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誰更好過
我走進洗手間,洗漱,洗手間裏面還彌漫著濃重的水汽,我知道小淫剛剛洗過澡,這裏面應該還有他的氣息,我靠在洗手池子旁邊沒有動,呼吸著彌漫著水汽的空氣,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好像小淫就在我的身邊,那種很親切的味道。
我覺得自己有些無恥了,轉身準備洗臉,看見鏡子裏面自己的臉竟然紅了,看來我不僅無恥還很無聊,真是的,胡思亂想什麼?我擰開水龍頭開始往自己臉上潑著涼水,好一會兒,心跳才平靜下來,用香皂洗了臉,往口裏直接擠了點兒牙膏,開始漱口。
洗漱完畢,進了客廳,看見小淫坐在電腦桌子旁邊,手裏拿著一張紙片,皺著眉頭,好像在想什麼,看見我出來,朝我招手:十八,你過來幫我看看。
我慢慢走過去,小淫把手裏的紙片遞給我:十八,你說我OK大賽初賽時候唱哪首歌好?
我看了一下紙片,上面都是張學友的歌曲,小淫靠我靠的太近了,我甚至能感覺到他呼出的氣息,我尷尬的別過頭,小淫又往前湊了一下,認真的看著紙片:十八,唱這個怎麼樣?一路上有你。
我慌亂的把紙片扔給小淫:你,你自己看吧,這個歌好麼?歌的名字就怪怪的。
小淫拽住我:哎,十八,你怎麼這麼健忘啊,這個歌還是你最先說好聽的來著,這會兒說怪怪的也是你,你是不是記憶力不好啊?說話,我明天晚上初賽,你來不來?
我看著小淫有點兒鐵青的臉部表情:初,初賽?也要去麼?要是你被淘汰了,我去看豈不是很殘忍?
小淫用手彈了我的腦袋一下:可惡的傢伙,有你這麼說話的麼?我都說我唱歌很有實力了,就算沒有實力,捧捧場總是可以的吧?
我小心的看著小淫:捧場?那,那你給錢麼?
小淫嗤笑了一下:真不知道你怎麼想的!我真想撞牆。
小淫雙手抱著腦袋好像很煩躁的樣子,眉頭皺的像是很犯愁似的,小淫歎了口氣:十八,你說我命多苦啊。
我詫異的看著小淫:你怎麼命苦了?不是活得好好的麼?
小淫愁眉苦臉的看著我:十八,我喜歡你,可是你又不喜歡我,你說我該怎麼辦?這樣吧,你給我個實底兒,是喜歡我還是不喜歡我,乾脆一些好不好?這樣的日子實在太難受了,反正話已經到了這個份兒上了,咱倆也別這麼裝著好像什麼事兒也沒發生似的,這樣實在是,實在是太難受了……
說完小淫咬著嘴唇看著我,我沒有想到小淫會這麼說,我和小淫的距離那麼近,小淫竟然這麼直白的跟我這樣說,我的心裏開始緊張的跳著,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好一會兒都沒有說出話。
小淫收回眼神,失望的搖搖頭:算了十八,看來你是不喜歡我了,這些話就當我沒有說過好了……
我著急的看著小淫:哎,我不是不喜歡你,而是……
話一出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我很是尷尬的別開眼神,這個後悔啊,自己這是怎麼了,不是說好就到此為止嗎?我說這個幹嗎?小淫轉頭盯著我:十八,你說什麼……
我匆忙的低下頭:這個,你當我沒有說,我還有事兒,先回去了。
我繞過小淫,直接就往門外走,還沒有走到門口,小淫橫在門前,擋住我:十八,你剛才說什麼?你說什麼了?
我吐了口氣,忿忿的瞪著小淫:我說過我什麼也沒有說,你這傢伙,讓開。
小淫緊張的盯著我:你剛才說你不是不喜歡我,就是說你也喜歡我了?後面你想說什麼?而是什麼,你說啊?
