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我喜歡他
(A)

下午,沒有什麼課,我跑到綜合樓的自習室,準備把這些天拉下的課程的筆記串一下,順便再寫點兒信封,信封這幾天就差不多該完工了,這個事實讓我比較欣慰。
我在綜合樓折騰了一下午,把一些小諾整理的有些稀裏糊塗的筆記重新又整理了一下,又寫了一百多封信封,累得手腕都有些疼,不過還是很臭美,覺得自己真是很有成就感,一直到食堂快要開飯了,我才準備從自習室走,我琢磨著晚上怎麼跟小淫說那件襯衫的事兒,我是鐵了心的不想賠了,把我賣了估計也夠戧。
走出自習室的時候外面的天朦朦黑了,但是四月份的天已經比冬天好很多,冬天這個時間的外面會黑的一塌糊塗,我下樓拐過樓梯口的時候,竟然看見了小淫,他正在朝綜合樓外面走,走的速度還挺快的,我本來想喊他一下,但是覺得諾大的綜合樓我要是喊上一嗓子,對別人會有不大好的影響,於是我加快了腳步,準備追上他,我下到一樓的時候,小淫已經出了綜合樓,我快到門口的時候正好撞見進來的佐佐木,佐佐木看見我就笑:喲,十八,小淫剛剛出去,你沒有看見麼?
我裝作沒事兒的看著佐佐木:是麼?我沒有看見,我剛剛下樓,你這會兒來這兒幹嗎?
佐佐木笑:接女朋友吃飯唄,你快出去吧,說不定還能追上小淫。
我哼了一聲:我幹嗎要追上他?走了。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我還是加快速度,往綜合樓外面走,回頭看佐佐木,佐佐木不懷好意的看著我笑,沒有說話,我心虛的放慢腳步。
出了綜合樓,校園裏面的路燈都打開了,還有綜合樓四邊的燈也都亮了起來,我開始四處找小淫,在綜合樓分成四個部分的樓梯上,我下到第二部分的時候,停住了,我看見小淫站在綜合樓側面的燈光中,小淫的背影距離我大概二三十米的距離,小淫的對面,站著一個女生,但不是那天在舞廳看見的女生,是另外一個我從來沒有見過的女生,好像在跟小淫說著什麼,那個女生笑的時候很文靜,我看不見小淫的表情,但是我能看見小淫好像在不停的點頭。
我往後退了兩步,看見那個女生伸著雙手比劃著什麼東西,還朝旁邊的方向指了一下,隨後我看見小淫更加頻繁的點頭,最後我看見小淫伸出手,握住那個女生的手用力的搖晃了幾下,站在小淫對面的那個女生好像不大好意思的笑了幾下,抽回手,笑著搖了搖頭。
我沒有什麼意識的慢慢退回綜合樓,有點兒有氣無力,怎麼老是讓我看見這樣的場面,我是不是真的做錯了什麼,老天老是懲罰我的眼睛?
我沒有什麼意識的一直順著綜合樓的樓梯往上走著,一層一層的往上拐著,一直走到綜合樓最高的樓層,一直走到沒有樓梯可走了,我頹然的坐在綜合樓最高層的樓梯,這個樓層沒有自習教室,所以沒有什麼人會上來。
坐在樓梯上沒有多長時間,我感覺自己的臉上有東西往下滑落,我詫異的伸手摸了摸,原來是眼淚,真的是淚水,我為什麼要哭?為什麼會哭?我是不是真的瘋了?是啊,這麼久,我都忘了一件事兒,我都忘記了小淫是個有女朋友的人了,這些我都忘了,原來我真的介意他,介意到一看見他和別的女生在一起我就會很難過,原來元風真的說對了,我不是不知道,只不過我不想知道自己的心情,或者說我是故意裝著自己不知道,這種忽好忽壞的心情,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可能真的算不清了,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自己一直這麼糊塗下去,或者一直這麼裝著糊塗繼續下去,可是能夠麼?
淚水順著我的眼睛不停的往下流著,儘管我跟自己說:不哭,不哭,不哭,幹嗎要哭?
