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過情人節
傍晚五點左右,和小淫一起去朱檀家,外面竟然下起了小雪,飄飄散散的,被風吹得四處都是,我有點兒興奮,不知道為什麼,我大凡看見下雪啊或者下雨啊,就會變得跟神經失常似的,有一點需要澄清,雖然會興奮,但是絕對不至於站在雪地或者雨天裏面嗷嗷的象狼一樣狂野的叫喚著。
小淫跟在我後面嗤笑:十八,你至於嗎,就下了這麼點兒雪。
到了朱檀家,只有朱檀一個人在家,她老公和孩子去她婆家了,朱檀看見我也興奮:十八,晚上一起吃了飯再回去,我又學會做兩個菜了。
我的心裏一涼,回頭朝小淫苦著臉,希望他能想出一個脫身的方法,還沒有等我的表情充分發揮,朱檀倒是一把拽住我笑:十八,這個男生是誰?你男朋友?蠻帥的。
我趕緊搖頭:不是,是和我一起共用電腦的男生,別誤會。
朱檀嘿嘿笑:哎,有些事情是越解釋越黑,知道嗎?
小淫摸著腦袋始終保持著笑容,沒有說話。
我基本是使出渾身的解數,才說服了朱檀,我們不在她家吃晚飯,最後朱檀也無奈的搖搖頭:好吧,下次一定在這兒吃哈,我還單獨叫了幾個海鮮,那一盤龍蝦估計又得剩下了。
我心裏又是一涼,今天我是怎麼了,小淫說要請我吃大餐,我連早餐都沒有吃就樂不顛兒的跟著小淫跑到市內了,誰知道小淫錢包丟了,結果大餐沒有實現,我就吃了倆饅頭;朱檀買了豐盛的海鮮大餐,我竟然還拼命的拒絕?我,我真是沒有吃大餐的命啊。
小淫和我一起抬著兩箱飲料出去的時候,忍著笑看著我,一副幸災樂禍的架勢。
往亞瑟房子走的時候,雪花大了,偶爾會打在人的臉上,瞬間的一涼,然後消失,小淫笑嘻嘻的看著我:十八,剛才朱檀說我是你男朋友的時候你幹嗎那麼推辭啊?你是不是覺得和我這麼帥氣的男生在一起是一件很難高攀的事情?很自卑是嗎,其實你也不用自卑,在外人面前,我還是希望多給你冒充點兒面子了。
我哼了一聲:哎,你瞎說什麼?
小淫轉過頭笑:難道不是嗎?
我抬頭看了一下灰濛濛的天空:你是不是很難高攀,跟我呢,沒有任何關係,反正你不是我喜歡的那個類型,這不是面子不面子的問題,根本就是兩回事兒,哎,要說可惜啊,可惜朱檀那盤龍蝦了,真是命苦,大不了再冒一次險,就算朱檀做的菜難吃能難吃到什麼程度,不是還有海鮮嗎?我是大餐的夢想饅頭的命啊。
我搖著頭。
小淫停了下來:十八,歇會兒,磕手了。
放下兩箱飲料,我和小淫站在路邊,小淫點了支煙,朝著飄舞著雪花的空氣裏面吐了一口熱氣,那個姿勢還真是帥,我有點兒想模仿的感覺。
小淫轉頭看著我:十八,那你喜歡什麼類型的男生啊?
我伸手去接空中飄舞的雪花:喜歡那種簡單的,單純的男生,象佐佐木那樣專一細心,知道疼愛自己女朋友的,其實女生的要求都夠簡單,我就更簡單了,還有就是,最好沒有談過很多次戀愛的那種,我不喜歡男生花心,而且是深惡痛絕,你和亞瑟要不是我的兄弟啊,哼,我肯定連搭理你們都不會搭理,也不是我多清高,我就是見不得你們男生,尤其是長得帥的男生老是覺得自己跟大眾情人似的,尤其是你,動不動就會說,哎,亞瑟啊,我怎麼就奇怪老佐怎麼老是看一張臉就不會厭煩呢?換了我早就看夠了,哼……
我也不知道哪里來的怒氣,越說越是生氣,瞪了小淫一眼:不說了,快點兒抬東西走人,記著啊,以後不要問我這麼敏感的問題,搞不好我會發脾氣的。
小淫站著沒有動,手裏的煙被風吹得一明一暗的。
我皺著眉頭看著小淫:哎,你不走啊?
