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 他說沒事
回到亞瑟租的房子,小淫才鬆開拽著我胳膊的手,房間裏面還有一種淡淡的香水味道,收拾的很乾淨,餐桌上還整齊的擺著餐廳叫來的菜,還有一瓶開了蓋子的紅酒,兩個玻璃杯子,一個玻璃杯子裏面倒了紅酒,另一個沒有倒,桌子椅子擺放的也很整齊,我看著小淫笑:哎,你小子很會生活啊,這個紅酒是哪年的?會不會也象電視中演的那種很酷的,男主角牛了吧唧的拿著紅酒說,這個是82年的紅酒,喝一瓶可是少一瓶啊……
小淫嗤笑了一下:82年的紅酒?你還知道有82年的紅酒?把咱倆賣了也不夠82年的紅酒錢,更何況就是賣,也是我占主體價格,你最多就是贈送品。這個是超市裏面賣的,二十幾塊一瓶,買兩瓶還有禮品送。
我每個房間都推開門看了一下,沒有人,我奇怪的看著小淫:咦?人呢?
小淫坐在餐桌前面,掏出煙,不知道為什麼,小淫的手抖了好幾次,點個煙都費勁兒,我噗哧一笑:哎,你受什麼刺激了?不會吧……
小淫吐了一口煙,看著我:人來了,但是走了,晚上七點多就走了。
我不明所以的看著小淫:你們吵架了?還是怎麼了?
小淫轉開目光:沒有。
我更不明白了:你們也沒有吵架,我也沒有在這當電燈泡,你怎麼了,受氣了……
我正在得不得的說著的時候,小淫突然放大了聲音:我說沒有,沒有,什麼都沒有,你聽到了沒有?不要再問了!
我嚇了一跳,吃驚的看著小淫:你,你幹什麼,朝我吼?我有得罪你?
小淫懊惱的看著我:不是,我是想說,那個女孩子來了之後,就是和我說了一會兒話,然後我讓她走了……
我哼了一聲:你行,你真行,小淫,你讓我給你騰出地方,我給你騰出地方,我夠義氣吧?你莫名其妙的找我回來,我也跟著你回來了,你在別人身上的不痛快,你朝我吼?
說完我站起身,往房間走,實在不想理這個臭小子,小淫突然在我進屋前擋在門前,小心的看著我:十八,不是那個意思,你聽我說……
我狠狠的瞪了小淫一眼:你不讓開,好,我回學校宿舍……
小淫拽住我的胳膊:十八,你聽我解釋,不是你想的那樣子。
我甩開小淫的胳膊:一邊呆著去,我懶得聽你的破事兒,我晚上還要整理資料,別防礙我,你自己的事兒自己折騰去。
我剛把要整理的資料拿到電腦桌子上,電話就響了,我白了小淫一眼,伸手抓起電話,打來電話的是易名,這是我沒有想到的,易名的聲音在電話裏面好像還挺高興的,我總算逮到一個順眼的人,抱著電話開始和易名聊了起來,過了一會兒,小淫坐到我身邊,問我誰啊?
我往旁邊挪動了一下,捂住話筒:不是找你的,是易名找我。
小淫拿了支煙,點上,眯著眼睛看著我,不說話。
易名說快要過年了,家裏來來往往的人可多了,也鬧騰,易名說早想給我電話了,一直忙著,我說沒事兒,反正我這邊也忙著呢。
易名說他有可能會提前回學校,我說好啊。
小淫在旁邊用手碰了碰我,我轉頭,看見小淫不大樂意的看著我,皺著眉頭。
我沒搭理小淫,接著又和易名聊了二十幾分鐘,才放下電話,小淫黑著臉:十八,你長不長記性啊?人家易名和方茵茵還好著呢,你跟著攙合什麼,一點兒道德也沒有。
我打開手裏的參考書,扁著嘴看了小淫一眼:要你管?易名是我老鄉,不是你老鄉,我記性好得很,我也沒有攙合什麼,這跟道德沒有什麼關係,你讓開,去去去。
小淫吐了兩口煙,坐到我身邊的椅子上:十八,你敢說你心裏對易名啥想法也沒有?口不對心,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想什麼?