可是還是不行,好像我真的很委屈,委屈的不得了,我用雙手捂著臉,淚水濕了雙手一片,還有我忍住的嗚咽,我真的覺得自己很委屈,而且委屈的不得了,原來我真的喜歡上了那個傢伙,怎麼辦,我喜歡上小淫了,我怎麼辦才好?
一直到晚上十點二十幾分,我都一直在想這個問題,綜合樓裏面學生上下樓的聲音已經沒有了,快要關門了,我真的應該回宿舍了,在站起身的一瞬間,腿和屁股都已經坐的很麻木了,我做了一個決定,我告訴自己:十八,停下來吧,在還沒有深陷其中的時候停下來吧,這樣對自己有好處,真的會有好處。
在做了這個決定之後,我收拾了自己的東西,拖著有些疲憊的身體出了綜合樓,往宿舍樓走,晚上十點多的夜晚還是有些涼,也可能是我的心情影響的,反正我不知道,我只是知道我抱著筆記和信封走著的時候,偶爾還是會時不時的發抖一下,我加快了腳步,女生宿舍樓已經快要熄燈了,校園裏面也沒有什麼人像我這樣形單影孤的走著了。
拐過女生樓前面的男生宿舍樓,我意外的看見小淫叼著煙,在女生宿舍樓下面走來走去的,還四處的看著,我吃了一驚,往後退了幾步,躲在男生宿舍樓的拐角裏面,沒有露面,我聽得見自己怦然的心跳,一下一下的。
過了一會兒,我看見小淫把煙扔到地上,走向旁邊的電話,但打了一會兒放下,然後又開始吸煙,小淫一邊吸煙一邊看著女生樓門口進進出出的人,時不時的還用手撓撓頭。一直到樓道阿姨出來,女生樓的大門也被打開了,這個時候,小淫才站起身,轉向一個方向,慢慢走了,一邊走的時候還是不斷的回頭看了幾次。
直到小淫完全走了,我才往宿舍樓跑,因為我看見樓道阿姨已經在準備鎖門了。走過小淫剛才吸煙的地方,我看見了一地的煙頭。樓道阿姨不滿意的看著我:這孩子,這個時候才回來,不知道幾點鎖門麼?
我支吾著:對不起,阿姨,我出綜合樓的時候發現有東西不見了,所以回去找了。
樓道阿姨哦了一聲:這樣,下次早點兒回來,女生太晚在外面不大安全。
我點點頭,進了宿舍樓,簡單幾層的樓梯對我來說似乎變得無比的遙遠還有艱難,在三樓拐角,照舊看見看著言情小說的嘟嘟,我湊過去,嘟嘟驚訝的看著我:十八,你怎麼了你?平時你都很反感我看這個啊。
我沒有說話,順手拿過嘟嘟手裏的言情小說,封面上人物是無比的唯美,女人像是天仙,男人個個玉樹臨風,內容簡介無非就是一個什麼多麼多麼有錢的男人看上一個灰姑娘,要不就是一個什麼什麼對女人失去感覺的男人或者說閱歷女人無數的男人鍾情一個最不屈服于自己的女人,我拿著小說朝嘟嘟晃著,嗤笑:哎,這個可能麼?
嘟嘟乾脆直接:不可能。
我哼了一聲:知道不可能你還看?
嘟嘟無所謂的拿過我手裏的書:因為不可能,所以才看看,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那種人呢?看看而已,十八,你知道人都是願意拿最不可能事兒來騙自己的物種麼?
我靠著牆壁,想著嘟嘟這幾句話,感覺還真是有些哲學家的味道,側著臉看著嘟嘟:哎,你現在還喜歡那個小淫麼?
嘟嘟把眼睛貼上小說:喜歡能怎麼樣,他也不喜歡我,暗戀是最不值錢的感情,十八,你喜歡小意,小意喜歡你麼?你暗戀人家那麼多年,切,能換多少錢?
我正要說什麼,身邊的門開了,我看見了蘇小月,蘇小月扁著嘴:哎,十八,你深更半夜的幹什麼啊?我還以為見了鬼了呢?
