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誰都擁抱
肖揚真的醉了,走到宿舍樓前面的休息亭子的時候,肖揚坐到椅子上不想動了,似乎很想睡覺,這個寒冷的冬天,肖揚想睡在外面,所以說他真的醉了,我從身上摸了一遍,只找到兩個一毛錢的硬幣,那個時候學校的投幣電話是五角錢才能管用。
我無法打電話,我身上的硬幣不夠,我還沒有IC卡,我歎了口氣,坐在肖揚旁邊不知道幹什麼好,抬頭的時候,看見前面進來幾個男生,不知道是哪個專業的,我一個都不認識,但是我還是鼓足勇氣走了上去:同學,能不能幫忙換一下零錢,我想打電話,但是硬幣不夠。
幾個男生很好心的從身上摸了起來,其中一個男生從身上摸出一個五角錢的硬幣,另一個男生從身上摸出兩個一角錢的硬幣,兩個男生笑嘻嘻的把硬幣給了我,我要給他們紙幣,但是他們誰也沒有要,只是笑著說:沒事兒,舉手之勞而已,快打電話吧。
我感激的跑到宿舍樓前面的投幣電話,撥通了亞瑟房間的電話,接電話的是亞瑟,亞瑟聽出我的聲音:十八,你跑到哪兒了,找你一下午了……
我打斷亞瑟:亞瑟,你來學校一下,肖揚喝醉了,我一個人扶不動他,他走不了了,很想睡覺,外面冷,肖揚會感冒的,我們在休息亭子裏面的長椅這兒,你過來幫下。
亞瑟著急的說好,就放了電話,我回到肖揚坐著的椅子邊兒上,我推著肖揚:肖揚,肖揚,你不要睡覺,這樣睡會感冒的,快醒醒。
肖揚支吾了兩聲,始終閉著眼睛不說話,我手上開始加勁兒的推著肖揚,肖揚睜了一下眼睛,看著我:十八,是你嗎?我不是做夢,是嗎?
肖揚拽著我的手,發楞的看了我一下,歪著腦袋靠到的我肩膀上,我往後讓了一下,但是肖揚始終不挪開,我的手也掙脫不開,對一個醉了的人來說,除了讓他安靜沒有別的辦法。
等了一會兒,亞瑟呼哧的跑了過來,後面跟著小淫,亞瑟著急的看著我:十八,肖揚怎麼了?沒事兒吧?
我搖頭:沒事兒,就是喝多了一些,你扶著他回宿舍吧,他現在很想睡覺。
小淫掰開肖揚握著我的雙手,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把肖揚靠著我肩膀的頭往旁邊挪了一下,皺著眉頭看我:十八,你沒事兒跟肖揚喝什麼酒啊?真是。
我沒有搭理小淫,囑咐亞瑟把肖揚送回宿舍,亞瑟點點頭,我看著亞瑟:對了,小麥的手怎麼樣了?
亞瑟架起肖揚:沒事兒了,就是有點兒感染,打了點滴,還開了點兒消炎藥,醫生說過幾天就不會有事兒了。
我松了口氣,小淫和亞瑟架起肖揚往男生宿舍樓走,肖揚夢囈似的說了一句:十八。
小淫回頭瞪了我一眼:十八,你在樓下等著我,我還有事兒找你呢,聽見沒有。
亞瑟和小淫上了樓之後,我哼了一聲,合著你讓我等著我就等著嗎?我怎麼那麼沒有脾氣?我想起自己還有泡著的衣服沒有洗,就連忙往宿舍樓跑,匆匆上了樓,跑到水房把泡著的衣服給洗了出來。
等我洗完衣服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六點多了,我把衣服在水房裏面晾好,收拾了一下,才拿著東西去亞瑟的房子,說實話我雖然沒有喝醉,但是也很想睡覺,很困。
回到亞瑟的房子,亞瑟還奇怪的看著我:誒,十八,你又去那兒了,下午我們把肖揚送上樓之後還以為你回來了呢,誰知道你沒有回來,我還給你宿舍打電話了,你又去哪兒了?
