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精緻雙手
我是感覺到脖子酸疼的時候才睜開眼睛的,醒過來的時候,我看見小麥趴在沙發上睡得那叫一個香,亞瑟也是靠著沙發枕著胳膊睡著,我輕輕轉過頭,想看看小淫幹什麼,轉過身的時候才看見小淫靠在沙發邊兒,慢慢的轉著手裏的啤酒罐,不知道在想什麼,看見我轉頭,微笑:醒了?
我用手按著有些麻木的脖子,點頭:小淫,你好像睡眠很少似的?
小淫小心的往我身邊靠了一下,看了我一眼:十八,說實話,從寒假開始後,我的睡眠就一直不好,總是睡不著,其實我以前沒有這樣,以前的睡眠雖然不象小麥那樣貪睡,但是至少比現在多一小半的睡眠,現在,現在可能是想的事情多了,所以就睡不著了……
我開始裝糊塗:你想什麼啊你?真是,年紀輕輕的裝什麼深沉。
我感覺自己的左手中指麻木的厲害,伸出手揉著左手中指,小淫伸了一下手,慢慢靠近我的左手,笑:十八,你會不知道我為什麼睡不著麼?我們誰的手大一些?哦,還是我的大哈。
我本來想問小淫到底喜歡我什麼,但是這話我說不出口,我想了半天,小心的看著小淫:你覺得我哪里好了?我老是覺得你好像吃錯藥了似的,你自己看啊,全學校也沒有什麼人說我好。
小淫挑著嘴角笑:十八,這個東西好像很難說,我剛開始也沒有覺得你好啊,剛開始就覺得你像個男生,但是後來就感覺不一樣了,不知道為什麼,要是一天你不在我身邊待會兒,我就會覺得像是少了什麼似的,有時候看見你頭髮亂糟糟的,睡的好像沒有醒似的去上課,就會很想笑,反正就是很想和你呆著,哪怕就是什麼不幹的那麼傻呆著也成……
我渾身不自在的抖了抖:什麼啊?都快要渾身起雞皮疙瘩了,別說了,真是大男人說這種話,你都不會渾身發麻麼?
小淫小聲哼了一下:十八,你怎麼這麼沒有幽默感?真是說什麼都是不自在。
我狐疑的看著小淫:是不是因為你這樣對別人說的多了,所以也不知道臉紅了?
小淫慢慢收起笑容:十八,我不想說之前的事兒不是害怕讓你知道,其實是我覺得難以啟齒來著,之前你可以問亞瑟,我可是從來沒有失眠過,也不用這麼費心思的跟別人解釋自己做的事情,我知道你介意我的以前,因為你介意,所以我心裏其實也很介意,每次你用那種鄙夷的眼神看我的時候,其實我也在鄙視我自己,可是即使那樣我還是想和你交往,我覺得即使因為有吵架帶來的傷害,也比見不到你帶來的傷害要小的多……
我看著小淫的眼睛:哎,其實我這張臉普通的很,絕對沒有什麼可看性,我覺得你應該很快就會看得厭煩了,我們打賭吧,你贏了我給你五十塊,你輸了,你要給我五百塊。
小淫噗哧一笑:十八,不公平,幹嗎我要比你多那麼多?
我笑著不說話,小淫扭頭盯著我:十八,以後還是讓我給你送早餐吧,我習慣了,要是不去送,我就會覺得自己好像少點兒什麼事兒沒有做似的,好不好?
我避開小淫的眼神:不用了,搞得很多人都在看我,太不自在了,我保證自己以後會去吃早餐就行了,不想太依賴別人……
我左手中指揉的差不多了,準備收回手,小淫慢慢握住我的手:十八,以後我們還會不會吵架?你還是會對我說狠話麼?
我抽回手:不知道,很多時候其實我並不想吵架,可是發生的事情總是讓我難以自控,其實我也累,因為會感覺到累,所以才會想到不要再累了,我也不知道你以後還會給我帶來什麼麻煩。
小淫泯泯嘴唇:十八,這麼說好像我很沒有用是的,怎麼就會給你帶來麻煩呢?
我不說話,小淫撓撓頭:算了,不說這麼複雜的問題了,睡覺吧,明天是不是還有課?
我點頭,小淫站了起來:十八,你去小麥房間睡吧,早晨我叫你起床。
我接著點點頭:那小麥和亞瑟呢?
