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向我攤牌
(A)

我重重的吐了一口氣,感覺自己有些窒息,好像呼吸對於我而言變得無比的艱難,我想我的臉色一定不好看,因為我聽見小淫問我:十八,你,你怎麼了?
我朝小淫搖頭,苦笑:小淫,你不要說,我真的怕我沒有那個承受力。
小淫咬著嘴唇,站到旁邊:十八,好,現在我不說,今晚八點我會在綜合樓頂層的樓梯上等著你,我給你時間讓你有承受力,這樣行了吧?
我還沒有說話,小淫轉身快步出了亞瑟的房子,匆匆的走了,只剩下我一個人,呆呆的立在原地沒有動,也不想動,原來很多東西都是那麼突然,突然的比夢還不現實,我頹然的甚至都有些站不住了,很累。
我收拾了自己的東西,慢慢騰騰的回到宿舍,房間裏面只有小丘一個人在,我看著小丘,有些疑惑:哎,你都不和易名約會麼?今天是週末啊?
小丘靦腆的笑了:十八,其實易名是很內向的人,他好像不大會表達什麼,我不想讓他為難。
我把手裏的東西扔到床上,在心裏嗤笑:易名內向?他吻方茵茵的時候怎麼不內向了?他和方茵茵在一起的時候有說有笑的,怎麼一點兒也不內向了?
但是這話我沒有跟小丘說,老人會說:寧拆一家廟,不拆一家婚。
看來,寧肯得罪佛祖也不能得罪正深陷情感之中的男人和女人了,小丘抱著她寶貝的日記本,不知道在寫著什麼。我不知道初戀在男生意味著什麼,或許僅僅就是第一次的戀愛而已,或許方茵茵並不是易名的初戀,那麼小丘就更排不上了,可是,是不是一旦第一次的戀愛有了,那麼之後的許多次對於男生而言是不是都是一樣,所以就像小淫,還會厚著臉皮說我不能問他什麼時候初戀要問他什麼時候早戀才成,那麼從小淫的早戀之後,是不是再次開始的每次和女生交往都變得無所謂,所以才會一點兒也不可惜的不斷的換著女朋友,我又是他想到的第幾個呢?
我開始固執的認為,小淫在每次戀情開始之前應該都會努力去準備,比如給女孩子買浪漫的玫瑰花,陪著女孩子跳舞,陪著女孩子在冰天雪地裏面堆著雪人,那麼我呢?我又算老幾?是他想起的第幾個人呢?我真的已經無法禁得起折騰了,在我的世界裏面,愛情比吃飯還要縹緲和不可靠,如果讓我在愛情和吃飯之間選擇,我會選擇吃飯,因為不吃飯我可能會餓死,但是沒有愛情我會還活著,即使活得無精打采。
我靠在床上,床邊掛著小淫的那件襯衫,像我一樣無精打采的,現在對我而言,我真的發現了一個事實,那就是全世界好像都和我不對付似的,這個時候我很想找個人打架,要麼被別人打也可以,房間裏面只有我和小丘,即使真的打起來,估計挨打的會是小丘。
隨著時間的過去,我心裏越發的不安,小諾晚飯時候從食堂裏面真的打回來了紅薯,而且是品質極端差的那種,我琢磨著小諾肯定是和哪個食堂大師傅結下樑子了,不然人家怎麼會把最難看的紅薯給她?
小諾看見我坐在床上發呆,坐到我身邊,沒有正經的笑:哎,十八,你怎麼了?沒有什麼精神似的,來,吃紅薯。
我哼了一聲:哎,你怎麼打這麼難看的紅薯?
小諾神秘兮兮的看著我:十八,你不懂,我奶奶常說歪瓜劣棗,知道麼?越是長得形狀不好看的東西越是好吃了,內裏優秀的很,不騙你,咱倆胸都夠小的,應該吃吃紅薯才行……
我瞪了小諾一樣,沒有說話,我認命了,小就小唄,能怎麼著,我就不信吃紅薯還能管用,我發呆的時候,小諾的手不老實的伸過來:十八,我比較下,看看咱倆誰的比較彪悍一些哈……
我嚇了一跳,往旁邊躲過去:哎,小諾,你是不是瘋了,你懂不懂漢語啊,你聽誰說這個,這個地方還能用彪悍這個詞兒……
小丘捂著嘴笑:十八,小諾,你倆真夠有意思的。
我隨手拿起小諾的一根紅薯:可惡的傢伙,你要是再敢胡說,我廢了你的紅薯。
許小壞穿著合體的裙子高傲的走了進來,斜著眼睛看了我一下沒有說話,小諾哼了一聲:哎,這個世上啊,有些東西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還不如我手裏這個紅薯。
我一點兒聽小諾說話的心思都沒有,我的眼睛看了一下手錶,已經七點多了,還有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怎麼辦,我怎麼跟小淫說?本來還是兄弟,這會兒全變了味兒了,到底怎麼了,小淫瘋了還是我瘋了,要不就是我們都瘋了。
我失神的時候,電話響了,小諾象彈簧一樣跳起來接了電話:十八,你的。
我吃了一驚,害怕是小淫的,有點兒不敢接,小諾用舌頭舔著嘴唇笑:十八,快接電話啊你,你男人來的。
我看見許小壞的眼神迅速的轉了過來,盯著我,我硬著頭皮接過電話,連說話的聲音都有點兒不穩定,電話裏不是小淫,是亞瑟,亞瑟有點兒著急:十八,你知不知道小淫去哪兒了,一下午到現在都沒有看見過,宿舍裏面也沒有,我呼他,也沒有回,你知不知道?