我解釋:我回宿舍洗衣服了,水房距離宿舍遠,我沒有聽見電話聲音。
亞瑟點點頭:這樣。
小麥看見我,一臉的委屈,抱著我的胳膊開始訴苦:十八,我今天受到了非人的待遇了,去醫院,醫生說要打點滴,我一直害怕打點滴,可是亞瑟竟然兇神惡煞的和幾個護士強按著我就給我打了點滴,我慘啊,慘啊。
我安慰著小麥:那還不是為了你好嗎?
亞瑟說晚上沒有等我先吃飯了,我說沒事兒,我下午和肖揚一起吃飯吃的挺多的,還不餓,簡單煮包泡面就行了。小淫一直坐在沙發上沒有說話,連看我一眼都沒有看。
我把手裏的東西放下,拿了一包泡面,去廚房煮,放上開水,拿了一個雞蛋,等著水開,我看著鍋裏的水,想著肖揚下午說的那番話,我突然就覺得自己很那個,那個不是東西,肖揚好好的一個人,怎麼就因為喜歡了自己就變成這樣了,我真是,我做了什麼了?
我看著鍋裏的水快開了,我歎了口氣,準備往裏面放雞蛋和速食麵。
我聽見有人在我身後敲了兩下門,我轉頭,看見小淫一副很火大的神情,我沒有搭理小淫,接著煮我的泡面,小淫湊到我身邊,盯著我:十八,你幹嗎躲著我?
我不屑的哼了一聲:我有麼?我幹嗎要躲著你,讓開,別礙事。
小淫抿了抿嘴唇:十八,你下午和肖揚幹什麼了,肖揚怎麼會喝的那麼醉,你不要沒事兒往人家身邊湊合,你又不喜歡肖揚……
我的火氣慢慢的湧了上來,我往下壓了壓,不想爆發,我實在搞不明白一個事實,怎麼我做什麼小淫都要管,我就沒有我自己的自由嗎。
我攪著鍋裏的泡面,沒有說話。
小淫的胳膊碰了碰我,我轉頭,小淫皺著眉頭看著我:十八,我跟你說話呢,你沒有聽見嗎?幹嗎不回答我?
我拿著筷子敲了一下鍋沿,狠狠的瞪了小淫一眼:切,我用你管我,你是誰啊?管好你自己的事兒就得了,我十八清清白白一個人,不用你操心,大不了我被肖揚感動了,那我就談戀愛好了,肖揚也不錯啊,既不花心,也不愛多管閒事,不錯啊。你還別說,今天下午肖揚幫著我買了一份牛肉炒飯,我還真是感動,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我今晚應該好好想想,要是想明白了,我明天就去找肖揚,哼。
小淫的臉上白一陣,紅一陣的,咬著嘴唇盯著我,好一會兒也說不出話。
我白了小淫一眼,多事兒,接著攪我的泡面,雞蛋翻了個身,差不多快好了,我把泡面倒進飯盒,準備去客廳吃,小淫突然橫在廚房的門框上,氣哼哼的瞪著我:十八,你說清楚了,我怎麼不清白了,你憑什麼那麼說我?你必須給我道歉。
我敲著飯盒,用很大的嗓門開始喊:亞瑟,亞瑟啊。
小淫恨恨的鬆開擋著我的胳膊,我有恃無恐的出了廚房的門,亞瑟推開門奇怪的看著我:十八,你喊我什麼事兒啊?
我無比開心的看著亞瑟:沒事兒,就是想問問你,你昨晚去哪兒了,怎麼真的不回來了?我比較奇怪而已。
亞瑟出了房間,壞笑的看著我:十八,你怎麼會突然想問這個問題了?
我吃了一口泡面:恩,好奇而已。
亞瑟曖昧的看了我一眼:這個問題嗎,你也可以問小淫啊,他比我有經驗。
小淫的臉開始變黑了,砰的一聲關上了他自己的房間門,亞瑟奇怪的看著我:哎,他怎麼了?我回來他就不正常。
我安心的吃著泡面:不知道,失眠搞的吧,應該問問醫生,失眠會不會發炎。
亞瑟噗哧一笑:得了吧你,失眠還會發炎?
吃完泡面,我洗臉刷牙,想好好睡一覺,今天下午喝了酒以後就很想睡覺,反正朱檀的資料我也準備了不少,偶爾的放鬆一下也是應該的。
我關了客廳的燈,回到自己的床上,鎖了門,美美的伸了個懶腰,撲倒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微熏狀態,最適合睡覺了,什麼也不用想。
我睡到迷迷糊糊的時候,我好像聽到有人敲我的房門,我迷瞪著眼睛仔細聽了一下,好像是有人敲門,我不大樂意的問了句:誰啊?