小淫笑:兩大男人,睡什麼地方還不行,你別管了,睡吧。
接下來的兩天,我都在校稿子,我發現校稿真的比寫信封累,寫信封累的是手腕,校稿累得是眼睛和腦袋,這兩天我都覺得自己快要傻了,看見什麼都好象是看稿子似的,而且我的眼神實在是很癡呆的那種,有好幾次,小淫都用手在我面前來回的晃悠:十八十八,看看這是幾?哎,不能為了那點兒錢把一輩子的心思都用上了,以後還有好幾十年的日子要用到腦袋的。
我懊惱的推開小淫的手:哎,你幹什麼?我就是剛開始沒有適應而已,別煩我。
小淫也有說要幫我校稿,但是我總是不能放心,我老是覺得這個東西要是不過自己的法眼看那麼兩下,好像自己挺失職的,我總覺得這個跟寫信封不一樣,要找錯別字,還要看看是不是語句通順,反正很麻煩。
許小壞沒有再找我的麻煩,但是看我的眼神中始終帶著恨意和幽怨,其實我知道自己占了大便宜,為什麼這麼說,如果沒有亞瑟和一幫兄弟罩著我,許小壞這麼狂妄的人還會這麼小心我,說不定早就找人修理我了,可能修理十次都有了,亞瑟上次和雙胞胎兄弟打架的事兒,學校裏很多人都知道了,許小壞當然不是傻瓜,當然了,我自己實在是沒有實力可言。
學校的澡票漲價後,最先抱怨的是小諾,說是明明之前兩塊錢一次,現在長到三塊錢了,小諾為此在我面前沒少嘮叨,人這種動物有時候很奇怪,可以胡亂花上幾百塊或者上千塊錢給自己買什麼都行,但是一聽到什麼醬油啊大蒜啊月票啊澡票啊漲價的,就受不了了,覺得自己吃了莫大的暴虧似的,小諾光是舊版的牛仔褲就買了好幾條,最便宜是兩百左右,最貴的是三百多,我怎麼都看不出她心疼錢來著,癮還特別的大,一條接著一條的買,一堆的錢,在我看來買的全是跟抹布似的舊東西,但是小諾會覺得值得,澡票漲了一塊錢,小諾就死活受不了了,隨著天氣的轉熱,小諾開始建議我,說是我們倆可以去熱水房打熱水,然後在熄燈之後摸黑兒的去水房倆人可以那麼沖澡,還不花錢,多劃算?我就沒有覺得有多劃算,天熱,就算一個星期洗3次澡,一個月不過12次,才能省36元,還不夠小諾買條舊版牛仔褲的褲腿呢,那個時候倒是不用擔心有人偷拍,但是深更半夜的關著水房的燈沖澡,像個什麼事兒?自己不害怕,還要擔心嚇到別人,偶爾再惹個感冒,虧大了。
我跟小諾掰持這個事兒的時候想到小麥和亞瑟說小淫晚上也是熄燈後跑到水房沖澡,不知道怎麼搞得,我就想起小淫那次在游泳池穿著游泳褲時候的身材了,然後我就會覺得自己很不正經,可能臉也紅了,小諾奇怪的看著我:十八,我只是建議去水房沖個澡而已,又不是脫你衣服,你臉紅什麼啊?
我踢了小諾一腳:可惡的丫頭,說什麼話這是?
小諾閃身躲過,笑:十八,你也太過分了吧,動不動就會臉紅,也沒有什麼值得這麼讓你感覺羞恥的事兒啊?
