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 他說我也抱你一下你會喜歡我嗎
在沒有小學生家教的這兩天裏面,我基本都在整理朱檀要的文字資料,累得兩眼發黑,明顯睡眠不足,小淫有幫著我,小淫的兩隻手敲鍵盤敲的有點兒神經兮兮,尤其是右手中指,彎曲的時候都有點兒發顫。
為此小淫很不樂意我的行為,小淫叼著煙瞪著我:哎,十八,也就是我,換了別人,你去問問人家,可能不可能這麼賣命的幫著你啊來著,哼,你以後啊,對我好點兒。
我拍拍小淫的腦袋:哎,知道你辛苦,所以啊拿到報酬之後,我好好請你吃頓飯,行了吧?
小淫嗤笑:哎,得了,得了,好像我就那麼點兒人生追求似的。
小麥受傷的手指頭已經完全恢復了健康,除了還有那麼一道水果刀的印跡之外。
佐佐木也回來了,盡職盡責的當著二十四孝的男朋友,大老遠去師姐家裏接了師姐,才回到學校,來過亞瑟的房子,給我們帶了一些好吃的東西,小淫見到佐佐木帶來的好吃的,也不管不顧的抓起來就吃,吃的到處都是,一邊吃還一邊抱屈:老佐,你不早點兒回來,整天在家幹什麼啊?你早點兒回來給我帶些吃的啊,這個寒假,我基本是被十八坑了。
佐佐木朝我笑:十八,你怎麼坑小淫了?
我嗤笑:我還能坑他?春節有次跟小淫一起去西單,差點兒餓死的是我!
小淫咽了嘴裏的東西,皺著眉頭看著我:哎,十八,你怎麼還記著那件事兒啊,我不是跟你說了嗎?那是意外,真是的,我對你好的事兒,你怎麼從來不提,沒有良心。
佐佐木疑惑的看著小淫:你,對十八,好?
我撇撇嘴:哎,你啥時候對我好了?少臭美了!
小淫扔了手裏的東西,開始在我面前掰著手指頭:十八,我陪著你喝酒了吧,給你做好吃的了吧,還給你買洗面乳了是吧,幫著你整理資料了吧,天天早晨叫你起床了吧……
佐佐木不相信的看著小淫:小淫,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心了,你以前……
小淫回手打掉佐佐木伸過來的手:你住嘴,哼。
我愣愣的看著小淫:哎,你真不男人,做了事情就必須顯擺是不是?
我回宿舍洗澡的時候,嘟嘟最先回來了,在劈裏啪啦的整理東西,搞的宿舍裏面烏煙瘴氣,嘟嘟鬱悶的看著我:十八,我寒假都沒有過好,成本會計慘了啊!
我猜想嘟嘟已經看到了成績,估計是不理想,我小心的看著嘟嘟:你看到成績了?
嘟嘟點頭:看到了,45分,哎,崩說及格了,差遠了去了,等著補考吧。
我本來還想說嘟嘟幾句,但是看見嘟嘟那副可憐的樣子,我有點兒說不出狠話,只好安慰嘟嘟:以後好好努力就成了,掛了就掛了吧。
嘟嘟問我什麼時候搬回來住,我說過幾天吧,要整理的資料還有一小部分。
嘟嘟寥落的看著我:十八,小淫,小淫好嗎?
我笑:好著呢,他那人怎麼會不好呢?
嘟嘟轉了幾下眼睛,扁著嘴:十八,我這個假期還想著他了,哎,這人和人之間為什麼這麼難啊?
我慢慢的整理著自己床上的東西,沒有說話。
回到亞瑟房子,亞瑟已經回來了,佐佐木回學校找師姐了,小淫一個人在房間裏面走來走去的,好像很煩躁,看見我回來,皺著眉頭想說什麼,但又沒有說出話來。
我回到自己房間,想起嘟嘟說我要搬回宿舍的事兒,我覺得自己應該收拾一下,過幾天等朱檀的資料整理完了之後,我就應該回學校宿舍了。
我拿出袋子,開始慢慢收拾東西。
小淫敲門,奇怪的看著我:哎,十八,你幹什麼啊?