有人說話的時候,我聽出是小淫的聲音,小淫小聲說:十八,你晚上不整理資料了麼?
我哼了一聲:不整理了,我很累,我睡了,不想起來了。
我拿著被子蓋著自己的腦袋,可惜,被小淫吵醒之後我再也睡不著了,我翻了幾個身,惱火的很,我使勁兒的想睡,但是偏偏睡不著了。
我無比鬱悶的坐了起來,打開床頭的燈,眯著眼睛看了一下床頭的時間,晚上十點半,我皺了皺眉頭,穿好衣服,準備去洗手間,真是的,睡得好好的。
我推開自己房門的時候,看見小淫坐在電腦前,背對著我,小淫不知道在電腦螢幕上寫著些什麼東西,小淫的手裏燃著一支煙,嫋嫋的飄著煙霧。
小淫回頭,看見我,我惱火的瞪了小淫一眼,小淫用手指頭撓了撓耳邊的頭髮,避開我的眼神,我沒好氣的自顧自的去了洗手間,洗手的時候,看見小淫送給我的洗面乳,我有些發呆,擦了手,出去。
小淫倚在我的房門邊兒上,訕訕的看著我:十八,你不要這樣,我不知道你到底怎麼了,你還生我的氣,是不是?
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小淫的聲音嘶啞的厲害,好像嗓子壞掉了似的。
我瞪著小淫,不說話。
小淫拽著我的胳膊:十八,你過來。
小淫拽著我坐到電腦桌子前面,然後小淫用他的手指了指他的嗓子:十八,我說話不舒服,你看電腦螢幕。
我順著小淫的手指指的地方看,我看見文檔裏面寫著一些字:
十八,你真的生氣了,我知道,我想解釋,我中午時候發脾氣不對。
我賭氣的在下麵打著幾行字:
我不明白,我就說了那麼幾句話,你幹什麼要那麼生氣?我說錯了嗎?我以前也這麼說過,可是你並沒有什麼反應。
小淫看了我一眼,在鍵盤上打著:
十八,那是以前,所以以前你說什麼,或者別人說我什麼,我也不在乎。
我拿過鍵盤,敲著:
現在有什麼不同?我說亞瑟,人家亞瑟也不生氣,兄弟之間開個玩笑,你至於嗎?
小淫咬了咬嘴唇,看著我,在電腦上敲著:
十八,我現在有自己喜歡的人了,這次,我是真的很喜歡很喜歡她,我想好好的珍惜自己的感覺,所以不想別人老是提我的過去,所以我和亞瑟不同,所以你提起我的過去,我很尷尬很不舒服,像是被別人揭了老底兒一樣不舒服,你能明白嗎?
我嘟著嘴看著小淫:就是因為這個,所以你中午才變得那樣?
小淫沒有敲鍵盤,認真的朝我點著頭。
我試探性的接著敲字:
那個女生是誰啊?你不是說你和肖揚那個哥們兒的女友分手了嗎?
小淫遲疑的看著我,然後搖搖頭,在電腦螢幕上敲著:
十八,這件事兒,我希望你不要跟亞瑟說,我不想被亞瑟罵,好不好?
我點點頭,在電腦上敲著:
你以後不准朝我吼,我又沒有做錯什麼,我特反感有人朝我吼。
小淫重新點了支煙,在電腦上敲著:
我保證,我不會了。
我拿胳膊肘狠狠的撞了小淫的胳膊一下:臭小子,你以為我好欺負?你要是再敢欺負我,我跟你拼命,哼。
小淫被我撞的晃了一下,笑著抿抿嘴,沒有說話。
我準備起身回房間睡覺,剛站起身,小淫拽住我,張了張嘴,沒有說出話,我看見小淫著急的接著敲鍵盤:
十八,我失眠,是因為你。
我疑惑的看著小淫:你沒事兒吧。
小淫笑了一下,接著敲字:
十八,是因為你不整理資料了,所以,我就睡不著了。
我這才明白過來,在鍵盤上敲著:我想好好睡一覺,很累,所以今晚就不想整理資料了,你也回房間睡覺吧。
小淫點點頭,站起來,我轉身的時候,小淫拍了我一下,我回頭,小淫突然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重重的按了一下,笑著看著我:十八,有你這樣的兄弟真好,真的。
早晨起床,是小淫敲的門,亞瑟皺著眉頭看著我:十八,小淫的嗓子怎麼了?
