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都是誤會
g,更新快,無彈窗,!

人字閣,二八號.

高峰山面色隱隱有些蒼白,站立的身軀也失去了往日的挺拔,他那雙眼神里透露著無奈神色,看著院門內的藥奴,苦苦哀求:"老人家,求您讓我見葉先生一面,千錯萬錯都是舍弟的錯,求葉先生網開一面,峰山感激不盡."

"小主沒時間."藥奴語氣格外的冷漠.

高峰山一臉苦澀的說道:"我知道葉先生貴人事多,比較繁忙,峰山願意再次等候,什麼時候葉先生忙完了,再見峰山也不遲."

藥奴眯起雙眼,他知道高峰山來此的目的,他的弟弟高峰闊以權謀私,帶兵當街擒拿他和葉瞳,結果被戰龍將軍碰個正著,因此,不但沒有奈何得了他們兩人,反而還落得鋃鐺入獄,完全是咎由自取.

"你願意等,那就等著吧!"

忽然,藥奴面色一呆,因為他看到一位熟悉的身影從遠處走來,而且伴隨在她身邊的還有嗜畫如命藍天瑜.

"葉瞳呢?他在哪里?"

穆千嵐看清楚藥奴的面容後,便已經明白寒山城的葉瞳,和作畫的葉瞳是同一人,想到自己在金鸞山脈那座陣法里的狼狽模樣,她心里就恨得牙癢癢的,隨著腳步加快,她來到藥奴面前,自然沒有什麼好臉色.

藥奴微笑道:"穆姑娘火氣很大,要不要我煎熬一鍋降火的藥膳給你降降火?"

"你……"

穆千嵐知曉藥奴的強悍,頓時冷著臉說道:"我要見葉瞳."

藥奴說道:"我家小主正在忙,恐怕沒時間見客."

穆千嵐沉默片刻,轉頭瞟了眼一旁的高峰山,然後對著藥奴問道:"他是干嘛的?"

"這人叫高峰山"藥奴笑道:"堂堂郡城高家的一家之主,能屈尊到這里等著我家小主抽時間接見,自然是有事相求."

"高家?一家之主?"

穆千嵐雖然不知道高家實力如何,但他滿臉苦相的在這里候著,這說明他的確是有事相求.忽然,穆千嵐仿佛是想到了什麼,伸手挽住一旁藍天瑜的手臂,說道:"葉瞳不是要給我天瑜妹妹授課嗎?難道這也要等他的時間?"

"這……"

藥奴愣了愣,想到藍天瑜支付給葉瞳如此高昂的學費,頓時干笑道:"藍姑娘自然無需等候,既然……你們都隨我進來吧!"

"都?"高峰山敏銳捕捉到這個字眼,頓時露出感激之色,對著藍天瑜和穆千嵐看了眼,然後一言不發的跟在後面.

二樓.

葉瞳盤溪坐在一堆玉石之間,手中的刻刀飛舞,對著一塊玉佩精雕細琢.

當藥奴帶著三人進來後,穆千嵐眉頭一挑,還沒對葉瞳開口,後面的高峰山便加快幾步,快速站在葉瞳面前,哀求道:"葉先生,求求您饒了舍弟,他不懂事,您別跟他一般見識."

葉瞳頭也沒抬,一邊雕刻著玉佩,一邊淡淡說道:"我又沒拿你弟弟怎麼樣,求我做什麼?"

高峰山說道:"畢竟,他是因為您……"

葉瞳淡淡問道:"既然你已經知道原由,怎麼還有臉來求我?我想問問你,如果有人以權謀私,私自率軍圍殺你,你會輕易原諒對方嗎?"

高峰山把手伸進懷里,取出一疊金票說道:"葉先生,還是那句話,千錯萬錯都是舍弟的錯,請您高抬貴手,給他一條活路,為了表達我高家的歉意,這五十萬兩藍金,就當是買舍弟一條性命,您看如何?"

"嗯?五十萬兩藍金?"葉瞳露出驚訝神色,緩緩抬頭看向高峰山,他沒想到對方出手居然如此闊綽.

片刻後.

葉瞳臉上浮現出燦爛的笑容,把面值五十萬兩藍金的金票接過去後,笑著拍了拍高峰山的肩膀,說道:"高家主實在是客氣,咱們之間總是提錢,我都覺得見外,罷了罷了,冤冤相報何時了,冤家宜解不宜結啊!這件事,我雖然不敢百分之百打包票,但我明日就去拜訪戰龍將軍,向來饒令弟一命,應該沒什麼問題."

"那,那就多謝葉先生了."高峰山見過厚顏無恥之人,但比眼前這個少年還無恥的,絕對沒有.

一旁的藍天瑜看著葉瞳這副嘴臉,並沒有半分不恥,反而覺得有趣,這個時候的葉瞳在她眼里,才有了那麼點煙火氣息.

倒是自認為早就看清楚葉瞳嘴臉的穆千嵐,忍不住撇嘴,心里充滿譏笑,不過,對于葉瞳這種死要錢的性格,她還是打心眼里佩服,畢竟任何事情在葉瞳面前,只要有錢就能解決.

