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阿洛隆的忌憚
g,更新快,無彈窗,!

一場危機解除,代價卻是很慘.

傅天龍陰沉著臉來到葉瞳面前,關切問道:"傷勢如何?"

葉瞳搖頭說道:"無妨,養幾日便可以痊愈,此次多謝傅將軍及時救援,否則我們恐怕就要死在此地了."

傅天龍苦笑道:"這是我應該做的,可恨被那幾人逃脫,否則我定當把他們全部斬殺."

葉瞳說道:"殺不完的,除非把整個阿洛家族斬盡殺絕."

傅天龍恨恨說道:"我前兩日親自去了趟阿洛家族,他阿洛家族的家主口口聲聲保證,絕對不會找你報複,沒想到他竟是出爾反爾的小人,這事沒完,我一定要他阿洛家族好看."

聽到傅天龍的話,葉瞳頓時愣住了,他未曾想到,傅天龍竟然為了他,親自去了趟阿洛家族,這份愛護之意,讓他心底暖流湧動.

"傅叔,多謝."葉瞳抱拳躬身,發自肺腑的感激.

傅天龍心底一震,他本打算收葉瞳為義子,結果卻被葉瞳拒絕,始終以傅將軍稱呼自己,而此刻,葉瞳的一聲"傅叔",讓他心里很是激動,他明白,這是葉瞳對他表達親近.

葉瞳再次說道:"傅叔,我和阿洛家族的恩怨,就由我自己來解決吧!"

傅天龍皺起眉頭,但看著葉瞳堅定的表情,最終長歎一聲,說道:"只要是在這郡城,我傅天龍便能護你周全,現在你們身受重傷,不適合再離開,隨我回去吧!你們暫且住在我家."

葉瞳沉思片刻,說道:"好."

葉瞳沒拒絕傅天龍的好意,因為他心里很清楚,藥奴和蔚蔚蜜全都身受重傷,需要找個安全的地方養傷,否則阿洛家族的高手再次來襲,就不會有那麼好的運氣了.

葉瞳轉頭看向蔚蔚蜜,詢問道:"跟我走?還是獨自離開?"

"跟你走!"蔚蔚蜜平靜說道.

郡城北城.

阿洛隆背負著雙手,站立在家族的演武場上,看著數十位少年揮汗如雨,刻苦訓練,心里卻是一陣傷痛.

他的兒子,曾經也在這演武場上訓練.

可如今,卻已經命喪黃泉,再無回歸之日.

阿洛隆恨葉瞳,但卻沒辦法報複,他不懼怕郡王府,因為殺一個葉瞳,引不起阿洛家族和郡王府撕破臉皮,他也無懼傅天龍,哪怕傅天龍乃是紫府郡第一猛將,實力驚人.

阿洛隆怕的,是法藍宗.

阿洛隆不能因為這個私仇,把法藍宗給得罪了,因為他阿洛家族想要傳承下去,將來勢必要有一代代的弟子參加三宗兩殿的考核,得罪了法藍宗,在其它兩宗兩殿也討不到好處,反而會斷送他們阿洛家族的機會.

"家主!"一位清瘦男子箭步沖來,靠近阿洛隆後,急促說道:"稟報家主,出事了,二爺他……"

阿洛隆面色一變,沉聲問道:"他怎麼了?"

男子苦澀說道:"他帶著心腹去圍殺葉瞳,結果羽紗而歸,傷勢很重."

阿洛隆身軀一震,厲聲喝問道:"你說他去圍殺葉瞳?在什麼地方動的手?"

男子說道:"春煙街."

阿洛隆急促問道:"葉瞳呢?死了嗎?"

男子搖頭說道:"應該沒死."

阿洛隆憤怒罵道:"這個混蛋,我讓他老老實實待著,現在還不是動那姓葉的時候,他偏偏魯莽行事,葉瞳不死還好,如果死了,咱們阿洛家族將會惹上大麻煩,走,帶我去見他."

片刻後,阿洛隆見到模樣淒慘的阿洛夫,幾乎沒有絲毫的猶豫,他上前便是一腳,直接把盤膝坐在地上療傷的阿洛夫踹倒.

"你混蛋!"阿洛夫一躍而起,怒視吼道:"我知道我混蛋,但也比你什麼都不做強!那姓葉的小畜生害死塔兒,我必須要讓他血債血償."

阿洛隆怒喝道:"為了一個阿洛塔,難道你就要斷送咱們整個阿洛家族嗎?得罪了法藍宗,以後三宗兩殿誰還會搭理咱們阿洛家族?咱們阿洛家族一代代族人,以後還怎麼加入三宗兩殿?還怎麼壯大我阿洛家族?"

阿洛夫叫道:"他葉瞳還未正式加入法藍宗,充其量就是一個通過了考核的新人,值得法藍宗為他對付咱們阿洛家族?"

"砰……"

阿洛隆身形一閃,一拳把阿洛夫轟飛,然後沖過去把他從地上拎起來,怒吼道:"葉瞳通過三宗兩殿的考核,已經被法藍宗的負責人看中,就已經算是法藍宗弟子,你真以為咱們阿洛家族在紫府郡有著很大的權勢,就能令法藍宗高看咱們一眼嗎?

