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湯後遺症
我整理書本的時候,肖揚慢慢坐到了我的旁邊,我的另一邊坐著小淫,我只好慢騰騰的整理著書本,又沒有辦法起身走掉,要是立即起身走掉的話我又怕肖揚有什麼我好像是討厭或者反感他的想法。
肖揚順手拿過我手裏的微積分書前後左右的翻著,翻了好一會兒,肖揚突然讓我給他一支筆,我有些奇怪,但是還是順手從筆袋裏面拿出一支筆給了肖揚,肖揚朝我笑:十八,我幫你畫些後面的重點好不好,這樣考試的時候你就知道復習什麼了。
我也無所謂的笑:好啊,反正現在誰都是我的老師,我微積分學的很是白扯。
肖揚一邊笑一邊在微積分的教科書裏面劃著,佐佐木笑:十八,微積分多好學啊,你怎麼就不喜歡呢?
小淫點了支煙,笑嘻嘻的推了佐佐木一下:哎,我今天中午算是見了外面的世界了,十八啊,不僅微積分學的不好,還象盤古開天似的做了一個番茄雞蛋湯,還別說,盤古開天那多大的勁兒啊,都沒有把我們幾個鎮住,十八做的番茄雞蛋湯愣是把我和阿瑟鎮住了,不僅鎮住了,都快鎮傻了,老佐,你那位不會也這麼鎮人吧?
佐佐木來了興趣,轉頭看我:十八,你怎麼做的,能把小淫鎮住可是不簡單,小淫的廚藝那可是公認的,你比小淫還厲害?
我臉一紅,不敢開口說,小麥搶著說:佐佐木,你理解錯了,不是好,是差的不能再差了,差到十八這種創意上,估計天下也就她一人了,亞瑟我們琢磨了好長時間都不知道十八的雞蛋湯裏面到底放了什麼,我都沒敢喝,還問十八這個湯喝了會不會死人,這個手藝啊,估計只有十八一個人知道怎麼做的了,十八說味道還成,比刷鍋水強點兒,可是我瞅著還不如刷鍋水呢……
我又開始無地自容了,惡狠狠的瞪了小麥一眼,小麥把後面的話給咽了回去,
肖揚拿胳膊肘撞了我一下,把合上的微積分課本和筆遞給我,笑:十八,到底什麼秘方?告訴我,我也學學,我更不會做番茄雞蛋湯,可能比你還差。
我放好書和筆,尷尬的笑:你就別取笑我了,丟死人了。
小淫扭頭看我:行啊,十八,還知道丟人,有進步,就怕不知道丟人還到處張揚呢!
我有點兒掛不住,順手給了小淫一拳,小淫看著肖揚笑:看看,看看,鋼筋混凝土的拳頭又來了,別怪我沒有提醒你,有的你受的,十八,上午那句話真是沒有說錯,你真虎,比東北虎還虎,哎,亞瑟,這句話能不能算上名人名言啊,搞不好將來能載入歷史史冊呢?
亞瑟笑:能成為名言,要麼十八成為名人,要麼你成為名人。
我一時找不到話說,看著小淫長頭髮不停的甩就嗤笑:哎,你先管管你自己吧,瞧你的頭髮長的跟白毛女似的,剪了吧。
佐佐木也朝我笑:十八,你千萬別說這個話,小淫拿自己的頭髮當命一樣的寶貝著,平時就是掉幾根頭髮都會心疼,還敢跟他提剪頭髮,小心他和你拼命。
小淫白了我一眼:你懂什麼啊你?
我看時間差不多了,也不知道他們還會拿什麼跟我尋開心,所以就拿起書本,說晚上還有家教,還要去取自行車,所以要先回去。
小淫盯著我:十八,說正事兒,明天什麼時候有時間,接著補微積分吧,順便檢查我給你留的作業,看看你的水準在什麼層次上。
我想了一會兒:早上有兩堂課,上午十點以後沒有課了。
小淫轉頭問亞瑟:亞瑟咱們系明天有什麼課?
小麥搶著說:下午三點半以後有兩堂課。
小淫轉手把我的教科書扔給我:那你上午上完課之後到我上自習的教室找我吧,我就在上次老佐找我的那個教室上自習,綜合樓四層,到時候別忘了。
我點點頭:知道了,亞瑟我先走了。
小麥很白癡的朝我揮著手:十八,歡迎再來,歡迎繼續來做番茄雞蛋湯。
我出了亞瑟的房子沒多遠,肖揚就跟了出來,我還真是沒有辦法說什麼,肖揚朝我笑:十八,我也沒有什麼事情,跟你一起回學校好了。
我看著肖揚:你不是剛剛才來亞瑟的房子嗎,他們剛才還吵著要打牌來著?
肖揚卷了卷大衣,有點兒猶豫的看著我:打牌四個人就好了,加我正好多一個人,哎,我給你畫出來的地方,你記得看啊,都是重點題型。
我點點頭:我會看的,我現在就害怕自己不及格,別的都不敢想了。
肖揚轉頭盯著我:十八,你知道,你知道小淫是有女朋友的吧?
