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於九天 鳳於九天02 太子出使 第二章


容恬冷冷一笑:“離王近來可好?”
“王兄很好,多謝西雷王關心。”
想到鳳鳴身上的無名毒,容恬就恨不得生吃了若言,見若言親妹落落大方,居然敢親自來賀,也不好太沒有風度,露出笑臉,問道:“公主千里而來,不知道替離王帶來什麼給寡人?”
妙光嫣然一笑:“王兄說了,他送的禮物,西雷王可以猜到呢。”
“哦?”容恬心中一緊,臉上笑容不減:“恕容恬無趣不會猜度離王心思,請公主呈上來吧。”
妙光抬頭,遙遙望容恬一眼,露出酒窩道:“如此心急,西雷王猜到了呢。”她從懷中掏出一個銅盒,交給侍從遞了上去。
容恬拿在手裏,打開一看,赫然是一顆黑色藥丸。
他將妙光請入私室,開門見山道:“離王的禮物,究竟用意何在?”
妙光微笑:“王兄的想法,誰可以知道?”她有趣地看著容恬冷冽眼神,偏頭,笑得象個鄉間樸實女孩。“不過,王兄這次的想法,妙光倒是可以猜出一二。”
“公主請說。”
“鳴王智謀天下無雙,聽說最近身染怪疾……”
“怪疾?只要若言靠近的人,似乎人人都會染上怪疾。”容恬冷哼一聲。
“王兄最賞識有本事的人,當然不忍心鳴王年紀輕輕就撒手人間,特此,命妙光帶一顆救命的良藥送給西雷王。”
容恬露出懷疑眼光:“若言會這麼好心腸?”
“王兄的心腸最好了。”妙光眼中露出驕傲之意:“不過,良藥雖好,只可以緩解一次。如果要鳴王全部康復,恐怕要鳴王到離國一趟,讓王兄親自下藥調理。”
話說到這裏,若言野心畢露。
容恬狠狠咬牙,目中閃過凶光:“要我把鳳鳴雙手奉上,休想!”
“嘖嘖,久聞西雷王見識過人,怎麼動不動就對小小妙光面露凶顏?”妙光胸口早有若言教授的妙策,絲毫不懼,搖頭道:“其實,大王如果不願把鳴王送過去,也有辦法啊。容王附耳前來。”她輕巧地湊到容恬耳邊……
“容恬!容恬!”鳳鳴的叫聲傳來,打斷容恬思路。
他忙抬頭,看見鳳鳴騎著白雲朝自己跑來。一靠近容恬,鳳鳴不顧白雲還在高速前進,施展雜技般的高難度動作,笑著翻身下馬,滾到容恬身上。
“小心!”
“哈哈哈……”
兩人在草地上滾了兩滾,才坐了起來。
“說了多少次,再這樣胡來就不讓你騎馬!”容恬低吼兩聲,去摸鳳鳴手臂:“摔傷了嗎?”
“沒有!”
“真想打你一頓……”容恬怒視鳳鳴,伸手幫他將頭上的雜草撥下。
白雲停下飛奔,慢慢踱回兩人身旁,搖著尾巴乖乖地低頭吃草。

鳳於九天 鳳於九天02 太子出使 第二十二章
章節字數:1510 更新時間:07-01-22 14:51
“真想打你一頓……”容恬怒視鳳鳴,伸手幫他將頭上的雜草撥下。
白雲停下飛奔,慢慢踱回兩人身旁,搖著尾巴乖乖地低頭吃草。
度過一個嚴寒的冬天,藍天白雲此刻分外招人喜愛。鳳鳴乾脆躺在剛長出嫩芽的草地上,閉上眼睛聽風吹過的聲音。
“容恬,我發現……你最近對我特別好。”
容恬探出身,在鳳鳴上方問:“難道我以前對你不好。”
“哼,”鳳鳴張開眼睛,挑釁地看著他:“你忘記第一次在浴池旁見面,你幾乎把我吃了?那個時候你暴虐又可怕,看我的眼神就象看垃圾。”
“吃?”容恬失笑,皺眉歎氣道:“可惜吃到現在,都沒有吃到嘴裏。”
鳳鳴洋洋得意看容恬難過的樣子,露出兩個酒窩,不自禁伸手摸上容王輪廓分明的臉,輕聲說:“我知道,你對我好。”
“我當然對你好。”
“呵呵,今天再教你一句──最難消受美人恩。意思是說,不能隨便讓美人對你太好,否則下場會倒黴。你這麼個美男對我太好,我會過意不去。”
鳳鳴笑得無憂無慮,容王心裏忽然痛得不成樣子。
前日接到潛伏入離國的容虎密報,鳳鳴所中之毒,名為“浮岩”,與繁佳王所中的“漫攝”之毒齊名。每月發作一次,而且情況會越來越糟。發作的痛苦逐月加劇,中毒者沒有舒緩痛苦的藥丸,前十二月還可以強忍痛楚熬過,若到十二月後,任是鐵打的人也熬不過去。
容恬最擔心的,是鳳鳴身體底質向來不好,連開始的十二月也未必可以熬過。
而解藥,卻被若言視為機密深藏,容虎用盡辦法,別說偷到解藥,連跟解藥沾點邊的消息都打探不到。
妙光送來的藥丸,只可以緩解一次發作。
發根忽然微疼,原來白雲在附近垂頭吃草,居然在可口的青草點心裏夾上容恬兩根頭髮。
“哈哈,白雲也有這麼頑皮的時候。”鳳鳴大笑起來。
“鳳鳴……”容恬低聲喚著心上人的名字,覺得疲累不堪,索性俯身靠在鳳鳴胸前。
鳳鳴穩定有力的心跳,一下一下傳到容恬耳中。
清涼春風中,思緒又回到森嚴的王宮私室,與妙光的談話。
妙光的另一個方法還沒有說出口,容恬已經猜到。
聯婚。
西雷王和離王唯一的親妹妹聯婚,這件事怎麼看怎麼都對西雷離國有利。可惜對手是若言,若輕易相信若言的示好,那容恬也枉稱天下兩傑之一了。
只是,若言到底有何打算?
