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互利互惠
g,更新快,無彈窗,!

葉瞳拿出畫好的設計圖,遞過去說道:"我需要打造一副假肢,這是設計圖案,所有假肢的零部件,都有精確的數字標注.你看完,回答我幾個問題.第一,能不能打造出這種假肢?第二,如果可以,需要多久?第三,需要多少銀兩?"

鐵郎大師啞然失笑,他隱居在寒山城數十年,盡管在這里名聲不顯,但數十年前,整個天網帝國,匠神鐵郎的名號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現在.

被這位看似弱不禁風的少年郎質疑,他有種啼笑是非的感覺.

鐵郎大師接過圖紙,目光從上面掃過,面色頓時變得錯愕,緊接著,他的眉頭皺起,而且越皺越深,到了最後,他那雙眼睛里已經開始放光,身軀也隱隱變得有些哆嗦,抓著圖紙的雙手格外用力.

半晌後.

鐵郎大師才緩緩抬起頭,凝視葉瞳問道:"這圖紙是誰畫的?這假肢是誰設計的?"

"我!"

葉瞳不假思索的說道.

鐵郎大師露出駭然神色,他萬萬沒有想到,葉瞳給的竟然是這個答案,審視葉瞳一番後,他後退一步,抱拳說道:"小哥尊姓大名?如此精妙絕倫的設計,巧奪天工,別具匠心,實在是吾輩開模.鐵郎受教了."

葉瞳聞言,倒是有些心虛,這設計圖雖然是他畫的,但他也只是按照地球上的假肢形態,比著葫蘆畫瓢,壓根就是盜版產物.

"大師無須多禮,我叫葉瞳,你還未回答我的問題."

鐵郎深吸一口氣,沉聲說道:"需要添加特殊材料嗎?你是想打造普通的假肢?還是我能鍛造的最好的假肢?"

葉瞳詢問道:"需要多久?需要多少銀兩?"

鐵郎認真說道:"如果鍛造普通的假肢,兩天時間足矣,需要一百兩藍銀;如果鍛造最好的假肢,需要半月時日,我分文不取."

葉瞳說道:"我需要最好的假肢,但十日之內必須完成.價錢,我照給."

十日?

鐵郎尋思片刻,欣然點頭說道:"沒問題,十日之後你回到這里,保管鍛造出讓你滿意的物件,不過,老夫有個不情之請,如果你能夠同意,鍛造這個假肢的錢分文不取之外,我願意再支付給你一萬兩藍銀."

葉瞳若有所思的問道:"你想大批量鍛造這種假肢,然後拿到商鋪對外出售?"

鐵郎朗聲笑道:"葉小哥聰慧過人,老夫正是此意."

葉瞳點頭說道:"沒問題,這交易互利互惠,可以做."

鐵郎轉頭看向鍛大強,說道:"去賬房取一萬兩藍銀的銀票,交給葉小哥."

鍛大強做夢都沒想到,一個上門尋求鍛造物件的客人,竟然跟他師父做起交易,雖然師父看上去很滿意,對方也說互利互惠,可他卻完全不懂.他想要說點什麼,但看著師父滿意的笑容,話到嘴邊又被他咽回到肚子里.

片刻後.

鍛大強拿著一張面值一萬的銀票回來,交到葉瞳手里.

"告辭!"

葉瞳抱拳,轉身離去.

院落中.

年輕伙計看著葉瞳背影消失的地方,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驚呼道:"我想起來了,他說他叫葉瞳.難道是珍藥坊的葉瞳?"

鍛大強迷惑道:"珍藥坊的葉瞳是誰?"

年輕伙計說道:"大強哥,你還不知道吧?現在外面都傳遍了,寒山城童家對外宣布,珍藥坊的葉瞳是他們童家的朋友,誰如果敢和葉瞳為敵,就是跟他們童家為敵,將會遭到他們童家瘋狂報複.現在,城里的人都在打聽,這珍藥坊的葉瞳,到底是何方神聖呢!"

"哦!"

鍛大強渾不在意的點頭.

鐵郎則露出驚訝神色,目光重新移動到葉瞳消失的地方,若有所思.

珍藥坊的事情不多,由于都是剛建好的新房,那些工匠完工之後,便已經把里里外外打掃的格外整潔,至于藥奴怎麼調教葉定定,葉瞳不願意多問,他完成最後兩件事情,便會暫時離開寒山城.

回來後.

他便看到煥然一新的瘸老太,依舊拄著那根黑碳棍,站在庭院里打量著里面的景色.

葉瞳對著她點了點頭,便一頭鑽進重新建造的煉丹房里.之前購買的大量藥材,才僅僅用掉四分之一,葉瞳決定接下來十日,把剩下的藥材全部用完,煉制出一批丹藥,帶到紫府郡郡城出售.

