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 他不放心
我吃驚的看著小淫:啊,哎,剛才在你身邊的除了小麥就是我,那你,難道你,你,你不會是喜歡上我了?那,那,那我可告訴你,我也正常的了不得,你千萬不要搞錯了……
小淫咬著嘴唇,皺著眉頭看著我:十八,你,你想什麼呢了你?我有那麼說過嗎?只不過剛才就是,就是小麥突然那麼一跳,嚇到我而已,和你沒有關係,切……
小淫說話的聲音不大,好像底氣不足似的,我松了口氣:那我就放心了,你說我的人生怎麼這麼別啊?我上來大學第一次有男生喜歡我,是張嘯,不過現在還好,張嘯的行為恢復正常了,後來又是肖揚,哎,怎麼就沒有碰上對的人呢?改明兒應該找人算算命,看看能不能改個時辰出門或者什麼,太寸了吧?
小淫不樂意的看著我:哎,十八,你把話說清楚了,你的意思好像是,我要是喜歡你的話好像還打擊你了對不起你了似的,我有那麼差嗎?有嗎?我什麼地方差了。
我愣了一下,看著小淫:你不是差,主要是不合適,你太帥了,我這副尊容,倆人站一起容易讓別人對我產生誤解,好像我怎麼著了似的,還有啊,我早就闡明自己的立場了,我要是找男朋友絕對不能找你這種曾經有過那麼一大堆女朋友的,一想起你的過去,愁都愁死我了,我還哪有心思想別的,打住了,這個話題再說下去又得僵局,傷和氣不值得。
小淫哼了一下,臉色有些難看:十八,你又來了,有一大堆女朋友怎麼了?那說明我很有魅力,再說那都是過去的事兒了,你怎麼老是提個沒完沒了了?
我的感覺再次開始不舒服,甚至有些難過,我瞪著小淫:看看,又要吵,我都說過我和你實在不適合談論這個問題,我們的觀點實在不一樣,我知道你想說的意思,我不就是長得實在沒有魅力麼?所以我沒有你這麼輝煌的過去,我長成這樣是我的錯誤麼,我出生時候誰和我商量了?你用不著這麼擠對我吧?算了,我不用你幫著整理資料了,有一個真理說的好,什麼事情都需要靠自己,靠自已以外的任何人都是無稽之談,你走開,我自己來。
我推開小淫坐著的位置,開始拿參考書,準備晚上的資料,小淫往我旁邊湊了一下:哎,十八,你什麼毛病,我說的是那個意思嗎……
我迅速轉頭盯著小淫:你現在馬上回你自己房間去,我絕對無法保證自己暴怒之後會不會揍人,我說過,你不要和我談這樣的事情,以後一個字都不要提起,聽到沒有,我不想看見你,你馬上消失,以後你要是嫌我煩不搭理我也可以,這樣可以了吧……
小淫忽地站起身,忿忿的哼了一下:十八,你簡直就是,就是不可理喻了,我招你惹你了?說這個不行,說那個也不行,到底是你有事兒還是我有事兒來著,你,簡直……
小淫哼了一聲,轉身回房間了,我聽見房間門發出砰的一聲。
我吐了一口氣,開始敲著鍵盤,我強迫自己看著參考書上的內容,不停的敲著,今晚要整理的資料實在很多,多到我都沒一丁點兒的時間去想別的事情,我一走神的時候,我就開始提醒自己:十八,想想朱檀給你的錢,快了,快了,就要到手了,打完今天晚上的資料,說不定明天,要不後天,最差這個星期就會到自己手裏了,多好。
我在自己這種誘惑式的鼓勵下,不斷的從自己的心裏湧出一種類似喜悅的東西,撞擊著自己的心房,於是我近似亢奮的敲著文字,完全把自己長得不好的事實給拋到腦袋後面了。
半夜小麥上衛生間,過來坐了一會兒,小麥睡眼惺松的看著我:十八,你不睡覺了?都幾點了現在。
我搖搖頭:先不要考慮睡覺了,今天的任務還沒有完成,你睡吧。
小麥打著哈欠回房間了,其實我現在也困倦了,不說是床,就是隨便給我個枕頭,我敢保證我在什麼地方都能睡著,眼睛乾澀的難受極了,中間我停了下來,揉著手腕,瞥見剛才拿的小淫的煙和火機在我旁邊,我哼了一聲,轉過頭。
可惜,我的意志力實在不行了,我又厚著臉皮轉過頭,不由自主的拿起了煙,哼,反正煙上面也沒有標注姓誰名誰,我點了一支,那種舒展的勁兒還真是抵抗了一會兒要睡覺的困意。
我總結出一個道理,如果一個人真的困了,就是一盒煙也抵抗不了多長時間,當淩晨四點的時候,我搖著腦袋,連著吸了三支煙,還起身去洗手間洗了兩次臉,但還是不行,很想很想睡覺,我犯愁的看著眼前的資料,我只整理了三分之二,還差三分之一,可是我的眼睛怎麼都要閉上,無奈中我選擇了電腦桌,我把參考書往旁邊一劃拉,然後趴到電腦桌上,幾乎是趴下的一瞬間,我就睡著了。
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長時間,當我醒過來的時候,我看見了小淫的影子,我以為自己在做夢,我還在想:真是可惡的傢伙,睡覺都不讓人安生,連做夢都要進來?
