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 我不高興
我很慘的把嘟嘟的破自行車放回女生樓下的車棚,感覺有些敗興,這會兒真的有些知道那種所謂雞肋的感覺,修車的價錢和再買一輛二手車的價錢差不多了,我有點兒撓頭的看著小淫:哎,你說,我是修車還是買車呢?
小淫拎起自行車的後車胎看了一下:十八,別修了,就算你修了,這個車子的壽命也那樣了,保不齊過段時間又要出問題,那時候你還要修?
我皺著眉頭:可是我還要去家教啊,總不能讓我自己飛過去吧?
小淫笑了一下:真傻,你腦子是用來當擺設的?不會想想別的辦法嗎?回去問問陸風和餅小樂,亞瑟認識這麼多人當中,難道真的窮的連個破自行車都沒有嗎?
我點點頭:也是哈。
小淫搖搖頭,看著我:餓了吧?
我這才想起來自己沒有吃飯來著,小淫看著我的表情:那十八,要不,吃牛肉炒飯?
我咽了一下口水:好啊。
我和小淫鎖了車子,往學校快餐廳走,還有兩天,學校就正式開學了,學校裏面的學生逐漸多了起來,也是,宿舍空了一個假期,要是不回來好好收拾一下,簡直就是沒有辦法住下了,我轉頭看著小淫:哎,你宿舍的床有沒有收拾啊,你回去怎麼住啊?
小淫皺了皺眉頭:是啊,我也犯愁來著,上次回去,上面全是灰塵,夠裝一飯盒了。
快餐廳裏面的人也不少,我和小淫找了一個很蹩腳的地兒,我要了一份牛肉炒飯,開始感慨,有點兒錢真是好事兒啊,以前自己手裏沒有什麼錢的時候,對於這樣一份兒八塊半的炒飯基本上什麼也不想,現在有了點兒錢,感覺這個牛肉炒飯怎麼這麼好吃啊,呵呵。
小淫奇怪的看著我:十八,你怎麼了?怎麼一副遲遲呆呆的樣子,你中邪了?
我不樂意的看了小淫一眼:瞎說,哪有這麼帥的中邪的方式?
我掰著手裏的方便的筷子:哎,小淫,你說人是不是骨子裏面都是那種耐不住清苦的物種啊?
小淫用餐巾紙擦擦桌面,看著我:十八,你為什麼會這樣說?
我劃著筷子上的毛刺兒:就說我吧,沒有錢的時候,學校的炒飯三塊錢一份,也是覺得好的不得了了,牛肉即使是很小很小的丁兒也覺得很幸福,蒼蠅在關鍵的時候也是肉啊,是不是?可是現在呢,我有了那麼一點兒錢,我就感覺八塊半的牛肉炒飯好吃的了不得,簡直就是人家極品了,牛肉這麼大一塊兒呢,這會兒就會想,學校食堂的那個還叫炒飯嗎。
小淫安靜的看著我,啞然失笑,過了一會兒,小淫說:十八,這個問題實在不好回答,我也有想過,以前沒有錢的時候,三塊錢的炒飯也是極品啊,至少比饅頭好吃,對吧?
炒飯送上來之後,我貪婪的看著炒飯上的大塊牛肉,那個時候,我常常會感覺到那麼大塊兒的牛肉就是我所有的幸福了,如果再深入一下幸福,那就是我撿到狗頭金或者中了大獎了,後兩者對我而言其實是比夢還要虛幻的縹緲,我連想都不大敢想。
我吃了一口炒飯,抬頭看見小淫笑著看我,小淫笑的時候酒窩就露了出來,我眯著眼睛看小淫:哎,聽說酒窩是小孩子小時候用黃豆在臉上按著,按的時間久了,就有了是不是?
小淫抱著肩膀,笑:不知道,我們家好像是遺傳來著,我哥哥和妹妹都有酒窩,要是我媽媽每個都這麼按著,會不會很累啊?
我想想也是,鬱悶的看著小淫:哎,真是,你長得已經很帥了,幹嗎長酒窩啊,應該是我這樣的,就是我這樣的長得不怎麼樣的人才應該有酒窩,那樣會增色不少……
正說著的時候,聽見餐廳裏面好像有人喊小淫的名字,小淫回頭,我也順著喊的聲音看,是兩個女生,笑嘻嘻的朝著小淫走了過來,小淫看了我一眼,有點兒不大自然。
那兩個女生走過來,其中一個個子高些的女生直接坐到小淫身邊,靠著小淫靠的很近,笑:哎,我們沒有找到座位,坐這兒你不會介意吧,我打過好幾次電話找你,你怎麼都不在啊?都去那兒了?
