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讓我瘋吧
我抱著英語書進了自習教室,裏面沒有幾個人在,只有最後邊有一個男生,中間的位置有一個女生,在趴在桌子上睡覺,靠近窗邊的位置還有一個男生,戴著耳機好像在聽著什麼,我隨便的找了一個位置,靠著窗戶,可以看到外面,樹葉已經有了發綠的跡象,有的樹木已經長出了稀疏的葉子了,過些日子應該會長出茂密的樹葉來吧,然後天氣也會變熱了吧。
我呆呆的坐在座位上發呆,有點兒不知道幹什麼好,看著英語書的封面都快要看出三維動畫了,但是還是沒有翻開書本,甚至想不到要看什麼。我忿忿的喘了粗氣,小淫這個臭小子,攪得我一點兒也沒有心思了,啊…… 我簡直不要活了,真是受不了了,天啊,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我惱怒的用手掌拍了英語書幾下,想到還有別人在自習室裏面,我懊惱的把英語書打開,蓋在腦袋上,閉著眼睛想好好鎮定一下自己的情緒,可是眼睛裏面還有腦袋裏面統統都有小淫的影子,有小淫笑的樣子,有小淫露出酒窩的溫和表情,還有小淫用手指彈我腦袋說我笨的神情,真是要命,我這是,這是怎麼了?還要不要活了啊?我想我一定是瘋了。
我把英語書往頭上使勁兒的壓了兩下,我開始在心裏默念著:十八,你喜歡小意,不是小淫,十八,你喜歡的是小意,不是小淫……
我感覺有人好像拍我的肩膀,我沒有抬頭,胡亂的擺著手:哎,我很煩,別鬧,別惹火我。
但是那人好像還是特別不識趣,接著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忽地拿下蓋在腦袋上的英語書,直起身體,看看是哪個不長眼睛的人這會兒一個勁兒的煩著我,然後我就看見了小淫,這傢伙笑嘻嘻的坐在我旁邊的座位上,看著我笑。
我胡亂摸了摸頭髮:哎,你,你不是走了嗎?你怎麼又……
小淫把手指放在嘴邊:十八,小聲,這是自習室,我是走了,可是我要去哪兒呢?我也是蹺課了啊,只好等第二堂課時候再進去了,剛才看你進了這個自習室,我只好也跟著進來了,不然我能去哪兒?你怎麼看著好像很煩躁似的,為什麼煩惱啊?
我朝小淫翻了下白眼:我睡眠不夠,行了吧?哎,你呆著就呆著,別吵我,我煩著呢。
小淫泯了下嘴唇,小聲問:十八,你該不會是為我煩惱吧?
我哼:不是,我要看書了,不希望別人打擾我。
我死命的盯著英語書上的單詞,嘴裏一遍一遍的念著,我感覺到小淫好像在看我,我轉過身,朝著自習室窗外的位置,斜倚著書桌,心不在焉的看著英語書,心裏這個彆扭,不知道怎麼搞得,看著看著,我就那麼突然的困了,好像很想睡覺,我努力試圖不睡,可是斜靠著桌子的感覺真是很想睡覺,慢慢的我真的睡著了。
我是被綜合樓的鈴聲吵醒的,我迷瞪的睜開眼睛,鈴聲還接著響著,我伸了下胳膊,第一小節課終於下課,我轉過身,看見小淫還在翻看我的英語筆記,看見我看他,笑:十八,你醒了?
我用手捂著嘴打了個哈欠,把手裏的英語書合上,真要命,竟然被我睡覺時候把英語書給壓得折頁了,我無奈的合上書,從小淫手裏奪過我的英語筆記,準備去上課,小淫坐著不動,沒有正形兒的看著我笑:十八,你幹什麼?
