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 我挺好的
第二天,一大早,亞瑟和小麥就出去了,問了小淫才知道,小淫說是快要開學了,所以亞瑟要和小麥抽空回家一下,不然亞瑟的媽媽又該來這兒找他了。
我昨晚做了個奇怪的夢,說是奇怪也不是真的奇怪的讓人沒有辦法接受,我做夢夢見和嘟嘟一起看言情小說,言情小說的內容是一個豪門公子,特別有錢的豪門公子,看上一個灰姑娘的故事,在夢裏,我和嘟嘟都看見那個灰姑娘長得實在實在的很難看,難看的嘟嘟在夢裏說我要是和那個灰姑娘站在一起都顯得自己是個天仙一樣的美女。
儘管是在夢裏,我還是很高興,因為終於能在什麼地方看見比自己還難看的女人了,這對我來說不能不說是一種很自豪的事情,所以直到早晨醒過來,我還是無比的興奮。
小淫問我笑什麼,我故作神秘的看著小淫:一會兒告訴你,吃早飯的時候告訴你。
當我坐到餐桌上的時候,小淫有點兒坐不住的看著我:十八,到底什麼事兒?你說啊!
我神經兮兮的看著小淫:哎,小淫,你說實話,我長得夠不夠醜或者說夠不夠難看啊?
小淫愣了一下:十八,你沒事兒吧?你怎麼會問這樣的事兒啊?
我咬開一袋牛奶:你先別管,你就如實說啊,我長得夠不夠難看的?
小淫往我前面湊了一下,仔細的看了看我的臉:十八,要是按照實話來說呢,哎,你不准生氣啊,我如實說。
我興奮的搖頭:不會生氣,你說吧。
小淫小心的看著我:十八,你長得是不怎麼樣,這是實話。
我開始哈哈大笑,小淫發楞的看著我:十八,你不會因為我說實話了就變得這樣了吧?
我喝了一口牛奶,笑著解釋:不會啊,我反而更加高興呢。
小淫不明白的看著我:十八,你,你沒事兒吧?
我搖搖頭:我才不會有事兒呢,告訴你吧,小子,我對我的未來充滿了信心。
我開始興奮的跟小淫解釋:小淫,你發現沒有,電影裏面或者電視劇裏面都會有那樣的事兒吧,就是男主角,通常都是非常有錢的那種,年輕帥氣而且有錢,是吧?
小淫懵懂的點點頭:是啊,怎麼了?
我笑了一下:就是說啊,這些白馬王子不都是喜歡長得不怎麼樣的女人嗎?我越是長得不怎麼樣,就說明將來越是有可能被那些豪門公子喜歡或者愛上啊,是不是這個道理……
小淫皺著眉頭看著我:十八,你什麼時候學會做白日夢了?啊你,醒醒。
小淫拿手指頭敲敲我的腦袋:真是,傻了,十八,你是不是傻了?
我推了小淫一下:哎,你這傢伙,不要敲我腦袋,難道我做做夢都不可以嗎?
小淫突然笑嘻嘻的坐到我身邊:那個十八,你也不用這麼自卑,真的,雖然說你不具有做為女人的優勢,但也不用這麼自暴自棄啊。
小淫比劃了了一下手勢:十八,比如說啊,你看,我們從寒假時候開始老是有機會在一起湊合是不是?所以,看你看的久了,也不覺得你有多差了,可能還會覺得你也不錯啊!
我鬱悶的看著小淫:你的意思就是說,只有跟我長時間接觸的男生才會對我產生好感,是不是?要是沒有時間接觸,我就沒有什麼前途了唄?
小淫抿抿嘴,朝我笑:十八,要是,要是,我的意思就是說啊,我們就這麼一直老是在一起接觸,可能接觸久了,我有可能會對你產生好感啊,要是接觸時間很長很長了,我要是喜歡上你了,你覺得怎麼樣,會不會很感謝我啊?
我瞪了小淫一眼:誒,你少給你自己臉上抹金了,咱倆不會,想都別想,你不可能喜歡我的,我也不會喜歡你的,你又不是小意,切。
小淫用胳膊肘撞了我一下,皺著眉頭:哎,十八,你怎麼能這麼死心眼啊?有些事兒不能這麼絕對說啊,你不覺得我長得帥嗎?我多帥啊,是不是?你說實話,你要是說瞎話不說實話,肯定對不起你良心。
我眯著眼睛看著小淫:你是很帥啊,你和亞瑟都帥,元風也帥,我沒有說你不帥啊。
小淫笑了一下:這不就結了?你不喜歡長得帥的男生嗎?