小淫有點兒支吾的說不出話,另一個女生也笑:就是,肯定是有了新歡來著,都不搭理我們小五了,是不是?你忘了你曾經信誓旦旦的追小五的時候了?我們宿舍的人可都是幫著你使勁了,忘了?請我們吃飯吧,哎,這個你們班的?挺帥的啊,我們寢室還有沒有談戀愛的,幫著介紹一下吧?肥水不流外人田……
我低著頭吃炒飯,估計那個高個子的女生應該是小淫原先的相好了,旁邊的那個女生大概把我當成了男生來著,不知道為什麼,那個時刻,我心裏很不舒服,花心的傢伙,哼,我一聲不響的吃著炒飯,抬頭時候,小淫有些慌亂的看著我。
我有點兒吃不下去了,但是還是不說話的忍著,轉頭看著別處,我看見高個子女生用手拍了小淫的肩膀一下,笑嘻嘻的說:哎,要不這學期我們再接著來往吧,反正當時也沒有直接說分手是不是?我週末挺無聊的,你帶我們出去玩好不好,順便帶上你這個同學,我們宿舍小柳也沒有男朋友呢……
我發現隔著四個桌子的位置,背對著我的身影特別像是肖揚,我伸長脖子看了看,大概是,因為肖揚吃飯的時候總是願意拿左手摸著腦袋,我瞪了小淫一眼,站起身:哎,我過去了,我看見肖揚好像在那邊兒,你們慢慢聊。
我聽見小淫著急的喊著我:十八,十八,你等會兒……
我快速的端著餐盤,朝肖揚那張桌子走去,還真是肖揚,不僅是肖揚,還有陸風和大雄,我坐過去的時候,陸風才和大雄端著餐盤回到座位,肖揚看著我坐下,有點兒驚訝,然後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下:十八,你也在這兒?小淫呢……
我沒有說話,大雄這個寒假胖了,和北極熊更加有的一拼了,陸風沒個正形的朝我身後看了兩眼:哎,肖揚,真是服了小淫來著,到哪兒都是美女纏身啊,又是桃花運,好的不得了,我就沒有這個福氣……
大雄揶揄的看著陸風:那你也得看看你長成什麼樣子啊?小淫天生就是招女生喜歡的主兒,你要是照鏡子的話,千萬別把自己嚇倒了。
肖揚小心的看著我:十八,你……
我打斷肖揚:哎,最近你怎麼不去亞瑟那兒了,前些天陸風還拿螃蟹回來了,說是打電話叫你了,你怎麼沒有過去啊?你跟吃的東西有仇嗎?還是吃海鮮過敏?
肖揚輕輕笑了一下:不是,我收拾東西,忙了,三月中旬就回西安實習了,所以就沒有去……
我嗤笑:收拾東西,難道就不用吃午飯嗎?
肖揚低著頭不說話,陸風的腳在桌子地下碰了我一下,我有點兒愣,陸風伸手摸了摸口袋,然後看著肖揚:哎,肖揚,我的錢不夠了,你幫著我們買點兒飲料吧,算十八一份兒,三杯,勞駕了,我的錢就夠一杯的。
肖揚點點頭,起身往窗口走去,我疑惑的看著陸風:哎,你幹嗎踢我?
陸風搖搖頭:十八,你是真傻還是假傻啊?肖揚不想跟你走得太近了,回西安也不能帶著你走,你難道希望他和你走得太近嗎?走得時候越是捨不得就越是難過,你不明白嗎?越是淡著一點兒,或許會好受一些……
大雄回頭看了一眼窗口,看著我:十八,你不要老是把你自己當成男生了,我們倒是和你沒有性別差別了,你呢?倒也是用男生的角度看肖揚,但是肖揚是用看女人的角度來看你的,而且還是看一個自己喜歡的女生的角度,你想想他的想法好不好……
我愣愣的看著眼前的牛肉炒飯,一時像個白癡,直到肖揚把可樂杯子放到我面前,我才緩過神兒,陸風曖昧的朝我笑:十八,你看小淫那邊,小淫正興致很高的和兩個美女談論什麼呢?人格魅力啊,嘖嘖。
我沒好氣的轉頭看了一眼小淫的方向,果然小淫正不停的跟兩個女生說著什麼,那兩個女生好像也聽得很認真,我不舒服收回眼神,小聲嘟念:神經,哼。
轉回頭,看見肖揚盯著我,肖揚淡淡的語氣:十八,你會介意嗎?會不會介意小淫那樣?
我哼了一聲:我?我介意?切,我幹嗎要介意,我就是看不上這種花心的男生而已,要不是大家是兄弟,我理都不會理他,什麼人啊?
我用很快的速度,吃完餐盤中的炒飯,陸風奇怪的看著我:十八,你跟誰搶命嗎?用得著吃這麼快嗎?
