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 是兄弟不
下午三點的時候,亞瑟竟然回來了,而且手裏還拿著一支玫瑰花,這讓我很奇怪,小淫也奇怪的看著亞瑟:哎,亞瑟,你不會是想送誰玫瑰花沒有送出去吧?要不就是你也覺得十八挺可憐的,所以故意買來安慰十八的?
亞瑟沉著臉看著我和小淫:哎,你倆到底怎麼回事兒啊?啊?這花不是我的,是肖揚本來想送給十八的,哎,小淫,你到底做了什麼了?肖揚快到中午的時候找我喝了一中午的酒,現在還在我家的床上醉的稀裏糊塗的,你們倆到底說什麼了,把肖揚刺激成這樣?
小淫吃驚的看著亞瑟:肖揚?肖揚什麼時候回來的?我們怎麼不知道?
亞瑟皺著眉頭,點了支煙:肖揚之前說過要給我們一個驚喜的,說白了就是想給十八一個驚喜,這下倒好,給十八的驚喜沒有實現,倒是把他自己給驚到了,把我也給驚到了,你倆到底做什麼了?啊,我怎麼這麼糊塗呢?哎,不會是你們倆有什麼關係了?
我著急的看著亞瑟:哪有的事情啊?我們,我們什麼關係也沒有啊,也沒有做什麼啊,這些天小淫一直幫著我整理資料,我和小淫能有什麼事兒?根本就是扯淡,上午?上午,對了想起來了,小淫說今天是情人節,他說他目前沒有女朋友,我也沒有男朋友,後來小淫買了一塊巧克力來著,然後,然後我們倆就一人一半吃了啊?除了這件事兒是多餘的事兒之外,真的沒有別的什麼事兒了,是不是小淫?亞瑟,我敢發誓,絕對就是這些!難道那個時候肖揚在,在門外了?可是,可是我們也沒有說什麼啊!
小淫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
亞瑟推了小淫一下:哎,小淫,你自己注意一下,你怎麼現在做事兒都不過腦子嗎?不會失眠搞得你的智商下降了?你不知道肖揚喜歡十八嗎?
小淫抿了抿嘴唇,看著亞瑟:可是,可是十八又不喜歡肖揚,這種事情也不能強求。
亞瑟黑著臉:小淫,你先別管十八喜不喜歡肖揚,小淫,你和肖揚是兄弟不是,啊?
小淫摸了摸腦袋,小聲說:是。
亞瑟重新點了支煙:這不就結了?你和肖揚是兄弟,你就要注意肖揚的感受,肖揚本來就因為十八沒有那個意思煩著呢,你還往上湊熱鬧?你吃飽飯撐了吧?
小淫不服氣的看著亞瑟:按照你這麼說,合著十八不喜歡肖揚,那麼還不准十八和別的人說話了?原來國貿專業的一飛不喜歡你,你能不准人家和別人交往了?什麼道理……
亞瑟手顫了一下,猛的抬頭看著小淫:小淫,我跟你說,這件事兒跟我的事兒根本就是兩回事兒,你別往上扯行不行?一飛是不甩我,因為一飛喜歡別人,你喜歡十八嗎?你要是喜歡十八的話,我絕對不在這兒廢話,我立馬走人,怎麼樣?
小淫愣了幾秒鐘了,避開亞瑟的眼神,沒有說話。
我站在邊兒上,看著亞瑟和小淫掰持,腦袋都大了,我搖搖頭,擺著手勢:停,停,好了,好了,你們都不要吵了,這都什麼事兒啊?錯在我,行不行?我不該不喜歡肖揚,不該讓你們為難,不該吃小淫買來的巧克力,不該讓小淫幫著我打資料,從今天開始,我自己一個人整理資料,這樣行了吧,小淫你也別沒事兒的就和我湊到一塊兒,不管你是失眠啊還是神經不正常啊,你都自己在你房間裏面呆著,要是用電腦的話,你就大聲喊我一下,然後我回自己房間呆著,等你用完了,我再用,肖揚不管說什麼,我都笑臉相迎,好不好,這下可以解決了吧?
