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紅酒可惡
耶誕節這天早晨,我是被敲門聲驚醒的,我也不知道幾點了,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長時間,因為昨天晚上玩牌玩的太晚了,所以我的生物鐘也不靈了,所以一直糊裡糊塗的睡著,我聽到敲門聲的時候,估計敲門已經有一會兒了。
我張開眼睛問了一句:誰啊?
外面響起小麥的聲音:十八,小淫讓我問問你,你是脫了衣服睡的還是沒有脫衣服睡的?
我忽地坐在床上,穿了鞋子,快速拉開房門,氣哼哼的看著小麥:你找死……
然後我聽見小淫吊兒郎當的笑聲,還有餅小樂和陸風惋惜的聲音,小淫朝陸風和餅小樂伸出手:怎麼樣?輸了吧,給錢吧。
我有點兒發蒙,小麥朝我做了個鬼臉笑:十八,早晨小淫跟他們打賭,說你肯定是沒有脫衣服睡的,他們不相信,所以他們跟小淫打賭,小淫讓我剛才那樣問你,他說你肯定會在一分鐘之內拉開房門,哎,真的,十八,你真的沒有脫……
我狠狠的拿手指彈了小麥腦袋一下:哎,你是不是吃撐了?
小淫樂呵呵的從陸風和餅小樂手裏拿過錢,笑:哎,十八,我們都在等你吃早飯呢,沒吃怎麼能撐到呢?別生氣啊?大不了贏的錢咱倆平分不就結了……
我氣到不行,左右看看,順手抄起桌子旁邊的一個羽毛球拍,奔著小淫就過去了,小淫臉上變了變顏色:哎,十八,好說,好說,贏的錢全部給你,給你,成了吧?
餅小樂搶下我手裏的東西,陪著笑:十八,別生氣,鬧著玩的,玩的,沒有別的意思,小淫,你趕快給十八道歉。
小淫嘻皮笑臉的湊過來:對不起,成了吧,我錯了錯了。
然後小淫朝小麥的房間喊了一下:肖揚,吃飯了。
我這才看清楚,已經上午九點了,看來我睡的時間不短了。
過了一會兒,肖揚和石靜從小麥的房間慢慢騰騰的出來了,肖揚盯著小淫:哎,一早晨,你嚷嚷什麼啊?吵死人了。
小淫不懷好意的看著肖揚:怕吵,你們幹什麼了,這麼怕吵?
直到肖揚出來之後我才想起肖揚這個人,昨晚打牌到最後睡覺,我都忘了肖揚和石靜這倆人,都忘了他們在小麥的房間了。
早飯是從外面買的豆漿和牛奶,還有三明治,我拿過來一杯豆漿和一塊三明治,小麥靠著我右邊,小淫坐在我左邊,肖揚和石靜坐到了我的對面,陸風和餅小樂一邊吃著東西一邊打著遊戲。
我低著頭喝著豆漿,小麥問石靜:哎,機器貓好看吧,不是吹的,我的漫畫書是最全的。
小淫突然小聲問我:十八,你,昨晚真的,真的沒有脫衣服睡覺嗎……
我立馬就被口裏的豆漿嗆了一下,我氣乎乎的把豆漿杯子使勁兒往餐桌上一放:哎,小淫,你神經啊,你說什麼呢?
我這麼一喊,嚇了小麥一跳,小麥轉身看著我:十八,怎麼了?
肖揚也看著我和小淫,小淫擺出一幅息事寧人的架勢:啊,開玩笑,開玩笑,沒事兒。
我瞪了小淫一眼:哎,我跟你說,你再這樣,我肯定跟你掰,信不信?
小淫笑:不這樣了,不了,我信。
吃完早飯,快到中午了,亞瑟還是沒有回來,佐佐木來了電話,說是中午過來,平K也要來,自從昨晚聽說小麥有機器貓的漫畫書之後我也開始心癢了,我是機器貓的忠實粉絲,一直都是,所以不管小麥是否願意,我拖著小麥到小麥的房間,讓小麥給我找機器貓的漫畫書,小麥翻著翻著朝我笑:十八,還有聖鬥士的漫畫書,你看嗎?
我立即感覺小麥的臉上開滿了鮮花一樣可愛:小麥,你咋知道我喜歡看聖鬥士啊,在哪兒呢?快給我找出來,有的看了。
於是小麥給我找出機器貓和聖鬥士的漫畫書,我趴在小麥的床上看著,小麥本來想出去,不知道咋了,竟然和我一起開始看起了漫畫書。
我和小麥倆竟然跟小孩子一樣,我看到可笑的地方就讓小麥看,小麥看到可笑的地方也讓我看,於是我和小麥不時的發出笑聲,被機器貓萬能的法寶和裏面人物的表現搞笑了。
小麥忍住笑碰碰我:十八,昨晚肖揚和石靜咋就沒有笑呢?多好玩啊?
