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血口噴人
g,更新快,無彈窗,!

醉青山檢查過葉瞳的體質,知道葉瞳身具毒體,擁有著這種體質的少年,到現在還能夠活著,恐怕常年累月備受痛苦折磨,這樣的少年,意志力堅韌程度,恐怕與他相比都會不遑多讓.

此山.

對葉瞳來說沒有難度.

錦東露出古怪神色,詢問道:"你能肯定?"

醉青山指向下方五十多位青年才俊,淡淡說道:"他如果都無法登上山巔,恐怕這些人沒有一人可以登上來."

楚霄看了醉青山一眼,說道:"第二關和第三關,我不敢保證,但這第一關,對他來說就是小菜一碟."

"哦?你如此看好此人?"錦東不再言語.

倒是程莫舞露出驚訝神色,打量了楚霄和醉青山一眼,詫異道:"你們二人,怎會如此推崇那少年?他的意志力真有那麼強?"

"真的很強."戴著面紗的程思雅眼神複雜的說道.

程莫舞露出呆滯神色,她實在是想不通,為何連自己侄女都如此回答,猶豫了一下,她問道:"思雅,你認識那位叫葉瞳的少年?"

程思雅說道:"認識,不熟."

"不熟你還說……"程莫舞有些無語,不熟就能認定那少年意志力很強?

條條山路,蜿蜒起伏.

葉瞳尾隨在眾人身後,哪怕已經攀登將近一公里高度,卻依舊沒有半分的拖泥帶水,如履平地般前行,漸漸與前面幾位青年拉近距離.

終于,他從那幾位面色蒼白的青年身邊擦肩而過,一步步堅定的朝前前行,他也感受到了壓力,而且壓力越來越大,但以他的意志力,前行依舊很輕松.

漸漸地,他超越的人數越來越多.

十個!

二十個!

三十個!

當他距離山巔只剩下五百米的時候,前面只有七位男女.

山巔處.

程莫舞和錦東,彩娥仙子三人,瞠目結舌的看著如履平地,快速朝著上面趕來的葉瞳,心底震動無比,她們實在是想不通,葉瞳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小小年紀擁有如此恐怖的意志力,簡直不可思議.

山路上.

穆曉晨時常轉頭看向後面,看到葉瞳超過一位位青年才俊,心里不但沒有絲毫的高興,反而隱隱心疼,他視葉瞳為好友,知道葉瞳的意志力會這般強大,完全是因為自幼飽受毒魔霍藍秋的折磨,擁有毒體,還能夠活到現在,葉瞳所承受的痛苦,是他難以想象的.

"努力!"他深吸一口氣,速度不減.

如今,關注葉瞳的人除了穆曉晨之外,還有前面的穆千嵐,藍天瑜,藍卓越,甚至連阿洛塔,都在關注著葉瞳的情況.

阿洛塔做夢都沒想到,一個只有煉氣五重的家伙,竟然能夠堅持到現在,而且還超過了數十位先天境界的修煉天才.

"這小子作弊了嗎?"阿洛塔心里浮現出這個念頭,便愈發的強烈起來,他不相信,所以認定葉瞳身上,一定攜帶著某種能夠克制壓力的寶物.

"真是個……該死的混賬."阿洛塔在心底暗罵.

兩刻鍾後,葉瞳在阿洛塔面色漲紅的表情中,輕易從他身邊擦肩而過.

隨後,葉瞳追上了藍天瑜,不過,他的速度也在此時減慢,看著頗感吃力,一步步艱難朝上行走的藍天瑜,葉瞳說道:"堅持住,你很強的."

藍天瑜此時,雖然處于遙遙領先的地步,但卻已經有種堅持不住的感覺,精神的刺痛,令她面紗後的臉龐都有些扭曲,她的修為不錯,但自幼沒有吃過什麼苦,意志力連經常四處冒險的穆千嵐都不如.

然而,葉瞳的話,卻如同給藍天瑜打了針強心劑.

堅持!自己一定要登上山巔,不能被葉瞳看輕.

時間流逝,眾人前行的速度變得極慢,到了最後,甚至只能艱難的挪移著腳步,盡可能的朝上走的更遠一些.

終于,當穆曉晨最先踏上山巔後,時間已經過去一個半時辰,藍卓越和穆千嵐緊隨其後,也成功登上山巔.

"你們厲害."昊滄登上山巔後,粗喘著氣息露出佩服神色.

穆曉晨的目光沒有從葉瞳身上移開,隨口說道:"你也不錯."

昊滄順著穆曉晨的目光,看到距離山巔只剩下數十的葉瞳,難以置信的叫道:"天啊!他怎麼會在這?他的修為境界不是只有煉氣五重嗎?怎麼能來到這種高度?"

穆曉晨幾人相視一眼,紛紛露出苦笑神色.

他們始終關注著葉瞳,哪里會看不清楚,如果不是葉瞳陪伴在藍天瑜身邊,直接把速度降了下來,恐怕他會是第一個登上山巔的人.