我奇怪的看著肖揚:知道啊,那小子好像還喜歡換女朋友,我就見他換了兩三個了,夠花心的了,誰要是跟他談戀愛,可是夠倒楣的,哼。
肖揚笑:那你也不喜歡男生花心了?
我嗤笑:誰會喜歡?喜歡他的人才有毛病呢!
走到修車老大爺的修車攤子前,我給了修車大爺十五塊錢,取走了自己修好的車子,肖揚伸手幫我推著車子,我看著肖揚的背影,有點兒傷感,這都什麼事兒啊,為什麼月老睡著或者睡不著,給我扯的紅線都夠亂的,睡著的時候把我和張嘯扯到一起,睡醒了又把我和肖揚扯到一起,可是我為什麼,就沒有感覺呢?一種很想和眼前這個男生一起戀愛的感覺呢?好像這個人跟我真的沒有關係,什麼關係都沒有。
肖揚回頭看我的時候,我還在發呆,肖揚看著我:十八,你怎麼了?失魂落魄的。
我回過神兒:沒有,就是害怕微積分過不去,不及格我就慘了,據說補考還要交很多錢。
肖揚笑:不會的,有小淫,還有我……們,給你補課,你會高分不會低分的,真的。
回到宿舍,嘟嘟一個人在,我把一堆書扔到床上,嘟嘟懶散的看著我:十八,你去哪兒了,剛才朱檀打電話找你了,說讓你有時間給她回個電話來著,你中午吃飯了?
我伸了個懶腰:你的夢中情人給我補習微積分了,據說小淫是他們係數學和電腦專業學的最好的學生,是嗎?
嘟嘟洋洋得意的看著我:那是當然了,要不怎麼會是我的夢中情人呢?哎,真是很想摸摸他飄逸的長髮和酒窩啊,看來只能是在夢裏實現了。
我嗤笑:不至於吧,你就迷成這樣?小淫哪里好了?
嘟嘟神往的望著窗外:十八,你就沒有發現,小淫很有男人的迷人味道嗎?
我搖頭:沒有感覺出來,蘿蔔青菜各有所愛啊,我還是覺得我的小意最好了。
我沖著泡面開始打瞌睡,估計和自己下午補習微積分有關係,精神集中之後就容易累,我連著打了幾個瞌睡,伸伸腰,提醒自己還不到睡覺的時候。
晚上是高中生的家教,補習英語的閱讀和解析幾何,我一直覺得空間幾何要比解析幾何好學,有個空間可以想像遠比沒有空間想像要好的多,高中生喜歡學習數學。
今天高中生竟然極其信任我的給我看了他小女朋友的照片,我一邊看一邊搖頭,就說高中生的爹媽心裏該是多麼的瓦涼啊,呼啦養了高中生十六七年了,大米白麵魚肉雞蛋的喂著高中生,最後高中生竟然信任我這個和他沒有任何關係的外來人,到底是陌生人比較可信呢?還是他爹媽就是不可信呢?
高中生的小女朋友是一個很青春的女孩子,說是孩子肯定就是臉上還有著稚氣和可愛,我把照片還給高中生,說不錯不錯。高中生對我笑:老師,長大多好啊,長大了可以和自己喜歡的人結婚,是不是?
我有點兒想笑,這是什麼理論,光是結婚就可以嗎?我倒是長大了,可是我能和自己喜歡的人結婚嗎?小意要是知道這個說法,會笑成什麼樣子呢?愛情是什麼?可能在孩子的眼睛裏面,愛情就是永遠,等到長大了,愛情可能會變成不是永遠的東西,為什麼越是長大越是沒有永遠呢?
我給高中生寫著解析幾何的公式,在心裏笑,很多時候愛情可能還沒有一個公式永遠,1+1=2這個真理就是天長地久了,估計好幾千年也沒有變過,紅塵間的愛情哪一個有這個公式存在的時間更久遠,還有一個真理是:太陽從東方升起。也沒有哪個人的愛情比這個真理更為長久了,這些我沒有跟高中生說,我不想破壞他這個年齡在心中守護的那份兒美好的憧憬,即使將來他不再相信永遠了,但是我不希望這個事情是我告訴他的。
從高中生家裏出來我還在想著公式是不是天長地久的這個問題,一直騎著自行車到了學校門口還在為自己的這個創意想法感覺神氣。我提醒自己回去後要把小淫留給我微積分數學題做了,明天他要檢查的。
把車子停好在車棚裏面,在女生樓門口看見小淫和一個女生在笑嘻嘻的說著話,那個女生又是另外的一個人,不是我之前看到的第二個女生,這小子,真是。
我本來不打算和小淫打招呼,剛想穿過他們身邊的時候,小淫伸手拽了我一下,笑:哎,虧我還教你微積分呢,真是沒有良心。
我尷尬的解釋:哎,不是不想打擾你們嗎?真是。
小淫推了我一下:哎,記得做作業,知道嗎,明天上午我檢查。
我點頭,回身往裏走,我聽見那個女生問小淫:她是誰啊?
小淫笑嘻嘻的說:朋友啊,象哥們一樣的那種,搞笑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