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 吃巧克力
本來中午的時候,我很想呼小淫一下,後來在樓下超市買紅棗和紅糖的時候想,這兩天就快要獻血了,我覺得自己這個時候找小淫幫忙實在不怎麼樣,怎麼著也要讓他勞累吧,於是我沒有呼他,就是晚上很想抽煙的時候,也忍著沒有呼他。
小諾看著我翻來覆去的樣子笑:十八,你怎麼了?是害了相思還是得了皮膚病?
我瞪了小諾一樣,小丘在桌子前面安靜的寫著日記,我拽著小諾,對著小諾的耳朵小聲說:不是得了病,我之前偷偷吸煙來著,現在有點兒想抽煙了……
小諾吃驚的往後退了一下:十八,你這傢伙竟然……
許小壞眯著眼睛看著我和小諾,我拼命朝小諾做著手勢,小諾才忍著沒有說出來,但是下了床,拽著我就往外走,小諾拖著我下了女生樓,我本來是以為小諾會裝模作樣的教訓我一頓,沒有想到小諾這個傢伙竟然很興奮。
小諾很興奮的看著我:十八,吸煙是不是很爽來著,我,哎,我也很想嘗試。
我驚訝的看著小諾:你,沒有發瘋吧。
小諾小聲和我商量:十八,要不,咱倆去買盒煙,去學校後面的亭子,那兒人少,也沒有紀檢部的巡邏隊,好不好?哎,我早就看著電視裏面吸煙的人很拽了,走了。
我和小諾戰戰兢兢的來到學校超市門口,然後又往超市裏面轉了一圈,倆人誰也沒有敢買煙,周圍的人太多了,後來我和小諾石頭剪子布,誰輸誰去買,小諾輸了,但是小諾進了超市之後又跑了出來,硬逼著我去買,理由是我比較象男的,我踏進超市之後還是腿軟,也出來了,我和小諾的反常行為讓超市的服務人員很狐疑,我猜想他們一定是認為我和小諾想偷超市裏面的東西。
結果,折騰一番,煙也沒有買成,倆人無精打采的回了宿舍,互相理直氣壯的指責對方沒有本事兒,熊的很,悻悻的坐在床上發呆,小丘說我出去之後有人給我打電話了,但是沒有留名字,是個男生。
我放棄抽煙的想法,洗漱之後,在床上開始抄寫信封,明天上午沒有課,我覺得晚上多寫點兒,同時計算一下一個小時能寫多少個信封。
快要熄燈的時候,小淫打電話來:十八,今晚你怎麼沒有呼我?你戒煙了?
我哼了一聲:沒有,你們明天不是要獻血麼?老老實實的休息幾天吧,等你休息好了再說,我可不想承擔你獻血之後的任何後遺症。
小淫吃吃笑:十八,你什麼時候學會這麼關心人了?我真是感動啊。
我嗤笑:得了你,說這話你不會渾身不舒服麼?哎,今天早晨你給我送早餐,還真是好心,這樣吧,你獻血之後我請你吃頓飯,算是補償你了。
小淫接著樂:十八,這筆帳劃算的很,那以後我天天給你送早餐,然後你天天請我吃好的吧,做為感激唄,我不介意的。
我有點兒忿忿然:想得到美,早點兒睡吧。
這個晚上,我很想知道自己到底能寫多少個信封,我的充電燈是白天充好電的,所以晚上能支撐不少時間,從晚上十點半一直到淩晨三點左右,充電燈沒有電了為止,中間大概四個半小時,我總共才寫了不到兩百個信封,這個數字嚇了我一跳,我本來是以為可以寫更多的,但是還是寫的不多,至少沒有想像中多,我閉著眼睛睡覺的時候,有點兒擔心十幾天能不能完成這個任務。
第二天上午,我大概八點多才起床,我沒有想給經管學院的張教授打電話,我是想過個三五天再說,朱檀說張教授還沒有完稿,而且張教授已經有了我的宿舍號碼,是朱檀給他的,如果著急,他會找我。
