影響了我在宿舍裏面校稿的速度和品質,我搬著稿件去了綜合樓的自習室,那裏面有光線很好的燈光,我在強迫壓制自己校了十幾頁文稿之後,感覺心裏有著無比的壓制,很想找人和我打架的感覺,我出了自習室,站在走廊裏面,看著綜合樓頂層的方向發呆。
中午吃飯的時候,外面的雨依然還在下著,我也沒有打傘,就那麼漫無目的的往宿舍走,雨不是很大,但是下的好像沒有停的意思,走到宿舍樓拐角的時候,我感覺有人用雨傘幫我擋著雨了,我沒有反應的扭頭,是個女生,而且我認識,就是之前在舞蹈學習班時候認識小淫的那個女生,就是她和小淫說話的時候突然抱住小淫。
我嗤笑了一下,世界還真是小,我沒有想到自己會和她碰到一起,之前還會嫉妒,會反感她吊著小淫的脖子不放手,現在想想,其實我們誰都不是誰的誰,有什麼關係呢?
我抬頭看了那個女生用的雨傘,是那種顏色好看的藍色花朵,被雨水浸濕後花朵好像真的是的,我無聊的看著那個女生長得很漂亮的臉:你來幹什麼?不會真這麼好心吧。
那個女生笑了一下,很好看:是十八吧,其實我早就認識你了,只不過你不認識我而已。
我賭氣的哼了一聲:對不起,我也不想認識你。
那個女孩子泯著嘴笑:這話怎麼聽起來像是醋勁兒很大似的?
我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她接著笑:走吧,有沒有興趣一起聊聊?
我冷冷的回絕:不想,我們沒有什麼好聊的。
女生搖頭:十八,不是聊我,一起說說小淫唄,好像大家都是為這個煩惱,其實你倆之間的事兒我早就知道了……
我皺著眉頭打斷她:我和他沒有什麼關係了,想聊你去找他好了,不用謝你的傘了,我本來衣服已經濕的差不多了,你才跟救命似的送來這麼把傘,有用麼?
那個女生開始笑:十八,你還真是有意思,你真的不想和我一起說說小淫麼?我們其實一直沒有分手,這個你知道麼?
她的這句話讓我停下了腳步,都說好奇心能害死人,這話果然不是假的,我也就一個普通人,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