她覺得,這孩子以前真是窮怕了.

葉瞳溫和笑道:"高家主,你先回去吧!回去等我消息,也等著令弟早日回家."

"多謝!"高峰山一臉感激的說道.

隨著高峰山的離開,葉瞳仿佛才發現穆千嵐一般,故意流露出驚訝神色,問道:"慕姑娘,你怎麼來了?"

穆千嵐惱怒說道:"我來找你算賬."

葉瞳一愣,想不通自己什麼時候的罪過她,因此好奇問道:"咱們之間有仇?還是說我在哪里不小心得罪了你?"

穆千嵐恨恨的說道:"在金鸞山脈,我看你修為太弱,怕你在里面死在凶獸嘴里,就悄悄尾隨,暗中保護,誰曾想,你竟然故意留下痕跡,還布置了一個可惡的陣法,足足把本姑娘困了一整天,你說,你可惡不可惡?"

聽到穆千嵐的話,葉瞳頓時瞪大雙眼,不可思議的說道:"原來在金鸞山脈的時候,那個一直偷偷摸摸跟蹤我們的人是你啊?我說穆千嵐,你要是真心要保護我,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出現,咱們結伴而行,可你鬼鬼祟祟跟在後面,我發現有人跟蹤後,自然要做一些布置,這怎麼就成了我的錯了?"

偷偷摸摸?

鬼鬼祟祟?

穆千嵐被這兩個詞語給氣的暴跳如雷,但她也明白葉瞳所言不虛,畢竟自己當時是想隱藏在暗處,觀察葉瞳到底有哪些能耐,所以才沒有現身.

可是,就是他布置陣法把自己困在里面,導致自己非常的狼狽啊!怎麼話到他口里,就變得那麼無辜了呢?

葉瞳看著穆千嵐鐵青的表情,頓時干笑一聲,擺手說道:"算了算了,既然是一場誤會,咱們也沒必要較真了,來者是客,藥奴,你還愣著干嘛?趕緊備茶啊!"

"好嘞."藥奴樂呵呵的走開.

藍天瑜站在一旁,表情變得極其古怪,她想起穆千嵐前幾日跟她說過的話,在寒山城遇到了一個有趣的少年.

原來,那少年就是眼前的葉瞳啊,藍天瑜忽然對葉瞳的興趣,再次暴漲三分,因為能令穆千嵐這個帝國公主,天之驕女氣成這樣的少年,還真是厲害到令人崇拜的地步啊!

妖孽!

妖孽中的妖孽!

藍天瑜在心底給葉瞳下了定義.

穆千嵐心里氣惱,但看著有些耍賴的葉瞳,也只能把心底的惱怒壓制住,冷著臉說道:"我現在算是明白'好心沒好報’是什麼意思了,把我弄得那般狼狽,你竟然連聲道歉都沒有,我真是高看你了."

葉瞳很直接,後退一步後,抱拳躬身,作揖說道:"穆姑娘,引用剛剛那高家家主的話,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拂了你的好意,葉瞳真是羞愧不已,為了表達歉意……藥奴,你茶水泡好了沒有?穆姑娘估計口渴了,你快點."

"噗……"穆千嵐被葉瞳的舉動和話語給逗樂了,心里的怨氣消散不少.

隔壁樓閣.

醉青山站在二樓窗口,看著高家家主高峰山離開的背影,整個人陷入了沉思,他剛剛已經看到兩名女孩的到來,藍天瑜還好,他之前就見到藍天瑜來過,但另外一位,則讓他到現在都沒緩過來.

穆千嵐!

天網帝國最受皇帝陛下寵愛的公主,修煉天賦極佳的天才,整個帝國最明亮的明珠,她竟然來到了郡城,來到了這桃苑客棧,來到了隔壁那棟樓閣里.

醉青山想不通,天網帝國的這些妖孽般的天才們,到底都怎麼了?為什麼紛紛和那個只有後天煉氣四重的小子扯上關系?他到底有什麼魅力,能夠令這些身份尊貴的天之驕子屈尊前來相見?

他想到了穆曉晨,那位郡王之子昨日來了,今日又來了,仿佛一日不見葉瞳,就吃不香睡不著似的.

"那小子有秘密,絕對有天大的秘密."醉青山回過神,喃喃自語道.

兩個時辰後,穆千嵐臉上掛著莫名的神采,與藍天瑜一同離開,她們口中交流著的,是對葉瞳的贊不絕口.

醉青山看著兩女離開的背影,有種沖動想要追上去,詢問她們葉瞳到底有什麼魔力,竟然讓她們都能屈尊來此.

最終,他還是強忍住,醉青山深吸一口氣,轉身離開房間,今日他還有別的事情要做,但他打定主意,要在以後的日子里,多觀察葉瞳,盡量挖掘出他身上的秘密.

只不過當醉青山剛剛走出院門的時刻,忽然腳步停住,身軀也直接僵在那里,那雙眼睛里浮現出難以置信的神色,看向隔壁院落門口的那對中年夫婦,准確的說,是落在那位魁梧中年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