"到了."隨著葉瞳的聲音想起,那股沉重的壓力驟然消失.

藍天瑜粗喘著氣息,顫抖著雙手掏出手絹,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感激道:"葉瞳,謝謝你."

葉瞳面色有些蒼白,搖頭笑道:"不用客氣."

然而當他的目光朝著五位三宗兩殿的強者看去時,頓時神色一愣,他看到了程思雅,盡管對方戴上了面紗,他依舊第一眼便認了出來.

"她怎麼會在這里?"

"不是來參加考核的,難道她本來就是三宗兩殿的人?"

"飄香樓的樓主,三宗兩殿的成員?還真是有意思."

葉瞳發現程思雅朝著他瞪眼,頓時收回目光,朝著下面看去,此時山路上,還有十幾人在苦苦支撐,其中距離山巔最近的便是阿洛塔,只剩下三十多米.

穆曉晨察覺到葉瞳的目光,笑著說道:"撐不住的,如果不及時退下去,恐怕會死在山路上,那些退走的人倒是有些自知之明,不過,這剩下的十幾人,在規定時間內登上來的,恐怕不會超過一半."

這話,葉瞳表示認同,因為距離兩個時辰的期限,已經快到了.

阿洛塔終于登上山巔,他臉上漲紅,感受到那股壓力消失後,第一時間看向葉瞳,粗喘著氣息怒喝道:"你作弊."

"什麼?"葉瞳愣住了,其他人也都愣住了.

"自己作弊?"葉瞳的眉頭皺了起來,說道:"阿洛塔,我知道你看我不順眼,但也不用血口噴人吧?"

阿洛塔轉頭看向三宗兩殿的五位強者,大聲說道:"諸位前輩,葉瞳他作弊,因為我不相信他一個只有後天煉氣五重的弱者,能夠登上這座山巔,他身上,一定攜帶著某種可以克制壓力的寶物."

聽到阿洛塔的理由,葉瞳有些無語,這家伙還真是,討人厭啊!

五位三宗兩殿的強者,以及跟在程莫舞身後的程思雅,紛紛來到眾人面前,醉青山雖然嫌棄葉瞳的體質和修為,但卻也不得不承認,葉瞳的意志力很強,聽到阿洛塔的質疑,他眉頭皺起,冷冷說道:"捉奸捉雙,抓賊抓髒,你可有證據證明他在作弊?"

阿洛塔說道:"搜身,一定能搜出來."

葉瞳冷笑道:"你說搜身,我就讓搜身?我還說你是女人呢,你願不願意當著大家的面,把衣服脫掉給大家驗證?"

"你……"

阿洛塔聽到葉瞳拒絕,雖然心里憤怒,但他卻愈發肯定,葉瞳一定是在作弊,身上一定有克制壓力的寶物.

葉瞳譏笑道:"你什麼你?被我說的啞口無言了?我說阿洛塔,虧你還是大名鼎鼎的阿洛家族的修煉天才,空口白牙,卻血口噴人,真是給你們阿洛家族蒙羞."

阿洛塔勃然大怒,他容不得一個螻蟻般的弱者在自己面前叫囂,大聲說道:"諸位前輩,請你們檢查他身上的物品,否則就是有失公允."

楚霄看著阿洛塔的眼神有些厭惡,葉瞳的試煉帖是他給的,如果葉瞳作弊,那就是在打他的臉,因此,對于提出質疑的阿洛塔,他真想一巴掌給抽死.

不過,因為身份原因,楚霄也只能把這種想法壓下,冷冷說道:"我們可以搜查他身上,但如果沒有在他身上搜到任何可以克制壓力的寶物,你怎麼辦?"

"我……"

阿洛塔張了張嘴,然後咬牙說道:"我當著大家的面向他賠禮道歉."

葉瞳譏笑道:"阿洛塔,你的臉呢?我懷疑你是女的,如果你當著大家的面拖乾淨衣服,驗明正身,確定你是男人後,我也可以給你賠禮道歉,你願不願意?"

阿洛塔大怒:"你找死."

葉瞳後退一步,滿臉鄙夷的說道:"我還真是佩服你,無理便要動粗,還真是毫無節操,不要臉到一定境界了."

阿洛塔大怒道:"諸位前輩,我確定葉瞳作弊,如果是我錯了,我願意放棄這次的考核,然後向他賠禮道歉,離開這里."

說完,他才猛然恢複理智,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心里滋生出強烈的悔意.

錦東原本挺看好阿洛塔,甚至有心把他帶回聖源殿培養,此時聽到阿洛塔的話,他心里充滿失望,開口說道:"本以為你是麒麟兒,未曾想你如此的魯莽,如此的愚蠢,竟然為了意氣之爭,而要毀掉自己的前途."

"我……"阿洛塔面色蒼白,那顆心如墜冰窟.

錦東看向葉瞳,眼神有些複雜,詢問道:"你可願意讓我們當眾搜身,證明你的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