週六上午是小學生的家教,小學生開始不正心學習了,這個時候我也能理解,課程不緊,還沒有到考試時間,所以都不願意抓緊時間去學習,也難怪,小學生偷懶,我也開始偷懶,和小學生胡扯,所以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下午是初中女生的家教,我有些期待,我期待的是這個把我拒之千里之外的傢伙怎麼突然就開竅了?而且還讓我回來教她,我有所期待的是這個。
到了初中女生家之後,我還看見了一個男生,初中女生的名字叫小旋,小旋給我介紹那個男生說是她的表哥,名字叫許浩顏,那是我第一次見到許浩顏,他的年齡應該比我小,長得很文靜,帶著有藍色邊框的眼鏡,許浩顏朝我友好的伸出手,我也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手,但我看見許浩顏那雙手的時候,我愣住了,如果不是因為我先看許浩顏的臉,我會以為那是一雙女子的手,而且是保養的極好的手,皮膚光潔的無可挑剔,纖細柔軟沒有一丁點兒的瑕疵,我握起來的時候真正感覺到了一種叫做柔若無骨的感覺,我甚至不想鬆開手。
許浩顏朝我笑:我是來看看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人,可以讓我的表妹回心轉意準備好好學習英語了,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兒。
我尷尬的抽回手,小旋看了一眼許浩顏:表哥,你就別取笑我了。
許浩顏也笑:好,不取笑你,你好好學習吧,我回家了,下次你記得帶著鑰匙知道嗎?打死我,我都不會過來給你開門,哼。
說完許浩顏朝我笑了一下,告辭了,小旋單獨看我的時候不大好意思了,我也沒有去揭人家的短,裝作什麼不知道,拿了英語書給她補習,中間有好幾次,小旋都想跟我說什麼,但是沒有說出口,我也沒有問,對於這樣很倔強的孩子來說,除非她自己願意說,不然怎麼問都是白扯。
到我給小旋補習完後,她還是沒有說出什麼話,我要離開她家的時候小旋在我身後說了一句:對不起。
我心裏突然的就有了一種很不一樣的感覺,說實話,雖然當初她摔了錢給我,讓我滾蛋,但是我並沒有什麼理由或者過多的記恨她,天下間的事兒本來就是這樣,合則來不合則不來,但是小旋突然這麼說了一句對不起,我反而不習慣,我回頭看她,小旋低著頭不看我,我笑:沒有什麼了,我還指望你學好之後會給我發薪水呢,能麼?
小旋也笑了:能的。
從小旋家裏出來後,我心情大好,因為小旋的家距離學校很近,走路連十分鐘都不到,所以我沒有騎車,準備走回去,沒有走多遠,就看見小淫在前面來回的走著,看見我停下來,朝我走過來:十八,完事兒了麼?
我點頭:完事兒了,真是輕鬆啊。
我看著小淫:哎,小淫,你把手伸出來。
小淫奇怪的看著我,伸出手:十八,幹什麼?
我伸出自己的手握住小淫的手:不幹什麼,今天我發現了一個事實,太奇怪了,男人怎麼可以有一雙比女人還女人的手呢?你的手不行,太硬了。
小淫詫異的看著我:十八,到底什麼是什麼啊?你老是說半截子話。
我笑:沒什麼,初中女生小旋的表哥許浩顏今天也在,那個男生的手簡直太完美了,纖細修長,沒有一點兒地方是粗糙的,皮膚細膩光滑,最重要的是柔軟的像是沒有骨頭似的,簡直不敢想像,明明就是比女人還女人的手麼,哎,貨比貨得扔啊,我的手真是不能要了。握著他的手的時候,我簡直就是不想鬆開了。
小淫皺著眉頭碰了我一下:十八,醒醒,醒醒,你又做夢了你?真是,男人的一雙手至於你變成這副狀態麼?再好能怎麼好?
我甩開小淫的手哼:反正比你的手好,啊,那個男生長得真是文靜,應該問問他有沒有女朋友才對啊?對,下次問問,看起來還沖我溫和的笑,應該不討厭我了?
我有點兒自得其樂的看著小淫,小淫扁了扁嘴,忍著不說話,我接著自言自語:也是,雖然長得不是帥,但是關鍵是人家事兒少,男人長得過於帥了,麻煩也大,我是不是應該好好考慮下呢?
小淫推了我一下:哎,你不能這麼過分,哪有你這樣的?
小淫推我的時候用的力氣大了點兒,我被推的往前走了好幾步,我惱怒的瞪著小淫:臭小子,你給我過來,你之前還一堆女朋友呢,我嘴上過過幹癮也不成麼?你真是欠收拾了,哼,下次家教我非要問問許浩顏有沒有女朋友,我還要深入瞭解他,要是他是個好男人而且沒有一堆五光十色的過去,我就和他交往了,怎麼著吧?你以為我非你這個破樹吊死麼?
其實我就是在嘴上說說,許浩顏看著比我小至少兩三歲,我怎麼可能有其他想法呢?
小淫咬著嘴唇:十八,我好心等你,你又和我吵架。
我也瞪著小淫:是我想吵的麼?你幹嘛那麼推我?我是人,不是石頭,不是類似石頭似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