妙光只有十六歲,不算上佳美人,卻是容恬見過所有女人中最難纏的。
“鳴王可知自己身染怪疾?”
“知與不知,有什麼分別?”
“當然有分別?”妙光柔夷輕撫茶碗,唇邊帶笑:“此病最忌大喜大悲,心緒不寧,一定要心懷舒暢才可以慢慢調養,鳴王要是忽然知道自己的病,恐怕對身體大有損害。到時候,就算王兄親自為鳴王施藥,恐怕也已經晚了。”
容恬暗中磨牙:“這麼說,寡人一定要好好看著公主,不讓公主見到鳴王。萬一公主心血來潮洩露一句,豈不害了鳳鳴?”
“大王啊,你怎麼懷疑起妙光來了?如果妙光對鳴王懷有惡意,怎麼會出言提醒?”妙光深深凝視容恬,抿唇道:“妙光隨王兄多年,對醫術也略有精通,只要大王讓妙光留在西雷,對鳴王的病一定有益。大王不妨斟酌一下。”
她說得輕巧,容恬卻心裏明白:留若言一個親妹在西雷王宮,比讓離國一萬精兵駐留西雷更危險。
此刻唯一的方法,只有──拖。
所以,容恬暫時將妙光安置在別館,對聯婚一事,能拖就拖,待不能拖的時候,妙光至少可以做一個重要的人質。

鳳於九天 鳳於九天02 太子出使 第二十三章
章節字數:3232 更新時間:07-01-22 14:51
天下大亂的局面,哪個國家不是內憂外患?
這日在大殿和臣子們商討了一天公事,容恬匆匆往太子殿走去。
“大王請留步,太後有請。”
容恬停下腳步,回頭一看,是太後身邊的侍女香焚。
“太後喚寡人何事?”
香焚行禮道:“奴婢也不知道,太後說了,待大王朝事後,請大王到太後寢宮一聚。”
他看天色,點頭道:“寡人現在就去。”揮手召來侍衛,吩咐道:“去告訴鳴王,寡人要去見太後,晚一點再和他出宮。”隨之跟著香焚向太後寢宮走去。
太後模樣沒有改變,不過從王後服飾換了太後服飾,正安靜溫文坐在床塌邊看書。
“太後,寡人看太後來了。”
容恬一進門,太後把書放下,微微笑道:“大王來了?快過來,在我身邊坐。”她拉了容恬的手,細細打量。這兒子自小不在身邊,從沒有親近的機會,現在機會有了,可他也長大了。
容恬一向在人前無所不能,風流瀟灑,被太後這麼當小孩似的拉著手,未免有點不好意思,不著意地輕輕擺脫,坐下問:“太後喚寡人來,不知道有什麼事?”
“還有什麼事?大王處事精明,而且已經登基,我是什麼事都放心了。”太後歎了一聲:“我現在只盼著看西雷立下萬古根基。”
“太後不必擔心,寡人一定會讓西雷兵精馬壯,國富民強。”
“大王,”太後稍頓,緩緩道:“哀家說的是大王的子嗣。大王快十八,也該大婚了。”
容恬愣了一下:“大婚?”
大婚的事,朝議中已經有臣子提起,被容恬屢屢罵了回去,嚴辭不許再進言。樓蘭多年小心翼翼,看著親身兒子被人抱走,好不同意等著容恬登基,從王後熬成太後,確實不容易。容恬知道母親為西雷付出畢生心血,雖然從小不在她身邊免不了有點生疏,心裏卻對太後尊重異常。
不便對太後直接駁斥,容恬略微沉吟:“太後,寡人還年輕,現在還不是時候。再說……”
“大王不必推脫。大王的心事,哀家能不知道?”太後不如當年明亮的眼睛露出了然,輕聲道:“說到底,還不是為了鳴王。”
“太後……”
“鳴王在大王心中的份量,哀家清楚。但哀家要向大王進言一句,鳴王雖好,卻無法為大王留下子嗣。他也是明白事理的人,大王大婚後,只要王後有孕,誰還可以分開大王和鳴王?”太後觀察容恬臉色,輕聲細語慢慢勸說:“聽說離王有妹名妙光,雖不是絕世美人,智謀卻天下罕見,堪為西雷之後。她目前正在西雷都城,大王瞧她可適合?”
容恬眉毛微揚,沉聲道:“若言大有野心,寡人怎麼可以娶他的妹子為西雷王後?”
