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 她知道嘛
第二天早晨,小淫叫我起床的,我起床之後,肖揚已經坐在餐桌旁邊,不知道在想著什麼,我也沒敢問,小淫也是小心翼翼的拿著東西,生怕做錯什麼似的,連大氣也不敢喘。
當肖揚的眼神看著我的時候,我慌亂的想出一句話:那個,那個昨天晚上睡的好嗎?
肖揚好像沒有什麼意識似的看著我:還行吧,反正喝酒之後也記不得什麼了。
小淫試探性的看著肖揚:我今天上午,要去西單圖書大廈,買一些電腦的書,肖揚,要不,你和我一起去?
肖揚盯著小淫看了一會兒,轉頭歎了口氣:我這幾天也很累,不去了,你自己去吧,什麼時候回來?
小淫抿了抿嘴唇:中午或者中午以後吧,沒準兒,還要看車趕的及時不及時了。
我吃完早餐,洗漱之後,收拾了一下東西,小淫穿好大衣,看著肖揚:肖揚,我和十八一起下去了,冰箱裏面有很多東西,你要是餓了,就自己做一下啊,走了啊。
說完,小淫幾乎是推著我出了房間的門,下了一層樓梯之後,我奇怪的看著小淫:哎,你好像很怕肖揚啊?你幹嗎躲著他,你有得罪他嗎?對不起他的是我而已。
小淫豎起大衣的領子:十八,我主要不想被他東問西問的,怎麼說都解釋不清楚,所以還是躲開是最好的,也不傷和氣,對不對?等亞瑟或者小麥回來之後我就不躲了。
我同情的看著小淫:真是對不起,我自己的事情連累你了,搞的你好像有什麼不對似的,被肖揚誤會,等我拿到朱檀給我的稿費,我好好請你吃頓飯吧?
小淫朝我笑:算了,你辛辛苦苦賺來的血汗錢,我可是沒有辦法吃的下去,要是真的吃了,絕對是造孽了,走了,不多說了,中午等你回來之後我就回來。
過了一個春節之後,小學生有點兒膘肥體壯的,女小乙好像更瘦了,不知道為什麼,好像是營養不良似的,這一天的補習變成了討論課,討論的主要內容就是誰春節時候得到的壓歲錢最多,我在旁邊反而插不上話了,只能幹瞪眼。
說起這個壓歲錢,我還真是有一肚子的苦水,且冤枉著呢。
我媽媽是她姐妹兄弟中最大的一個,我小時候也是親戚孩子裏面最大的一個,本來還成,還有每家幾塊錢的壓歲錢可以收取,那個時候壓歲錢給的最大的面值就是十元,而且是相當的不錯了。後來我媽媽對她的姐妹和兄弟說不要給孩子們壓歲錢了,孩子也都大了,於是,從我八九歲的時候開始,我再也收不到什麼壓歲錢了,只能給別人幹拜年而已,因為我大了,我那些阿姨或者舅舅家的孩子都比我小很多,所以她們小時候收取壓歲錢的時候,壓歲錢已經突破了十元大關,變得最低才能給十元,而不是最高給十元了,所以我的委屈可大了,恨自己沒有趕上個豐收的好年頭。
鬱悶之二是,我還有個弟弟,我那個年代的家長比較重男輕女,所以春節時候,我和弟弟一起給親戚拜年的時候,有的親戚只給男孩子壓歲錢不給女孩子壓歲錢,我是怎麼著都沒有辦法保證自己能旱澇保收了。記得有一次去一個親戚家,人家給了我弟弟一張十元錢,我很是不服氣嚷著要和弟弟平分,我的出發點是好的,覺得應該見者有份兒,所以提出了見一面分一半的那種合理的要求,誰知道我弟弟死活不肯給我一半,於是我很沒有出息的和弟弟在路上吵了起來,回家之後,我媽媽又把我揍了一頓,我弟弟在旁邊樂不顛兒的看著,所以每次回想起壓歲錢的記憶我都是很難過,很難過,偏偏我又是一個無比疼錢的人,鬱悶。
現在看著小學生他們動輒就是一兩千的壓歲錢,我能不瞪眼嗎?我實在沒有什麼發言權,因為我在壓歲錢這方面的經驗實在是過於差強人意了。
中午回到亞瑟房子的時候,只有肖揚一個人坐在電腦桌前玩著小麥安裝的一個什麼遊戲,看見我回來,肖揚好像很難過的樣子,說實話,看見肖揚難過我也難過,可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對於肖揚,我是真的,真的喜歡不起來,甚至連強迫自己去喜歡他也還是不行。
肖揚的手邊放著一聽啤酒還有一堆煙頭的煙灰缸,肖揚看著我的眼神很疲憊不堪,我相信我看向肖揚的眼神也不會好到哪兒去了。
我放下手裏的東西,肖揚重新點了一支煙,拍了拍他身邊的椅子:十八,你坐下。
我坐到肖揚身邊,肖揚鬆開玩著遊戲的手,看著我:十八,你會很難過嗎?
