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摳門
g,更新快,無彈窗,!

年紀小?

我真實年紀都能當你祖爺爺了!

葉瞳在心里腹誹,不過兩個記憶融合,他發現自己的心態變得很年輕,雖然是葉天的記憶為主導,但前世僅僅是記憶,行事還是受到現在這個身體影響的比較多.

深夜時分,隨著郡王府晚宴結束,穆曉晨拖著疲倦的身體回到房間,隨著丫鬟端來熱水,為他洗好腳,正准備休息的時候,忽然想起一事.

"小翠,今日那些賓客送來的賀禮,存放在何處?"

丫鬟說道:"往日府里收到的禮物,一般都會放進臨時庫房."

穆曉晨重新穿上鞋子,派人叫來府里的管事,詢問道:"今日葉瞳送來的賀禮,你可還曾記得?"

"記得."

管事心思縝密,在葉瞳送來賀禮之時,世子就要打開看看里面是何禮物,就說明他很在意那位叫做葉瞳的少年,所以特意留了個心眼,把那份賀禮單獨放在一處.

穆曉晨說道:"去取過來."

"是!"管事微微點頭,轉身去取,沒過多大會功夫,他捧著包裝精美的禮盒回到穆曉晨面前,問道:"世子,要打開嗎?"

"打開."穆曉晨記得這個禮盒,笑著說道:"真的挺好奇的,葉瞳那小子會送什麼禮物."

然而他的笑容維持了不過十秒,當看到禮盒里的東西後,笑容直接凝固.

"糕……糕點?"

管事不明白葉公子送幾塊糕點來是何寓意.

穆曉晨覺得一口悶氣在胸口堵著,憋得難受,擺了擺手,把滿眼狐疑的管事趕走後,直接把面前的桌子給踹翻.

糕點啊!看著糕點的品相,分明就是藍天瑜每日給葉瞳送的糕點啊!

穆曉晨明白了.

終于明白在大庭廣眾之下,葉瞳阻止自己打開這禮盒了,虧他滿嘴的忽悠,自己竟然還信了,那混小子是怕禮品曝光,只是幾塊糕點,會被在場的所有賓客笑掉大牙吧!

"摳門的混蛋."穆曉晨發泄一下,臉上倒是重新浮現出一抹笑意,一邊搖頭一邊抓起一塊糕點,吃進嘴里後,面色微微一呆:味道不錯啊!

郡王府晚宴.

就仿佛是生活節奏里的小插曲,葉瞳盡管獲得了試煉帖,但他並沒當回事,甚至都沒決定好,到時候去不去參加考核.

等待,對他來說不是一件難熬的事情,盡管拍賣會還要幾天才能夠舉辦,但他每天除了修煉,便是雕刻玉石,日子倒是過得挺充實.

天氣回暖,夜晚的風帶來涼爽氣息.

瀚海沒有像往常那般乘坐麒麟車,而是牽著一匹獅騾獸,在幾位護衛的保護下,悠閑的欣賞著街區的景物,他已經來到郡城近半個月,很快就要返回帝都,所以想記住這個令他感覺還不錯的地方.

此時這條街道上的人並不多,幾乎每個人都行色匆匆,倒是沒多少人注意他們.

忽然,街道兩旁的屋簷後,數十道身穿黑色夜行衣的神秘人,紛紛舉起手中的弩箭,毫無征兆的對著下面瀚海一行人齊射,其中絕大多數羽箭,洞穿前面那輛麒麟車的車廂.

"敵襲."

隨著兩名護衛被突如其來的攻擊射殺,另外兩名反應足夠快的護衛,瞬間把瀚海保護起來,劍影翻飛,組成密不透風的劍網,把一道道羽箭擋住.

瀚海懵了.令他發懵的原因,不是這突如其來的偷襲,而是前幾日葉瞳跟他說過的那番話.

"咻!咻!咻!"

一道道鐵鏈從兩側屋頂甩出,另一端的鐵鉤紛紛勾住對面的房屋,十幾位身穿黑色夜行衣的修煉者,順著鐵鏈滑落,彈指間便把瀚海三人團團圍住.

"斬盡殺絕!"嘶啞的聲音,從一位蒙面男子口中傳出,瞬間,十幾人對著三人發動凌厲攻擊.

瀚海的瞳孔收縮,他發現這十幾人,竟然全部都是先天境界的強者,那位開口說話的神秘男子,更是擁有著先天六重的修為.

"你們是誰?"

瀚海自身實力很強,如今已經突破到先天五重境界,隨著身形不斷閃爍,一位位神秘殺手被他擊退,而他身邊的兩位護衛,在神秘殺手的圍攻下,已經受傷.

"想知道?"

那位先天六重的神秘男子,用嘶啞的聲音調侃的聲音詢問一句,然後便瞬間拔刀,對著瀚海的頭部劈下,厲聲喝道:"去煉獄問幽冥之主吧!"

"鐺……"

瀚海倉促抬劍,在火星四濺中,巨大的力道令他倒退十幾米,而那神秘男子則如影無形,頃刻間又殺到眼前.