殺了葉瞳,就是打了法藍宗的臉,臉面被打,法藍宗自會來人討要說法,到時候如果不能給他們一個交代,會直接跟咱們撕破臉皮,到那時候,阿洛家族能承受的了法藍宗的怒火?"

阿洛隆把阿洛夫推出去,粗喘了幾口氣,再次喝道:"如果我阿洛家族給法藍宗一個交代,難道就要把你推出去任由他們處置嗎?就算咱們可以把責任推給一個無關輕重的人,以後法藍宗還會要咱們阿洛家族的子弟嗎?

萬一法藍宗的人向其它兩宗兩殿胡說八道,到時候咱們阿洛家族的弟子,還怎麼加入三宗兩殿?你這是要斷絕我阿洛家族的根基啊!"

"我,我沒這些……"阿洛夫之前根本就沒想那麼多,聽到大哥的話,面色瞬間變得煞白.

阿洛隆厲聲問道:"告訴我,你有沒有殺了葉瞳?"

阿洛夫搖頭說道:"他沒死,最多是傷勢比較重,我殺他之時,突然出現一些高手,把他給保護住,最後傅天龍出現,否則……"

阿洛隆心底松了口氣,寒聲說道:"老二,我知道你心疼塔兒,但你此時做的太過愚蠢,現在是在郡城,大張旗鼓的殺他,會給咱們阿洛家族帶來大麻煩,你以為我會一直無動于衷嗎?人我都已經派出去了,只要他離開郡城,到時候便可以截殺他,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阿洛夫一呆,喃喃問道:"你已經派人了?"

阿洛隆歎了口氣,說道:"早在幾日前,他們已經出城,只要那葉瞳踏出城門一步,就會被我的人盯上,不管他去哪里,都逃不掉的."

阿洛夫露出羞愧神色,說道:"大哥,我錯了."

阿洛隆瞪了他一眼,隨即說道:"不過,今日你帶人動手,倒是弄清楚他身邊隱藏的實力,而我派出去的那些人,恐怕還殺不死他,行了,你老老實實呆在家里給我療傷,報仇的事情我來安排."

"是!"阿洛夫默默點了點頭,他現在算是明白為何大哥能做家主而不是自己了.

傅府.

葉瞳三人到來後,傅夫人看著葉瞳身上的傷口,心疼之意溢于言表,更是憤怒的要去阿洛家族報仇,最終還是被傅天龍和葉瞳阻攔下來.

傅府不是很大,只有一個主院和四個偏院,仆人和丫鬟也只有十幾人,倒是傅府的親衛很多,加起來足有六十余人.

葉瞳和藥奴,蔚蔚蜜被安排到靠近主院的偏院內,並且還有四位丫鬟伺候著,不過三人身上有傷,所以大部分時間都在療傷.

傅夫人給的外傷藥膏效果極佳,再加上服用了療傷丹藥,僅僅三日時間,葉瞳的傷勢便近乎痊愈,腹部傷口也只剩下鮮紅印痕,藥奴和蔚蔚蜜的傷勢,也已經好了大半,最多再過幾日,便可以恢複如初.

晚飯後,葉瞳出現在傅天龍面前,看著一身盔甲,像是要出門,頓時說道:"傅叔,我需要你幫忙."

傅天龍笑道:"能讓你開口求助,倒是不容易啊!說吧,何事?"

葉瞳左右看了看,說道:"咱們到您的書房聊?"

"跟我來吧!"傅天龍眯起雙眼,若有所思的點頭.

片刻後,兩人出現在傅天龍精致典雅的書房里,葉瞳還是第一次來到這里,打量一番後,笑著說道:"沒想到傅叔不但是紫府郡第一猛將,還喜歡……"

傅天龍抬手打斷葉瞳的話,說道:"我不喜歡,這書房是你阿嬸鼓搗出來的,我平時都很少來這里,說吧,到底何事?"

葉瞳收起笑容,凝重說道:"我想讓傅叔帶我到阿洛家族的墳地去一趟."

葉瞳豈是哪種被人報複不還手的人,阿洛家族既然敢當街刺殺自己,葉瞳就能讓阿洛家族斷子絕孫!

墳地?

聽到葉瞳的話,傅天龍卻是有些茫然問道:"去他們阿洛家族的墳地做什麼?難道你還想去拜祭那阿洛塔?"

葉瞳搖頭說道:"不是,而是去做些別的事情,傅叔,我要做的事情,就算是告訴您,您也不會懂得,您只需要告訴我阿洛家族的祖墳在哪,然後帶我過去即可."

傅天龍沉思片刻,說道:"阿洛家族的祖墳,我倒是知道在哪,他們阿洛家族每年的祭祖,規模陣勢都會搞得很大,走吧!我現在就帶你過去."

葉瞳急忙說道:"傅叔,咱們不能被阿洛家族的人發現,要注意隱藏身份,你換一件便服吧!"

"好吧!"

傅天龍答應一聲,回房換了件便服,甚至還丟給葉瞳一個面罩,然後說道:"現在可以動身了吧?不管你今晚要做什麼,咱們都要早去早回,我回頭還有事情."

葉瞳問道:"從這里到阿洛家的祖墳,需要多久?"

傅天龍說道:"一個時辰."

"兩個時辰,咱們必能回來."葉瞳計算了一下時間,兩個時辰足夠他們來回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