我搖搖頭:不知道,急火攻心吧。
小淫坐在餐桌上不說話的看著我和亞瑟,笑了一下。
我剛吃完早餐,還不到八點的時候,房間電話就響了,亞瑟接的,亞瑟疑惑的看著我:十八,找你的,是個男的。
我接過電話,原來是小學生的爸爸,之前我有告訴小學生爸爸媽媽的亞瑟房間的電話,為的就是怕他們有事兒,小學生的爸爸很客氣的說,快要開學了,所以想讓小學生他們放鬆一下,想領著小學生他們去世界公園或者海底世界好好玩玩,這樣開學以後就好好讀書了,我也痛快的答應了,正好我也想好好休息兩天。
放下電話,我松了口氣,小淫轉著眼神盯著,我看見小淫的嘴形說出一個誰的口形,我朝亞瑟笑笑:是小學生的爸爸,說是給小學生放兩天假,讓他們出去玩玩。
亞瑟點點頭:十八,你也好好休息一下,人活著不能這麼疲於奔命,累死人沒有人償命,得不償失的。
吃過早飯,小淫說要陪著我去學校教務處的公告欄看微積分的成績,我苦著臉:哎,我怕自己考的不好來著,以後再看吧?
小淫笑,沙啞著聲音看著我:十八,你早晚都要看的,你不看,別人也會看,你不是折磨自己嗎?快點兒,我陪著你去看。
亞瑟壞笑著看著我:十八,你去吧,大不了受刺激之後讓小淫把你背回來,你自己去看的話昏倒了還沒有人管你,快去吧,對了小淫,要是十八考的好的話,打個電話,中午我們慶祝一下。
小淫推著我回房間換衣服:十八,快點兒,去看吧,一旦不好的話,就自己看見了,要是等大家都回來了,你就更丟人了。
我不情不願的回房間換了衣服,洗漱之後,和小淫一起往學校走,路上我的心裏還是不停的跳著,我實在是害怕自己的成績很糟糕。小淫安慰我:十八,沒事兒的,你要對我這個師父有信心才行,我相信自己的水準,你不會很差的。
到了學校教務處,小淫拖著我去看公告欄,我簡直就是不敢邁步了,小淫拍著我的腦袋:十八,你真是沒有出息,多大個事兒啊,快點兒過來!
我閉著眼睛,被小淫拖到公告欄前面,小淫仔細的在公告欄上找著我的名字和成績,我閉著眼睛不敢看,過了一會兒,我聽到小淫說:十八,找到了,找到你名字了,在這兒。
然後小淫不說話了,我歪著腦袋看著小淫:及格了嗎?
小淫挑著嘴角看著我笑:十八,你自己看啊。
我看著小淫:我不敢看,你說下嗎。
小淫嚴肅的看著我:十八,你怎麼能不及格呢?丟死人了,哎。
我一驚,慌忙順著小淫看的方向,找我的名字:怎麼可能不及格呢?我看看……
然後我看到了我的名字,然後我的嘴張得大大的,好久沒有合上,直到小淫拿手指敲了敲我的腦袋:哎,十八,十八,你怎麼了?
我吃驚,是因為我的成績,我的微積分成績竟然是92分,我不能不吃驚,我考了92分,我竟然能考到92分,這個簡直就是一個我自己都不相信的事實。
我咧著嘴傻乎乎的看著小淫笑:哎,我沒有看錯吧,小淫,你拿手敲我一下。
小淫笑,用手指頭彈我的腦袋:十八,這回再看看,就相信了,是不是?
我回頭看著公告欄上的成績,還是92分,我轉過身,抓著小淫的兩隻胳膊跳著:天啊,我十八也有今天,我受不了了,我真的考了92分了,我要發瘋了,小淫……
我不停的搖著小淫的兩隻胳膊,小淫也溫和的看著我,不說話,我突然就覺得小淫像是觀世音菩薩一樣的慈祥,我忘乎所以的、甚至有些糊裡糊塗的伸開雙臂抱了小淫一下:小淫啊,謝謝你啊,謝謝你,你幫助了我,你讓我的微積分得了高分了,你簡直就是上帝……
小淫沒有動,沒有說話,呆呆的看著我,小淫抿抿嘴唇:十八,你,你高興的忘乎所以了,有我這麼帥的上帝嗎,是不是?