我好容易忍住笑:可能他們是成年人,感覺不好笑吧?
小麥瞪著我:那你也是成年人啊?
我一邊看著漫畫書一邊解釋:我啊?主要是我比較容易被逗笑啊,呵呵。
當我和小麥看得不亦樂乎的時候,門被人推開了,我聽見佐佐木的聲音:十八,你和小麥笑什麼啊?
我朝佐佐木揚了揚手裏的漫畫書:你來了?我和小麥看漫畫書呢。
佐佐木很不屑的看著我和小麥:真是,小麥瘋了,十八你也跟著瘋,沒招了。
佐佐木關了門,小麥好像想起什麼似的看著我:十八,你喜歡看七龍珠嗎?我有全套的。
小麥說出這話的時候我差點兒激動的要把小麥抱起來三呼萬歲了,對於七龍珠我也喜歡看,我到現在還記得裏面的小悟空的最大的弱點就在小悟空的尾巴上,小麥看見我的眼神就開始嘿嘿笑了:十八,我就知道你喜歡看,你等著,我給你找,就是咱倆關係好,要是一般人我還不往外借呢!
小麥說完就跳下床去翻床下的抽屜,然後我就看見小麥一本一本的往床上扔著書,我如獲至寶的拿起來就開始翻看,我聽見好像是陸風的聲音:小麥,十八,你們要可樂喝嗎?
我還沒有說話,小麥已經站了起來:來了,我要。
小麥嘿嘿笑著往外跑,我一邊看著七龍珠一邊搖頭,到底是小孩子,聽見有可樂就跟沒有斷奶的小孩子看見牛奶瓶子一樣,我被七龍珠的漫畫吸引了。
看到中間部分的時候,我聽見門被人推開了,我翻著漫畫書說:小麥,別說,你的漫畫書還真是有不少寶貝,以後沒事兒了我就來這兒看看,這些我都挺喜歡的。
小麥沒有說話,靠著床邊整理著地板上的書。
其實,我最先喜歡的漫畫書是聖鬥士,記得裏面有個很高傲甚至是憂鬱的聖鬥士,當然長得也很帥了,名字叫冰河,單單是這個名字就能讓人感覺到寒冷和淡漠的氣息,一種漫畫的手法來詮釋人性的複雜,還有戰爭,不能不說聖鬥士是我中意的漫畫類型,記得當初每次當冰河聖鬥士受傷的時候我都會心裏很難過,好像自己也真的跟著疼似的。
我入神的時候,一罐可樂遞到了我的面前,我順手接過來:小麥,你喜歡喝這個玩意兒?真是想不明白,哪里比酒好喝了?你就是小孩子,跳級並不能表明你長大了。
我喝了一口可樂,翻著七龍珠的漫畫書,看到小悟空張牙舞爪的頭型不禁噗哧一笑,被人揪住尾巴的感覺真是不爽啊,真是的,致命的弱點怎麼能在尾巴上?一旦被揪住竟然無法發出力氣,全無抵抗能力,我覺得這個畫面真是搞笑,我一邊喝著可樂一邊把這一頁的漫畫遞給小麥看:小麥你看,這頁的。
當我轉過頭的時候,我看見的是肖揚微笑的臉孔,不是小麥,原來從推門進來到剛才,都是肖揚而已,不是小麥,我有點兒狼狽不堪,慌亂的想從趴著的床上坐起來。
肖揚笑著接過我遞過去的漫畫:是嗎?我看看,哪里那麼好笑了,你們竟然笑個沒完。
我坐起來的時候,放在床上的可樂罐向旁邊倒去,我急忙伸手去扶,肖揚也急忙伸手去扶,我握住了可樂罐,肖揚握住我握住可樂罐的手,我掙了幾下,肖揚沒有放手,肖揚的另一隻手拿著我剛才的那本書,笑:十八,這本書真的好笑嗎?
情急之下,我緊張的喊:小麥,小麥,我要找下一集的書,下一集!
