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番茄湯
亞瑟和小淫幫著我從女生宿舍樓下面車棚裏面拽出已經扁了輪胎的破自行車,亞瑟皺著眉頭:十八,這玩意兒還能騎嗎,就你這麼壯實的身材,真是苦了這個自行車了。
我沒有說話,把自行車拖到校門口修車子的大爺那兒,修車子的大爺翻了輪胎幾下,然後用鉗子從車子後輪胎上生生拽出來一根半寸長的釘子,還挺粗,修車子的大爺搖搖頭:都這樣了,輪胎還能不破?
小淫點了支煙,嘲笑的看著我:十八,你真虎,比東北虎還虎。
亞瑟告訴修車子的大爺修好後放在旁邊,等我回學校的時候再取,說完就推著我走,我還想著把車子鎖上,亞瑟笑:哎,還擔心丟?就這種車子,丟這兒都沒有人要,人家修車大爺就是賣廢鐵都嫌費事兒呢,十八,你最好多動動腦子行不行?
到了亞瑟租的房子,小麥一個人在裏面打遊戲打的不亦樂乎,看見我們進來就喊:今天怎麼還不吃飯啊,餓死我了。
小淫彈了小麥的腦袋一下:欠揍,你不還沒有死嗎?這不活得好好的嗎?
小麥委屈的看著我:十八,就你最好,別人都欺負我,欺負我小,欺負我身不強力不壯。
我同情的看著小麥,然後給小麥出主意:不要怕,他們總有老的那天,等到他們老到沒有力氣的時候,你再收拾他們,怎麼樣?
小麥開始高興:十八,你好聰明啊。
小淫不屑的看了我一眼:是夠聰明的,就這智商?十八,你看見過75歲的老頭子生龍活虎的收拾80歲的老頭子的事情了?等到我們老到沒有勁兒的時候,你以為小麥還能生龍活虎的在我們面前窮顯擺嗎?也能,估計那個時候啊,大家一起打太極拳了,十八呢,拄著拐杖,掉光了牙齒,在旁邊看三老頭兒打太極。就這智商?哼,數學沒法好。
我被搶白的沒有話說,亞瑟在旁邊直搖頭:十八,我呢,一直是希望幫著你說些好話,可是你總是不給自己長臉,我都幫不上忙,哎,真是可憐,你小時候是不是缺鈣缺的,影響了算術的能力啊?
我正想辯解,感覺自己的衣領子被抓住了,我回頭,看見小淫黑著臉:十八,還有亞瑟,上廚房幫我打下手,小麥不能動彈,你們也想吃閒飯不成,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快點兒。
我跟在亞瑟後面,灰溜溜的進了廚房,亞瑟搶先抓了一把蔥,朝我笑:十八,我剝蔥。
明顯是偷懶的行為,我惱火的看著亞瑟:哎,你以為炒大蔥吃啊?剝一把蔥。
小淫沒搭理我和亞瑟,俐落的系上圍裙,把案板收拾乾淨,從冰箱裏面拿出肉,熟練的切著肉絲,刀工還真是不賴,我看得有點兒傻眼,說實話,我那個時候什麼都不會幹,就會泡面還有雞蛋炒飯,能做熟已經不錯了。
我洗著胡蘿蔔,小淫看了我一眼:十八,一會兒你做個番茄雞蛋湯吧,今天天挺冷的,我對番茄過敏,一切就愛打噴嚏。
我嚇了一跳,我從來沒有做過這個東西,小淫懷疑的看著我:哎,你不會是不會做吧?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會那樣說:怎麼不會做呢?會。
說完這話的時候我開始後悔,真是的,說自己不會做又不會少什麼,要了這個面子,怎麼辦啊,我把洗好的胡蘿蔔遞給小淫,然後開始犯愁,番茄雞蛋湯就是有番茄、雞蛋還有湯了,好像還要放些澱粉,要不要放油呢?蔥薑蒜要不要放呢,據說還要放點兒香油,味精和精鹽肯定是要放了?真是愁人,說不會做不就得了。
亞瑟拿著剝好的蔥朝我示威,嘿嘿笑:十八,考驗你會不會當女人的機會到了,說不定你做好這個湯,易名就會改變主意跟了你呢?