我避開肖揚的眼神:我真的,對不起……
肖揚朝煙灰缸裏面彈了一下煙灰,看著我嗤笑:我不喜歡你說對不起,我寧肯你蠻橫無理也不願你只是跟我說對不起這三個字,有時候這三個字很不值錢,一分錢都不值。
我咬著嘴唇:肖揚,我只是,只是一個女生而已,一個實在不怎麼樣的女生,實在沒有什麼地方讓別人,不用說別人,就連讓我自己滿意的地方都沒有,很差強人意……
肖揚苦笑了一下:十八,那你告訴我,喜歡一個人會有理由嗎?
我小心的看著肖揚:肖揚,還有就是,就是我和小淫真的沒有什麼,你不要誤會,我不想因為我一個人,影響了大家的這麼長時間的交情,我會更加的內疚和尷尬。
肖揚的眉頭皺了一下,我聽見他輕輕的哼了一聲:十八,你什麼時候學會幫著別人開脫了?我回來之後,我有找過那小子麻煩嗎?你為什麼會這樣說?
我一驚,知道自己說漏了嘴,只好沉默不語,希望肖揚能夠不提這個碴兒。
肖揚歎了口氣:算了,十八,不說了,越是說越沒有辦法說清楚了。
中午,小淫回來了,手裏拎著兩本厚厚的電腦書,肖揚只是看了小淫一眼,沒有說什麼,小淫小心翼翼的看了我一眼,然後又看了肖揚一眼,也沒有說話。中午沒有做飯,小淫從外面的餐廳叫了幾個菜,過一會兒就會送來。
小麥打來電話,說是傍晚回來,同時帶話兒說亞瑟明天中午才能回來,小淫似乎松了口氣,可能房間裏面的三個人都感覺到了尷尬和不舒服。
吃飯的時候,肖揚看了我一眼:十八,你去廚房幫著我拿點兒鹽吧,菜有點兒淡了。
我立即站起來去廚房拿了鹽罐,還沒有出去,就聽見肖揚喊:十八,再拿點兒辣椒油。
我翻著廚櫃,找到了辣椒油,然後才拿著辣椒油和小鹽罐兒回到了客廳的餐桌上,等我看向肖揚和小淫的時候,突然感覺他們有些怪怪的,肖揚看了我一眼,然後盯著小淫:小淫,你說實話,現在你還能說與你無關嗎?還能不能了?
小淫的喉結動了一下,沒有說話,只是搖了搖頭,我奇怪的看著肖揚:肖揚,什麼,什麼跟小淫有關啊?
肖揚突然朝我笑:十八,你也坐下,這件事兒呢,你幫著評評理,看看到底錯在誰?
我放下手裏的鹽罐和辣椒油瓶子,看著肖揚,小淫也緊張的盯著肖揚。
肖揚抽出一支煙,笑:小淫,你也不用瞪眼,讓十八來評理,十八,小淫花心你是知道的,對不對?
我點頭:是啊,眾所周知啊?完全同意。
肖揚吐了一口煙,看著我:十八,我之所以生氣,是有別的事情的,我的一個哥們,和她女朋友處的挺好的,小淫這個從寒假前到現在一直沒有交女朋友,其實不是什麼良心發現,就是回學校找那個女生了,小淫喜歡上那個女生了,十八,你說小淫是不是很過分?
我驚訝的看著小淫,恍然大悟:啊,明白了,明白了,難怪你一個假期都失眠,原來是這麼回事兒,還虧得我和亞瑟擔心你有什麼電腦綜合症了,原來是死性不改,切。
小淫複雜的看了肖揚一眼,拿手按著餐桌不說話。
肖揚接著抽煙,無意識的看著小淫:什麼時候開始的。
小淫猶豫了一下,看著肖揚:我也,也不知道。
肖揚的手指頭輕輕的彈著煙灰:她知道嗎?