肖揚握住我拿可樂的手輕輕鬆開:下次小心,可樂可是比啤酒貴的多了,浪費了不劃算。
我尷尬無比的從小麥房間裏面跑出去,到客廳的時候,看見小麥和佐佐木在電腦前玩遊戲玩的不亦樂乎,小淫平K陸風餅小樂在打牌,正嚷的不可開交,好像是誰出錯了牌。
我松了口氣拍了下胸口,幸好沒有人注意,不然我真該無地自容了,抬頭的時候看見小淫笑嘻嘻的臉和若有所思的眼神,我迅速低下頭,裝作沒有看見,慢慢朝小麥和佐佐木的電腦桌前湊合,小麥好像一直在朝佐佐木炫耀自己的遊戲水準,佐佐木有點兒手忙腳亂,顯然不是小麥的對手。
但是整個房間裏面少了石靜那個女孩子,好像她壓根兒就沒有來過一樣,我很好奇。
吃中午飯的時候,亞瑟還是沒回來,小淫放肆的朝佐佐木笑:亞瑟這回肯定如膠如漆了。
我裝作沒有聽見,和小麥擺著桌子,小麥小聲跟我說桌子上有道菜很好吃,趁著別人不注意,我和小麥偷偷的各自吃了幾口,果然味道不錯,我們偷偷的笑,像勝利的老鼠。
我正得意的時候,平K的聲音響了起來:十八,十八呢?上次喝啤酒輸了,這次我不幹,我們比喝紅酒,十八敢不敢?喝紅酒。
我抬頭看見平K氣勢洶洶的拎著幾瓶紅酒,紅紅的顏色,好像能激起人的鬥志一樣,我看清楚上面寫的是紅葡萄酒,我沒放在心上,紅酒?不就跟飲料似的,這玩意兒小孩子都能喝,我還能怕?
我有點兒高傲的看著平K:哎,找點兒有創意的,紅酒?跟小麥喝的可樂有什麼區別,別逗了,又沒有人說上次你喝不過我就怎麼著了是不是,至於這麼大火氣嗎?氣的拿紅酒還糊弄人嗎?
我說完後,餅小樂開始大笑:十八,好膽色,平K啊,你氣勢就輸了一半,人家十八壓根兒不把你當回事兒。
佐佐木擔心的看著我:十八,你沒有喝過紅酒吧,紅酒是後勁兒大你別上當……
我根本聽不進去佐佐木的話:後勁兒?沒有後勁兒還怕有後勁兒的?喝就喝。
平K奸詐的看著我笑:到時候別後悔啊,我可是沒有逼著你喝對不對?
於是飯桌上別人吃飯,我和平K喝紅酒,說實話,之前我根本沒有喝過紅酒,也不知道十幾度的紅酒能有多大的力量,那是我第一次喝紅酒,我也不會喝,為了能鎮住平K,我竟然快速的喝下兩大杯子的紅酒,三分之二瓶的紅酒被我幾分鐘之內就象喝飲料似的喝了下去,我逞強似的看著平K,他只是淡淡的笑:十八,你別著急啊,別看你現在喝這麼多,誰先倒下還不一定呢?
肖揚擔心的看著我:十八,不能這樣喝紅酒,你瘋了?
我笑:沒瘋,不能這樣喝是嗎?那我就創出這樣喝的一個方式。
當時間慢慢過去二十分鐘的時候,我發現我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紅酒確實不能這樣喝,這個方式不是喝酒,是催眠,我開始看見別人的腦袋慢慢的在我眼前變得模糊,小麥好心的給我夾菜,可是我已經分不出小麥手裏的筷子是幾根了,好像是好幾根似的,小麥的腦袋也變得帶了重影似的,晃啊晃的,我的眼睛開始不聽自己的使喚,就是想睡覺,我模糊的聽見肖揚生氣的聲音:平K,你知道十八沒有喝過紅酒,勝之不武。
平K好像在笑:我哪兒知道十八沒有喝過紅酒啊,你們沒有瞧見她剛才的氣勢啊,我都快嚇傻了,喝可樂也沒有那麼快的啊?沒事兒,不過是睡一覺嗎……
我拼命想搖搖自己的腦袋,可是動作卻是很遲鈍很沒有力度,估計就像老年人晃腦袋一樣,我慢慢的往旁邊的人的肩膀靠著,好像佐佐木說:小淫,你扶著十八一下,別讓她摔倒了,她好像醉了,小心點兒。
好像小淫說:老佐,十八不是好像醉了,是真的醉了,十八這人怎麼這麼虎啊?愁人。
我突然覺得好好的睡一覺似乎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在我所能控制自己的意識慢慢消失的時候,我看見了小淫微笑的臉,明淨的眼神,可愛的酒窩,溫和的表情,是小意嗎?是小意,只能是小意,我就這麼很突然的想起了高中畢業之前,那是我最後一次看見小意,在一個有著冬日暖陽的日子,我和小意錯身而過,小意穿著乾淨的羽絨服,小意棱角分明的臉龐和純淨水一樣的眼神,還有我和小意僅僅相距半米不到的距離,我記得了,我記得我那次聽見了小意的呼吸,還有耳邊的風聲,還有我沒有再回頭時候自己心裏的難過,小意,我就是這樣錯過了你,是不是?這一切就這麼清晰的定格在我的眼前。
我糊塗的喊出了一句話:小意,真的是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