小淫炒好了青椒肉絲,還有一個魚香茄子,看著就讓人有食欲,小淫把圍裙扔給我,我沒有用,亞瑟開始朝我笑:看看,這就是高手,高手就從來不用圍裙。
等亞瑟和小淫出了廚房,我才開始拿著洗好的番茄來到煤氣灶前面,小淫出去之前已經在煤氣灶上燒了一小鍋水,說是就用這個熱水做湯,我開始笨拙的切著番茄,不知道怎麼搞得,本來想多切幾刀,可是一個小番茄我竟然就切了三下,我正著急呢,聽見亞瑟喊:十八,快點兒,就等你的湯了。
我一邊答應著快了,一著急竟然把切好的番茄直接扔到已經開了的熱水鍋裏面了,扔完以後我自己都嚇了一跳,總不能再撈出來吧?真是讓人煩,我也顧不上那麼多了,把心一橫,就拿著這個水做湯吧,反正一個地方一個特色,別人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我急三火四的把洗好的蔥掰了三段,扔到湯鍋裏面,想起忘了放薑蒜,然後切了兩片薑,順手抓起旁邊的大蒜,統統扔到鍋裏,等湯鍋沸騰了,我才看見湯鍋裏面沒有一丁點兒油花,我開始滿廚房的找著香油,但是沒有找到,我又不敢問,怕一問,亞瑟和小淫一進來看見我這麼做湯,一氣之下再把湯鍋扣我腦袋上怎麼辦,還是保守點兒,實在沒有著了,我只好往鍋裏倒了一些沙拉油,總的見點兒油星不是?
剛剛蓋上鍋才想起來還沒有放雞蛋,於是手忙腳亂的拿出一個雞蛋,我也忘了是在做湯,竟然想都沒有想就直接把雞蛋磕到湯鍋裏面了,磕完之後我就開始後悔這也不是雞蛋湯啊,成了荷包蛋了,然後我又開始不停的拿著筷子攪著湯鍋裏面的雞蛋,想把雞蛋打成蛋花。
亞瑟喊第二次的時候,我放棄了把荷包蛋做成蛋花的打算,開始攪拌澱粉,把澱粉倒進湯鍋,又開始放味精,最後才想起來應該放鹽,等一切工序完成的時候,我松了口氣,當我聽見有人推開廚房門的時候,我慌亂的把湯鍋蓋子蓋上了,回頭看見是亞瑟,亞瑟朝我笑:好了沒有?就等著你的這個湯了。
我點頭:好了,好了。
亞瑟好心的湊上來要端,我慌忙制止:我來就好,我來。
我忐忑不安的把小湯鍋端上了客廳的餐桌,小淫已經把飯都盛好了,筷子和勺子也放好了,小麥正想打開湯鍋的蓋子,我趕忙攔住,心虛的陪笑說:吃完飯喝湯,吃完飯喝湯好。
其實我很害怕因此影響了大家的食欲,說實話,這頓飯我根本就沒有什麼心思吃,亞瑟問我小淫的手藝怎麼樣,我只是不停的點頭說著好,我的心思都在自己做的番茄雞蛋湯上了,心想這次的人是丟的大方了,肯定是一點兒挽回的餘地都沒有了,所謂心虛則膽虛,膽虛就特別沒有底氣,小淫皺著眉頭看著我:哎,十八,就說吃飯前我說了你幾句智商低的話,你也不至於這麼面子薄吧,到現在都沒有反應過來?
我胡亂的搖著頭,沒敢說話,心想過一會兒看了我做的湯得不住還得說什麼呢?都受著吧,還是少頂嘴為妙。
吃飯吃到最後,我的末日也到了,亞瑟一馬當先地打開湯鍋蓋子,然後我聽見了亞瑟驚歎的聲音:哇!
這個哇的歎聲有些特別,是從一聲延續到第四聲,然後亞瑟說:這個,這個,是什麼東西?這個東西能喝嗎?
小麥直著眼睛,小心的看著我:十八,這個,這個喝了,會不會死人啊?
我尷尬的不敢看任何人的眼神,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真是打腫臉充胖子,現在現眼了不是,不會做就早說啊。最可惡的是小淫,那傢伙拿著筷子從湯鍋裏面來回的撈著,最後用筷子撈上來半截蔥,小淫皺著眉頭看著我:十八,你們家的大蔥都是白給的是不是?
我羞愧難當的咬著勺子,估計臉也紅的不成樣子了,竟然小麥也露出了同情我的表情,我硬著頭皮拿著勺子喝了一口自己做的番茄雞蛋湯,小麥緊密的關注著我的表情:十八,什麼味道,怎麼樣?
小淫用很鄙視的眼神看著我,亞瑟則是一副很惋惜的表情,我努力把雞蛋湯咽了下去,小心翼翼的看著小麥:就能,比刷鍋水強點兒。
亞瑟搖頭:十八,你說女人都講究個秀外慧中,咱們秀外不成,總得慧中吧,可是你這樣,你說易名那受得了?就是我們這幫兄弟也是覺得你,挺難為人的,不過也罷,天生我才必有用,做兄弟的也不難為你,你以後的廚房生涯好自為之吧,咳。
亞瑟的一番話,我的眼淚都快掉了下來,還是兄弟善解人意啊,小淫連發表意見都沒有發表,只是在我收拾桌子的時候用手按了我的肩膀一下,歎氣的說了句:十八,好自為之吧。
吃完午飯,我有點兒洩氣的坐到小麥身邊,把微積分的書遞給小麥,亞瑟開始朝小麥解釋:小麥,十八的微積分沒怎麼學好,你幫幫忙,幫十八補習一下。
小麥有點兒受寵若驚的看著我:十八,你很崇拜我是吧?
