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心跳崩潰
小淫一邊幫著我寫信封一邊試探性的看著我:十八,星期一晚上,你要不要去跳舞?要不我教你?我還行,其實就是一個樂子,也沒有什麼別的啊,你那天就是緊張,跳舞其實和走路沒有什麼區別,簡單的很。
我哼了一聲:簡單?簡單我還是學不會,那還是不簡單,再說了,我學跳舞有什麼用?本來是為了討好元風,哎,天不隨人願,我有什麼辦法?算了,我還不學了,哼。
小淫笑笑:十八,不是說了麼,就是娛樂而已,我可以教你,也不收錢。
我翻著手裏的信封,撇了小淫一眼:不用,你留著教別人吧,對啊,佐佐木不是說上次那個女生找你了麼?你星期一晚上和她跳吧,她漂亮你帥氣,你倆肯定會出彩的。
說著說著我自己心裏還有點兒不是滋味的感覺,小淫翻著信封,似笑非笑的看著我:哎,十八,你是不是特想我趕快找個女朋友什麼的?
我寫著信封:是啊,那是你的事兒,不用我操心,快點兒寫吧你,我希望這個星期寫完了這些,再拖下去會沒有效率可言。
小淫笑了兩下,沒有再說話。
這個晚上,我和小淫沒有睡覺,兩個人寫的信封加在一起接近一千張了,這個數字實在讓我驚喜,但是我的手腕也真的堅持不住了,酸疼的厲害,而且拿著筆的時候還會哆嗦,甚至直接掉下去,小淫的手腕也不會比我好多少,但是抖動的程度好像要小一些。
淩晨五點多的時候,小淫皺著眉看著我:十八,休息一會兒吧,上吊還得多喘口氣呢。還有一天時間,睡會兒吧。
我困的不行了,看小淫的腦袋都有好幾個,我正要趴倒在電腦桌子上睡,小淫一把拽住我:十八,別在這兒睡,去房間吧。
我真的是困的連走一步都不願意動彈了,小淫拽我胳膊的時候,我真是不願意動彈,我聽見小淫用很輕的聲音說:十八,快起來,去小麥房間睡,這樣睡著很不舒服,恩?快點兒。
小淫的聲音在我聽來,在我快要進入夢想的意識中聽來,是如此的柔和動聽,我好希望能有這樣的聲音出現在我的夢裏,我靠著電腦桌子,迷瞪著眼睛看著小淫,小淫的眼睛也有些睜不開,小淫的手拽著我的手臂,臉上是安靜的笑意。
我無意識的看著小淫:小淫,你的聲音真好聽,唱歌比賽你會得第一的。
小淫用手敲了我的腦袋一下,笑:十八,困的迷糊了?這個時候還說胡話?
我拿開小淫的手,努力睜開眼睛看著小淫,一本正經的說:不是啊,我沒有說胡話,你的聲音真的好聽啊,象那種,那種什麼來著?
我想不起來似的看著小淫,有點兒發楞,小淫咬著嘴唇看著我:十八,你這樣說,我很不習慣,真的。
我嗤笑:說你好,你還不習慣?
小淫用手臂拄著電腦桌,有點兒不自然的看著我:因為你從來不會說我好,所以,所以我真的不習慣。
我同情的看著小淫:真是可憐,那我以後多說點兒你的好處唄,這很容易啊。
我慢慢趴在電腦桌子上,有點兒意識渙散,所以說的話也開始沒譜兒了,我說:哎,小淫,說實話,我長這麼大,還沒有和哪個男生關係好,和女生老是處不好,很多女生都看我不順眼,我呢也看著她們不順眼了,還好,上了大學,能遇見你們,能遇見亞瑟,小麥,你,還有佐佐木、肖揚、大雄……真的,我從來沒有想到我會突然之間有這麼多朋友,我以為我會一直都沒有什麼人願意搭理我。
我的眼睛有點兒睜不開了,快眯成一條縫了,小淫慢慢也趴倒電腦桌上,笑:感覺一下就有很多快樂了吧?你認識亞瑟的時候我還不認識你,後來認識你了,還覺得怪怪的。
我把頭轉向小淫:為什麼怪?
小淫用下巴磕著手臂,笑:因為覺得你有點兒不男不女啊。
我覺得自己快要睡著了,我打了個哈欠:那現在呢?還是不男不女麼?