“呵呵,女人的心思哀家比大王懂。”太後揮退左右,在容恬耳邊道:“哀家料妙光來西雷不安好心。可女人一旦嫁人,心都會慢慢向著自己夫君,如果有深悉若言的妙光輔助大王,若言必敗。憑大王的手段,要收服妙光公主,並不難吧?”
太後說的也有道理。
而且,若言確實是容恬統一天下的最大障礙。
容恬想也不想,搖頭道:“太後不必多言。妙光公主一事,寡人自會處置。至於大婚,日後再說。”
他話語強硬,一口拒絕後長身而起,望向太後,朗聲道:“寡人昔日曾向太後說過一句話,看來太後已經忘了。寡人再說一次……”他眼睛炯炯有神,一字一頓道:“太後若愛惜容恬,請太後待鳳鳴如親子。”
太後不料容恬如此深情,怔住。
容恬對太後行禮道:“太後為西雷操心多年,也該靜心享福了,大婚的事寡人自會作主。鳴王正在等待寡人,寡人先告辭。太後保重,寡人有空,一定多點來探望太後。”他向來敬重太後為國操勞,今天聽了太後提及大婚,卻分外反感,只覺得眾人聯合起來對鳳鳴不利,所以言詞不留情面。
話音落地,匆匆而去。
鳳鳴本來興奮了半天,等容恬回來出宮遊玩,不料侍從卻來稟報容恬去了太後寢宮,偏偏烈兒又不知道忙什麼去了,一個人在太子殿中悶得發慌。
秋月見了,便找了幾個侍女一同陪鳳鳴解悶,聊到外面的新鮮事,秋籃道:“如今大王登基,西雷大變呢。大王說五月要在全國開什麼選拔英雄大賽,要開始招募真正有本事的人當大官。”
“那麼說,不是貴族也可以當官了?”
秋星一臉興奮,嚷道:“早知道這樣,該叫家鄉的弟弟們出來,他們力氣大,說不定可以得到大王賞識呢。”
“哈哈,秋星倒想得真快。”秋籃拍著手掌取笑。
鳳鳴知道容恬採用了他的唯才是用的原則,不由也暗自高興。
秋籃又道:“還有一件古怪事,我看見最近好多人在山坡上胡亂挖啊耕啊,還修了不少古怪的管道,難道大王想在山地上耕種?”
“那怎麼可能?山坡好陡,而且哪里有水?”秋月也表示懷疑。
鳳鳴笑道:“你們好笨,連梯田都沒有見過嗎?不過容恬最開始聽的時候也很驚訝。”
“梯田?”秋星問:“鳴王,什麼是梯田?”
這個名詞從來沒有聽過,幾個侍女頓時面面相覷。又有發揚中國文化精髓的機會,鳳鳴高興起來,叫秋月搬來幾盆花,將裏面的泥倒了出來,細講梯田的概念。
她們領悟力比不上容恬,都聽得一臉胡塗。
秋籃抿唇道:“還是不懂,那水怎麼可以上山呢?”
“都說了這麼久,居然還不懂?”鳳鳴哀叫一聲,無可奈何地看著她們:“當老師真不容易……”
“這有什麼?梯田到底怎麼樣,水到底怎麼上山,我們去看看就知道了。”
這提議大大對了鳳鳴的胃口,他眼睛一亮,摸摸秋月臉蛋道:“不錯不錯,還是你最聰明。反正容恬不在悶得很,我們出宮去看看實際的梯田,這叫實踐。”
秋籃比較老成,問:“我們私下出王宮,大王知道了一定不高興。”
“怕什麼,我可是鳴王,王總可以自由出入王宮吧?王出去,身邊總要帶幾個漂亮的侍女吧。”
秋星跳起來道:“好啊,我們這就去看。好久沒有出王宮呢,自從鳴王出使繁佳回來就一直待在太子殿。”
秋月嘟著嘴,輕聲道:“鳴王可是經常出去呢,不過出去的時候都有大王陪著,不要我們在旁侍侯。”
“好了好了,這次就帶你們去。”鳳鳴大方地許諾。
秋籃想了想,點頭道:“出去是可以,但不能走遠了。不然……”
“秋籃,你就不要呱噪了。”
三個丫頭都被鳳鳴的沒上沒下慣壞,又知道容恬最疼鳳鳴,一見有鳳鳴撐腰,立即躍躍欲試。嬉笑著為鳳鳴換了衣裳,命人牽了幾匹好馬,揣了代表鳴王的令牌,一溜煙出了王宮。
一路緩緩揚鞭,果然看見山坡上有人忙碌。梯田和灌溉工程已經在進行中。鳳鳴好為人師,指著動工中的建築對秋籃等一一講解。
“哦,是這樣。”秋星拖長聲調點頭道。
秋籃嘻嘻笑:“原來還是我們的鳴王最厲害。”
“哼,當然,鳴王又好看又能幹,而且……”
“好了秋月,你又開始了。鳴王能幹英俊,我們都知道的。”
看完梯田,本來應該回宮。可風光明媚,天色還早,鳳鳴等如出了籠子的猴子,哪里肯立即回去。
秋星眼睛轉了兩下,慫恿鳳鳴道:“鳴王,繁佳三公主住在都城郊外,我們去看看她好不好?”