我還伸手劃拉了幾下,可是我真的看見小淫穿著襯衫坐在我旁邊,小淫的雙手輕輕的把我的眼鏡從鼻樑上拿下來,小淫輕輕歎氣:十八,跟你說過了,睡覺的時候,要把眼鏡拿下來,你看你的鼻樑,都被鏡框壓出很深的痕跡了。
我有點兒蒙登轉向,好像還沒有從睡覺的勁兒中出來,小淫把我的眼鏡放到電腦桌邊,我揉著眼睛:哎,現在什麼時間了?
小淫溫和的看著我:十八,你說你那脾氣,三句話不來就能把人噎死,不噎死也能讓人很想去撞牆,這會兒又忘了自己發過脾氣了吧?現在都快到早晨五點了,你回房間睡一會兒,我七點半叫你起床,好不好?去吧。
我搖搖頭:算了,反正我也睡過一會兒了,接著把資料打完算了,我實在不想再拖下去了,今天還想搬回學校宿舍呢。哎,本來以為這個寒假的時間很充裕來著,現在看來根本就沒有充裕,反而不夠了。
小淫伸手揉了揉眼眶,我看見小淫的眼睛有紅血絲,我隨手拿起旁邊的煙:你沒有睡好還是怎麼了?眼睛怎麼那麼紅啊?
小淫笑了一下:沒有睡好,之前就失眠,再加上你晚上把我損的體無完膚的,我要是能睡著,我絕對是神仙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哎,我也沒有說什麼吧?你一大男生,還跟個女生似的,學會生悶氣了是怎麼了?
我打開打火機,點了煙,現在我抽煙的姿勢連自己都迷戀,那個姿勢真是帥,小淫嗤笑了一下:十八,你知道你什麼地方好嗎?知不知道?
我搖頭,小淫也拿出一支煙,點上,笑:十八,你就這點好,不管之前為什麼事兒發過脾氣,不管發多大的脾氣,不管發脾氣的時候多想宰了誰,事兒一過,你就什麼都不去想,甚至想不到給別人道歉,要是是別人的錯,你也不在意別人是不是會給你道歉,什麼都是轉瞬即逝,見面該說話就說話,不會想到生氣時候的事兒。
我撓撓頭,看著小淫:是嗎?主要是我懶得去想,大凡想了,其實就會傷害到自己的腦細胞,本來腦細胞就不夠用,再那麼浪費,真的是沒法活了,晚上的事兒,錯在咱倆誰啊?
小淫無奈的搖搖頭,笑:你讓我說?
我點頭,小淫彈了一下煙灰:都有錯吧,但是我絕對沒有瞧你不起,絕對沒有說你沒有魅力的意思,你怎麼活得那麼自卑啊?別人根本沒有的意思,你非要往上去想?真是願意把破事兒往自己身上攬的主兒。
我苦笑了一下:既然都有錯兒,這事兒就不要再說了,來,握下手,和解了吧。
我朝小淫伸出手,小淫也伸出手握住我的手,但是嘿嘿笑了幾下,我推了小淫一下:哎,你笑什麼,是不是心裏有鬼?