我喝了一口可樂,皺了皺眉頭:我下午還要整理一堆資料來著,快開學了,所以著急。
肖揚看著我不說話,我起身:哎,你們慢慢吃,我先回去了。
肖揚點頭,大雄和陸風嘻嘻笑著:下次還讓十八和平K賭酒。
我匆匆忙的出了快餐廳,不知道為什麼,我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那麼著急的想回去,甚至連回頭都不想回頭一下。
往亞瑟房子走得時候,我遇到了元風,當然還有元風的女朋友,那個叫楠楠的女生,安安靜靜的跟在元風身邊,當元風給我們做介紹的時候,楠楠好奇的看著我,眼神充滿了天真,元風看向楠楠的眼神充滿了憐惜和叫做溫暖的東西,我的心開始寥落的往下沉著。
元風看向楠楠的眼神讓我徹底沉到叫做穀底的程度,我知道使我心下沉的是元風和小意相似的成份,直到元風和楠楠錯身錯過我,我的心都還沉在穀底,因為我把元風當成了小意,我沒有回頭看元風的背影,我怕我會打擾不是小意的元風和楠楠。
我歎了口氣,這個時候,我特別想找個地方,抽會兒煙或者一個人喝點兒可以叫做酒的東西,可惜,這兩樣東西我身邊都沒有。
回到亞瑟的房間,亞瑟還奇怪呢,看著我:十八,你一中午跑那兒去了,看見小淫了嗎?他去找你了。
我點點頭:自行車爆胎了,看見小淫了。
亞瑟更奇怪了:那小淫呢?怎麼你一個人回來了?
我搖搖頭:亞瑟,有煙嗎?小淫啊,在快餐廳遇到他相好的了,有沒有煙,廚房有沒有酒?有酒也可以。
亞瑟往褲兜掏了一下,把煙和打火機扔給我,疑惑的看著我:十八,你怎麼了?
我接過亞瑟扔過來的煙和打火機,有點兒虛弱的看著亞瑟:我回房間了,想抽煙只有一個不大好的理由,我剛才,遇到了元風,還有他那個女朋友楠楠。
亞瑟嗤笑:十八,你至於嗎?
我歎了口氣:當然至於,不然我幹嗎會想著一個人六七年?至於嗎?哼,這話多輕巧!
我搖搖頭,進了房間,把自己摔在床上,開始想著剛才元風看向楠楠那種充滿溫暖的眼神,亞瑟的煙真的不如小淫,太辛辣了,小淫這個臭小子,哼,還說有了自己喜歡的女生了,還說自己想好好的珍惜這次的感覺,都是謊話,我要是再相信他我就是二百五。
我一支接著一支的抽著煙,想著元風溫暖的眼神為什麼不能看向我,也想小淫這個混蛋把我一個人冷落在一旁,和女生大說特說,哼,我想我是瘋了,一定是瘋了。
抽到第十一支煙的時候,我聽到了敲門聲,我沒有起來,照舊看著天花板發呆。
然後我看見一張面孔出現在我的視線上方,我看見了小淫的臉,我沒好氣的看著小淫:你幹嗎進來,我有同意你進來了嗎?
小淫笑了一下:十八,你房門沒有關,開著呢,所以我敲門之後就直接進來了。
小淫盯著我:十八,你,你中午是不是生氣了?
我皺著眉頭打斷小淫:我為什麼要生氣,不幹我的事兒啊,你覺得你有那麼大的本事可以讓我生氣嗎?
小淫尷尬的看著我:十八,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怕你生氣來著,那個女生其實是……
我瞪了小淫一眼:哎,我對那個女生沒有興趣,你用不著說,你的事兒用不著說給我聽,你不是已經有了喜歡的女生嗎?你跟她說去,我不感興趣。
小淫有點兒抹不開的看著我:十八,你說你沒有生氣,可是你,可是你怎麼這樣說話,分明是生氣了啊,我跟你解釋你也不聽,你……
我忽地坐起來:把手裏的煙按在床頭櫃子上的一本破書上,用手扇乎了幾下眼前的煙霧,冷冷的看著小淫:我是心情不爽,但是跟你無關,你不要把你自己想成上帝。
我笑了一下,看著小淫:你是不是以為我生你氣了?那我告訴你我心情不爽的原因,是因為我回來的路上看見了元風,元風和楠楠在一起走,我沒有把元風當成元風,我直接把他當成了小意,所以我變得不高興了,你明白了嗎?
小淫愣了一下:十八,你……
我伸了一下懶腰:不想了,想了也不是我的,不想還不是我的,所以我犯得著嗎?亞瑟說得對,至於嗎?誰離開誰,誰都得活著,對不對,恩?
我用手指彈了小淫腦袋一下,苦笑:小子,你記著,以後要是遇到你相好的,你帶著她們離我遠點兒,我討厭女人,我喜歡男人,什麼時候找幾個長得跟小意似的男人往我身邊領領,我會感激不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