繁佳三公主到西雷後提出在郊外居住。容恬遵守諾言,對她以太後身份相待,命人在郊外選了最美的地方,派能工巧匠按三公主的心意修建府邸,平日的衣食侍侯,也和太後一個標準。
這比起孤苦伶仃地留在繁佳,際遇已經算好了。
去看看三公主也好,順便復習一下以前學的數學物理。其實說到底,還是不想立即回悶死人的太子殿。鳳鳴剛要點頭稱好,秋籃最謹慎,勸道:“三公主在都城郊外,大王不在,鳴王還是不要出城的好。”
秋月最貪玩:“怕什麼,鳴王的令牌是可以出城的。”

鳳於九天 鳳於九天02 太子出使 第二十四章
章節字數:4296 更新時間:07-01-22 14:51
秋月最貪玩:“怕什麼,鳴王的令牌是可以出城的。”
秋籃搖頭道:“不行,現在都城來了許多祝賀大王登基的各國使者,他們隨行的精兵可都駐紮在城外呢。萬一他們把鳴王抓了怎麼辦?別的不說,若是碰上離國妙光公主帶過來的人……”她常聽容恬等談論各國爭鬥,分析起來居然有板有眼,神態嬌憨可愛。
鳳鳴最怕若言,聽見離國的精兵在外面,不由打個寒戰,搖頭道:“那我們不要出城好了。”他一表態,其他兩個侍女自然沒有話說。
秋籃這才笑道:“還是鳴王最聰明。”
“哼,最聰明的是你吧。”秋星輕輕抓秋籃耳朵一下。
秋月眼睛又轉了幾圈,眼睛一亮,扯扯鳳鳴道:“鳴王,聽說妙光公主也是個美人,我們去看看她吧。”
“離王的妹妹?”
秋星插嘴問道:“比三公主還美嗎?”
“對啊,侍從們還說……”秋月笑著推開多嘴的秋星,湊到鳳鳴耳邊:“大王在王宮私室裏和妙光公主說了好一會話呢。”
“鳴王,我們不出城,不如去探訪一下妙光公主吧。”
鳳鳴反正不想回去,對離王的妹妹也起了好奇心,點頭道:“好啊,我們去看看離王的妹妹是不是象她哥哥一樣可怕。可是……不知道她住哪?乾脆派你們其中一個去打探一下。”
秋籃掩著嘴偷笑,被秋星看見。秋星嚷道:“秋籃知道呢,鳴王快問她。”
鳳鳴果然問:“秋籃,妙光公主住在哪里,你快說。”
秋籃學了鳳鳴賣關子的壞習慣,被秋星等揶了好幾吧,才懶洋洋道:“我聽宮裏管使者團的人說,住在北徽別館,離王宮不遠。”
“好啊,那我們去吧。”
“走,瞧瞧離王的妹妹去。”
一行人說走就走,擁著鳳鳴,真的朝北徽別館馳去。
被王兄念念不忘的鳳鳴忽然拜訪,對靜坐在別館中的妙光公主來說,真是天賜良機。
西雷王容恬果然不負盛名,一見他的面,妙光已經知道容恬不好對付。以容恬的精明,絕不會答應娶自己為後,說不定會扣留自己作為人質。
可是王兄也不簡單,一早就料到容恬不會同意聯婚,而會採用拖延的手段。妙光需要的,恰恰是這段拖延的時間。以離王親妹身份留在西雷,容恬一天不向離國宣戰,一天就要以禮相待,不能限制妙光出入。
利用留在西雷的時間,向鳳鳴下手。
令天下兩傑同時動心的男人,到底什麼模樣?
接到侍從的稟報,妙光匆匆略施粉黛,端坐在客廳裏等候著揭開謎底。
“你就是妙光公主?”鳳鳴第一句話裏含著驚訝。他唯一出使的國家就是繁佳,而繁佳盛產美女,三公主更是美女中的美女,令他以為這時代的女孩都貌如天仙。
妙光的平凡容貌,讓鳳鳴有點失望,話一出口,又立即內疚起來:“對不起,我……嘿嘿,我……”
妙光淡淡一笑,輕問:“你就是鳴王?”
“對,我就是鳴王。你可以叫我鳳鳴。”鳳鳴與秋籃等胡鬧慣了,不拘小節,走上來近看妙光:“你是若言的妹妹?你們樣子不是很象,我是說……你可比他和善多了。”
“是嗎?”
鳳鳴不知道,妙光不動聲色的外表下,藏著更大的驚奇波濤。
西雷男子英俊,妙光早有所聞。她不是沒有見過美男子,自己的王兄若言,本來就是天下聞名的英俊男子。
可這牽動王兄心思的鳳鳴……
水。
第一眼看見他,只能想起水這個字眼。黑色的眼睛閃閃發亮,卻讓妙光想起書卷中讀到的海。遠方,波瀾壯闊的藍色深海,一定如這鳴王的眼睛般充滿生機。
女孩的敏感,讓妙光在瞬間知道王兄第一眼看見鳳鳴的感覺。王家陰謀之地居然養出如此人物,王兄怎肯放過?此人清純如水,還是扮個天真嬌憨女孩比較容易誘他上當。
兩人好奇地對望一會,妙光嫣然一笑:“鳴王天下聞名的演算奇法,王兄告訴我了。說起繁佳王宮裏對戰的那一會,我簡直笑壞肚子。悄悄告訴鳴王,王兄從來沒有試過這般丟臉。”
鳳鳴果然上當,沒想到若言妹妹這麼直率,比那奸詐的若言好上百倍。可見血緣不能決定一切,或者若言繼承了父母基因中比較壞的一部分吧。
“哈哈,還是年輕的公主比較有趣。我當日的王嬸繁佳三公主對我說話,總是本宮本宮的;太後也是,一天到晚哀家哀家的,聽得我難過死了。”鳳鳴親近之心頓起,問:“公主多大?”