我支吾著:我怎麼會知道,我也沒有看見。
亞瑟不相信的問:真的沒有看見?
我哼了一聲:沒有,不過應該不會去哪兒,晚上總得回來吧?
亞瑟有點兒發怒:十八,你怎麼說話呢你?怎麼說你和小淫也不是沒有關係,你怎麼一點兒也不關心,你真是夠嗆,連點兒義氣都不講……
亞瑟一激,我一火:什麼叫不講義氣啊,小淫晚上約了我在學校……
話一說出口,我開始後悔,一會兒,亞瑟哦了一聲:這樣啊,十八,那我們就放心了,行了,你們好好聊聊吧。
亞瑟不等我說話就掛了電話,我有些沮喪,轉身,看見許小壞一副鄙夷的神色看著我,我火不打一處來,瞪著許小壞:哎,你看什麼看,沒有見過美女麼?好啊,你要是有本事,那你就去撬好了,你看我在不在乎!哼。
小諾愣愣的看著我:十八,十八,你好帥啊你,真是帥呆了你。
許小壞咬著嘴唇想說什麼,我沒有給她機會,轉身就出了宿舍門,雖然還沒有到時間,但是我想早點兒過去等著小淫,我不想晚去,那樣我會覺得自己很被動。
慢慢騰騰的走到綜合樓的時候,我開始心慌,不知道為什麼就是那種心突突的狂跳的那種,我已經很努力的想壓住心跳了,但是可惜,心跳好像不大想聽我的,我一層一層的拐著樓梯,一階一階的數著,這個時候我特別希望腳下的樓梯是無窮無盡的遙遠,好讓我怎麼走都走不到頭。

(B)

快到頂層的時候我下意識的看了一下手錶,七點半,還有三十分鐘,那就是說,我還有三十分鐘的時間想著怎麼承受小淫說出的話,三十分鐘而已。
我歎了口氣,準備拐過樓梯角,一些天前,我還在這個地方自己一個人流過眼淚,那次我發現我喜歡上小淫了,可是這次呢?
拐過拐角的時候,我愣住了,小淫已經來了,坐在樓梯上吸煙,腳下是撚滅的煙蒂,不少,他來的比我還早?
小淫看見我,慢慢的站了起來:十八,你,你來了。
這個時候,兩個人之間有說不出的尷尬和彆扭,好像怎麼站著坐著都不得勁兒似的,我覺得我從來沒有這麼彆扭過,小淫也似乎躲閃著我的眼神,用手拍了拍牛仔褲後面,小淫咬著嘴唇:十八,你,你過來坐,行嗎?
小淫往旁邊移了一下,讓開一段樓梯,我遲疑了一下,小心的坐下,小淫拿出煙,不知道怎麼搞得,小淫的手好像有些發抖,中間還有一支煙掉了出來,小淫都沒有看見,我伸手去揀的時候,小淫才看見,也伸手去揀,兩個人的手碰到一起,都慌亂的收回來,那支掉出來的煙安靜的躺在水泥臺階上,我看了小淫一下,小淫有點兒木然,我伸手再次去揀那支煙,小淫突然用手擋住我伸出的手,小聲說:十八,我來就好。
小淫點煙的時候還把打火機拿倒了,不安的看著我:十八,你要不要來一支?