我整理著東西:收拾東西啊,過些天開學了,應該回學校宿舍了。
小淫蹲在我的身邊:哎,不用那麼著急吧?
我嗤笑:朱檀的資料整理完了,我也沒有必要在這兒住著啊。
吃晚飯的時候亞瑟看著我:十八,小淫說你要搬走?不用吧?在這兒住的不是挺好的嗎?東西就放這兒好了,以後要是用電腦隨時過來也方便啊。
我搖頭:不用,朱檀要的資料還剩下一點兒了,整理完了基本就沒有什麼事兒了,以後要是正常開學了,學校機房也方便了,再說……
我頓了一下:再說,我住在這兒,耽誤了你們不少事兒來著。
亞瑟奇怪的看著我:沒有啊,沒有耽誤我們的事兒啊。
我笑了一下:怎麼是沒有呢?亞瑟你和小淫之前會在這兒約會啊,我來了之後,你都老是往外跑,一定很不方便來著,我給學校交了住宿費,我可不想白白交錢。
亞瑟嘿嘿笑了:十八,你別拿我說事兒來著,我沒有覺得有什麼不方便,我隨時都可以出去,不過,小淫倒是有點兒清心寡欲了。
我看了小淫一眼,小淫低著頭沒有說話,我笑:哎,別說我不報答你啊,我們宿舍那個嘟嘟啊,還說這個假期想著你來著了,嘟嘟成本會計沒有通過,小淫,你要是真心喜歡嘟嘟的話,我幫你怎麼樣?
小淫眯著眼睛看著我:十八,你吃飽飯撐到了?我的事兒不用你操心。
小麥笑得跟機器貓似的:十八啊,小淫還用別人幫忙?你傻了不是?
亞瑟笑著沒有說話。
吃完飯,我看了我整理的朱檀的資料,還剩下不多了,這幾天就可以完全交給朱檀了,我看看小淫:哎,你好好休息吧,剩下的資料不多,我自己差不多可以,這些年害你手指頭勞累過度了,真是不好意思。
小淫笑了一下,舒展了一下手指頭:我不是沒有什麼事兒嗎?
我拍拍電腦鍵盤:這些天,我一個人佔用了電腦,你都沒怎麼用,過幾天你就可以用了。
小淫抬起腿,蹬著電腦桌子的橫杆,看了我一眼:十八,你,你要是搬回去,我感覺,可能不大適應。
我把不用的參考書放到旁邊:哎,小淫,上午你還說我很不人道啊。
小淫撓撓頭:不是啊,你想啊,每天早晨叫你起床,晚上呢?會一起吃飯,還有幫著你敲資料,都形成生物鐘了,要是你搬回學校,我還得重新改時間……
我看著小淫,小淫的眼神怪怪的。
我搖搖頭:哎,嘟嘟真的不錯,做夢都還念著你的名字,人家還想了你一個寒假呢,你真的不喜歡她?你最近好像沒有什麼女朋友啊,你說你有喜歡的人了,可是我從來沒有見過你約會過啊?
小淫轉過頭,沒有說話。
我開始在電腦中備份,小淫碰了我的胳膊一下:十八,你,你會進學生會宣傳部嗎?
我遲疑了一下:進去也可以啊,你以前不是說不能老是看著錢嗎?要有精神追求是不是,元風和亞瑟還是朋友,我不大好拒絕來著。
小淫嗤笑:你,是真的不好拒絕,還是沖著元風才進去啊?不會那麼高尚吧?
我也哼了一下: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小淫換了個姿勢:十八,元風真的象那個小意嗎?小意真的就長得跟元風那麼相像嗎?