小淫收回看著我的眼神,回手把煙扔向遠處,沒有說話,和我一起抬著飲料往回走。
朱檀給我一箱可樂還有一箱雪碧,估計小麥該開心了,雖然我很喜歡二氧化碳從自己胃口裏面返出來的感覺,但是對這種東西始終是好奇而已,沒有小麥那麼大的癮頭。
回到亞瑟房子之後沒有多久,雪花就下的大了,我開始興奮,回房間之後把客廳的窗戶打開,看著外面,雖然雪花或者雨水都是自然界平常的自然現象,但是我老是覺得這些東西實在太神奇,竟然可以從空中飄落下來,我朝小淫要了一支煙,吸了兩口,也向飄著雪花的空中吐了幾口煙,那個時候我突然就覺得自己真是帥呆了,簡直就是傲視蒼茫大地的感覺。
小淫也點了支煙,和我一起趴到窗臺上,往外面看著,我有點兒興奮過頭的拿胳膊撞了小淫一下:哎,小時候特別羨慕能夠活在古代的那些俠客,可以仗劍走天涯,浪跡天涯四海為家,可以大碗喝酒,大塊吃肉,那種感覺多爽啊,看見不平的事情就可以替天行道,要是遇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還可以義結金蘭……
小淫有點兒沉默的看著我:十八,我沒有你想的那樣花心,而且我也沒有想當什麼大眾情人來著,你說話是不是有點兒尖刻了,其實……
我的興致一下子沒有了,皺著眉頭看著小淫:哎,我說過不要跟我說這樣的事情,我很反感這些,你還說你不花心?不說別的,我來學校之後,你交了幾個女朋友?亞瑟說你之前的兩年就更沒有數了,你記得清楚嗎?在這樣事情上,我和你應該是沒有共同語言的,所以最好不要探討了,免得傷了我們做朋友之間的感情。
小淫開始據理力爭:十八,可是我那些也是正常交往啊,我也並沒有因此刻意的去宣揚自己什麼,別人說喜歡我,那我看著別人也還成,交往也不對嗎?我是成年人,難道非要刻意把自己裝成君子嗎?我有那個必要嗎?再說了,我裝君子給誰看?
我擺擺手:算了,我們不說這個問題,好不好?這根本就是我和你差異很大的地方,沒法說清楚,再說有必要說清楚嗎?你呢,按照你的這種生活方式活著,挺好,亞瑟也活得挺好,亞瑟之前也跟我說過,不要太過於執著,多多學習他,能放得開的態度,我呢,也按照自己的生活方式活著,所以我們大家既然是好朋友了,也不要非要討論對方和自己的生活方式好不好?生活方式是自己的隱私……
小淫有點兒不高興的打斷我:可是,可是,剛才在路上的時候,你說的那話,很讓我難堪,你分明就是在鄙視我的人格,這是原則問題,我必須跟你說清楚,花心的概念你不能隨便亂給別人扣上,就你的智商,你知道什麼是花心?還大眾情人?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嗎?你自己都不是很理解的東西,隨便就用來說別人?
我被小淫說的一愣一愣的,有點兒尷尬,我抿了抿嘴唇,做了一個暫停的手勢:好,好,小淫,我為我剛才在路上說的話道歉,這樣總算行了吧,我其實並無所指,如果讓你感覺難堪了,我道歉,真誠的道歉,這樣總行了吧,我們不說這個話題,行不行,外面雪花下的挺有意境的,說這些不搭旮的話破壞氣氛,好不好?
小淫吐了一口煙,皺著眉頭看著我:既然說到這個話題就必須說完,你不是挺喜歡和別人爭論的嗎?肖揚不花心,在大學也沒有談過戀愛,是不是專一很難說,但是也還細心,人家也死心塌地的喜歡你,你怎麼不喜歡他啊?這不是你很合理的人選嗎?
我看著窗外,有點兒洩氣:人和人之間是需要感覺的,比如我最初看見易名的時候,就知道自己會喜歡上易名那種陽光燦爛的笑容,易名雖然不喜歡我,但是他對方茵茵也是一種死心塌地,所以在大學之後我最初喜歡一個人的感覺,我還是會留給易名,不管他是不是在意,也不管易名是不是知道我喜歡他……
小淫有點兒不服氣的看著我:你怎麼就知道易名在高中或者初中就沒有談過很多戀愛?說不定也很花心……
我斜著眼睛看著小淫:你以為別人都跟你似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小淫生氣的抬起手要敲我的腦袋:十八,你……
我躲了一下,陪著笑,模仿著電影中的場景,深沉的吸了一口煙,看著小淫:所以說,對於一個人的過去,知道的越少,有時候反而是一件好事兒,不是嗎?兄弟。
小淫的手,停在空氣中,有點兒發呆的看著我:十八……
我推了小淫一下:哎,模仿的像不像啊,電影中的鏡頭都是這樣,裝出深沉的樣子,說著刻意的話,很能讓別人進入情緒,是不是?