我洗漱完畢之後連早餐都沒有吃,因為上午沒有課,小諾還在睡覺,睡得都流口水了,我出門的時候,許小壞翻了個身,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沒有什麼好眼色來著,我抱著一堆信封和通訊錄跑到學校的綜合樓,準備趁著沒有課的時候,多多寫寫,以減輕之後的壓力,在路上遇見了陸風,陸風很可笑的說:十八,亞瑟說了,中午準備買只王八燉了,據說大補來著。
我也噗哧一笑,王八??這個東西關鍵時候還是管用來著,陸風朝我擺擺手,說是要找餅小樂去市內一下。一個上午,我都在忙著自己的信封,頭不抬眼不睜的拼命寫,手腕到後來都開始發抖,一直到中午吃飯的時候,好歹寫了快到三百張,我決定下午上課的時候也分一部分時間來寫,大不了讓小諾幫著我整理筆記。
下午連著兩大堂課,一直上到下午五點,上課的時候小諾幫著我寫筆記,我寫信封寫的有點兒走火入魔了,搞得快要下課的時候,抬頭看見誰的臉都是信封的模樣,往教室外面走的時候,易名朝我笑:十八,你聽課聽得真是入神啊,我從來沒有看見別人那麼認真的聽課啊,難怪你上學期綜合排序是第一,真是好學生。
小諾翹著嘴,不屑的看著我,我揉著有些酸疼的脖子:是啊,也應該當回好學生,至少在形式上也應該來著,是吧?
往樓梯下面走的時候,易名突然看著我笑:哎,十八,你上學期的體育達標分數怎麼那麼高啊?光是扔鉛球就已經很難了,你鉛球多少分啊?
小諾搶著說:易名,你不知道,十八不會扔鉛球,就像扔石頭一樣往外撇啊,誰知道就這麼一撇,竟然就滿分了,你說十八虎不虎?
易名不相信的看著我:真的假的?十八,你有那麼大的力氣麼?
我看著易名笑:要不我扔你一下怎麼樣?
易名搖頭:算了,我可不想試試。
沒有想到,一個人長得壯看來還有點兒好處哈。
匆忙吃完飯,我又急急忙忙的抱著信封去了綜合樓,這會兒我才發現,原來賺錢的事情並不是很容易,哪怕是一分錢,在綜合樓一直忙到晚上十點,寫了不到一百五十個,回到宿舍,小諾說小淫找我了,我只好又呼小淫,撥電話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的手指都在發抖。
小淫回電話的時候很不樂意:哎,十八,怎麼說我們今天也光榮獻血了,你怎麼都不呼我一下,連個慰問都沒有,真是白瞎平時我對你那麼好了,哼。
我嗤笑:哎,不給你打電話是不想打擾你們休息啊,還說我沒有良心,還有啊,陸風說亞瑟中午買王八了,你們燉了吃了麼?不是營養很夠嗎?幹嗎裝著很可憐的樣子?
小淫也笑:沒有,本來亞瑟已經拉著小麥說要去買了,但是元風說王八其實很可憐的,不吃王八等於積德,所以亞瑟從積德這個角度出發就沒有買啊,再說買了也不會做,怎麼吃啊,難道生啃王八嗎?
小淫頓了一下:十八,這兩天你都在幹什麼啊,我都不知道。
我有點兒懊惱的撓著腦袋:幹什麼?寫信封唄,寫了不到六百個,我的手都在發抖了,這個東西,真是體力活兒,還有很多,連七分之一都沒有寫到。
小淫笑了一下:哪有那麼快的,我說過幫你,肯定會幫你的,明天開始我幫你吧。
我想了想:還是算了吧,你們剛獻完血,好好休息一段時間吧,我自己能行。
我掛了電話,才發現放在床邊的給蘇小月還有嘟嘟一飛買的紅棗和紅糖還沒有送給她們呢,這事兒整的,人家已經獻血完畢了,我還沒有送過去,看看時間,馬上就要熄燈了,算了,明天晚上吧,明天我還有一整天的課,我還是打算讓小諾幫著我抄筆記。
小諾哼:十八,我幫你寫信封,你說你捨不得分我錢,我幫你抄筆記你怎麼就不介意了,你一樣要欠我一份人情啊?
