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他失眠了
第二天,亞瑟回來,我問他女流氓長成什麼樣子,亞瑟吊爾郎當的笑:女流氓就長成女流氓的樣子,還會是什麼樣子。
小淫只是一個勁兒的唉聲歎氣,總說自己睡眠不好的狀況越來越糟糕,開始晚上十一點十二點以後也睡不著覺,我同情的看著小淫:哎,要不你小子出去放鬆兩天算了,要不找個看得順眼點兒的女朋友讓眼前一亮,可能會好些。
小淫苦著臉:十八,我哪有時間啊?還有好多程式都還沒有編完呢!
亞瑟咬著蘋果看笑話:小淫,你活該,平時你都幹什麼了?這會兒知道著急了?
三天後,我給小學生打電話的時候,小學生無比興奮的告訴我,期末考試的時候他考了一個班級十七名,遠遠超出他家裏人的想像,於是他爸爸給買了他想要的505文曲星,他心滿意足了,而且聽他說的那個意思,他父母還是很感激我的。
這話還真不是蓋的,我第二天開始去給小學生補習,就受到了很高的待遇,於是我開始後悔當初沒有去考師範類學校。
小學生同班同學我記不住名字了,只能說有女小甲、女小乙、男小甲、男小乙了,看著都還很聽話,小學生介紹我的時候吹得有點兒大了,小學生說:我老師可好了,比咱們班主任強老了去了,你們就跟著她學習吧。
我忍著笑,就是說大家以後要互相學習之類的客氣話,女小甲挺有意思的,胖嘟嘟的,絕對是營養過剩那種,臉色紅潤的很,但是女小乙就差很多,好像是營養不良似的。
因為是第一天給他們這些孩子上課,也挺有意思的,所以中間沒有感覺特別的累,即使有人問一些莫名其妙的問題,我也是極度忍耐著,畢竟是第一天嗎。
補習結束的時候,小學生的爸爸非要給我一箱蘋果還有一箱可樂,說是感謝我給小學生提高了成績,還有快要過年了,讓我帶回去,我拒絕但是小學生的爸爸非要給我拿著,我說我的自行車實在不好帶,小學生的爸爸說要開車幫著我送回學校,搞的我實在不能不拿著。
從小學生家裏出來之前,我用小學生家裏的電話,給亞瑟打了個電話,讓他到樓下接我一下,有東西要拿上去,亞瑟答應了。
小學生的爸爸開車幫著我把一箱蘋果一箱可樂還有嘟嘟的破自行車一起送到了亞瑟租的房子樓下,車子停下的時候,我看見小淫和亞瑟在社區門口不停的跺著腳,亞瑟時不時就趁小淫不注意給小淫一拳,小淫回身的時候亞瑟就好像裝作沒有什麼事情了。
我忍著笑,打開車門,招呼亞瑟和小淫過來,讓他們幫著把蘋果可樂還有自行車拿了下去,我對小學生的爸爸表示了自己的感謝,小學生爸爸客氣的走了。
上樓的時候小淫咧著嘴笑:十八,怎麼,你當家教有人給你發放福利了?我編程編的這麼辛苦也沒有人給我福利啊。
我推了小淫一把:閉嘴,你話真多。
亞瑟一邊開著門一邊笑:小淫一直多嘴,你又不是不知道。
進了房間,小麥看見有可樂,先跳了起來:十八,你真好,就知道你好,我最喜歡可樂了,噢耶。
真是小孩子,有了可樂就會高興成這樣,我怎麼就不覺得可樂會比白開水好喝?
小麥搶著開了一罐可樂,小淫朝我笑:十八,你功成名就了?
我笑了一下:不是,主要是小學生的成績提高之後,他家裏人高興唄,現在我反倒有壓力了,要是小學生的成績一旦再下去了,你說我是不是還得把這箱蘋果和可樂的錢還給人家啊?所以我還不如不要呢。
小淫拍了我一下腦袋:你呀,怎麼這麼沒有自信呢?
我揉著腦袋:哎,你欺負我上癮啊?我腦子本來就不好使……
亞瑟叼著煙朝我笑:十八,沒關係,我給你做主,要是小淫把你打成癡呆了,我讓他養著你一輩子,這樣行了吧?
我瞪了亞瑟一眼:哼,就是癡呆了,我也不想跟著這樣一個人過一輩子,沒人性。
小淫不樂意的看著我:哎,我怎麼沒有人性了,我這人多好啊,人長得帥,而且做飯做的好,好多女生都搶著要呢!
我開始掰持:那些女生不正常了,正常人都不會,堅決不會看上你這樣一個花心的傢伙,我就討厭的很,我寧肯一輩子嫁不出去,哼!
小淫張了張嘴,沒有說出話,我得意洋洋的從裝著蘋果的箱子裏面拿出一些蘋果,去廚房洗蘋果,小麥跟著我,幫著我找出了一個很大的蘋果盤子,我把洗好的蘋果放到裏面。
回到客廳的時候我扔給亞瑟一個,亞瑟接了過去,趴到沙發上看著報紙,我叫小淫,小淫不出聲,在電腦前面好像編著什麼程式。
我一手拿著一個蘋果咬著,一手拿了一個蘋果坐到小淫旁邊的椅子上,把手裏的蘋果遞給小淫:給,你不吃?
