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局勢反轉
g,更新快,無彈窗,!

突如其來的變故,令葉瞳有些瞠目結舌,他想不明白,自己和藥奴怎麼就成了殺人越貨的狂徒?這些官兵也太能胡扯了吧?

"這事兒不對!"

葉瞳忽然面色微變,他隱隱想到高家,頓時心底怒意暗生,他來到郡城,唯一得罪的便是高家,而能夠官商勾結,要針對自己的也只有高家.

就在此時,高峰已然是闊抽出了腰間的彎刀,揮起手臂喝道:"亂臣賊子,膽敢在郡城殺人越貨,無視律法,實乃罪不可恕,給我擒拿下他們,如若他們敢反抗,格殺勿論."

"是!"百名官兵甩動缰繩,紛紛拔出長刀.

"狗官,慢著!"葉瞳眼底流轉著寒光,大聲吼道:"咱們之間的私仇,你竟然敢調動官兵,公報私仇,真當我郡王府好欺負嗎?"

在這種關鍵時刻,葉瞳只能拉大旗作虎皮,利用穆曉晨的身份暫時化解危機,至于什麼私仇,完全是他信口胡編.

郡王府?

百名官兵面色一變,紛紛勒住缰繩停止動作,驚疑不定的看著葉瞳,他們並不知曉今日發生何事,若是對方所言不假,不但和統領有私仇,而且還是郡王府的人,那他們就算是有一百個膽子,也不敢當街動手啊!

高峰闊愣住了,舉起的彎刀都下垂不少.

郡王府?

眼前這一老一少不是外鄉人嗎?怎麼突然變成郡王府的人了?難道是屬下監視錯人了?

高峰闊想到此處,頓時朝著那名屬下看去.

剛剛指認人的精壯青年,心底也是一寒,他並不知道葉瞳和藥奴的來曆,只是奉命監視這一老一少,此時,看到高峰闊遞來詢問似的目光,他也只能硬著頭皮,說道:"高統領,他們的確是您讓我監視的人,就住在桃苑客棧人字閣二八號."

高峰闊眉頭一揚,頓時意識到什麼,看向葉瞳冷笑道:"小小年紀,竟敢冒充郡王府的人,還真是膽大包天,你毒殺數人,人證物證具在,竟然還敢狡辯,真是找死."

葉瞳敏銳聽到那精壯青年對高峰闊的稱呼,意識到對方姓高,很有可能就是郡城高家族人,因此,他大聲說道:"高統領,我和你們高家的恩怨,昨日已經跟高家家主高峰山說清楚,而你竟然心存恨意,率領將士當街挑釁,公報私仇,是不是太無恥了些?難道你身為軍中統領,就能夠肆意動用軍隊,滿足你內心的私欲嗎?"

聽到葉瞳的話,高峰闊不由怒喝道:"胡說八道,滿口胡言亂語,都還愣著干嘛,立即把他給我就地格殺."

百名官兵聞言,盡管心存疑慮,但頂頭上司的命令,他們不敢不從,因此紛紛抽動缰繩,揮刀朝著葉瞳和藥奴撲去.

"大膽!"藥奴身軀瞬間挺得筆直,擋在葉瞳面前,他手中的龍頭拐杖掄起,沖刺在最前面的兩名戰士,瞬間被他抽下風嘯狼.

周圍,圍觀的人群數量眾多,所有人都帶著古怪眼神看著高峰闊,其中不少人都聽說過這兩日高家的遭遇,隱隱已經相信了那位少年的話.

公報私仇啊!

如果那一老一少不是郡王府的人,那麼今日被殺也就死有余辜;可如果他們真是郡王府的人,恐怕那位高統領就麻煩大了.

不遠處,一輛麒麟車緩緩前行,四位身穿鎧甲,氣息渾厚的魁梧大漢,兩前兩後守護著這輛麒麟車,車廂里,面色蒼白的中年婦女,臉上掛著淒色,被戰龍將軍傅天龍摟在懷中,氣氛沉悶.

"將軍!"隨著麒麟車停下,一名魁梧大漢叫到.

傅天龍頭也沒台,問道:"何事?"

魁梧大漢沉聲說道:"前方有打斗,一方是巡城營的士兵,另一方是一老一少兩位修煉者."

傅天龍輕輕推開懷著的夫人,從車廂里走出來後,看著前面一位位士兵被那位老者用龍頭拐杖打飛,頓時轉頭說道:"夫人,你先在此稍等片刻."

安撫完了懷中的女子,傅天龍帶著兩名鎧甲大漢,箭步朝著前面走去.

"住手."傅天龍走近後,厲聲喝道.

高峰闊坐在風嘯狼背部,眼神死死盯著打成一團的場面,突然聽到有人阻止,頓時心里殺意狂升,當他轉頭看到來人後,整個人頓時愣住了.

戰龍將軍?傅天龍?他怎麼在這里?高峰闊連忙從馬上翻身下地,單膝跪地說道:"卑職拜見戰龍將軍."

此時,圍攻葉瞳和藥奴的戰士,也都紛紛住手,退到一旁.