我瞪了小淫一眼:當然是上課了,你沒有聽見鈴聲響了嗎?下課了,第一節課下課了。
小淫泯著嘴笑,看了我一眼:十八,你看看手錶啊,看看幾點了。
我看了一眼手錶,眼睛都快要直了,天,這不是第一節課下課,是第二節課下課的鈴聲,我氣惱的坐到椅子上:啊,你這個傢伙,你,你怎麼不叫醒我,天啊,我要氣死了……
小淫把我手上的英語書拿下來:十八,你也沒有讓我叫你啊,再說了,既然第一節課沒有上,那第二節課上不上已經不重要了,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的事兒,初中老師都說過了……
我搶過小淫手裏的英語書,拿書開始打小淫:你這個傢伙,我快要被你氣死了,你,啊,你怎麼不叫醒我啊?完了,完了,兩堂課都廢掉了。
小淫握住我的手腕:十八,十八,後面很多人看著呢。
我回頭,果然教室後面多了很多人,估計是我睡覺的時候有人來上自習的吧,已經有不少人捂著嘴在偷偷朝我和小淫的這邊兒笑了,天,我的糗可是出大了,哎呀,怎麼活啊,真是,我狼狽的拿起英語書和英語筆記,估計我的臉也紅了,推開小淫,我往自習室外面跑。
跑出自習室,我們系上課的教室裏面還在往外走著人,我想找找有沒有小諾,但是沒有看到,但是我看到了許小壞和夭夭正往外走,這會兒我絕對的相信中國人的那句老話:冤家路窄。就是說越是冤家就越是路窄了,不想碰到都不行,我在心裏哼了一下,不想搭理許小壞,準備直接走掉。
小淫從我旁邊站了過來:十八,你幹嗎走那麼急?你的筆都忘在桌子上了,給。
我抓過小淫手裏我拉下的筆,哼了一聲,往樓下走,小淫也緊跟在我身邊,和許小壞錯身的時候,我眼角看見許小壞朝小淫微笑:你好,還記得我麼?
我憋著氣,準備快速跑開,實在不想看到許小壞和小淫對話的場面,最關鍵的是我不想聽到他們說任何話語,我感覺自己的胳膊被拽住了,回頭,看見小淫盯著我的表情:十八,你別亂走。
小淫靠近我的身邊,朝許小壞點了一下頭,但是沒有說什麼,我看見亞瑟和小麥從樓上慢慢騰騰的下來了,但是沒有看見佐佐木,小麥和亞瑟好像在石頭剪子布,我從亞瑟揚揚得意的表情感覺亞瑟應該是贏了,小麥嘟著嘴一副很不買帳的樣子,亞瑟隨手在小麥腦袋上敲了一下,小麥縮回手摸著腦袋,臉上的表情好像很委屈。
我開始喊:亞瑟,哎,亞瑟。
我看見亞瑟抬頭張望了一下,然後才看到我,小麥已經朝我這個方向跑了過來,亞瑟不緊不慢的走著,小麥最先跳到我身邊笑:咦?十八,這個不是那天給小淫獻花的那個女生麼?
我甩了一下,小淫拽著我胳膊的手放開了,亞瑟皺著眉頭看了許小壞一眼,朝我說話:十八,你,你怎麼和小淫一塊兒了,你倆都蹺課了?
我嗤笑:這個,這個你要問小淫了。
我看見許小壞的臉色好像不大好看,小麥嘻皮笑臉的看著小淫:姐夫,你怎麼了?
我推了小麥一下:你叫錯人了,這個,怎麼著也是這個才夠格嗎!
我突然拽住亞瑟的胳膊,朝許小壞哼了一笑:哎,我怎麼可能跟你的眼光一樣啊,這樣的男生才行,知道不知道啊你?你隨便撬好了,你看看我會不會心疼哈,是不是亞瑟?
亞瑟驚訝的看著我:十八,十八,你沒事兒吧你。
我另一手在後面給了亞瑟一拳:走了,難道要耽誤別人卿卿我我麼?走,小麥,跟著。
小淫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十八,你真是,真是……
小淫沒有來得及說,我已經拽著亞瑟和小麥往樓梯口走了,我看見小淫有些怒氣衝衝的在後面跟著,出了綜合樓,我重重的吐了一口惡氣,鬆開拽著亞瑟胳膊的手,沒頭沒臉的朝小麥哼了兩下,嚇得小麥往後跳了一步:十八,你不吃人吧你?
亞瑟吊爾郎當的朝小淫笑:哎,小淫,你就讓十八出口惡氣好了,反正也不是真的,你總不能讓人家憋著麼?合著你風光的在臺上唱歌,還有美女給你獻花,十八心裏當然不高興了,換我我也不舒服啊。
小淫的嘴動了幾下,氣哼哼的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我不服氣的擋住亞瑟:哎,亞瑟,你也不要這麼說啊,說不定過了一段時間你也喜歡我,我也喜歡你了,這樣的事兒誰說得准啊?對不對?
亞瑟一愣:對啊,對,小淫之前也沒有喜歡你啊,說不定哪天我也失常了,有可能,絕對有可能,我不排除這個說法。
我點頭:就是。
小淫不知道怎麼搞得,很是氣憤的推了我一下:哎,十八,你夠了沒有?亞瑟的過去就比我清白麼?你說什麼你?
我開始以牙還牙:都說到那個時候我們失常了啊,好小子,你還敢跟我動手,你以為我不敢揍你是不是?
小麥傻笑的在旁邊看著:亞瑟,你聽聽,十八一定是瘋了,她瘋了,她竟然說要揍小淫,天啊,十八一定是真的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