小淫不說話,敲著鍵盤,理都不理睬我,我有點兒尷尬,重複了一句:你到底吃不吃?
小淫還是不說話,我咬了一下嘴唇,不知道這個傢伙發什麼瘋了,我二話沒有說,站起身拿了蘋果回小麥房間一邊看著漫畫一邊吃著蘋果,順便想睡上一覺。
晚上吃晚飯的時候,小麥坐在我身邊一個勁兒的抖索著,像是得了坐骨神經痛似的,我皺著眉頭看著小麥:哎,你怎麼了?
小麥一邊抖索一邊顫著聲音說:十八,十八,我好,好久,沒有做運動運動了,所以所以,動動。
亞瑟瞪著小麥:你再動,信不信我揍你?
小麥撅著嘴,停止了哆嗦,小淫不大說話的扒拉著自己碗裏的飯,亞瑟皺著眉頭看著小淫:哎,哎,說你呢?小淫,你怎麼了?睡不著覺怎麼吃飯也不正常了?什麼毛病啊你?
小淫看了亞瑟一眼,往碗裏扒拉了幾口菜:失眠影響的,應該去醫院看看了。
我沒有搭理小淫,還在想著他不接我給他蘋果的事兒,真是,我又做錯什麼了,陰陽怪氣的,沒搞明白。
吃完飯,我早早的收拾了資料,坐在電腦前開始打字,亞瑟伸了個懶腰:十八,我真是佩服你的精神,我又要困了,早睡早起……
亞瑟說完拎著一本雜誌脫落著鞋回了房間,過了一會兒我聽見小麥類似誇張似的慘叫了一聲,嚇了我一跳,我還不敢跑進去,只好隔著門喊:亞瑟,小麥,你們怎麼了?
過了一會兒我聽見房間裏面傳來小麥嘿嘿笑的聲音,這傢伙,真是,又不知道搞什麼?
我坐回電腦桌,開始認真的整理著文字資料,明天下午又要給朱檀檢查了,爭取這次不要被挑出太多的毛病,總要有進步才好。
我不知道自己敲鍵盤敲了多長時間,直到自己的脖子有點兒僵硬的時候我才做了一下存檔,我準備到廚房倒杯水喝,轉身的時候我看見小淫房間的門開著,小淫穿著牛仔褲和襯衫有點兒發呆的不知道看著什麼東西,我看了一下手錶,已經晚上十一點了,我愣了一下:你又睡不著了?
小淫點了點頭,我去廚房倒了水,出來的時候小淫已經穿著拖鞋來到客廳了,我喝了一口水,看著小淫:要不,明天你去醫院或者診所看看?買點兒什麼治失眠的藥吧。
小淫坐到我旁邊的椅子上,點了支煙:可能不是失眠,也可能是最近太悶了,我說不好。
我瞪著小淫:哎,你這個傢伙,我中午給你蘋果你幹什麼不搭理我,我和蘋果又沒有招惹你,你脾氣越來越大了,哼。
小淫吐了一口煙,看著我:十八,不是,不是那個意思,是……
我嗤笑:是什麼?
小淫咬了咬嘴唇:你說,你說你討厭我,是嗎,真的討厭?
我吐了口氣,笑:不是你說的那種,我怎麼會討厭你呢?我是說啊,我把你當成和亞瑟小麥一樣的朋友,怎麼會討厭你呢?
小淫盯著我:可是你說你討厭我來著。
我笑:我的意思是說,我如果選擇男朋友的話就不會選擇你這種的,你比較花心,你自己也知道,你不是說你要是老是看著一個人的臉會夠嗎?這個問題你也說過啊,你說我實在不具備什麼審美角度啊,所以啊,我要是選擇男朋友的話,一定要選擇那種專一的……
小淫沒有說話,看著我眼前的水杯發楞。
我看著小淫:你睡覺吧,不然又會失眠了。
小淫把煙掐了,雙手抱著腿,沒有動地方:十八,你忙你的吧,待會兒困了我就去睡好了,你不用管我。
我扭過頭接著敲著自己要整理的資料,小淫就那麼一動不動的坐著,看著我打字的電腦螢幕發呆。
我一直忙到十二點多了,還是沒有忙完,還是差點兒,我轉頭,看見小淫歪著腦袋看著我和我面前的電腦發呆,我奇怪的看著小淫:你還是睡不著?
小淫點點頭,歎了口氣:是啊。
我轉頭想找亞瑟的煙,可惜,沒有找到,我看著小淫:哎,你的煙給我一支吧?我也困了,但是還是差一些,想把這些整理完。
小淫騰出一隻手,遞給我一支煙,然後用火機幫著我點著,我苦笑的看著小淫:我是希望自己失眠,那樣就會有更多的時間,你倒好,不希望自己失眠反而睡不著覺。
我靠著一支煙的力量把剩下的部分整理完了,伸了個懶腰,轉頭看,小淫靠著椅子在打盹兒,我輕輕碰碰小淫,小淫迷瞪著眼神看著我:十八,怎麼了?
我指指手錶,小聲說:夜裏一點多了,回房間睡吧,恩?
小淫慢慢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那你呢,十八。
我存了盤,關了機子:我這就去睡,今晚都整理完了。
小淫點了點頭,晃晃悠悠的回房間了。
我收拾了東西,也回房間睡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