然後一飛的聲音在裏面響了起來:十八麼?進來坐吧。
我苦笑:算了,這個時候聊天對身邊的任何人都是一種打擾,改天吧。
我走的時候,蘇小月伸手拍了我的屁股一下,笑:十八,要常來哈,我想著你呢!

(B)

回到宿舍,我本來還在為自己回來晚了有可能影響到別人感到自責,可是推開宿舍門的時候,我愣住了,房間裏麵點著充電燈,桌子上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誰也沒有睡著,小丘是笑的最開心的一個,小諾看見我回來,開始唧唧喳喳:十八,你去哪兒了,有人電話找你了好幾次呢!真是,你最近怎麼這麼不正常啊你?
我放下手裏的東西:怎麼回事兒,你們怎麼還不睡覺啊?小丘幹麼那麼高興?
小諾朝我笑:十八,告訴你一個事兒,今天易名找小丘了,他倆哈,嗯?這個了,知道了麼?所以小丘心情大好了唄,所以請我們吃東西了!
我愣了一下:小諾,你是說小丘和易名,談戀愛了??
小諾得意洋洋的看著我:是啊,怎麼,你不相信?
我搖搖頭:不是,是不是太快了?
小諾哼了一聲:你以為全世界的人都跟你似的?
小丘來到我身邊,遞給我一塊好看的蛋糕,靦腆的笑:十八,這個給你吃。
我接過蛋糕,感覺心裏有點兒不是滋味兒,我就那麼跟易名一說,易名就有這麼快的速度了?易名喜歡小丘麼?喜歡麼?我有點兒後悔,我不知道我那天對易名說了這個事兒對小丘而言,到底是快樂多於別的什麼,還是別的什麼多於快樂。
我看見素素和紅梅圍著小丘不知道在說什麼,許小壞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高貴的很,畢竟方茵茵和許小壞是好朋友,所以許小壞這個樣子一點兒也不奇怪,不過方茵茵和易名分手有大部分的原因在方茵茵,所以許小壞也沒有什麼必要了。
我看著小丘開心的樣子,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這個時候電話響了,小諾巔巔的接了起來,剛說了一句話,小諾就把電話遞給我:十八,找你的,晚上找你好幾回了,你快接電話吧。
我把口裏的蛋糕咽下去,我估計是小淫,接過電話,果然是小淫。
小淫有些不滿意的口氣:十八,你今天去哪兒了,晚上我去自習室找過你,你們宿舍也說你沒有回來,亞瑟那兒你也沒有去,我一直在你宿舍樓下面等到女生樓關門你也沒有回來,你跑哪兒去了?
我焦急的在腦海中找著可以說上來的理由,找了半天我勉強找出一個理由:啊,是這樣,下午朱檀找我來著,所以我,我就去朱檀家了,吃過晚飯後又聊了很久,所以回來晚了。
小淫在電話那邊兒有點兒不相信的哼了一聲:真的假的?你最近說話我都不大相信你了,十八。
我說:真的,不信你去問朱檀。
小淫嗤笑了一下:十八,有一件事兒想跟你說,明天早晨吧,你早點兒去教室,現在很多人都要休息了,你也睡吧,哎,記得早晨洗漱的時候把頭髮用水好好修理一下,怎麼跟張飛似的。
放了電話,我松了口氣,小諾圍著小丘小聲說著什麼,我坐到床上,看著手裏的一小塊蛋糕發呆,怎麼辦?不想喜歡一個人最好的辦法是什麼?那就是慢慢的慢慢忘記他是麼?慢慢的不著痕跡的忘記那個人是麼?那我以後就要慢慢的忘記小淫麼?可是我真的已經習慣了他在我身邊的感覺,習慣了他笑的時候那種感覺,習慣了他會說我笨,習慣了他給我送早餐,習慣了他做菜的味道,這些都是那麼容易忘記的麼?可是如果不想法慢慢忘記,我們之間能怎麼樣?我都忘記了小淫已經有女朋友的事實了,即便小淫沒有女朋友,小淫會喜歡我麼?即便小淫會喜歡我,那麼我們之間就能輕鬆相處麼?那我會是小淫的第多少個女朋友?那麼是不是也要象他之前的那些女朋友一樣陪著他在外面過夜?是不是就要在小淫常說的那句話:看一個人時間長了會夠的。這樣一句話之後過了多少時間自動消失,然後努力懷著一種看得開的心情淡淡的看著小淫找我之後的女朋友?要不就是象之前在舞廳遇見的那個女生一樣,努力的糾纏努力的不放手?我有那樣的本事麼?