小淫挑著嘴角笑:現在啊,現在,感覺你是一個腦子不聰明而且很不聰明甚至經常犯傻的女生。
我用胳膊肘撞了小淫一下:切,說點兒好的你會損失什麼?真是,不夠義氣。
小淫側著臉兒看我,笑:十八,我挺喜歡你的性格的,很簡單,簡單到比1+1還簡單。
我閉上眼睛,聽著小淫在我身邊輕輕說著什麼,我的意識已經聽不清小淫說什麼了,只能記得那個聲音真的很好聽,能讓我安心的睡著。
早晨醒來的時候,我發現我和小淫都趴在電腦桌上睡著了,我的肩膀靠著小淫的肩膀,兩個人各占了一半電腦桌子,我的半邊肩膀已經麻木了,小淫睡得比我還沉,我看看手錶,已經是上午八點了,我慢慢站起來,怕把小淫吵醒了,這個傢伙跟我一起寫信封,真是跟老苦力似的。
我起身去了洗手間,洗了臉,出來的時候,小淫已經醒了,迷糊的看著我:十八,你什麼時候醒了?
我有點兒哈欠連天:也是剛醒,你回房間睡一會兒吧,我也困,才不過睡了不到三個小時。
小淫伸伸懶腰,笑:可是我覺得睡得還好,呵呵,你睡著的時候還咕噥著什麼我都沒有聽清楚,像一隻犯糊塗的貓。
我和小淫各自回房間又睡了一會兒,直到中午,亞瑟回來,才起來吃了些東西。
星期天,抄寫信封的數量成績也不錯,總共剩下的信封也不過是六七百張了,這個成績讓我有點兒欣喜若狂,小淫也挺高興,為了慶祝這個成績,我和小淫決定讓手腕暫時休息一下,為了表示感謝小淫的幫助,我很大方的請小淫吃了兩份的牛肉炒飯。
星期一,上了一天的課,下午下課的時候,我很奇怪,因為佐佐木在教室門口等我,我不知道佐佐木找我有什麼事兒,佐佐木笑:十八,晚上一起去舞廳玩嗎?大家都去,少了你挺沒有意思的,平時都一起,這會兒你就單飛了?
我苦笑:單飛?我也得有那個本事啊!我去了也沒有什麼意思。
佐佐木拽著我:那,跟你說,這會兒我們直接去亞瑟房子那兒,小麥的爺爺今天來看他了,給他帶了很多好吃的,小麥也比較惦記著你,所以托我過來找你,你不會不去吧。
我狐疑的看著佐佐木:小麥讓你來找我?真的假的?小淫呢?亞瑟呢?
佐佐木擺出一副對天發誓的樣子:當然是真的,亞瑟找女生約會了,晚上才能回來,小淫本來要來找你的,但是有遊說你的嫌疑啊,所以只好我來了,我對天發誓,我以我忠厚老實的人格發誓,如果我要是說謊話,就,就讓小淫一個月不能吃牛肉,怎麼樣?
我有點兒哭笑不得:哎,發誓,跟小淫有什麼關係?
佐佐木一本正經的看著我:有關係啊,我倆是苦樂同當啊,走了,十八,真磨嘰你。
佐佐木拽著我拐過樓梯的時候,我聽見易名喊我的聲音,我剛想回頭,佐佐木哼:十八,你裝作聽不見就好了,聽不見哈……
說完佐佐木就拖著我快速朝樓下跑,我沒法回頭,只好硬著頭皮跟著佐佐木一起往校外走。
到了亞瑟的房子,小淫、小麥還有陸風和平K都在,小麥的爺爺還真是來看他了,也帶來了一些好吃的東西,佐佐木沒有說謊,小淫好幾次看著我都有點兒欲言又止的樣子,我也沒有問。
大家吃了一堆東西,晚上七點的時候,亞瑟晃悠回來了,還很油頭粉面的樣子,亞瑟換了衣服,帶著我們一起去學校的舞廳,我心裏很不安,害怕自己再次闖什麼禍,小淫跟在我身邊笑:十八,你幹什麼,好像很無奈的樣子,大家一堆人呢!
平K看著我哼:十八,這次打死我,我也不和你跳舞了。
佐佐木推了平K一下:用得著你麼?
到了舞廳二層,我看見了那天看見的很多人,還有那個一直朝小淫微笑的那個漂亮女生,那個女孩子看見小淫,特意朝我們的方向擺擺手,還很甜的笑了一下,我側臉看小淫,小淫沒有什麼表情的看著前面,我在心裏哼了一下:切,還裝?看你還能裝到什麼時候!
我站到大廳邊上的時候,看見了元風,楠楠也在,正笑著跟元風說著什麼,元風不停的點頭,中間還轉身朝楠楠笑了一下,眼神中很疼愛的那種表情,我看得心裏有些酸酸的感覺。我發楞的時候感覺有人碰我,轉頭看見小淫笑:十八,怎麼了?受刺激了?