妙光暗中查看鳳鳴臉色,太陽穴上隱隱藏了暗紫色,暗忖:看來幾天後就到一月一次的發作,不知道容恬會如何心疼。臉上甜甜一笑:“我今年二八。”
“二十八?這麼大?”鳳鳴瞪大眼睛,嘖嘖搖頭:“看不出來。”
“鳴王更有趣。我不是二十八,是十六歲。”
“那你比我小。”鳳鳴把椅子搬到妙光身旁,大方地坐下:“你這麼小,若言居然忍心叫你出使西雷?”
妙光從來不曾見過這樣的人,愣了一下:“十六已經是婚嫁時候,怎麼還小?”
“嫁人?”鳳鳴面對渾身上下找不到若言一絲影子的妙光,簡直忘了妙光是若言妹妹,噗嗤笑了出來:“你這麼小就嫁人?”他哈哈笑了兩小,腦子裏猛然浮出一個念頭,頓時笑不出來。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容恬十七妙光十六,都是婚嫁時候。若言這個時候把唯一的親妹妹派到西雷來,豈不是打算……
他心裏想什麼歷來都掛在臉上,妙光一猜就知,心智急轉。
“鳴王在想什麼?”
“我……我……”鳳鳴蹙眉,心不在焉搖頭:“沒有什麼。”難道容恬要結婚?和親這回事,可是古裝片的熱門題材。想到容恬或許要結婚,心裏不是滋味,苦澀氾濫上來。
“不瞞鳴王說,”妙光湊到鳳鳴耳邊道:“我這次來,是和親的。”
“和親?”鳳鳴喃喃。
“對啊,西雷王登基,王兄為了離國穩定,命妙光千里迢迢來和親,只要大王答應,妙光就長留西雷,再不回離國。”
對啊,容恬是王,一定要結婚,一定要後代,一定……
鳳鳴仿佛被雷劈了一下,渾身上下只覺冰冷,臉色漸漸蒼白,輕聲道:“那……恭喜公主。”他再沒有坐下去的心情,茫然站起來,對妙光拱手:“我先回去了,公主好好休息。”
“鳴王慢走。妙光有一事,想和鳴王私下說。”妙光揮退左右,將門掩了起來,轉身看著默默抿唇的鳳鳴,忽然撲通一下,跪倒在鳳鳴腳下。
“妙光鬥膽,求鳴王一事。”
“公主,你這個幹什麼?”鳳鳴嚇了一跳,退後一步,語無倫次地問:“你要求我什麼?你要我離開容恬?你要我再也不見他?還是……”
這麼快就遭遇九流愛情小說裏最濫用的情節,實在不怎麼好受。鳳鳴即使是現代人,也無法瀟灑面對。
妙光回答卻大出鳳鳴意料:“求鳴王幫我逃出西雷都城!”
“什麼?你要逃?”鳳鳴呆住:“你不是要當西雷王後嗎?”
“西雷王心中不願娶妙光,可為了西雷,說不定真的會答應王兄聯婚。”妙光昂頭,泣聲道:“可我……可我……”
聽見妙光的要求是逃出西雷都城,鳳鳴心中一松:“你要逃走?”
“對,身為公主只有和親一個用處,妙光實在是迫于王命才到西雷來。”
“你先起來,不要跪著。”一聽不是情敵,鳳鳴心情立即轉換,彎腰扶起妙光,皺眉道:“可是你不聽若言的話,即使可以逃出西雷,也再不能回離國,以後怎麼辦?”妙光不要當容恬王後,對鳳鳴來說當然是一件好事。
他二話不說就站到妙光陣營裏去了。
妙光臉上微紅,低頭道:“只要鳴王可以把妙光送出西雷都城五十裏,妙光自有去處。”
“去哪里?”
“這個……”
“你不說,我怎麼可以放心幫你?”
“鳴王真的願意幫我?”妙光驚訝地抬頭,不敢置信地看著鳳鳴,一咬牙,露出神往之色,羞澀地問:“鳴王可聽過永殷大王子永逸?”
“永殷國?大王子?”