我歎了口氣:是啊,其實有時候我也鬱悶,為什麼要那麼相像呢?如果不像,或許,或許我就不會想很多,正因為象,所以很多過去的事情就突然想起來了。
小淫彈了一下煙灰:那個小意,真的比我還帥嗎?
我轉頭看看小淫:其實帥不是關鍵的問題所在,關鍵在於正好是那個年齡那個時間那個場景的時候,發生了很多巧合,所以就變得忘不了了,比如說啊,如果當初在幼稚園大班的時候,七歲的小意並沒有抱過我,比如後來我小學畢業的時候沒有遇到小意,沒有看到充滿陽光的笑容,可能,可能也就沒有什麼了……
小淫的腦袋往我眼前湊了一下:那十八,我是說如果啊,要是那個時候我也和你一個幼稚園大班的,我也抱你一下,那你會不會也喜歡上我啊,恩?
我抬頭,看見小淫溫和的笑容,我愣了一下:那,那你小時候會不會也象小意一樣乾淨啊,還有啊,小意七歲的時候特別可愛,你那個時候可愛嗎?
小淫抿抿嘴唇,看著我笑:小時候啊,小時候我其實很帥的,那個時候我們幼稚園的小女孩子都會把好吃的東西給我來著,我很受歡迎,真的。
我笑:看來你花心是從小時候就開始的了,真是江山不改秉性難移啊。
我把電腦桌子上的參考書分成兩部分,一部分是用過的,另一部分是還有需要的資料的,我站起身,想把不用的參考書放到房間裏面的塑膠袋子裏面,等開學的時候還回圖書館。
我抱著參考書往房間裏面走,我聽見小淫說:十八,要是現在,現在……
我回頭,看見小淫摸著他鼻樑,吞吞吐吐的看著我,我奇怪的看著小淫:你想說什麼?
小淫搖搖頭:沒有什麼,沒有什麼……
我走進房間,把手裏的參考書放進一個紙袋子裏面,我起身,看見小淫站在我的身後,有些不知道所措的站在我的身後,我越發的奇怪的看著小淫:你,怎麼了?
小淫尷尬的笑笑:沒事兒,你房間保持的不錯,沒有想像中那麼亂。
小淫笑了一下:十八,晚上,你還整理資料嗎?
我點點頭:要整理一些,剩下不多了,儘快整理完後就結束了,我可是很想拿到朱檀給我的報酬,看見錢我的心情會好很多。
我往客廳走,穿過小淫身邊的時候,小淫沒有動,快要穿過小淫身邊的時候,小淫的胳膊突然拽住我,小聲說:那十八,我是說,十八,要是我現在也抱你一下,你,會不會也喜歡上我,恩?
我愣了一下,回頭看見小淫緊張的表情,很怪。
我推了小淫一下,嗤笑:切,你開什麼玩笑?深更半夜,想嚇死誰啊?
小淫努力擺出一副鎮定的神情:十八,我只是說假設啊,你怎麼喜歡上的人都不靠譜兒啊?你不覺得你挺可憐的嗎?
我遲疑的看著小淫:你的意思是說我,可憐?
小淫沒有搖頭也沒有點頭,木然的盯著我的表情。
我皺著眉頭:不會吧,你不要假設不可能發生的事兒,好了,我去整理資料了,你先睡吧,好好休息一下,這些天真的有點兒把你當成勞工了。
小淫木然的點點頭,歎了口氣:十八,我們是兄弟一樣的好朋友,如果小意、易名、元風都不能真的停在你的世界裏,我倒是覺得,覺得可以幫你快樂一下,如果你能因為當初小意抱了你一下,你就會喜歡上他,如果你也能因為小意的原因喜歡上易名陽光燦爛的笑容,還有元風的相似,我也希望你能靠著什麼忘記那些虛無,就是說要是我,如果能讓你忘記他們,我也……
我感激的看著小淫:謝謝你,小淫,但是我覺得我生活的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