我沒有搭理小淫,抬頭的時候看見之前朝小淫笑的那個女孩子朝我們的方向擠過來,很禮貌很有風度的朝身邊的說:謝謝,借過一下,謝謝。
那個女孩子穿的也很好,得體,漂亮,我低著頭看看自己一身的不協調,有點兒犯傻和自卑,小淫轉頭看著我:十八,你又怎麼了?
我哼了一聲:沒有,你看啊,那邊,你的相好的來了。
小淫轉頭看我說的那個方向,我悄悄的退後,不想攪入這樣的局面,我退到小麥身邊,聽見亞瑟對小麥說:小麥,今晚我不跟你跳舞了,你一個人看著吧,這種活動不適合你。
亞瑟看見我,吊爾郎當笑:十八,你又來準備踩誰的腳了。
我尷尬的瞪了亞瑟一眼,沒有說話,眼角看向小淫的方向,我在想,小淫轉頭看不見我的時候會不會找我,我覺得自己的心態很不好。
那個女生朝小淫擠過去,但還沒有到小淫的身邊,小淫轉頭朝我剛才的位置看,沒有看見我,我真的看見小淫轉了兩下頭,好像在找我,我把眼神轉向小麥的方向,故意裝作沒有看見小淫,過了一會兒,我感覺有人拍了我的肩膀一下,是小淫,小淫奇怪的看著我:十八,就一會兒你就換地方了?真是,也不怕迷路了。
我故作輕鬆的看著舞廳的中央,淡淡的說:君子有成人之美啊,我可不想被別人罵我不識趣。
小淫的眼神盯著我:十八,你最近說話怎麼一直這麼怪啊……
小淫正說著,剛才那個女孩子到底還是過來了,她笑起來的時候很好看,眼睛像是月亮,眼睫毛很長,我有點兒自慚形穢,每次看見漂亮女生我的心態都會自慚形穢,那個女生朝小淫笑:哎,你怎麼一直也沒有再來跳舞啊,我找你好幾回了。剛才幹嗎裝著看不見我啊?
我把頭轉向旁邊,看見佐佐木笑嘻嘻的表情,小淫往我身邊靠了靠:沒有啊,我不大喜歡跳舞,幹嗎要來?
那個女生說:哼,你跟我說你不大喜歡跳舞?我的舞是跟誰學的?還不是跟你?大一的時候,你不是很喜歡跳舞麼?是你說教我跳舞的,我才學的,現在不承認了?
我覺得自己耳朵應該剁掉,我實在不願意聽見別人在我身邊調情似的那樣親昵,我看著小麥笑:哎,咱倆過去旁邊的桌子上打檯球吧,反正亞瑟也不跟你跳舞,誰輸了誰請吃霜淇淋好不好?
小麥來了興趣:好啊,我也正愁著沒有什麼可玩的呢。十八,你輸定了,我爺爺除了早早教我1+1之外就是教我檯球了,你等著給我買霜淇淋吧你……
我轉身就要跟著小麥走,小淫突然抓住我的胳膊,我回頭,看見小淫皺著很緊的眉頭,好像有些不高興:十八,你又去哪兒?不能好好的在這兒呆著麼?
小淫的聲音驚到了亞瑟,亞瑟轉頭看了小淫一眼,抱著胳膊沒有說話,接著看著對面的一個女生,小淫旁邊的女孩子笑嘻嘻的看著我:小淫,她就是十八啊,女生樓都知道有個十八,你們認識?
小淫嗯了一聲,沒有說話,小麥不樂意的看著小淫:小淫,你放開,十八和我一起打檯球,也不耽誤你泡妞。
那個女孩子噗哧一笑:小淫,你身邊的朋友真可愛,小孩子也知道泡妞了?
小淫不大自然的笑了一下,沒有說話,但是抓著我的胳膊的手一直沒有鬆開,而是抓的很緊。
這個時候,舞廳裏面的燈被熄滅了,那種舞廳獨有的燈光一閃一閃的打開了,像是霓虹一樣耀眼,小麥靠著我的肩膀:十八,你看啊,很有氣氛,一會兒咱倆跳舞吧,我穿著運動鞋了,而且是那種很結實的,不怕踩……
不知道什麼時候,小淫緊緊抓著我的胳膊的手用力握住了我的右手,我使勁兒的往下甩了幾下,但是沒有甩開,我緊張的開始發慌,我覺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來了,我很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竟然在發抖,手心開始出汗,我側著臉怒目而視的看著小淫,小淫好想根本不知道我存在似的看著別處,只是他的手根本不放開,我的心也一下接著一下的跳著,我覺得我要是說話的話肯定會結巴,而且會結巴的厲害。
這個時候,已經有男生開始請女生跳舞了,我看見元風優雅的朝楠楠做了一個手勢,楠楠笑著把手伸向元風,小麥眯著眼睛看著前面,在我耳邊嘟念:十八,我看看亞瑟請了哪個跳舞了?
