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髒水
g,更新快,無彈窗,!

葉瞳不是在裝模作樣,他能感受到對方囂張跋扈的資本,錦袍青年身上波動的氣息很強,而更強的是對方不遠處的一位抱劍不語的中年人.

坐以待斃?那不是葉瞳行事的風格,忍受屈辱?兩世為人的傲骨更是容不得他低頭.

葉瞳拔開瓶塞的瓶口,飄出一股令人陶醉的芬芳香味,哪怕輕吸一口,渾身汗毛孔都會盡數張開,有種飄飄欲仙的感受.

高虎很喜歡這香味,但恰恰相反的是,他特別討厭眼前的少年,他高家不算是郡城的豪門大族,但百年數代積累的底蘊,也非普通家庭可以比擬,最重要的是,他的二叔乃是守城軍官,職位不低.

往常不管是玩伴,還是那些普通居民,在高虎眼里連豬狗都不如,只要惹得他不滿,便會遭到他的非打即罵.

然而,眼前這個混蛋,竟然敢不給他面子,簡直就是找死,他來這里,就是巧取豪奪,准備利用外鄉人狠狠賺上一筆.

"小子,我看你是在找死!"高虎抽出長劍,劍尖直指葉瞳.

藥奴蹲在一旁,瞟了眼高虎幾人後,眼底閃過一道嘲諷之色,然後慢悠悠的從懷里掏出一個玉瓶,從里面倒出一粒黃色藥丸,隨手丟進口中.

葉瞳搖頭歎道:"如果我沒猜錯,你應該是郡城某家紈绔二世祖吧?你的目的很單純,就是仗勢欺人,巧取豪奪,想要以低價從我這里購買丹藥,然後轉手以高價賣出,從中大賺一筆,對吧?"

高虎被揭穿心思,惱羞成怒吼道:"再廢話,宰了你,跪下賠禮,把丹藥獻上來!"

"滾!"葉瞳面色陰沉下來.

數十米外.

另外一棟被桃花簇擁著的樓閣窗口,醉青山抱著雙臂,頗感興趣的看著隔壁樓閣前的場面,他在昨日發現了那位少年,還是被一鍋藥膳吸引所致,然而,昨日的毒藥膳,已經勾起了他的興趣,未曾想今日竟然還有熱鬧瞧.

東睦大陸,三宗,兩殿,八家族.

他是封山宗第十九代子弟,亦是十九代弟子中的大師兄,如今已然突破到築基期,算得上是天資卓越,曠世奇才.

此番他來到紫府郡郡城,就是遵從宗門長輩的要求,來這里挑選少年天才,收入封山宗壯大宗門.

"能動手,就盡量別耍嘴皮子啊!"醉青山抬手摩挲著下巴,很是期待接下來有場厮殺戰斗上演.

樓閣前.

劍拔弩張的氣氛,吸引了不少路過之人的關注,身穿青色長裙,模樣秀美的少女藍小珠,恰巧經過這里,也看到了對峙中的葉瞳,她自幼居住在郡城,對這里的很多事和人都非常了解,尤其是葉瞳對面的那位高虎,她不但聽說過對方的一些丑事,更是親眼見過,所以打心眼里厭惡.

"都不是好人."

藍小珠在心底嘀咕一聲,但想到那個跟自己年紀一般大的少年,好像除了沒回答自己的問題,沒有稱贊自家小姐,別的也沒什麼錯,頓時,拿著高虎和葉瞳比較一番,偏心的天平倒向葉瞳那邊.

高虎是誰?

那是平常囂張跋扈慣了的主.

如果站在他面前的人,是需要他仰望,或者跟他擁有著差不多背景的人,面對那個"滾"字,倒是不會憤怒,但是,此時此刻的這個字,卻讓他感受到恥辱,被一個外鄉少年帶來的恥辱.

高虎厲聲吼道:"殺了他."

"慢著!"葉瞳抬起手臂,眼底閃過一道不易察覺的奸詐之後,出聲問道:"動手之前,閣下是否自報家門?我不喜歡和無名之輩動手."

"本少爺高虎……"

高虎說完,這才猛然想起,他剛剛已經告訴過對方自己的名字,對方再次詢問,是無視,是輕蔑,是沒把自己之前的話當回事.

"啪啪啪……"葉瞳用力鼓掌,大聲感歎道:"郡城還真是個好地方啊!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高虎竟敢在眾目睽睽之下巧取豪奪,企圖殺人越貨,佩服,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我想問,你如此心狠手辣,卑鄙無恥,你家長輩知道嗎?"

"你……"高虎身軀一晃,一口老血差點噴出八丈遠.

他有些後悔了!

後悔還讓這個混蛋再次開口,周圍如此多的圍觀之人,這一盆髒水潑到自己身上,恐怕用不了多久,自己就將會臭名遠揚.

"一群蠢貨."高虎的眼睛泛紅,怒吼道:"你們還愣著干嘛?給我宰了這個該死的小子."

葉瞳後退兩步,譏笑道:"被我道破心思,惱羞成怒?想要殺人滅口?然後再自圓其說?堵住眾人悠悠之口?"