妙光猛一咬牙,露出堅毅神情:“他也來為西雷王登基送賀禮。只要我可以擺脫隨行侍從,他會在西雷都城五十裏外等我。”
“哦!”鳳鳴恍然大悟,撫掌道:“我知道了,你們兩個花前月下、私……”
“鳴王……”妙光露出小女孩的羞態,又正色央求道:“此事如果洩露出去,一定導致永殷離國西雷數國交惡,所以……”
“所以我一定不可以告訴任何人。”
“嗯。”
“我知道了。”鳳鳴點頭道:“最好把你送出去,然後製造一個公主暴病死掉的假像。這樣西雷可以向離國交代,他們也不會追查公主的下落。我有一個侍從叫烈兒,他最會這一方面……”
妙光立即搖頭,責道:“鳴王難道忘了不可以對任何人說?否則後果嚴重。”
“對,不可以對任何人說。”鳳鳴吐吐舌頭。
這麼千古傳頌的偉大愛情故事居然被自己碰上,少不了摩拳擦掌一番。鳳鳴肚子裏一邊興奮,一邊罵若言豬狗不如,連親妹妹也利用。
一輪密談,不到半個時辰,鳳鳴就從屋中出來。
秋籃在廊下等急了,圍上來七嘴八舌道:“鳴王進去這麼久,害我們嚇壞了,正要派人去稟告大王呢。”
“公主和鳴王說什麼呀?忽然關上門,她是若言的妹妹,鳴王可不要讓她騙了。”
鳳鳴搖頭道:“她也很可憐。”
“什麼?可憐?”
“沒有什麼。”鳳鳴掩住自己的嘴巴,轉頭對秋籃等道:“我們今天偷偷溜出來的事,誰都不可以對容恬說。”
“鳴王啊,你出了王宮,這會大王恐怕已經知道了,還能不對他說?”
“那至少不可以對他說我們來見過妙光公主,不然他又要緊張一番。說不定大發雷霆,把你們幾個調去侍侯別人。”鳳鳴恐嚇。
秋星拍拍胸口,小心翼翼道:“不會吧?不過是見見公主而已,她孤身在這裏,能對鳴王做什麼?再說,我看那公主一點也不好看,大王不會嫉妒鳴王來見她。”到底是小女孩,說著說著就扯到容貌上。
一說容貌,幾個侍女更有話說,紛紛將妙光和三公主比較起來。
鳳鳴在早已習慣的噪音中上馬,他心裏藏了個大秘密,滿腹幹勁和責任感。
回到太子殿,看見侍從們全部噤若寒蟬地跪在地上發抖,一見鳳鳴,都松了口氣,小聲道:“鳴王快進去,大王說再見不到鳴王,要把奴才們都斬了呢。”
秋籃等也嚇了一跳,自己不敢進去,把鳳鳴一人推到門外,很沒有義氣地溜了。

鳳於九天 鳳於九天02 太子出使 第二十五章
章節字數:2814 更新時間:07-01-22 14:52
鳳鳴忐忑不安進了房,來不及抬頭,人已經騰空而起,落入一個熟悉的懷抱。
容恬怒氣衝衝的臉出現在頭頂。
“到哪里去了?”
“宮外。”鳳鳴眨眨眼睛。
“誰讓你到處跑的?”
鳳鳴驚訝地問:“你不是說只要我在西雷,做什麼都可以,絕對沒有人可以傷我嗎?”
容恬氣結,低頭狠狠咬了鳳鳴一口:“看你還狡辯,一回來侍從說你帶著秋籃她們出宮去了,幾乎把我急死。那幾個侍女越來越不象話,我要好好教訓!”
“要出去的是我,你不要教訓她們。”
“對,我該先教訓你。”看見鳳鳴好好的回來,容恬肚子裏燒得半天高的旺火很快熄了下去,繃緊的臉鬆弛下來,露出笑容:“下次再這樣,一定好好教訓你。呵呵,到什麼地方去了?”
鳳鳴眼珠轉轉:“我去看你下令動工的梯田了。”
“感覺如何?”
狼爪漸漸伸入衣領,感覺溫暖的肌膚曲線。
鳳鳴被容恬極有技巧的手一碰,早把梯田扔到九霄雲外,在容恬臂彎間蠕動身子,低低呻吟起來。
“好想把你吃了。”挑動懷中人的春情,容恬眼裏滿是讚歎。
鳳鳴已經被他逗得失了防備,懶懶道:“那你就吃吧。”
容恬難得地有君子之風,笑著搖頭:“現在不可以吃。”
“為什麼?”鳳鳴半張著眼睛,紅顏滿腮地問。
容恬看著心裏癢到極點,忍不住猛然啄住他的紅唇,輕輕噬咬起來。錦繡外服,已經在容王輕手輕腳下被一件一件拋到地上。
“容恬……”
“嗯?”容恬揚眉,將鳳鳴打橫抱起放在床上。
鳳鳴欲望已經來臨,扯著容恬衣領:“我想……”
“想什麼?”容恬壞笑。
心裏急得火燒似的,卻不敢輕舉妄動。深邃的眼神掃過修長的身體,容恬靈活的手開始彈奏動人的音樂。
鳳鳴發出貓一樣細不可聞的聲音,分身挺起漂亮的弧度,在容恬的安慰下漸漸滲出滑膩的液體。
“鳳鳴,舒服嗎?”