我的左手趁著這個時候,開始用力掰小淫握著我的右手的手,我聽見剛才那個女孩子說:小淫,我們跳舞吧。
小淫握著我的右手的手加大了力氣,那個女孩子好像晃了晃小淫的胳膊,因為我感覺到小淫的身體動了幾下,小淫轉頭要跟那個女生說話的時候,我好容易才掙脫小淫的手,劇烈的心跳慢了下來,因為舞廳裏的霓虹燈一閃一閃的,我有點兒蒙登轉向,剛才被小淫這麼一折騰,就更暈菜了,轉身就走,也分不出什麼方向,就撞到一個人身上。
我抬頭剛想說對不起,在燈光的明滅中,我看見了佐佐木的臉,佐佐木笑:十八,你又想溜了?中國人說從什麼地方摔倒就要從什麼地方爬起來,是不是,所以你還是好好學學啊,小淫教你肯定你會學會的,小淫,小淫,你磨蹭什麼呢?十八要臨陣脫逃了!
我尷尬無比的瞪著佐佐木,看見小淫轉身過來了,旁邊那個女生也狐疑的跟著過來了,佐佐木推了我一下:十八,你就好好學學吧,真是,除了英語數學你還會什麼啊你?
我一個踉蹌,撞到前面小淫的身上,小淫扶住我,我看不清楚小淫的臉,但是能聽見他的聲音:十八,我們跳舞吧,我教你。
說完小淫朝旁邊那個女生說:對不起,我今晚已經說好和十八一起跳舞了,你找別人看看,對不起。
佐佐木推推搡搡的把我和小淫往舞廳中間推,穿過人群的時候,我看見了亞瑟,亞瑟沒有請誰跳舞,只是站在旁邊,看見我和小淫,也許是我太多心,我看見亞瑟的嘴角不經意的笑了一下,平K起哄的朝小淫喊:小淫,小心你的鞋,十八絕對不是省油的燈。
在佐佐木的推搡下,我和小淫進入跳舞的人群中,我低著頭,不知道應該幹什麼,我甚至不敢抬頭,我低聲說:那個,我不會跳。
我聽見小淫溫和的聲音:十八,我教你,很容易的,真的。
小淫的一隻手拿起我的左胳膊輕輕的搭在到他的右肩上:十八,這只手就要這麼放著,另一隻手放到我的左手掌上,我移動哪只腳你就跟著移動就行,嗯?
我咽了咽口水,覺得口渴的要命,小淫的右手輕輕搭在我腰間的時候,我身體不自覺的一抖,我艱難的站著,不敢抬頭:小淫,我覺很怪,我還是不要學了。
小淫輕輕的笑了:十八,很簡單,你不要緊張,你抬頭,自然的看著前方,跟著音樂走步子就好……
因為在跳舞的人群中,只有我和小淫一直沒有動,身邊的別人都在動,小淫說話的時候,不知道誰在我身後轉圈,撞了我一下,我又撞到小淫身上,十分尷尬,感覺自己的心砰砰的跳著,像是一隻抓狂的兔子,我感覺到自己的手心又在出汗,小淫輕輕的笑:十八,你幹嗎那麼緊張,第一天學跳舞的時候你也這麼緊張麼?來,跟著我的步子,往前移動,慢慢的移動。
小淫往後移動一步,我有些不自在,身體的慣性也跟著往前走了一步,這個時候我真的覺得有些天旋地轉,我覺得我不是在學跳舞,我覺得是在發瘋,我不敢抬頭,我的眼神能看見小淫的下巴,我很被動的在小淫的帶領下前後左右的移動著腳步,直到我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慌到不行,我真的再也堅持不下去了。
我停下腳步,儘量用平靜的聲音說話:我不跳了,我真的不跳了,要跳你找別人吧,我真的不想跳了……
我要抽回自己手的時候,小淫的手握緊了我的手,我抽了幾下沒有成功,我聽見小淫的聲音,有些異常的聲音,小淫說:十八,你怎麼了?
我只是說:我不跳了,我不喜歡跳舞也不想跳舞。
小淫說:十八,你告訴我,你為什麼這麼緊張?你怎麼了?你的心跳的很厲害是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