"噗……"

一位中年護衛,在艱難抵擋住三位神秘殺手的攻擊後,被兩側屋頂上的弩箭射殺,另外一人躲閃夠快,卻也被射中肩膀.

街道上的行人,此時已經逃散乾淨,街道兩旁的樓閣里,那一扇扇窗內,躲藏著很多膽量稍大的居民,透過窗戶縫隙,他們看到街上厮殺的場景.

很震驚!因為這種當街襲殺的場面,一年里發生的次數也是屈指可數,每每遇到,都能成為接下來大半年的談資.

砰!砰!砰!

突然.

街邊的屋頂上,數十位手持弩箭的黑衣神秘人,紛紛朝著下面墜落,六道鬼魅般的身影,沿著屋簷翻飛,道道劍影快如閃電,收割著那些黑衣神秘人的性命.

此時,瀚海身上已經被撕開好幾道觸目驚心的傷口,鮮血染紅他的衣衫,面對神秘男子的狂暴攻擊,他只能勉強抵禦.

"奔雷."

神秘男子已經發現屬下如雨般墜落慘死,眼睛里充滿戾氣,劍芒如雷動,絞殺成劍影旋渦,瞬間把瀚海籠罩,即便瀚海拼命抵擋,右胸處依舊被劍芒洞穿,而他的頭部,都被撕開一塊皮肉.

"咻!咻!"

兩道幽靈般的身影,瞬間出現在神秘男子後面,精妙的合擊劍勢,分別刺向神秘男子的後腰,後心,後脖頸和後腦,速度之快,令神秘男子面色大變.

一瞬間,他的身軀詭異扭動,硬生生移開半米的距離,然後在背部受創的時刻,厲聲喝道:"撤離."

剩下的七八位神秘殺手,聞言毫不戀戰,快速擺脫那些幽靈般的高手,朝著遠處風馳電逝般撤離.

"風影!"

低沉的聲音,從瀚海身旁的一位男子口中傳出.

頓時.

一人沒有絲毫的停頓,便朝著逃竄的那些黑衣神秘人追去.

"少爺."唯一還活著的那位護衛,渾身傷痕累累,掙紮著沖刺到瀚海身邊,急促問道:"您還好嗎?"

瀚海捂著右胸,鮮血已經染紅他的面頰,看上去有些猙獰,搖了搖頭,他的眼神倒是平靜下來,看了看五位警惕觀察著四周的黑衣人,說道:"傷勢很重,但還死不了,月影,多謝了."

身旁男子搖頭說道:"是屬下失職,察覺太晚."

瀚海說道:"對方是埋伏在這里,偷襲也夠迅速,你們沒有提前察覺到也情有可原."

話聲一落,瀚海的面色也是一變,冷酷的說道:"必須要查清楚,那些到底是什麼人,背後是何人指使,我在這紫府郡郡城,沒有與人結仇,再加上足夠低調,行蹤也很少有人知曉,這背後主使者,一定對我很熟悉,甚至有可能是……自己人."

自己人?那名護衛和月影若有所思,腦海中同時浮現出一張年輕俊朗的臉龐.

瀚海遇刺,來的快去的也快,並沒有造成多大的影響,翌日,轟動郡城的大型拍賣會,終于姍姍到來.

百順拍賣行,位于郡城西城,占地面積極大,總共四層,除了大廳能容納數百人外,其它三層,每層也能容納上百人.

環形內部空間,一樓大廳四百個席位,二樓三樓和四樓則是包廂,在一樓的大多數都是普通客人,而有資格登上樓上包廂的,除了財富很多之外,還需要身份地位的支撐.

大門外.

葉瞳帶著藥奴到來後,看著門外八名體格魁梧的大漢,心里暗暗震驚,因為他敏銳的察覺到,這八人的氣息都跟強大,最起碼也是先天境界的強者,而那位正在笑臉相迎客人的駝背中年,發現根本看不透對方的深淺.

"底蘊深厚啊!"葉瞳在心底感歎了一句,直接拿出百順商行曾經贈送的令牌.

"歡迎貴客."

駝背中年眼睛一亮,看著葉瞳的眼神很是友善,順手還塞給葉瞳一個木牌,接著笑道:"二樓包廂,兩位請."

葉瞳含笑點頭,拿著木牌進入內部.

"規模很大,也足夠氣派嘛!通過這些就能看出,百順商行的確是財大氣粗."葉瞳一邊觀察一邊說道.

藥奴說道:"商團上面,百順商行能排在整個天網帝國前三位,財力自然不容小窺,咱們數日前曾在郡王府遇到的那位瀚海,恐怕在百順商行的身份地位非同一般."

葉瞳問道:"百順商行權力最大的那位,姓什麼?"

藥奴說道:"姓商."

葉瞳撇了撇嘴,百順商行的主人姓商,那家伙姓瀚,縱使他在百順商行有些身份背景,恐怕也大不到哪去.

二樓,隨著拍賣行的伙計帶領,葉瞳和藥奴進入一個包廂,這包廂空間不大,只有十平米左右,但里面擺放著桌椅,上面還有茶水和糕點,水果,倒是准備的挺齊全.

"貴客,小的就在外面,兩位如若有事,隨時招呼."年輕伙計躬了躬身,然後退出包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