鳳鳴點點頭,忽然皺眉,從床上撐起上身,在容恬脖子上咬了一口。
“哎喲!”容恬將鳳鳴在膝上翻個身,懲罰性拍了他臀部兩下:“居然咬西雷王,你好大膽子。”
“我不幹,每次都是你看我出醜。”鳳鳴回頭,烏黑的眼睛瞪得老大:“你不會有男人方面的毛病吧?我們直接做好了。”
“直接?”容恬喉嚨裏發出咕隆一聲。
這小子居然不知死活發出邀請。要不是顧忌你的身體,我早把你吃得骨頭都不剩。他卻不知道鳳鳴自從被妙光提及容恬必須大婚,心中又怕又苦,對容恬發出邀請,其實是擔憂未來之下的情不自禁。
“對啊。雖然我怕疼,可是我忽然覺得這樣不夠徹底,還是……徹底一點的好。”鳳鳴一邊說,一邊害怕地伸手,主動覆蓋在容王早以豎得高高的兇器上。
下體熱流竄動,容恬的忍耐力已經到了極限。
“你真的想徹底一點?”他勉強保持理智,含著疑問打量鳳鳴。
“嗯。”
“不怕疼了?”
鳳鳴閉上眼睛,咬著下唇,默默點頭。
美食當前,再沒有人可以忍住。容恬心裏狂叫一聲,動作卻還是非常溫柔地將鳳鳴在床上放平。
“不要怕……”滿是情欲和不耐的低沉聲音,在房中回想。
“我……我不怕。”
一遍又一遍撫摸鳳鳴的腰肢下體,卻發現手下的身體越縮越緊繃,簡直快僵硬了。鳳鳴的臉色,更是蒼白得嚇人。容恬嘗試了好幾次,都無法從全力抵抗的入口進去,終於停下。
“鳳鳴,你太僵硬了。”
“沒有,我……我已經很配合你了。”鳳鳴咬著下唇,幾乎要哭出來。
容恬歎氣,低頭扳鳳鳴的唇:“別動,張開嘴。唉,你把下唇都咬破了。”他皺眉。“只怕我沒有進去,你嚇都嚇死了。”他伸手,冷靜地把自己到了不得不發的情欲處理掉。
乳白的體液,用一旁的紗巾抹去。
“容恬……”鳳鳴抓住他的手,哀求地看著他:“我們不繼續嗎?”
“你這個樣子,怎麼繼續?”容恬將他抱在懷裏,安撫道:“不要緊,來日方長。等你準備好再說。”等你身上的毒解了更好。
鳳鳴搖頭,眼裏泛起波光:“我想和你在一起,象男人和女人一樣可以結合在一起。”
“不要哭,你不能生氣傷心。”看見鳳鳴的眼淚,容恬吃了一驚。
“為什麼?”
“那你為什麼今天一反常態要被我吃掉?”
鳳鳴不作聲,可憐兮兮地看著容恬。他動動嘴唇:“我只想告訴你,我也可以給你快感。”
“你當然可以給我快感。”
一切沉默下來,淚眼汪汪,和可以看透世間陰謀的亮瞳無聲對峙。
最早投降的,居然是容恬。
“罷了,你今日不做到一定會哭上一場。”容恬沉吟:“西雷風俗,少年可通過男風從大人處得到毅力和智謀。我少年時,也曾處在下方。”
“你是說……”
容恬長長歎氣,無可奈何道:“反正來日方長,讓你一次如何?”
“你讓我上?”鳳鳴頓時瞪圓眼睛,又驚又喜。
“還能有其他的法子?”
“啊!太好了太好了!”鳳鳴高叫起來,按著容恬的肩膀在大床上亂蹦:“你真是對我太好了,這世上你對我最好!”
這真是意象不到的好結局。早知道這樣,就應該早點提出來要容王吃了自己。
下一刻,鳳鳴就象老虎一樣撲了上去。
嗤…………
“鳳鳴,做上面的不一定要把衣裳撕壞。”
“對不起,對不起,興奮過度,我控制不好。”
“輕點。”容恬悶哼:“我是這樣對你的嗎?”
“對不起……”
太子殿外,秋籃等偷偷在門外偷聽。
完全聽不到容恬聲息,只有鳳鳴興奮的怪叫:“小恬恬,你好棒!”
“我太愛你了!”
“下次也這樣好不好?”
漸漸鳳鳴的呼吸也開始沉重,令人臉紅的呻吟蕩出房門。
秋籃三人面面相覷,互相咋舌。
過了半個時辰,連呻吟也停止了,仿佛兩人勞累到了極點,已經沉沉睡去。
正想探頭看個究竟,房門驟然打開,容恬橫抱著鳳鳴站在門口,臉色淡然。鳳鳴累得筋疲力盡,早就睡了過去。
容恬身上披了一件外衣,頸間胸上全是鳳鳴不知輕重咬出來的傷。秋籃等抬頭一看,頓時紅了臉蛋,撲通撲通全部跪倒。
“大王……”
“大王……”
容恬也不見怪,輕聲吩咐:“準備沐浴。”
身體一動,他忽然皺眉,低頭看看臂彎裏心滿意足、睡著還在傻笑的鳳鳴,不禁露出寵溺的笑容。邁著有點艱難的步子,向浴池走去。

鳳於九天 鳳於九天02 太子出使 第二十六章
章節字數:2053 更新時間:07-01-22 14:52
次日睡到日上三杆,鳳鳴睜眼的時候,容恬已經上朝回來。他坐在床頭,笑著看鳳鳴伸懶腰:“累嗎?”
“這個問題昨晚就應該問了。”鳳鳴想了一會,搖頭道:“不,是我昨晚應該問你累不累?小恬,你累不累啊?”他細聲細氣地問容恬。
容恬縮縮脖子:“鳳鳴,不要用這麼奇怪的語氣。還有,不要叫我小恬。”他將鳳鳴從床上扯起來,讓鳳鳴靠在自己肩膀上,屈尊降貴親自動手為鳳鳴更衣。
“你不用上朝?”