我點點頭:是啊,走啊,我要回去跟亞瑟和小麥顯擺一下,走啊,你發什麼呆啊?
小淫一動不動的站著,看著我,我拽著小淫,就要往樓下走,小淫很突然很突然的一把拽過我,我發楞的不明白所以的看著小淫,小淫突然抱住我,嚇了我一跳,我一時不知道怎麼好了。
我覺得怪怪的,尷尬的要推開小淫:哎,哎,小淫,你幹什麼呢?
小淫拍拍我的後背,然後鬆開我,溫和的笑:十八,我怎麼說也是你的微積分師父,對不對?恭喜你考了好成績,恭喜你,要再接再厲,好好學習數學,數學一直是很管用的一門課程,走,亞瑟說你要是考的好的話,中午慶祝來著。
我樂呵呵的和小淫一起下了教務處的樓,在男生宿舍前打電話的時候,肖揚剛好和一個男生一起下樓,看見我和小淫一起有點兒意外,有點兒疑惑的看著我:十八,你們……
我心情大好的看著肖揚:哎,我跟你說啊,我的微積分,微積分知道嗎?成績下來了,我考了一個很好的分數,很好的分數,你都想不到。
肖揚好奇的看著我:多好的分數?是滿分?
我搖頭:不是,我哪有滿分的腦袋,是92分,對我而言已經是天大的驚喜了,你不祝賀我嗎?
肖揚輕輕笑了:十八,應該祝賀你。
肖揚朝我伸出手,我那個時候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突然就在握住肖揚手的時候,我竟然鬼使神差的擁抱住了肖揚一下:是兄弟的話,擁抱一下,我十八石頭腦袋,多不容易啊,竟然考了92分,是不是?
肖揚愣愣的看著我:十八,你,你怎麼了?
我放開肖揚,笑:沒怎麼,就是高興,兄弟之間不都是這樣表達激動之情的嗎?是不是小淫,剛才我也擁抱小淫了來著,回亞瑟那兒我還要擁抱一下亞瑟和小麥,絕對是公平對待,絕無差別。
小淫撥著電話的手停了下來,很複雜的看著我,肖揚似乎是有些尷尬,看向小淫,我信誓旦旦的說:肖揚,中午一起吃飯吧?今天我請大家吃飯,太高興了,昨天你請我了,我真是不好意思。
肖揚愣愣的看著我:十八,我還是,還是覺得昨天那頓牛肉炒飯好吃,真的。
我點頭:我也是這麼覺得的,要不我先請你吃牛肉炒飯,然後再回亞瑟哪兒請他們吃別的,好不好?
肖揚矛盾的看了小淫一下,好像在想什麼:要不小淫,你先回去,我和十八一會兒就去亞瑟哪兒?成不成?
小淫還沒有說話,我立馬點頭:沒有問題,一會兒讓小淫先回去,我們去吃牛肉炒飯。
肖揚笑笑:十八,你還分我一半,牛肉可以給你吃。
我簡直就是樂瘋了,數學的成績讓我有些忘乎所以了,我朝肖揚笑:沒有問題,全部給你吃都沒有問題,今天我高興。
肖揚說好,他要上樓去換衣服,讓我等他一會兒,肖揚轉身,往男生樓上跑。
我還沒有轉身,聽見小淫好像很大力量的掛了電話,我回頭,看見小淫皺著眉頭看著我:十八,哎,十八,你幹什麼啊你,你怎麼誰都擁抱啊你?還有,牛肉炒飯是怎麼回事兒?
我笑嘻嘻的看著小淫:你怎麼說話呢?我擁抱你了,擁抱肖揚或者亞瑟小麥都是一個道理,什麼叫誰都擁抱啊,用詞不當,不是學文科的料……
小淫不樂意的看著我:那不同啊,我教你微積分,你擁抱一下我,是出於禮貌和感激,知道嗎你?別人怎麼能一樣呢?誰像我這麼好心教你微積分了?還有牛肉炒飯是怎麼回事兒,說,你們搞什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