我搖頭,幾分鐘之後小淫才恢復了平靜,吸了幾口煙,偶爾會用眼角撇我一下,但是會迅速躲開我的眼神,我也同樣的緊張,我在自己心裏罵自己真是沒有出息。
小淫吐了一口煙,轉頭看著我:十八,其實我很早就想,就想過了,我們……
我裝作沒有什麼表情的聽著,但是心裏緊張的要命。小淫接著吸煙:十八,記得之前我問過你麼?我問你對自己第一次喜歡的人是什麼感覺,你在游泳館說,對自己第一次喜歡的人也好,或者說第一次暗戀的人也好,是那種很純淨的感覺,會想著他好久,會很想見到他的笑,會很想知道他是不是也喜歡自己,會不自覺的怦然心動,有時候只是一次錯身,即使只是遠遠的看著,會很想去擁抱他,如果他也喜歡自己,而他的身邊也沒有別的女人的時候,會很認真的看著他的眼睛對他說,知道麼?從之前一直到現在,我真的很喜歡你……
小淫停頓了一下,慢慢的轉過頭看著我:十八,其實我也是這種感覺,會想著她好久,會很想知道她是不是也喜歡自己,會自覺不自覺的怦然心動,會很想上前擁抱她,會很想認真的看著她的眼睛對她說,知道麼?從之前到現在,我真的很喜歡你……
我的心跳有些控制不住,我避開小淫的眼神,看著水泥樓梯,沒有說話。
然後是沉默,不停的沉默,不停的沉默之後的沉默,空氣好像也僵住了,停躅了。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小淫轉頭看著我:十八,說真的,我們,我們混吧,好不好?要不相依為命也成。
這話在我聽來,沒有一丁點兒的創意,心裏反而酸酸的,我苦笑的看著小淫:我還是覺得自己混比較好,加一個人很累的,背負不起來。
我站起身,準備走,小淫的手拽住我的胳膊,我被拉著重新又坐下,小淫盯著我:十八,為什麼這麼說,為什麼要這麼說?你……
我開始頹然,小淫歎了口氣:十八,你聽不明白的我的話麼?那我告訴你,我會想著你好久,會很想知道你是不是也喜歡我,有時候看見你我會不自覺的怦然心動,就象之前你聽見過的我的心跳,我也會,也會很想擁抱你,很想看著你的眼睛認真的告訴,從之前,不,是從寒假開始後,一直到現在,我真的很喜歡你,你能明白吧?
我轉頭看著小淫苦笑:這樣的話,你一共對多少個女生說過?二十幾個女朋友的戀愛經歷,這樣的話應該說的已經很純熟了,還不錯。
小淫的呼吸在一瞬間變得很不正常:十八,你不要這樣,我知道,我沒有資格說你是我第一次喜歡的人,可是,可是我是認真的,認真的你懂麼?
我搖頭:你有過那麼多戀愛的經歷,有過那麼多女朋友的事實,我……
小淫把手裏燃著的煙扔到地上,用腳撚滅,盯著我:可是,那些重要麼?
我歎氣:重要,至少對我重要。
小淫呼的站起來:十八,我的人就那麼不重要是麼?
我也站起來:你的人對我也很重要,但是停在兄弟上,回去吧,快要熄燈了。
小淫猛地拽住我的胳膊,表情有些不正常:十八,你說了這麼多,有用麼?你就算否認我了,你能否認你也喜歡我的事實麼?你也喜歡我對不對?
我的頭開始大了起來,原來我太高估自己的智商了,我以為自己可以裝作和自己沒有關係,我有點兒結巴:我,我沒有……
小淫搖頭:十八,你以為我也是笨蛋麼?你以為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我開始惱火的瞪著小淫:哎,你放手。
小淫僵著表情:我不放。
兩個人僵持的時候,樓梯拐彎的地方傳來有人說話:哎,上面好像有人吵架,誰啊,上去看看吧。
我吃了一驚,小淫也意識到了,拽過我,往頂層樓梯的牆壁後面一躲,樓梯挨著的牆壁地方很窄,我和小淫靠的很近,我聞得見小淫身上的煙草味道,小淫的手臂拽著我的胳膊,我試圖甩開,小淫的手臂力氣很大,我沒有甩開,小淫轉頭看著我,用手在嘴唇上做了一個噓的手勢,我也不想被別人不明不白的發現,只好不出聲,我聽見樓梯處有人說:哎,你看這麼多煙頭,哪個混蛋這麼沒有公德心啊?把這裏當他家了?
小淫下意識的往裏靠了一下,碰到我的肩膀,我的另一側肩膀已經是一個無路可退的死角,我看見小淫的脖子轉向樓梯牆壁另一側,小淫的臉部線條鮮明的顯露出來,我靠著牆,心開始突突的跳著,為了讓自己冷靜下來,我閉上眼睛,開始慢慢的深呼吸,想以此來緩解自己的緊張,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甚至都不想睜開自己的眼睛了。
我感覺自己沒有再聽見樓梯那邊有什麼說話聲音了,才睜開眼睛,嚇了一跳,小淫正轉著頭怔怔的看著我,我有些尷尬:哎,他們走了麼?
小淫點了一下頭:走了,十八,我,我……
我甩開小淫的胳膊,感覺自己的臉好像變得跟一百度的熱水一樣熾熱,我匆匆的繞過牆壁,開始下樓,我聽見小淫在我後面說:十八,我真的很想抱你一下……
我連頭都不敢回的不停的下樓,這個時候我覺得這個綜合樓的樓梯簡直太他媽的長了,我好像怎麼下也走不完,我聽見小淫的另一句話:十八,你也喜歡我的,你不要說假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