我看著手裏的蛋糕,一點兒也沒有食欲,就這樣吧,在自己完全沉迷之前結束吧,結束了,自己就再也不用為這些事情感到傷痛了,我們根本就不是一條路上的人,從開始的時候的不是,到現在不是,將來也不是,我歎了口氣,把蛋糕放到旁邊的桌子上,和衣倒在床上,看著上鋪的床板發呆,床裏側的一排書上面放著小淫的呼機號碼,我拿過呼機號碼,把紙折成小片,然後撕掉了,順手扔到旁邊的紙簍子裏面,小丘和小諾還有素素正在興致很高的談著什麼,許小壞已經睡覺了,我閉上眼睛,準備也睡下。
第二天早晨,在二教上課,二教是個破舊的樓,據說是解放時期建造的樓房,小淫真的又跑去給我送早餐,一袋牛奶還有一袋小點心,接過這些東西的時候,我有些默然,我很想告訴小淫讓他以後不要再給我送早餐了,可是這話我說不出口。
小淫懶散的靠在破舊的樓梯扶手上,看著我笑:哎,十八,你今天看著還不錯,至少頭髮沒有象鳥窩一樣亂。
我把早餐吃完,低著頭沒有說話,雖然我很想問小淫昨天和他一起在樓下說話的那個女生是誰,但是我還是沒有問出口,只是看著點心的包裝發呆。
小淫突然笑了一下:十八,你最近好像變得和之前不大一樣了,你自己有沒有發現?
我有點兒心虛的看著小淫:我?我沒有啊。
小淫慢慢走到我面前,只是笑:不承認是不是?哼哼,你是笨蛋我可不是笨蛋,今天上午什麼課?
我避開小淫的眼神:是管理寫作。
小淫嗤笑了一下:十八,要不你跟著我蹺課吧,管理寫作有什麼可以上的?不用老師教也會的課程。
我茫然的看著小淫:蹺課?幹什麼?
小淫神秘兮兮的看著我:幹什麼都好啊,總比這麼聽課好吧,一點兒創意都沒有。
我的心裏慢慢有些不自在,盯著小淫:那你之前是不是經常會領著別的女生蹺課,所以你對蹺課都上癮了?
小淫愣了一下:十八,你為什麼總要提起我的過去呢?提起來你也不開心,可不可以不提?好不好?
我把手裏的點心袋子握成團,走到旁邊的垃圾筒旁邊,扔進去。快要上課了,來來去去的學生越來越多,我轉身,看見易名從樓梯口轉過來,易名看見我,又把目光轉向小淫,朝我點了個頭,想笑,但是笑的不標準。
我看著易名的背影搖頭,小淫湊到我身邊:十八,你搖什麼頭?
我嗤笑:就因為我一句話,我告訴易名小丘喜歡他,然後他們就那麼快速的談上了戀愛,哎,小淫,你說我是做對了還是做錯了?
小淫眼神複雜的看著我:十八,你是不是因為易名又和別人好上了,所以你心裏很不舒服,你還喜歡他?
我沒有說話,喜歡易名是最初的心悸,但是現在能存有的是好感,不再有心悸了,那種突然就會有的怦然心動。而我身邊的這個傢伙是讓我怦然心動的物件,他知道麼?
我撓撓頭發,有些焦慮的看著小淫:哎,你那件襯衫,我真是賠不起,怎麼辦?我真是很過意不去,可是我真的賠不起,你幹嗎穿那麼好的襯衫,你只不過是個學生!
小淫咬著嘴唇笑:沒有辦法了,湊合著穿吧,十八,你要是真的誠心想賠襯衫給我的話,可以轉化成別的途徑啊。
我皺著眉頭:什麼途徑?我不會做飯也不會別的什麼,窮的就剩下一條命了,你看著辦吧,只要不宰了我就成。
小淫忍著笑,把手搭在我肩膀上:好,果然是兄弟,夠爽快,那你蹺課一上午吧,陪我做點兒別的事兒,好不好?