我揉著胳膊:那不一樣,抄筆記呢,我就故意不會去想關於錢的事兒,但是寫信封的話,我就會直接想到錢的事兒,能一樣麼?
小諾開始掰持:你還說請我吃黃瓜呢。
我點頭:是啊,可是黃瓜要等夏天再吃,因為同樣的價錢,夏天是一堆黃瓜,多劃算?
小諾無奈的搖著頭:十八,你算完了,一點兒便宜都不給別人。
隔天的課,是在二教上,因為有寫信封的任務在身,我竟然咬著牙堅持起床了,一早晨就跑到教室了,還在超市買了一塊麵包,我估計我就是期末考試前復習也沒有這麼認真過,還一大早的跑到教室,估計不明白的人還以為我這人有多用功呢!
還有十幾分鐘要上課的時候,小諾還沒有來,我擔心她可能還沒有起床,我開始擔心自己的筆記沒有人幫著抄了,我前後的看了一會兒,沒有發現小諾來。
我看見小丘來了,我問小丘小諾呢?小丘笑:十八,小諾啊,我走的時候在穿襪子呢。
我松了口氣,估計會遲到,但是應該還是會來。
我看見易名進來的時候朝我招手:十八,有人找你。
我站起來朝外走,看見小淫趴在欄杆上朝我笑:十八,今天你怎麼這麼早啊?
我歎了口氣:還不是信封,你來幹什麼?我今天吃早飯了,吃了一個麵包來著。
小淫趴在欄杆上接著笑:是麼?這個給你。
小淫拿出一個東西遞給我,我沒有看清,接過來看,是一大塊巧克力,我翻來覆去的看著:這個?這個是哪里來的?
小淫轉過身:從天上掉下來的,你吃不吃?
我開始撕巧克力的包裝:吃,當然吃了,天上掉下來的,能不吃麼?
我掰開一半給小淫,小淫搖頭:我不喜歡吃甜的,你吃吧,慢點兒吃,包裝紙都快被你吃了……
我看了一眼樓下,然後迅速往自己嘴裏吃著巧克力,因為我看見了小諾,小諾也仰著頭看著我,喊:十八,你吃什麼?給我留點兒。
在小諾往樓上跑的時候,我幾口就把手裏的巧克力吃進嘴裏了,我實在不想和別人分享這個東西,本來就不多嗎。小淫看著我笑:十八,至於麼?吃的這麼急?
我有點兒艱難得咽下最後一口巧克力:當然至於了,你沒有看見小諾上來了?她要是來了還不得搶光了?
果然,小諾因為我沒有給她留巧克力,上課之後的二十幾分鐘都沒有搭理我,我好說歹說,總算讓她搭理我了,小諾整整兩堂課,在我耳邊像是唐僧念經一樣的臭駡了我一頓,每句話和每句話之間都不帶重複的,真是高人。
我不得不在中午的時候請小諾吃了一個雞蛋才把這事兒擺平。
一整天的課,我大概四分之三在寫信封,到晚上下課的時候,我的右手已經有些麻木了,回到宿舍之後我才想起來我應該把買的紅棗和紅糖給蘇小月嘟嘟一飛送去。
我拎著這些東西,下了樓,嘟嘟一個人在宿舍,看見我來還很驚訝:十八,你來幹什麼?
我把手裏的紅糖和紅棗放到桌子上:給你們這個,本來前兩天就應該送來,但是給忘了來著,獻血之後你們沒有什麼不適應吧?
嘟嘟坐在床上:沒有啊,就是當時挺害怕的,事後想想也沒有什麼,自己總算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我看見嘟嘟的床上放著一個好像我見過的東西,我順手拿起來,是早晨小淫給我的那塊巧克力,我驚訝的看著嘟嘟:哎,你怎麼也有這個啊?