亞瑟歎了口氣,看著我:十八,我也不是就想為難你,你和肖揚、小淫,還有小麥、大雄、平K,包括小樂和陸風還有你沒有見面的元風,我一直都把你們當成自己的好朋友,從我自己的角度出發,我不想讓你們任何一個人為難,可是有些事情也確實很麻煩,今天我也沒有別的意思,就是,就是讓小淫注意一下,肖揚馬上就要畢業了,就算你們沒有什麼結果,至少讓他畢業離開學校的時候走的沒有什麼怨恨也好,我也為難。
我呆呆的看著電腦螢幕:我知道,我明白。
亞瑟從坐著的桌子上站起身,把手裏的那只玫瑰花遞給我:我不多說了,我得回去了,肖揚還在我的床上呢,我怕他醒過來的時候看不見我要著急了,今天的事兒呢,我說了,但是你們見到肖揚之後就當沒有這回事兒,肖揚估計明天就會過來了,學校宿舍裏面堆滿了灰塵,讓他睡我的房間吧,我過幾天再回來,要是有事兒的話給我呼機留言好了,行了,你們忙吧,我走了。
亞瑟走後,我拿著那支玫瑰花發呆,玫瑰花的花瓣確實夠豔麗,很好看,玫瑰花的顏色很誘人,肖揚給我的那支玫瑰花是我二十一年的生命中的第一支玫瑰花,之前沒有人送過我美麗的玫瑰花,之後,也沒有人給過我,直到五年後(五年之後,木羽送過我一束玫瑰花,我沒有看清楚數量,在玫瑰花掉到水泥地上的時候我聽到了包裝紙發出清脆的聲音,後來這束玫瑰花又被木羽兇狠的給拿走了,後來和小蔔交往,小蔔送過我11支玫瑰花,),我一直跟花沒有什麼緣份,我也不喜歡,不知道是不是我這個人長得實在和玫瑰花沒有什麼緣份。
小淫一支煙一支煙的抽著,也看著我手裏的玫瑰花發呆,我突然覺得肖揚給我的這支玫瑰花,我沒有看到花,只看到了花柄上的刺兒,感覺棘手。
小淫吐了一口煙,看著我:十八,你怎麼處理這支花?
我歎了口氣:能怎麼處理?不過你大可放心,我絕對不會像你那樣不重視別人送的禮物,就是上次張嘯寫給我的信還有卡片,我都一直保存的,絕對不會隨手一扔就了事了,這個花還是放著吧,等幹了之後放到日記本中做個花瓣的書簽好了,反正我一輩子也收不到幾支花,這也算難得了。
小淫好像無意識的說著:肖揚,肖揚明天就會回來,是嗎?
我咬著嘴唇,翻著參考書:算了,不用你幫著我打字了,我自己也能行,反正這些天已經打了很多資料了,足夠應付一陣子了,剩下的我自己來就好,大家都不要為難了。
小淫站起身在我身後的客廳裏面走來走去的,好像很煩躁似的,過了一會兒,小淫回他自己房間了,我聽見房間門鎖發出哢嚓的聲音。
亞瑟說肖揚可能明天會回來,可是我沒有想到的是,肖揚晚上就回來了,我聽到敲門聲,然後開了門,肖揚一臉的疲憊,站在門口,我聞的出他身上的酒氣。肖揚看見我,好一會兒沒有說話,最後說了一句:十八,寒假過的好嗎?
我點點頭,然後又搖搖頭,苦笑:說不上好壞,不是家教就是整理資料,能好到哪兒?
肖揚進了客廳,放下手裏的旅行袋,四處看了一下:十八,小淫呢?
我摸摸腦袋:下午一直在房間裏面,沒有出來,我給你叫。
我去敲小淫房間的門,好一會兒,才聽見小淫說:進來。
我推開門,滿房間的都是煙霧繚繞,我拿手來回的忽閃了幾下眼前的煙:哎,肖揚回來了,你出來吧,一個寒假沒有見了……
小淫在床上鋪了一張報紙,報紙上全是煙頭和煙灰。
小淫哦了一聲,慢慢騰騰的下了床,來到客廳,肖揚有點兒無精打采的坐在沙發上,眼睛盯著小淫:假期過的好嗎?
小淫好像有些不大自在的看著肖揚:還,還好,就是有些累了,困的厲害。
肖揚轉頭看著我:十八,有沒有什麼飲料和水果什麼東西,我好渴。
小淫搶著說:有,有,在廚房,我去……
肖揚打斷小淫的話:小淫,一個寒假沒有見了,你過來,我們聊聊,我挺想你的。
我知趣的去了廚房,拿出幾聽可樂,還順便洗了幾個蘋果,我擔心他們有什麼事情,匆忙的端著這些東西又回到了客廳,肖揚拽著小淫的胳膊坐在一起,笑得好像很開心。
我手忙腳亂的拿起水果刀,準備給肖揚削個蘋果,偏偏我削蘋果的手法是左手,看著更加的彆扭,肖揚突然朝我笑:哎,十八,蘋果不是你那種削的手法,你那樣會削到手的,我教你。
我慌忙把手裏的蘋果和刀遞給肖揚,但是,肖揚卻把住我的手,然後把水果刀的勁道往外的方向轉動:十八,要這樣,手要這樣轉,刀鋒往外,不是往內,不然會容易削到手,知道了嗎?