我咬了一口黃瓜:對啊,肖揚,你那個哥們知道這件事兒嗎?知道嗎?
小淫遲疑的看著肖揚:不知道,應該不知道。
我握著手裏的黃瓜,開始數落小淫:哎,你也是,趁著人家不知道,把這事兒了了吧,反正你一堆的女朋友,也不差這一個女生,憑著你的魅力找誰不行,古人不是說朋友妻不可戲嗎?雖然說是肖揚的朋友,但是始終是熟人,犯不著,知道嗎?是不是肖揚?
小淫咬著嘴唇皺著眉頭看著我:十八,你不要亂說話……
肖揚輕輕嗤笑了一下,看著我:十八,看來我那哥們是真的不知道。
小淫正色的看著肖揚:對不起,肖揚,我讓你失望了,替我向你那哥們說聲對不起,對不住了。
肖揚手裏的煙,燃到了盡頭,剩下了短短的煙蒂,溢出焦糊的味道,肖揚重新拿出一支煙,朝小淫笑:不用對不住,你是我兄弟,我怎麼會怪你呢?更何況你也沒有什麼錯。
我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看著小淫:哦,臭小子,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臘月二十六那天晚上,你約了那個女孩來這,是不是?還讓我回女生宿舍湊合一晚,就是那個女孩子對不對?你還買了瓶紅酒來著,哼哼,還想騙我?說是什麼事兒也沒有發生,原來你小子想蒙混過關,你以為我傻啊……
小淫突然使勁兒的拍了一下餐桌,皺著眉頭看著我:十八,我說過,那天晚上我什麼也沒有做,你聽清楚了,那天晚上什麼也沒有發生,什麼也沒有發生!你聽到沒有!
我嚇了一跳,手裏的黃瓜掉到了地上,我咬了咬嘴唇:你,憑什麼又朝我吼?你自己做的事情,你朝我吼?我和你有深仇大恨是嗎?
小淫抿了抿嘴唇:十八,我……
肖揚彎腰,撿起地上的黃瓜,碰了碰我:十八,小淫不是故意的,你別生氣了。
我甩開肖揚的手,把黃瓜扔到餐桌上,惡狠狠的看著小淫:你聽好了,你小子以後的破事兒少跟我說,我要是再攙合你的事兒,我就是二百五,不,是三百六的主兒,哼!
我端起桌子上的一盤菜,順手拿起自己的勺子,狠狠的瞪了小淫一眼,轉身進了房間,關門的時候,我恨恨的摔了一下門,門發出砰的一聲響。
我一直在房間裏面呆到下午三點才出去,把吃完的菜的碟子扔到廚房,客廳裏面沒有人,我簡單的收拾了一下,然後開了電腦準備敲資料,看見小淫放在電腦桌子的電腦書,我回頭看了一下客廳,沒有人,我拿起手,狠狠的捶擊了幾下電腦書,還是覺得不解恨,然後拿起那兩本電腦書往沙發上一扔,其中一本掉到了地上,我這才出了口氣,臭小子,就知道朝我吼,以為我好欺負嗎?我是病貓嗎?
然後我心情大好的開始打字,我打字打到下午五點左右,房門開了,我眼角看見是小淫,原來這個臭小子出去了?我沒有說話的接著打字,小淫關了房門,脫了大衣,湊到我身邊陪著笑:十八,你還生氣?
我哼了一聲,接著打字,小淫笑:十八,我幫著你打字,算作陪罪好不好?
我傲慢的瞟了小淫一眼:不用,我自己行,用不著你這樣來路不明的傢伙幫忙,哼。
小淫好脾氣的拽了一把椅子坐下:十八,要是你還是不解氣,我請你吃大餐好不好,現在就去。
我眯著眼睛看著小淫:不用,我吃不起,上次聽了某些人的吃大餐的建議,我差點兒餓死,我不想冒這個險,哎呀,某些人心眼不好,也會連累別人……
小淫笑了一下:十八,你別這樣,我不是故意的,我承認錯誤好不好?誒?我的電腦書呢?我放在電腦桌子上了,剛才出去的時候還在來著,十八,你看見了嗎?
我盯著螢幕:不知道,沒有看見。
小淫開始站起身四處找,我忍著笑打字。
小淫吃驚的聲音響了起來:咦?我的書怎麼在沙發上了?奇怪,還掉了一本,十八,是不是你放的?
我嗤笑:我吃飽飯撐到了嗎?去管兩本和我一點兒不相干的書較勁兒,見鬼了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