小淫摸了下下巴:哪有,兄弟之間要是和解的話好像不是握手,是擁抱一下來著,是不是?哪像你,握下手就過去了,明顯是心不誠。
我抿抿嘴唇,站了起來,小淫驚訝的看著我:十八,你,你不會吧,十八,我就是說著玩兒的,你不會真的當真了吧,這,這多不好意思啊?
小淫也笑嘻嘻的站起來,還朝我張開雙臂,一副不情不願的樣子,好像是很迫不得已才跟我擁抱似的,好像是我提出這個要求的。
我拽著小淫的衣領,把他拖到電腦螢幕前面:你想什麼呢?恩?我不過是渴了,要到廚房倒杯水喝而已,你給我坐好了,一會兒把剩下的資料整理整理,能打多少打多少,聽見沒有?
小淫懊惱的看了我一眼:就知道你沒那麼大方,真是,抱一下會死麼?
整理資料到早晨六點半的時候,我再也支持不住了,眼皮開始互相打架,我就連和小淫說話,都覺得小淫是好幾個腦袋,我靠著椅子就想睡,小淫指指房間:十八,你回房間睡吧,我七點半叫你,不然我真是害怕你會睡在家教的路上。
我搖頭:不行,我要是回房間睡的話,估計就是你把門砸了我也不會醒過來,困的太厲害了,就這麼睡一會兒吧。
小淫指指沙發:十八,要不你去沙發上睡一會兒吧,靠著椅子睡實在太不舒服了。
我打了個哈欠:好吧,七點半,記得叫我,我睡一會兒了。
我晃悠到沙發上,撲通撲到在沙發上,沾到沙發的扶手我就睡著了,我第一次感覺原來睡覺是那麼幸福的一件事情,比吃什麼好東西都幸福,尤其是不做夢的睡眠。
七點半的時候,我被小淫搖晃醒了,說實話,我醒來的第一件事兒就是很想揍人,因為睡得太舒服了,被人攪了睡眠的第一感覺就是揍人,但是想到是我自己讓人家叫我的,我皺了皺眉頭,忍住沒有發脾氣,小淫的眼睛紅紅的,明顯也是睡眠不足的感覺,我心裏有些感動。
我去洗手間,坐在馬桶上差點兒睡著了,洗臉的時候靠著洗手的池子差點兒就睡著了,我聽見小淫在客廳不停的喊我:十八,十八,快要遲到了,你快點兒。
我擦了擦嘴邊的口水,洗臉、刷牙,不停的用冷水沖著臉,多少有點兒意識了,收拾完後,我才蒙登轉向的出了衛生間,還差點兒被客廳的椅子絆倒了,小淫不放心的看著我:十八,你行不行啊?路上過紅綠燈的時候看清紅色還是綠色,還有啊,過馬路的時候你要看清左右有沒有什麼車子,十八,哎,十八……
我拿著豆漿杯子,靠著小淫的肩膀打盹兒,幸虧豆漿杯子沒有打開,我轉過身,迷登的看著小淫:你,你剛才說什麼了?
小淫皺著眉頭看著我:十八,你到底行不行啊你?你這個樣子能騎著自行車嗎你?你能不能看清楚紅綠燈啊你?
我強打著精神,喝了手裏的豆漿:行,當然行了,怎麼能不行呢?你瞧我不起?
我站起身,拿了東西,朝小淫招手:哎,把整理的資料檢查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錯別字,拿到稿費之後,我請你吃飯,走了。
我下樓的時候差點兒摔倒了,好容易到了樓下,又開始犯愁了,雖然拿了車子鑰匙,但是忘了問小淫是哪輛車子,我總不能每輛車子都試著開一遍吧。
我只好又往樓上走,上到二樓,我看見小淫急匆匆的往下跑,看見我就說:十八,我還是覺得你這種狀態實在是讓人擔心,我騎著車子帶著你算了,把你送到之後,我再坐車回來,走吧。
我沒有反應過來的看著小淫:你說,你送我,怎麼送啊?
小淫拽著我來到樓下,小淫從我手裏拿走鑰匙,指給我看:十八,就是那輛車子。
我看了一眼,哇,還很新來著,比起嘟嘟的車子簡直就是新車,小淫快速開了自行車:十八,我騎車帶著你吧,你的腦子實在讓人擔心,還是我帶著你比較安全。
我看著小淫:可是,送我之後你怎麼回來?