肖揚的手帶著我的手轉著水果刀的刀鋒往蘋果外側轉動,我有點兒尷尬的看著小淫,小淫咬著嘴唇,盯著肖揚,但是沒有說話。
我努力抽回手:那個,肖揚,你晚上吃飯了嗎?
肖揚沒有什麼反應坐在我身邊,接著削著手裏的蘋果:沒有,這不想晚上回來和你們一起吃嗎?大家都好久沒有見面了,所以嗎?吃飯一起吃,既熱鬧,也有意思,是不是小淫?
小淫點了一支煙,肖揚已經削好手裏的蘋果,用刀切下一塊兒,遞給我,我只好順手接過來,吃了一口,肖揚往身後的沙發上倚了一下:小淫,我們一起出去吃飯吧,十八一個寒假也挺辛苦的,我們出去吃些好的東西,怎麼樣?
肖揚沒有把手裏的蘋果分給小淫,只是削成小塊自己吃著,我有點兒不知道說什麼好,嚼著蘋果:不用了吧,冰箱裏面有很多東西,隨便做點兒吃就好了,出去吃,既浪費錢,而且外面的東西也不見得比自己做的好到什麼地方……
肖揚突然看著我:十八,你別動。
我愣了一下,然後肖揚的手指伸到我的眼前:十八,你嘴邊兒有東西……
我慌忙擋開肖揚的手:沒事兒,我自己來,自己來……
小淫站了起來:肖揚,我,我下午吃飯吃的多了,現在還不想吃,你和十八去吧,我,我想回房間睡一會兒,最近一直,一直睡眠不好。
肖揚看著小淫笑:哎,你沒聽見十八說外面的菜不好吃嗎?那只好麻煩你做了,我和十八都對做菜沒有什麼天賦,是不是十八?
我轉過頭一個勁兒的朝小淫使眼色:對啊,外面的菜不好吃,所以,所以,你幫著做做了,正好,肖揚也沒有吃飯,都沒有吃飯不是?
小淫抿了抿嘴唇:好吧,我去廚房了,你們慢慢聊。
晚上吃飯的時候,肖揚一個勁兒的要喝酒,我不想喝酒,因為晚上還要整理資料,小淫似乎也提不起什麼興趣,但是肖揚一個勁兒的要求喝,所以我只好跟著喝了兩罐啤酒,小淫陪著肖揚喝了四五罐啤酒。
等到吃完飯的時候肖揚說自己困了,要回亞瑟房間睡覺,我搬著參考書坐到電腦前面,小淫說要幫著我打字,我說不用了,我自己能行,小淫想說什麼,但是始終沒有說出來,慢慢騰騰的回他房間了。
我自己一個人在電腦鍵盤上敲擊著白天劃出來的文字資料,本來是想這個晚上多多的打一些小節,明天開始就又有家教了,時間上我能說了算的就不多了,可能是晚上喝了酒的原因,我打字打到十點半的時候就開始犯困,一個哈欠接著一個哈欠的,想去睡吧,還有很多沒有打完,不去睡吧,眼睛都快睜不開了,看什麼都是好幾個影子。
我把電腦桌子上的參考書和紙張往旁邊推了推,準備稍微睡一會兒,等困勁兒過去了之後我再接著打一些,這麼想著想著我就睡著了……
等我有了意識的時候,我迷瞪著眼睛看著,模模糊糊的看見,是小淫穿著襯衫和牛仔褲坐在我身邊的椅子上,小淫的雙手正在把我鼻樑上的眼鏡往下拿著,看見我醒來,小聲說:十八,你睡覺的時候,要把眼鏡摘下來,不然你的鼻樑會很不舒服,你看,又壓上了很深的印子了。
我揉著眼睛:你怎麼起來了?
小淫把我的眼鏡放到旁邊,安靜的看著我笑,小聲說:我本來就睡不著,看見客廳裏面的燈亮著,但是又沒有聽見你敲鍵盤的聲音,我估計你可能是睡著了,所以出來看看,十八,困了是不是?
我點點頭:本來是不困,可能是晚上喝酒的原因,我本來是想稍微睡一會兒來著,然後再接著打一些資料,但是還是沒有什麼時間感覺,睡過頭了。
小淫把我的參考書折上頁合上,放到電腦桌子邊兒上:十八,別打了,明天你家教的時候我幫著你把你劃出來的這些東西打完,你回來之後再仔細檢查檢查,回房睡吧,不然明天早晨會很累,明天早晨我叫你起床。
我點點頭:肖揚呢,睡了嗎?晚上吃飯的時候感覺怪怪的。
小淫抿了抿嘴唇:不知道,喝了不少酒,應該已經睡了吧。
我站起身,伸了個懶腰:你也回去睡吧,不然肖揚看見又不知道會說什麼了,今天就打這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