我嗤笑:切?這有什麼,我還想著小意七八年了呢,犯法嗎?
小淫側著臉看我:你說誰?你想著誰七八年了?
我自知失言,打開電腦不搭理小淫的問話:我想著自己了,你管得著嗎?
小淫順手拿起桌子上的一本電腦書翻著,斜著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
我敲了一會兒鍵盤,小淫碰了碰我:十八,其實,其實今天晚上,我之前那個女朋友來了之後,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之間就沒有了感覺,就像是看見一個陌生人一樣,連說話都有點兒尷尬,所以我只能就讓她走,感覺就像是我要是留下她就犯了什麼錯誤,好像對不起誰似的,我是覺得我的心裏已經沒有了她這個人的想法了。
我一邊敲著鍵盤一邊嗤笑:那就是說你心裏已經有了別的人的想法了唄,這有什麼奇怪的,你啊,本來就是那種喜新厭舊的主兒,你都換了多少個女朋友了?數都數不過來,你能記得住誰啊?就別說你那點兒破事兒了,你不是失眠嗎,好好睡覺去吧,我還有很多東西沒有整理完呢,我的日子可是沒有你那麼悠閒。
小淫不滿意的看著我:哎,十八,我就跟你說會兒話,你怎麼這個態度啊?你平時跟我說話,我有這麼對你嗎?真不夠義氣。
我放下參考書,有點兒哭笑不得:老大,你是忙完了,你看看我,我還有很多東西沒有做完呢,天天還有家教,我是時間不夠,而且睡眠也不夠,你還想怎麼樣啊?對了,你現在已經忙完了,你可以出去轉轉啊,你不是想去陸風家玩嗎?就在天津也不遠,要不,你出去找個新的什麼女朋友也好,老面孔看慣了,換個新的面孔,做兄弟的,我支持你,一萬個支持你,說不定你的失眠症狀就會好了,好不好?
小淫轉著手裏的煙,愣愣的看著我:十八,你就是這樣想我的嗎?我給你的印象就只能是這樣嗎?
我歎了口氣:那你想我怎麼去想你,你教教我,大不了我付學費。
小淫換了個姿勢:十八,你真的不喜歡肖揚,一點兒可能都沒有嗎?
我往椅子後背上一倚,拿著本參考書蓋住臉:哎,小淫,你今天是怎麼了?你能不能正常一些啊,平時你挺正常的一人啊,肖揚?不過肖揚也有好的地方,至少肖揚會幫著我用五筆打字,還別說,肖揚的五筆打的是挺快啊?
小淫來了興趣,笑:十八,我教你五筆不就結了?就這麼點事兒,還不容易,十八,你把書放好,不是跟你吹,我的打字速度只在肖揚之上不在肖揚之下,你坐好。
我坐好,小淫開始看著我手裏的文字資料拆著字根,然後讓我在鍵盤上敲著,我比較呆滯的伸出幾根手指頭,在鍵盤上一會兒點一下鍵,然後老半天再點一個鍵,小淫皺著眉頭:哎,十八,你不會吧,你怎麼反應這麼慢啊?手眼配合能力也太差了吧。
我急的有點兒抓耳撓腮:哎,哎,我看還是算了,我還是打智慧拼音算了,這個太過複雜了,字根也太難拆了。
小淫虎著臉,放下手裏的參考書:十八,你真是,坐好了……
小淫騰的站了起來,嚇了我一跳,我以為他會揍我,不會吧,就因為我笨就要挨揍?