“上了,已經回來了。”容恬親親他的脖子:“你今天睡了好久。”
“想不到徹底做一次這麼累。”鳳鳴蹙眉:“我全身骨架好像要散了一樣。我看你倒挺精神,難道你們這些從小練武的身體就特別適合那種事?”
容恬身體一僵。
“早叫你乖乖練武,你又偷懶。”他不動聲色地把心裏翻天倒海的浪濤藏起來。
毒素,已經漸漸潛入鳳鳴的體內,奪走他的元氣。
最近,鳳鳴雖然精神很好,卻動不動就喊累。
窗外,烈兒悄悄對容恬打手勢。
容恬溫柔地低頭:“鳳鳴,你好好休息,我有事要辦。”
“好,你去吧,拜拜。”剛好鳳鳴也有事要辦,他可沒有因為一夜風流而把可憐的妙光公主扔到腦後。
容恬依依不捨,和鳳鳴纏綿一會才神采飛揚地離開。
秋星端了早點上來,偷偷打量鳳鳴,抿著小嘴笑。
“笑什麼?”
“恭喜鳴王。”
鳳鳴臉上紅了一圈,瞪秋星一眼,小聲道:“不許到處亂說。”
秋籃剛好從外面進來,嘻嘻笑得好歡:“何必亂說,大家都知道了。”
“大家?”鳳鳴愣了一下,跳起來問:“哪個大家?”
“秋籃,你好端端嚇唬鳴王幹什麼?”秋月也捧了腰刀出現在門口:“總共也不過是我們三個人知道。”
鳳鳴拍拍胸口,坐了下來,責怪地瞪了秋籃一眼。
“昨晚的事,不許到處說。容恬他說到底,也是西雷的王……”
秋籃笑了一會,歎道:“大王居然這麼深情,我們都唬了一跳。鳴王真好福氣。”
鳳鳴被這班沒大沒小的丫頭呱噪怕了,匆匆吃了早飯,站起來道:“我要出去,快準備馬。”
“鳴王要去哪里?”
“對啊,昨天大王才發脾氣呢。”
“我去看看梯田,一會就回來。”
“昨天不是去了嗎?”
“有點地方要改動,我要看了再和容恬說。”
秋月一臉期待:“帶我們去嗎?”
鳳鳴趕緊搖頭:“下次吧。”一溜煙出了太子殿。
為他牽馬的侍從要跟著去,鳳鳴堅決不肯。他們不敢強跟,哀求道:“鳴王早點回來,我們昨天差點被大王砍了呢。”
“知道了!駕!”
出了王宮,當然不是去看梯田。事關妙光公主和永逸王子的終身幸福,他怕有人跟蹤,施展警匪片裏學到的技巧,故意在城內逛了兩個圈,又在暗處取出準備好的普通服飾換上,才揮鞭到北徽別館。
妙光早就等著鳳鳴,一見鳳鳴,立即將鳳鳴拉到密室,掩了門戶。
“鳴王總算來了,我昨晚一夜睡不著,就怕鳴王忘記了我的事。”
“怎麼會?”鳳鳴坐下,大口喝熱茶:“我能出來就立即出來了。公主,昨天沒有時間細談,你現在把事情的大致計劃說一次吧。”
“我等著鳴王的主意呢,怎麼倒來問我?”妙光笑了一笑,咬著下唇沉吟:“這件事很難。第一,要神不知鬼不覺地離開都城,第二,要逃開追兵,第三,逃出去後,不能讓任何人知道我的去處,否則王兄必定向永殷討人。”
“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好了。”鳳鳴想想,對妙光道:“要神不知鬼不覺離開都城……”
“這個妙光已經想到辦法,鳴王不必擔心。”
“那就好,那逃開追兵最好的辦法,就是找人引開追兵。”多年的武俠小說不是白看的。
“不錯,可現在就是這裏為難。”妙光臉色黯然,強笑道:“誰可以替我引開追兵?此人必須智勇雙全,而且深悉其中內幕。我那幾個心腹中,本來也有人可以為我引開追兵。可他們萬一被西雷追兵抓到,縱使不死,也要為隱瞞我的去處而熬盡酷刑。唉,妙光怎可為了自己的幸福要身邊的人送死。”她緩緩坐下,低頭不語。
沒想到離王的妹妹這麼善良,雖然模樣不是很美,但人最重要是心靈美。一見她坐困愁城的模樣,鳳鳴除強扶弱的使命感立即冒了出來。
“我來為公主引開追兵。”
“啊?鳴王你……”妙光驚訝地看著鳳鳴,連連搖頭:“不行,鳴王身份貴重,這萬萬不可。”
“當然可以。我為你引開追兵,萬一被追兵抓到,容恬最多痛駡我一頓,他絕對不會對我用刑的。你的去處,我更不會告訴他。公主不肯,難道是因為我不夠智勇雙全?”
妙光一呆,感激地看著鳳鳴:“離國與西雷並不交好,鳴王與王兄更有罅隙。鳴王為何如此善待妙光?就不怕妙光和王兄串通算計鳴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