傅天龍心情很差,獨生女的慘死,夫人的悲痛,讓他心如刀絞,此時再遇到這種事情,他差點就忍不住動手殺人,深吸一口氣,他控制住心底的戾氣,沉聲問道:"這里,什麼情況?"

高峰闊猶豫了一下,咬牙說道:"將軍,是兩位罪犯,我們正在緝拿."

十幾米外.

葉瞳有些意外,他沒想到會在此遇到這位可憐男人,聽到高峰闊顛倒黑白的話,他冷笑道:"姓高的,你栽贓陷害,濫用職權,蒙騙這戰龍將軍,難道就不怕招來殺身之禍嗎?"

高峰闊轉過身,怒視著葉瞳喝道:"閉嘴."

葉瞳一臉鄙夷的說道:"敢做不敢認,真他娘的是孬種."

傅天龍直視葉瞳,冷哼道:"辱罵帝國軍人,縱使你再有理,也必須受到懲罰.來人,把他們拿下."

那兩位身穿鎧甲的魁梧大漢,瞬間拔刀.

"住手."這聲驚呼,來自傅天龍後方.

傅天龍一愣,轉頭看到跟過來的夫人後,眼神中流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他了解夫人性格,向來不插手他的事情,怎麼這會……

中年婦女看到葉瞳,淒苦的眼神里浮現出一抹柔和,雖然女兒慘死在凶獸手里,但她忘不掉這主仆二人危難關頭,拼死與自己聯手保護女兒的場景,忘不掉那兩碗熱血揮灑的場面,更忘不掉他們防止自己自殺,苦口婆心相勸的一幕幕.

中年婦女在眾目睽睽之下,與傅天龍擦肩而過,走到葉瞳和藥奴面前後,緩緩轉身,直視夫君傅天龍,堅定說道:"如果你要傷害他們,就先把我殺了."

"這……"

傅天龍整個人都懵了,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他束手無策,猶豫了一下,問道:"夫人,你這是怎麼了……"

中年婦女咬牙說道:"燕兒臨死之前,喝的最後一口熱水,吃的最後一口咸餅,就是這位少年給的,山巔獸潮,他們主仆拼死守護我們母女,大恩大德沒齒難忘."

"是他們?"

傅天龍心底巨震,心里的殺意瞬間退個乾淨,眾目睽睽之下,他徑直走到夫人面前,把她扶到一旁,然後後退三步,單膝跪地,抱拳感激道:"是天龍之錯,兩位護我妻女,大恩大德天龍銘記于心,今日之事,不管是非如何,我傅天龍都為你們擔著."

"嘩……"周圍人群沸騰了,所有將士也面面相覷.

高峰闊的臉色,頃刻間變得煞白,他萬萬沒有想到,今日之事竟然會演變成這般境地,那該死的主仆,竟然是戰龍將軍一家的大恩人.

完了!

高峰闊心里的悔意化作苦水,他知道自己公報私仇,濫用職權的事情,恐怕是掩蓋不住了!

"砰……"

高峰闊硬著頭皮,箭步來到傅天龍身後,雙膝跪地說道:"將軍贖罪,是屬下得知這少年毒害我高家族人,才擅自做主率軍前來緝拿,如若知道他們和將軍這般關系,就算是給屬下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動他們一根手指."

傅天龍心底一震,心底滋生出深深悔意,剛剛他不辨是非,就妄自下定結論,命人擒拿這主仆二人,原來都是這小人惹出的事端.

"他指控你濫用職權,公報私仇,可是事實?"傅天龍沉聲喝問.

高峰闊咬牙說道:"他的確用毒毒害我高家族人."

傅天龍問道:"可傷及人命?"

"這……沒有."高峰闊啞口無言.

傅天龍怒極而笑,狠狠一腳把高峰闊踹飛,怒喝道:"給我拿下他,關進大牢審訊."

頓時,周圍戰士紛紛上前,把高峰闊制住.

傅天龍看了眼一旁的夫人,這才對著葉瞳抱拳說道:"是我馭下不嚴,差點冒犯恩人,天龍羞愧,今日之事,天龍定會給恩人一個交代."

葉瞳心里很滿意,說道:"你看著辦吧!我們還有事,就先告辭了."

"等等!"

中年婦女急忙走過來,伸手拉住葉瞳的手,說道:"葉瞳,我知道你們初來郡城,本打算忙完燕兒的喪事,再去尋你們.現在碰到,告訴我你們住在哪里?過幾日,我定當登門致謝."

傅天龍也急忙說道:"是啊!大恩不敢忘,敢問小兄弟暫住何處?"

葉瞳擺手說道:"算了吧!當初也非刻意而為,只是覺得她們可憐罷了.所謂大恩,以後勿要再說."

"不行."中年婦女固執道:"正因為你對我們母女不知底細,依舊拼死相救,這才令我更加感激,葉瞳,你就告訴我吧!否則我會寢食不安的."

"這個……"葉瞳猶豫了一下,說道:"我們暫住桃苑客棧."

中年婦女聞言,立即說道:"三日之內,我們夫婦定當登門拜訪."

"小兄弟若是在郡城遇到麻煩,還請立即通知我,天龍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傅天龍也跟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