我撇撇嘴:可是帥,第一不能當飯吃,所以不如狗頭金讓我動心,第二帥的男生都花心,我不想自己活得不省心,累得要死。
小淫不耐煩的看著我:哎,你這丫頭怎麼越說話就越是不上道呢你?一個長得很帥的男人要是喜歡你了,你應該多高興啊?就是走出去也臉上很有面子啊。
我打斷小淫:不是臉上有面子,是更沒有面子,看見的人都會說,哎,你們看啊,看啊,那個長得帥的男人怎麼瞎了眼,看上這麼個女生,那你說,我得多丟面子……
小淫不樂意地看著我:十八,你誠心是不是?啊,你敢說你對我就什麼感覺沒有嗎?
我搖搖頭:沒有,也不敢有。
小淫拍了一下桌子,哼了一聲:十八,你,你簡直就是,受不了你,哼。
小淫氣哼哼的摔門進了他自己的房間。
我轉著眼睛想了一會兒,小淫,小淫,這樣的帥哥,要是喜歡這樣的帥哥,會有什麼後果呢?真的會很有面子嗎?小淫倒是很帥,笑起來的時候,嘴角還會有酒窩,牙齒白白的,表情溫和的不得了,就連皺著眉頭的時候也好像挺帥的,看著他,有時候會有溫暖的感覺。
我放下手裏的麵包,轉頭看著小淫的房門,這個小子生氣了?
我躡手躡腳的走到小淫的房門前,輕輕推了推,竟然推開了一些,我接著不出聲音的推開門:小淫,你生氣了嗎……
我看見小淫坐在床上,手裏拿著我之前買給他的礦泉水發呆,小淫轉頭看見我悄悄進來,有點兒不高興:哎,十八,你不會敲門嗎?真是的。
我嘿嘿笑著湊過去,坐到小淫身邊:哎,我剛才那麼說你,你不會真的生氣了吧?我開玩笑的,再說了,你長得這麼帥,怎麼也不可能輪到我啊?所以說你壓根兒就不用生氣。
小淫呆呆的看著我:十八,你幹什麼這麼說你自己……
我拿過小淫手裏的礦泉水:哎,你怎麼還沒有喝啊你?你想放多長時間啊?礦泉水也有保質期啊!
小淫轉頭盯著我:十八,你,你其實挺好的,真的。
我也轉頭,看著小淫笑:哎,你怎麼會說我好呢?你安慰我是嗎?其實你不用安慰我,我早就習慣了。
小淫的眼神亮晶晶的看著我,笑了一下:十八,我沒有說謊,不信,不信你可以看著我的眼睛啊,一個人要是說謊的話,眼神是不會騙人的。
我把眼神從礦泉水瓶子上移開,轉過頭,看著小淫的眼睛:是嗎?臭小子,讓我看看,你沒有說謊……
我猝不及防的對上小淫看過來的眼神,小淫沒有笑,只是愣愣的盯著我,我從小淫的眼神裏面看見了自己的影子,很清楚的影子,小淫的眼睛裏面充滿了叫做溫暖的東西,像是陽光,安靜,平和,清澈……
我有點兒不知所措,小淫眨了一下眼睛,看著我:十八,我有說謊嗎,恩?有嗎?
我慌亂的把礦泉水瓶子扔到小淫的身上,小淫沒有拿手去接著,礦泉水瓶子從小淫身上滾落到小淫的床上,我站起身:哎,我,我,該去整理資料了,你……
我轉身,小淫拽住我的胳膊,也跟著站起來,小淫轉到我前面,溫和的看著我:十八,你有看出我說謊嗎?有沒有?
我尷尬的避開小淫的眼神:這個,這個誰知道啊?不說了,我要做正事兒了。
小淫擋在門口攔住我,小心的看著我:十八,你真的什麼,什麼都看不出來嗎?我沒有說謊,我說你其實挺好的,真的。
我伸手要推開小淫,腳下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我低頭,看見是小淫的運動鞋。
我的身體前傾,小淫伸手扶住我,我抬頭,看見小淫低頭看著我的眼神。
我站穩,皺著眉頭看著小淫:哎,你不覺得我們好像挺彆扭的嗎?這是幹什麼啊?你這人,真是,真是不好,我懶得理你了。
我推開小淫,徑直朝客廳走去,小淫的聲音在我後面響起:十八,我真的覺得你挺好的,真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