小淫咬了一下嘴唇,看著我:十八,電影中也常有這樣的事情啊,一個男人可能剛開始很花心,可是後來遇到了自己喜歡的女人之後,就會完全改變,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這也說明之前他並沒有遇到過自己真心喜歡的人,對不對?所以說就是花心的男人也是會改變的,比如說,男主角會說,我在遇到你之後,很多事情都變了,給我一個機會,好嗎?
我嘿嘿笑:得了,電影是電影,不是現實生活。
我有點兒恍然大悟的看著小淫:哦,哈哈,我知道了,我知道你心裏想什麼了,我知道了……
小淫慌亂的看著我:哎,哎,你知道什麼啊你……
我指著小淫的笑:我知道了,你想用電影裏面的例子幫著你自己開脫,對不對,證明你自己會是個好男人?
小淫松了口氣,皺起眉頭:算了,不和你說了,你的智商啊,說什麼都是白扯,浪費腦細胞,真是不知道你是怎麼考上大學的,肯定是批卷子的老師睡著了犯了錯誤。
晚上吃飯的時候,小淫對我開始不理不睬的,我吃著飯,還特想找話跟他說:哎,你怎麼不說話了?
小淫瞪著我:我現在看著你,就說不出話來,特想揍你。
我咬了一口黃瓜:我又沒有惹火你,你神經。
小淫貌似嚴肅的拍了一下桌子:你,你詆毀我人品,你。
我慢悠悠的看著小淫:我到底詆毀你那塊兒的人品了?是胳膊上的,還是腦袋上的。
小淫咬著嘴唇側著腦袋看著我不說話,過了好一會兒才說出一句:十八,你不要這麼刻薄,我對你挺好的,你這麼刻薄的批駁我,你晚上都不會做惡夢嗎?
我噗哧一笑:哎,你想的多了,我哪有批駁你,不對啊,之前我也這樣說你,可是你每次都無所謂,現在你怎麼突然變得很在意了,有點兒奇怪哈?
小淫吐了一口氣,沒有再說話。
接下來的兩天,小淫在我的威逼下,開始幫著我打字,有了小淫打字的速度,我的資料速度飛快的提升了出來,連錯字的數量也少了,我還是飛快的趕著,我是怕家教開始之後我又沒有充分時間整理資料了,之前的那種象大白菜失去水分的疲憊感一直像是陰影一樣的困擾著我,所以我是很想拼命趕著文字資料,到了家教的時候我可以回來後睡覺。
小淫一個勁兒的抱怨:哎,十八,你怎麼比周扒皮還黑啊,這是寒假,是春節,不是工作集中營,真是。
我翻著手裏的參考書:切,你不是失眠嗎?這兩天我看你睡得跟死豬一樣,怎麼不失眠了,所以你應該謝謝我,至少治好了你的失眠。
小淫苦著臉看著我:哎,十八,對啊,這兩天怎麼沒有失眠啊?
2月14日情人節的時候,我根本就是忘記了這個節日,因為我實在不知道我跟這個節日有什麼關係,所以我根本徹底的忘記這個節日,如果不是小淫提醒我的話。
早晨起來之後,我一邊吃著早飯一邊提醒小淫我明天就要開始家教了,所以今天要多多的打一些資料,家教以後到底有多少時間我心裏很沒有數。
小淫把手裏的麵包沒好氣的往餐桌上一扔:十八,你真黑,今天是情人節,情人節!知道嗎?你不會這麼沒勁吧?
我沒有反應的看著小淫:可是情人節跟你有什麼關係嗎?你有約會嗎?如果有,我自己一個人整理資料就好了,記得回來的時候給我帶份兒炒飯,我沒有約會,我看家。
小淫點了支煙,眯著眼睛看著我:情人節,情人節是和我沒有什麼關係,我現在也慘,連個女朋友都沒有,混到和你一樣慘的份兒上,真是丟人啊,雖然沒有關係,可是生活中總要找個樂趣是不是?這樣好了,我吃點兒虧,看在我這些天幫著你打字的份兒上,今天你就別這麼壓迫我了,咱們稍微,稍微那麼一丁點兒放鬆好不好?
