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三千鴨子
那個時候,我的生活是無比的有規律可言,雖然現在看來有點兒屬於吃飽飯撐的,起勁兒的折騰。每天早晨,我都在五點四十分鐘起床,然後去操場跑步,讀英語,去食堂吃飯,用一飛的話說就是我不得不把自己多餘的精力折騰到這些地方,不然我沒有地方消耗。
在一飛和亞瑟約會的第二天,我照常去操場跑步,跑了半個小時,一直跑到看著800米的操場很犯暈的時候我才停下來,拿著毛巾一邊擦汗一邊走著,走到網球場地外邊的時候,我聽見有人喊我:喂,那個十八,十八。
我扭頭,看見網球場地的大鐵籠子裏面站著一個個子高的男生,穿著很乾淨的白色的運動衣,還有護腕,我遲疑了一下,回頭看看確實沒有別人,才慢慢走近,原來是昨天那個叫亞瑟的傢伙,亞瑟沖我笑:哎,天天跑步的是你啊?我說呢,之前還真的以為是男生,我心裏還琢磨,那個男生這麼勤快呢?
我疑惑的看著亞瑟:哎,男生不都是七點才起床嗎?你幹嗎起那麼早?
亞瑟嗤笑:我也想睡懶覺,可是改不了習慣,從小在部隊的學校住宿,早起形成習慣了。
亞瑟轉頭朝裏面喊了一下,然後我看見裏面晃蕩出來一個更小的男生,還不到二十歲的樣子,像個小孩子,懶散的拿著網球拍子,一個勁兒的皺著眉頭,卷起衣服擦了擦汗,亞瑟朝我笑:我們一個系的,他叫小麥,小麥,這是十八。
叫小麥的男孩子沖我點了點頭,亞瑟把手裏的拍子扔給小麥,朝我說:你等等。
我站在外面過了一會兒,亞瑟和小麥出了網球場地,小麥累得運動褲子都要掉了,把兩個拍子掛在身上,愁眉苦臉的,亞瑟擦了擦汗,看著我:對了,問你個事兒,你們寢室的那個一飛,喜歡什麼啊?
原來是這個事情啊,我笑:我也是剛來沒有多久,不是知道那麼多。
亞瑟摸了摸腦袋:比如說一飛有沒有很喜歡吃的東西或者很想用的東西,那個你們女生一般平時都喜歡什麼啊?
我仰著頭想了一下:不知道,可以幫你問問。
亞瑟感激的看著我:謝謝,謝謝十八,哎,反正你早上也是跑步,不如跟我一起打網球算了,我看你也很有力氣的,小麥這個傢伙實在不中用,老是喊累。
小麥從後面竄到亞瑟旁邊:哎,你才不中用呢?
我看著小麥身上的球拍:你們這個場地怎麼算錢的?
亞瑟把護腕拿了下來:平時一天一場是25元,包一個月是500元,還便宜一些。
看著亞瑟輕描淡寫的樣子,我在心裏直咋舌,到底是有錢人,再添點兒錢就夠我三個月的生活費了,要不怎麼說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呢?我開始搖頭,看表,已經六點四十多了,我這才想起來我答應給嘟嘟和蘇小月到食堂買雞蛋來著,我告別了亞瑟,開始往食堂跑,我聽見身後的亞瑟對小麥說讓老佐幫著占個座位。
食堂裏面吃飯的人真是不少,我一直很奇怪,為什麼食堂裏面賣的雞蛋就好像是食堂的大師傅跟雞一起商量好了似的,一色的小,說句良心話,絕對要比鵪鶉蛋大一些,普通雞蛋五毛錢一個,鹹雞蛋還六毛呢,真是沒有天理了,早飯的粥就跟用水泡了鍋底的米飯一樣無精打采。
嘟嘟這些天吵著要減肥,據說言情小說裏面的女主角腰身都是輕盈如水,蘇小月一直覺得女人的腰身要是漂亮就會給自己增色不少,所以一直維持著一個雞蛋的飯量,最要命的是蘇小月已經開始虐待自己了,除了只是吃一個雞蛋之外,還會用勒腰帶的方式使勁縮進自己腰身的尺寸,據說是保證了168釐米的身高2尺不到的腰身記錄,蘇小月成天嚷著我們虛度光陰,我咋就看不出她使勁勒自己腰身這個舉動就不是虛度光陰呢?小蒼說蘇小月肯定是看了關於楚王愛細腰的典故,迷戀上了,一飛問我怎麼看,我當時沒敢說,等蘇小月上課走了之後,我才悄悄告訴一飛說:我咋就感覺蘇小月的腰身勒的跟大自然中飛舞的細腰蜂似的,真是可憐的孩子。
一飛當時就笑得岔了氣,好久沒有反映過來。
進宿舍樓的時候,我看見門口立著一個牌子,上面寫著這個週末晚上七點請來自遼寧的所有學生在一食堂旁邊的餐廳二樓聚會,是為同鄉會,我記下了時間地點,回到寢室,五個傢伙睡得一塌糊塗,嘟嘟竟然還打呼嚕,聲音還不小,小蒼和盈子的床頭貼著:今天上午我沒有課,不要叫醒我。
我開始叫蘇小月、嘟嘟和一飛,嘟嘟說:十八,雞蛋怎麼越來越小了,是不是你看我減肥,專挑小的拿啊?
一飛白了嘟嘟一眼:哎,有你這樣的嗎?十八辛苦的給你買雞蛋,叫你起床,你要飯吃,還嫌棄餿?下次自己買。
我笑:嘟嘟,你是飯量大了,所以看什麼都小,我要是能跟雞通氣的話,我肯定會讓雞下個更小的蛋,讓你沒的選擇。
蘇小月看著我:十八,樓下的牌子上好像寫著你們遼寧的老鄉要開同鄉會來著,你還是準備準備吧?
我一邊攪著泡面一邊看蘇小月不大對稱的腰身:準備什麼啊?
一飛開始梳頭發一邊笑:不少戀情都是從同鄉會中發生的,你把自己刀持刀持,說不定能被男人看上,這樣就不用晚上沒完沒了的翻身了,也不用一大早晨跑步,消耗多餘的精力了。
我臉一紅,低頭吃泡面不說話,嘟嘟湊過來:十八,吃泡面對于胸部發育完全沒有作用,這個你不知道嗎?
我哼了一聲:我就喜歡扁的胸部,怎麼著,50米測驗的時候還有800米測驗的時候不礙事,不象你們,跑不動,還有一飛,我天生精力旺盛,就喜歡早晨跑步,不是多餘的精力,是天生的精力!
蘇小月把手指頭按在嘴上:小聲,小聲,小蒼盈子還睡覺呢?
然後蘇小月把臉對著我湊過來:不過十八,有一件事情你不得不承認,男人選擇女人做老婆的時候,是從來不會去看女人跑50米或者800米的,這是真理,truth,only truth。
嘟嘟很是欠揍的湊過來:十八,你知道你胸圍是多大嗎?就是買胸衣時候多大尺寸啊?
一飛噗哧一笑:嘟嘟,你別難為十八了,十八那個尺寸連胸衣都省了。
我正要發火,小蒼伸著腦袋迷糊的看著我們:哎,你們吵什麼,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盈子翻了個身,嘟念說:四五兩千隻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