我無奈的點頭:是啊,是很崇拜來著,所以才會拜託你幫著我補習微積分啊。
小麥開始高興,接過我的手裏的微積分書本:說吧,從什麼地方開始補。
我小聲的說:從頭開始吧。
小麥一愣:不會吧,半個學期已經快過去了,你說從頭……
我惡狠狠的打斷小麥:知道就行了,你非要從頭說一遍嗎?
小麥把後面的話咽了下去,翻開書開始給我講,亞瑟半仰在沙發上看著雜誌,小淫坐在電腦前面編著程式,不時揶揄的轉頭看我一眼。
微積分前面的內容還成,我基本還能看懂一些,但是越是到後面我就開始糊塗,小麥講的也糊塗,小麥講解的時候程式是這樣:十八,你看,這道題就是這樣,先這樣,然後這樣,然後再這樣,最後就這樣了,明白了吧?
我哪兒明白去啊?所以一道題講了兩遍之後我還是不懂,愣愣的看著小麥,小麥著急了,看著我:十八,你真是……
我忽地站起來,打斷小麥的話:哼,是不是想說我笨啊,智商不行啊,像個石頭木頭啊?
小麥委屈的看著我:十八,我沒想說那些,我就是想說你真是上課沒有聽老師講課。
小淫突然站了起來,皺了下眉頭:小麥,你去玩你的遊戲,我給十八講。
小淫不爽的表情轉向我:十八,你凶什麼凶啊,啊?微積分學成這樣還想拿獎學金,我看你及格都夠戧,我真是看不下去了,老老實實的給我坐下,要不是看在大家都是兄弟的份兒上,我才懶得理睬你。
小淫這麼一說我也害怕了,要是不及格就更慘了,我不安的坐了下去,小淫把教科書遞給我,嚴肅的問我:老實說,從什麼地方開始不明白?
我小心翼翼的把書本第28頁以後的地方折了一下:從這兒以後都不明白。
小淫拿過微積分的教科書,快速的翻了幾下,嗤笑:真是,十八,你們這本微積分的教科書實質上就是專門給文科專業開設的,比我們的簡單很多啊,就這你都學不好,還敢凶?你給我老實待著,我講什麼你聽什麼,要是還不會,你別怪我有暴力傾向,我可沒有小麥那麼好脾氣。
亞瑟幸災樂禍的朝我笑:十八,這也叫做軟的怕硬的,硬的怕橫的,知道嗎?
小淫回身拿了本書扔了亞瑟一下,然後坐在我身邊開始給我講,從一重積分開始講起,小淫虎起臉的時候,我還真是有點兒打怵,也不敢不認真聽了,精神一旦集中,很多東西也慢慢聽得明白了,中間我不明白的地方我有點兒戰戰兢兢的問了小淫,小淫又重新給我講了一遍,也沒有不耐煩。
小淫和小麥講解的不同在於小淫每講一個步驟都會告訴我這個步驟依據的定理是什麼,這樣我就明白了,小麥是他自己知道用什麼定理,但是他忘了我並不知道用的是什麼定理。從教科書的第28頁一直講到65頁,也用了快兩個小時,我大部分都聽得很明白了,小淫最後又給我劃了重點的題型,讓我回去把這些題好好做一遍,要是不會的話可以再問他,說完小淫凶巴巴的看著我:十八,我先把醜話說在前面,我給你留的這些題你要是敢不做的話,我可是不客氣,不會做沒有關係,做錯了也沒有關係,但是要是不做,那你就欠揍了。
小麥轉頭看著我:十八,你說你有病沒有?我好好的給你講你不聽,小淫一兇神惡煞的,誒?你反倒老實了,這是什麼道理啊……
這會兒響起了敲門聲,小淫瞪了小麥一眼:開門去,哪兒那麼多話?
小麥嘟著嘴,慢慢騰騰的開了門,進來的是佐佐木和肖揚,佐佐木看見我,有點兒詫異,笑:咦?十八,你也在這兒?
我開始收拾自己的書本:是啊,上課沒有好好聽課,所以只好課後補課了。
肖揚疑惑的看著我:十八,你什麼科目不好?
我歎了口氣:什麼科目?微積分唄,還能有什麼?
肖揚笑了一下:微積分啊,這個我也成,有不懂的地方我也可以幫著你看看。
小淫剛想說什麼,亞瑟插話:主要今天十八沒有課,肖揚下午不是有課嗎?本來是讓小麥補課來著,誰知道小麥怎麼講也沒有講明白,小淫這才看不下去,幫著給十八講了一通。
肖揚點點頭:這樣啊。
佐佐木笑:哎,十八,你真敢讓小麥講?小淫還差不多,小淫是我們係數學和電腦成績最好的,保你能考八九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