小淫說的特別可憐,我嗤笑:好吧,你放鬆去吧,什麼時候放鬆完了,你告訴我,這下行了吧?
小淫笑:這就對了,生活嗎,始終是美好的,十八,我下樓去買幾盒煙,一會兒回來。
說完,小淫迅速的穿好大衣,樂顛顛的往外跑,我搖著頭,買個煙就這麼興奮?
我一個人在電腦前面整理著文字資料,說實話這些天,我敢肯定,我的眼睛近視的度數肯定又增長了,因為我看別的東西的時候開始有模模糊糊的感覺,老是像是眼前被人蒙住了一層什麼東西似的。
大概能有四十幾分鐘,小淫樂顛顛的跑了上來,脫了大衣,不知道又跑到他自己的房間裏面幹什麼了,過了好一會兒,小淫才從他自己的房間裏面出來,神秘兮兮的坐到我身邊:十八,你打字,是不是有點兒累了?要不,要不稍微歇一會兒?過一會兒我幫著你打。
我沒有說話,正好打到一個要改動的地方,我沒有抬頭:等一下,這個地方改完之後再停下來,不然我怕我會忘記了。
大概我自己又打了二十幾分鐘,才停了下來,轉過頭看著小淫:又怎麼了?你怎麼每次都是不怎麼累的時候又喊著要歇會兒?你很累?
小淫叼著煙不大自然的笑了幾下:沒什麼,我剛才出去轉了一下,所以,所以就……
小淫吐了兩口煙,好像有點兒坐立不安的樣子:十八,我剛才不是說,我們要稍微的放鬆那麼一丁點兒嗎?你也同意了,是不是?
我點頭:是啊,怎麼了?
小淫突然從身後拿出一個什麼東西放到電腦桌子上:所以啊,我是覺得我和你都挺慘的,你想啊,咱們都是成年人了是不是,可是你呢,沒有男朋友,我呢,雖然一直很搶手,可是現在是流年不利,所以也沒有女朋友,可是,可是今天畢竟是情人節啊,成年人的節日,所以我不用給別人送什麼玫瑰花了,你也不用給別人送巧克力了,所以我就買了一大塊巧克力,咱倆分著吃算了,這樣也算是沒有什麼心理陰影了,是不是?
小淫說這些話的時候,提高了很大的聲音,唯恐我聽不明白似的,我疑惑的看著小淫放在電腦桌子上的巧克力,很大一塊,外面的包裝紙很漂亮很高貴的那種。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德芙巧克力長的是什麼樣子,更沒有吃過。
小淫手忙腳亂的把巧克力撕開包裝,掰開兩塊,看著我:那,你以後不能太過挖苦我,知道嗎?做兄弟的不能不厚道,再說我有什麼好事兒不是一直想著你了嗎?一人一半,很公平,十八,你吃不吃?
那是我第一次吃叫做德芙的巧克力,之前我都不知道德芙的入口感覺是那麼美妙,是入口即化的感覺,我拿起半塊,嚴肅的看著小淫:哎,這個可是你自願請我吃的,到時候別指望我會給你錢,現在後悔還來得及,事後我不認賬的。
小淫眯著眼睛笑:十八,我不會賴帳的,你吃吧,我這兒還有半塊。
我和小淫每人吃了半塊巧克力,吃的電腦桌子上一堆碎屑,我疑惑的看著小淫:哎,我怎麼總是覺得你好像有什麼事情要求著我幫你似的,之前你好像沒有這麼好心啊?
小淫嘿嘿笑:十八,你要是總是這麼想呢,你就這麼記著吧,到時候我真的有什麼事情求你的話,怎麼咱們也是混的很熟,你不會拒絕對不對?
我看著巧克力的包裝,無意識的回答:是啊,不是有句話說,吃人家嘴短嗎?
小淫轉了一下眼睛看著我笑:十八,你現在不會真的直接用暖壺喝水吧?
還忘了說了,自從小淫上次把玻璃杯子舔了一圈之後,我只好拿著自己的飯盒喝水了,我的飯盒還好,是個雙層的,帶著一個小一些的格子,所以我用最小的格子喝水,現在小淫提起這個碴兒,我的火氣還真是馬上就上來了,我氣哼哼的看著小淫:得了,你還敢提那件事情?馬上給我打字,放鬆時間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