我無奈的抬起頭,悲哀的看著小淫:其實這個話說不說都一樣,如果不說可能還不至於太中傷人,說了未必是好事。
小淫看著我,提高了聲音:十八,我不管,你必須說,而是什麼?只有你說了我才知道我們之間的問題在哪兒,你說啊,你不說我怎麼知道?
我歎了口氣:元風說對了,我也開始懷疑自己有毛病了,元風昨晚和我一起喝酒的時候說過,我太執著於對小意的喜歡,可能因此會把自己陷進去,至於是什麼毛病我不知道,我想說的而是後面的話就是,小淫,我真的介意你的以前,想起來就會很難過,難過的要死,話到這個份兒上,大家都挑開說吧,昨晚我把亞瑟和佐佐木趕出小麥的房間,小麥的床上還有他們的體溫,我都什麼感覺沒有的睡了一夜,也想不到什麼,我自己也奇怪,想了好久之後我明白一個事實,我不介意他們的體溫是因為我不喜歡他們,之前我也睡過你的床,我也沒有介意過,但是現在不行,我介意的厲害,而且好像越來越厲害,很多時候我感覺自己都會發瘋,你明白麼?我太介意你的過去。
小淫呆呆的看著我:十八,難道就不能跳過去麼?
我苦笑:跳不過去,我的這裏始終記著,真是,我腦子一向不是很好使,偏偏這種無聊的事兒我就越是記得清楚。
我指指自己的腦袋。小淫靠在門上沒有動,看著我:十八,我都不知道告訴你實話到底是對的還是錯的了,之前沒有說出我喜歡你的事實,我就是很想確定你有沒有喜歡上我,等我確定你也喜歡我了,可是偏偏又是這樣。我希望你不介意,可是如果你不介意就代表你不喜歡我,可是我希望你喜歡我,可惜你喜歡我的時候又偏偏會去介意我的過去,十八,你告訴我怎麼辦?真的沒有出路麼?真是讓我難過。
我看著地面,沒有說話,默默的在心裏對小淫說:小淫,你以為我就不難過麼?我也希望自己不介意,可是不介意就是不喜歡,喜歡你的同時就開始很介意你的過去,我的難過並不比你輕,我越是喜歡你就越是介意你的過去,我的腦子裏面捆著雙重的難過,你知道麼?
小淫重重的吐了一口氣,盯著我:十八,我們試試交往好不好?說不定慢慢你會變得不介意那些事情,問題總要有解決的。
我搖頭:算了吧,我不確定自己有嘗試的勇氣,我怕我承受不了,我會想的更多。
小淫依然盯著我:你會想的更多?你都會想什麼?能告訴我麼?
我開始蔓延著不舒服的感覺:小淫,你不要逼我說,算了吧。
小淫生硬的口氣:不行,你說。
我有點兒氣惱:好,是你讓我說的,如果我說了,你別說我故意氣你,我真的會想很多,比如我會想,我要不要隨時應付你的擁抱,我會想你會不會象對別的女生那樣對我,看我這張普通的臉不多久就會厭倦,我會想你是不是也會象對別的女生那樣和我之間有親密行為,我都會想,易名只有一次吻方茵茵的事情已經讓我無法在把他放進自己的心裏了,何況我更不知道你吻過多少個女孩子了,有數麼……
小淫的臉變換著難看的顏色:十八,夠了……
我嗤笑:當然不夠,我還會去想,你會不會要求我和你一起過夜呢?這些我都會去想,可是越想我就越是會難過,知道麼?想到你和那麼多女生的那些親密行為,我真的很想一頭撞到牆上,而且還會渾身發抖……
小淫提高了聲音:十八,夠了,不要說了!我要你不要說了!
我苦笑:這下你明白我為什麼不說了吧,現在我說了,你會覺得我比你難過的輕麼?你會覺得只有你一個人難過麼?我有多難過,你能感覺到麼?從喜歡你開始,我就無時無刻不在想著這些無聊的事情,我覺得我都要快發瘋了,我還要在你面前裝著糊塗,裝著不知道你喜歡我,裝著自己也不喜歡你,現在你明白了吧,誰比誰會更好過一些?
小淫愣愣的看著我,我推開小淫,出了亞瑟的房子,往學校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