周圍數十位圍觀的路人,紛紛流露出鄙夷神色,哪怕他們再遲鈍,也終于明白了眼前這種沖突的原因,頓時,議論聲也紛紛響起:"這少年所說沒錯,這個叫高虎的家伙,還真是心狠手辣,卑鄙無恥,丟盡了咱們郡城人的臉面啊!"

"仗著有點後台背景,就敢巧取豪奪,草芥人命,這姓高的年紀不大,但還真是壞的流膿."

"大半個南城,誰不知道高家出了個不成器的東西?他高虎仗著家族長輩的庇護,這些年可謂是壞事做盡,真是連豬玀都不如."

"這少年好膽氣,好鋒銳的言辭,面對高虎這等惡徒,竟然毫無畏懼,真乃吾輩楷模."

"希望這少年別吃虧."

"該死的嘉海……"

高虎聽力敏銳,周圍的議論聲落入耳中,羞惱之色更濃,心里的殺意也更加強烈.

隔壁樓閣上.

醉青山臉上的笑容更濃,也覺得更加有趣,他也未曾想到,那少年竟有如此傲骨,面對惡少挑釁,竟然毫無畏懼的正面抨擊,今日過後,那高虎的惡名,恐怕要被傳的紛紛揚揚了.

"可惜啊!"

"十六七歲年紀,才僅僅煉氣四重修為,如果能有煉氣八九重,倒是適合我封山宗的收徒標注,倒是可以收為門人弟子."

人群里,藍小珠義憤填膺的怒視高虎,了解到事情原由,向來充滿正義感的她,恨不得把高虎胖揍一頓.

她想不通,高虎怎會這般無恥,這般惡毒,巧取豪奪失敗,竟然還要殺了人家,簡直就是無恥之至.

這一刻.

藍小珠對葉瞳的印象大為改觀,這種不畏強權,不向惡人低頭的勇氣,讓她打心眼里敬佩,她覺得,如若他能認同小姐的字畫,如若能夠稱贊小姐一番,那就更是大好人了.

四位看似孔武有力的青年,紛紛朝著葉瞳撲去,他們隨身攜帶的兵刃,化作刀光劍影直逼葉瞳周身要害.

殺人!殺死毫無背景的外鄉人,在他們看來就如殺豬宰牛般毫無壓力.

"哼……"低沉的冷哼聲響起,一道殘影閃過,四位只有煉氣四五重的青年,身軀紛紛朝著後面倒飛出去,那寒光閃閃的兵刃,也在頃刻間掉落一地.

是藥奴!他瞬間出手,擊潰四位青年後,在眾人感覺眼前一花的時刻,返回到原來的位置.

"怎麼可能?"

高虎面色大變,腳步踉蹌著倒退好幾步,才滿臉警惕的看向藥奴,他做夢都未想到,那位看似老態龍鍾的老人,竟然會有如此恐怖的實力,剛剛那瞬間的氣息波動,說明他是一位先天強者.

咻!

鬼魅般的身影,瞬間擋在高虎面前,附近那位抱劍中年,臉上已經流露出警惕神色.

葉瞳的目光定格在中年臉上,笑問道:"忍不住了嗎?"

中年沉默不語.

葉瞳搖頭歎道:"觀你不像為非作歹之人,追隨這種玩意,難道不感覺憋屈嗎?罷了,帶著他趕緊滾蛋,如若半個時辰能把他送回家,倒是還能保住一條小命,如果耽誤了,呵呵……"

中年聞言眉頭一皺,什麼意思?

高虎被中年護住,心底的驚駭滋味盡退,盡管他覺得自己身體有點難受,但並未在意,大聲說道:"鷹護衛,殺了他們."

中年漠然說道:"我的職責是護你周全,而非聽你命令殺人."

"你……"高虎勃然大怒,就在他抬起手臂指向中年的時刻,忽然身軀一顫,露出滿臉的駭然,直挺挺朝著後面倒去.

中年瞬間抱住高虎,殺機在他眼底浮現,猛然抬頭凝視葉瞳,一字一句說道:"你下毒?"

葉瞳冷笑道:"我只有煉氣四重修為,如若不用毒,難道你讓我就這般跟你打一場?那跟以卵擊石有何區別?"

"解藥!"中年低喝道.

葉瞳淡漠說道:"一萬兩藍銀一顆解藥,愛要不要."

中年深深看了眼葉瞳,抱著高虎轉身朝著遠處奔去.

"喂,你只有一刻鍾."葉瞳望著他們的背影大喊.

十幾米外,一名大漢詢問道:"小兄弟,你剛剛不是說還有半個時辰嗎?"

葉瞳笑道:"距離毒發身亡的確還有半個時辰,但那忠心護主的鷹護衛,一刻鍾後也不會好受啊!面對一位先天強者,我總不能只毒高虎,不毒他吧?"

大漢面色微變,一股寒意從尾椎骨往上蔓延,周圍其他數十人也流露出幾分驚色,對于葉瞳產生了幾分忌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