嘟嘟奇怪的看著我:什麼叫我也有這個?這是獻血之後學校發給個人的,我吃了一半還沒有吃完,補充身體能量的,十八,你這話問的真新鮮,什麼叫我也有,蘇小月一飛都有啊。
我的心裏突然很怪怪的,我的第一個反應是,小淫這個傢伙肯定是瘋了,而且瘋的很厲害,我匆忙的站起來:嘟嘟,我還有事兒,先走了,改天聊。
嘟嘟詫異的看著我:十八,你才剛來一會兒啊?
我迅速跑出嘟嘟的宿舍,然後匆匆忙忙的跑下樓,在女生樓下的時候,我有點兒不知所措,我想了一會兒,然後往學校的超市跑,跑到超市之後,我看見了超市貨架上擺著的巧克力,那個時候德芙巧克力的售價不低,一個碗裝的德芙大概四十八塊左右,我竟然想都沒有想的就買了下來,我抱著一盒巧克力,跑到樓下的電話亭,呼了小淫一下,大概五分鐘左右,小淫回電話:十八,什麼事兒?
我氣哼哼的說:你現在馬上給我過來,我在學校後面的休息亭等你。
小淫好像很忍不住的笑:哦,知道了十八,是不是想抽煙了?我一會兒過去,你等我。
我一個人先來到學校後面的亭子,來回的走著,過了十分鐘大概,我看見小淫從旁邊的樓角跑過來,小淫跑到我身邊的時候還笑:十八,剛以為你變好了,還以為你戒煙了呢。
我惡狠狠的看著小淫:你說,早晨給我吃的那塊巧克力哪兒來的?
小淫奇怪的看著我:不是說天上掉下來的嗎?
我瞪著小淫:還不說!我怎麼沒有那個好運氣?我現在就站著呢,怎麼不往我身上掉巧克力?
小淫笑:那是因為你長得不夠帥唄?
我哼了一聲:別以為我不知道,那是你們獻血之後學校給你們發的,是不是?你真是瘋了你?
小淫咬著嘴唇:十八,我也不喜歡吃,所以就給你了……
我從身後拿出自己買的那碗德芙巧克力:給你,你把這些都給我吃光了,這不是你愛吃不愛吃的問題,不喜歡吃就不用吃麼?把這些都吃光了,不然你不要想走。
小淫愣愣的看著我:十八……
小淫沒有說出話,我打開巧克力的包裝,把巧克力遞給小淫:吃吧,吃光了走人,不然休想走,小心我會揍你。
小淫接過我遞給他的巧克力,低著頭,沒有說話,我坐到草地上:哎,我就坐在這兒看著你吃完,快點兒了。
小淫挨著我坐下,慢慢的剝開巧克力往嘴裏放著,好一會兒才抬起頭,看著我:十八,這些巧克力很多,我吃不完。
我哼:吃不完也要吃。
小淫嚼著巧克力,突然笑了一下:這個,其實挺好吃的,十八,我們一起吃完吧,我真的吃不完。
我搖頭:我不吃,你吃吧。
我看著小淫好像吃的真的是很高興的樣子,我順手拿過巧克力的包裝看著:哎,你們獻血發的那個巧克力多少克啊,好像是50克來著,這個巧克力每一塊是11克,可是這個盒子裏面有21塊巧克力,就是二百多克哈。
我盯著小淫的嘴,眯著眼睛看他:這個真的好吃?
小淫笑著點點頭:真的好吃。
我咽了下口水:哎,就是補充你吃的50克,再多給你50克,那還是會剩下一半啊?剩了好像不好,不能這麼浪費,哎,算了算了,我就吃點虧,幫著你把剩下的一半給吃了吧,真是的,浪費了多不好?
我不容分說的把巧克力倒在草地上,一塊一塊的分著,分了十二塊給小淫,剩下的九塊給了自己,然後也剝了一塊放進嘴裏,德芙的感覺真不是蓋的,真是入口就化了,我笑著抬頭,看見小淫手裏拿著巧克力的包裝,在看著我發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