說完小淫拽著我的胳膊就往樓下走,我往後縮著身體:不行啊,要上課啊……
小淫執意是要我蹺課了,所以一點兒也不放鬆的拖著我往樓下走,馬上就要到樓梯拐角了,這個時候因為馬上要上課了,所以有好幾個人一起從樓梯拐角拐出來,我就看見其中一個人是丁豆豆,丁豆豆他們跑的速度也很快,直接從後面撞了小淫一下,小淫本來正在很費力的拽著我往樓梯拐角走,被三四個男生一撞,反彈力到了我這邊兒,小淫砰的一下和我撞到了一起,因為小淫是背對著那幾個人,我又在使勁兒往後拽,所以小淫等於在兩重力量作用下撞到我,慌亂中我感覺到小淫的另一隻手抱住了我的肩膀,我聽見了小淫快快的心跳。
我感覺自己的額頭一疼,估計是撞到了小淫的下巴上,我騰出一隻手摸額頭,抬頭看小淫:哎,你這傢伙,看看,看看,出狀況了吧?
小淫正在低著頭看著我,有點兒發怔:十八,我們……
我推開小淫:不鬧了,要不先欠賬,以後我賺了錢賠你吧,現在肯定是賠不起。
馬上要上課了,我瞪了小淫一眼,轉身往教室走,走進教室,小諾朝我招招手:十八,這邊,這邊。
我看見小丘和易名已經坐在一起上課了,哼,發展這麼快?我正準備坐下的時候,我竟然意外的發現小淫跟著我進來了,我吃驚的看著小淫:哎,你瘋了,這又不是你們系的課。
小淫嘿嘿笑:反正我也沒有課,怎麼?聽聽這個課不行嗎?
我黑著臉坐下,小諾在我旁邊伸出腦袋看著小淫,沒有正形兒的看著小淫笑:哎,帥哥,你是不是看上我們十八了?
我給了小諾一拳:你也發瘋麼?
小諾扁著嘴不樂意的看著我:十八,這是明擺著的事兒啊,陪著吃早餐,陪著上課就是情侶關係呀。
因為有小諾在身邊,我覺得自己的膽子也大了,我生硬的看著小淫,用很野蠻的口氣說:哎,小淫,你老實說,你是不是看上我了?是不是,快說。
小淫本來還是嘻皮笑臉的看著我笑,聽我這麼質問他,嚇了一跳:十八,你說什麼啊你?哎,別誤會啊,我就是上午沒事兒,還有你搞壞了我的襯衫,所以我總不能不看著你吧?你要是賴帳怎麼辦?
我哼了一聲,看著小諾:看見了吧,根本就不是你說的那麼回事兒。
小諾吐著舌頭:切,沒有勁兒,還以為你十八賺了呢,終於有個帥哥的人喜歡你了。
許小壞從前排回過幾次頭,都在看著小淫,小淫還很無恥的小聲對我說:十八,你看,我就這麼一來,你們系最漂亮的女生都回頭看我好幾眼了,你不得不服氣吧?
我還沒有說話,小諾橫過一句話:哼,男人都不是好東西,一看就是天生一對狗男女。
我噗哧一笑,覺得小諾這會兒可愛極了,小淫板著臉看著小諾:哎,小丫頭怎麼說話呢?什麼叫狗男女啊,那是指勾搭在一起的人,我這麼純潔的人怎麼會是呢?
我看小淫越說越沒有譜兒,拿手裏的書狠狠的敲了小淫的腦袋一下:你老實點兒,說什麼呢?閉嘴。
小淫側著臉朝我笑:哎,十八,不知道為什麼,我可想看你這會兒生氣的樣子了,很有成就感,哎,你幹什麼,動手就動手,幹什麼還帶動腳的,可惡。
我用腳在桌子底下狠狠的踢了小淫的腿一下,小諾疑惑的看著我:十八,你倆咋那麼像在打情罵俏啊?你倆到底是什麼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