小淫站在我身後,然後雙手從我的肩膀上伸了過來,小淫臉部從我右側臉頰處看著電腦螢幕,就像之前肖揚教我打遊戲一樣,小淫的雙手抓著我的手指頭,嘴裏叨念著:你看,這個字,就要這樣拆,手指頭在鍵盤上要這樣找感覺,打字的時候不用眼睛看著鍵盤,只要用手來感覺就行了,眼睛就盯著螢幕,找時間你把鍵盤上的字母位置背一下,你不是挺能背東西的嗎……
小淫的頭髮垂到了我耳朵上了,很不舒服,我推開小淫,像是渾身起了雞皮疙瘩似的:唉,不學了。
小淫愣了一下:怎麼了?十八。
我嘟著嘴看著小淫:哎,你的頭髮,你的那個長頭髮,真是煩人,搞的我很不舒服,算了,我不學了,還是用拼音最好了。
小淫往後攏了攏頭髮,笑:這個啊,我還以為你怎麼了呢。
我摸了摸肚子,晚上冒險答應了在朱檀家吃飯,朱檀的做飯水準真是不怎麼樣,就那樣還逼著我喝了一大碗類似刷鍋水的湯,看來我膽子真大。
我站起身,看著餐桌上菜:哎,你晚上沒有吃飯嗎?
小淫伸了個懶腰:吃個頭啊,那女孩走了之後我就一直給你打電話,誰知道你宿舍一直沒有人接電話,這不,這些東西都涼了,我也有點兒餓了,太涼了菜,熱熱吧,對了,那會兒你去哪兒了,怎麼不在宿舍?
我支吾著:我在朱檀家混飯吃了。
小淫搖著頭:十八,你真可憐,就知道到處混飯吃,知道我這個做飯的重要性了吧?
我歎了口氣:朱檀做的湯還不如我呢,朱檀炒完菜就往鍋裏倒兩碗水,然後放點兒味精和鹽,水一開,就是湯了。
小淫驚訝的看著我:十八,不會那樣的湯你也喝了?
我無奈的搖著頭:那能怎麼辦啊?要飯吃還能怕餿嗎?朱檀還說湯很能保養人,於是我就喝了一大碗,比這個碗還大半個。
我用手比劃了一下碗的大小,小淫同情的看著我:十八,你能活到今天真是進化論上的奇跡,達爾文應該重新寫寫進化論了,應該說,那些不能適應環境的人中,也能矬子裏面拔大個兒,崩星兒的也是能活下去一兩個,比如你十八。
小淫端著盤子往廚房裏走的時候,我伸手在一個盤子裏面拽了一塊東西塞進嘴裏嚼著,小淫用手拍了我一下:哎,哎,這麼大個人了,什麼習慣啊?
小淫把餐桌上的筷子,還有用過的酒杯統統收拾掉了,我去廚房拿了自己的勺子,小淫把菜都熱了一下,然後重新端到餐桌上,我剛才還餓著呢,可是這會兒開始有點兒困了,我無精打采的吃了兩口菜,看著小淫:哎,你程式都編完了,你倒是輕鬆了,我的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完成呢,困啊。
小淫咬著勺子:我就喜歡學個數學和電腦,將來也就指望這個東西吃飯了,所以啊,雖然程式交上去了,還是要再看看別的書,多學點兒是點兒吧,所以其實也就是能閑著幾天,過兩天之後還是要看書的,十八,十八,你怎麼了……
我困的有點兒不行了,我憋著壞,裝作無力的擺著手:小淫,你好,好狠的心啊,你竟然在菜裏下毒藥,我就是死了,死了,也不會放過你的,你的,你的……(這是回音特效)
小淫竟然真的嚇了一跳,勺子啪的掉到了地上:十八,十八,你別嚇我,你怎麼了?你說話啊?
小淫來到我身邊的時候我突然站起來:我沒事兒,哈哈,嚇倒了吧?
小淫有點兒生氣瞪了我一眼:哎,你什麼人啊,道德敗壞,嚇死人不償命是嗎?
我呵呵笑:不行了,困了,回房間睡覺了,今天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