小淫笑了一下:就說你腦子不好使嗎,坐公車啊,或者打車也成啊,快點兒上來啊。
我遲疑了一下:這樣不好吧,你也沒有睡好,還是我自己來吧。
小淫皺著眉頭轉頭看著我:十八,你不要浪費時間了,你這種狀態誰知道你還能不能騎車子啊,一旦看不清紅綠燈怎麼辦?快點兒。
我只好跳上車子,山地車還是比較彪悍的,承受兩個類似大男人的體重還成,說實話,不是小淫說我,我對自己的狀態也很擔心,我很懷疑我能不能正常的給小學生講課了。
平時我很少被別人用車子帶著,一般我長得彪悍,所以很多人不大願意帶著我,還有就是我很懷疑別人的騎車技術,所以拒絕被人用車子帶著,記憶中好像是上高中時候,有次下雨,我沒有騎車,後來遇到CF,CF騎的也是山地車,那次是他帶著我的,那是我第一次坐別人的自行車。
我坐在車子後座上,小淫叮囑了一聲:十八,坐好了。
我哦了一聲,看著小淫騎自行車的背影,我有點兒發呆,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我憋了好久才說出一句話:小淫,你,你是不是對我太好了?
我聽見小淫好像輕輕笑了一下,側臉的時候我看見小淫噴出的熱氣散失在冷空氣中,小淫說:十八,你終於知道我對你還不賴吧?大家是兄弟嗎,有什麼好不好的,那你以後不要那麼損我好不好?我呢,倒不指望你能對我多好,但是至少不要把我損的到想撞牆的份兒上啊,這個路口還是直接走是嗎?
我說了句是,還是困,很想睡覺,儘管冷風吹著,可是我的困意還是一陣一陣的上來,我無聊的看著天:哎,小淫,我還是想睡覺,看來不能熬通宵,生物鐘這個東西還是多少要尊重一下,哎,小淫,直接三個紅綠燈然後向右轉,一直朝前騎哈,困啊,困啊……
小淫沒有回頭:十八,現在不能睡覺,否則會感冒,中午回去之後你再睡吧。
我沒有再說話,偷偷打著盹兒,迷糊的睡覺感覺上來了,我發現坐著自行車顛簸的感覺很適合睡覺,以前有人說一個人要是很困的時候,就是抱個饅頭也能睡著,聽的時候我根本不相信,現在我相信了,不用抱著饅頭,就是走路都可以睡著的。
小淫開始叫我的名字,剛開始我根本沒有聽見,後來我模糊聽見了,我有點兒發蒙,回神兒的時候自己的身體動了一下,開始往車子下面栽,我嚇了一跳,有點兒抓狂,我伸手胡亂的抓,兩隻手抓住小淫兩側的腰間,我的身體,直接撞到小淫的後背上,這下更慘,小淫不知道怎麼搞得,自行車開始不穩的拐了好幾下,我更不敢鬆開抓著小淫腰間的手了。
車子拐了幾下,恢復正常,我拿一隻手揉著撞疼的鼻子:哎,怎麼搞得?你不是說你騎車技術很拽嗎?
小淫支支吾吾的說:十八,剛才,剛才好像,咯到一個小石頭來著。
我也不敢再睡了,害怕自己真的會掉下車子,要是實在困的不行的時候,我就努力的瞪著眼睛,看著路上過往的車子,開始靠記車牌子上的號碼來提醒自己不要睡覺。
真是,十分的難過啊,困啊。
好容易到了地方,我跳下車,我開始在地上不停的蹦著,然後使勁兒的伸伸胳膊,我把腦袋湊到小淫眼前:哎,你使勁兒敲我兩下,我實在太困,我怕我會在家教的時候睡著了,你彈我腦袋吧。
小淫噗哧一笑:十八,你怎麼,怎麼會有受虐的傾向啊?我,我下不了手,你本來就不聰明,要是打傻了怎麼辦?
我開始鼓勵小淫:不會傻的,快點兒啊,你就想想我平時是怎麼欺負你的,你就能下手了,快點兒,我太困了。
小淫隨手彈了我的腦袋幾下:好了,去吧。
我深呼吸幾下,推著自行車進去,轉頭看著小淫:哎,你回去吧,我不說謝謝了,到時候請你吃飯,真的。
小淫笑著朝我招招手,我帶著困意進了小學生家的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