畢竟郡城物價很高,丹藥的價位應該比寒山城高不少.

第二日清晨.

當第一縷陽光從東方升起的時刻,童思淵帶著兩名童家高手來到珍藥坊.得知葉瞳正在煉丹房煉丹,他非常識趣的沒有打擾,把五十萬兩面值的銀票交給藥奴後,說了幾句寒暄的話,便徑直離開.

藥奴拿著厚厚一疊銀票,整個人都有點暈.

雖然毒魔霍藍秋失蹤之前,留下的錢財數目,並不比這些少,但這些銀票來的也太蹊蹺了吧?昨日還有人上門打打殺殺,怎麼近日童家家主便親自登門?話里話外都透露著討好的味道?

小主他……

到底做什麼駭人聳聞的事情?竟然能令童家那位守財奴如此豪氣?

難道……

是因為穆曉晨的緣故?

不對啊!

如果是因為穆曉晨,童家家主應該早就來了啊?怎麼會等到現在?

藥奴覺得自己的腦子有點不夠用了,稀里糊塗拿著銀票來到煉丹房後,看著全神貫注煉丹的葉瞳,猶豫了一下,最後沒有打擾他,悄悄退了出去.

時間匆匆流逝.

十日期限,轉眼即到.

當葉瞳疲憊不堪的從煉丹房走出來的時候,面色蒼白,精神萎靡,渾身還散發著一個餿味,藥奴看到,饒是嘴上沒說什麼,心里卻很心疼.

如今.

家里的條件已經改善那麼多,小主還用得著這般拼命嗎?

葉瞳洗了個澡,換了身乾淨的衣服,重新出現在藥奴面前後,腳步一晃,差點一頭栽倒在地上,他的嘴唇,已經隱隱有些泛紫,眼圈有些發黑,整張臉都浮現出烏色.

"小主!"

藥奴眼疾手快攙扶住葉瞳.

葉瞳苦笑道:"剛剛洗完澡,熱水令我氣血改變,導致毒素爆發,看來,又要泡藥浴了."

藥奴說道:"您之前不是煉制出毒液嗎?直接服用就好了,用不著泡藥浴."

葉瞳搖頭說道:"咱們明日趕往郡城,煉制好的毒液需要留著,以後不方便的時候再服用,准備吧!"

藥奴露出古怪神色,喃喃說道:"小主,您還想著去郡城干嘛?"

葉瞳說道:"參加拍賣會,拍買血魔蟲啊!"

藥奴哭笑不得的說道:"小主,您年紀不大,怎麼糊塗了?從寒山城到郡城,哪怕是全日夜兼程,最少也需要二十五日,現在距離那場拍賣會開始,只剩下二十日,時間上面根本就來不及了."

什麼?

葉瞳心底一震,他沒有去過郡城,跟外界接觸的次數又少,自然不知道從寒山城到郡城需要多長時間.

怎麼辦?

銀票金票都准備好了,如果趕不上拍賣會舉辦得到時間,那自己豈不是要和血魔蟲失之交臂?

不行!

好不容易遇到血魔蟲這種劇毒之物,如果錯過,對自己來說不是好事.畢竟,這關乎著自己以後的性命是否能保得住保不住的問題.

"藥奴,一點辦法都沒有嗎?"葉瞳問道.

藥奴猶豫了一下,說道:"倒也不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如果咱們乘坐龍獅鷹前往郡城,只需七日便可抵達."

葉瞳斬釘截鐵說道:"那就乘坐龍獅鷹.你准備一下,明日一早咱們就啟程."

"是!"

藥奴點頭,忽然想起來什麼事情,拿出厚厚一疊銀票,說道:"小主,這是前些日子童家家主送來的銀票,老奴清點過,一共是五十萬兩面值的藍銀銀票."

五十萬兩?

葉瞳滿意點頭,沒有去接那疊銀票,反而又取出厚厚一疊,交給藥奴說道:"這是一百萬兩藍銀,有銀票,也有金票.你明日去錢莊把銀票全部兌換成金票."

"嘶……"

藥奴倒抽了口涼氣,一百萬兩藍銀,加上五十萬兩藍銀,整整一百五十萬兩藍銀,小主他……他到底做了什麼?就算戰虎冒險者團隊把後續尾款結清,也到不了這麼多啊?

很快.

藥奴便知曉了這些銀票和金票的來曆,對于童家的大手筆暗暗乍舌.

"小主,吃……吃飯了."

怯生生的聲音,從兩人不遠處傳來,葉定定系著圍裙,手指捏著衣角,表情有些緊張.經過十日的珍藥坊生活,她原本死氣沉沉的模樣終于消失,眼神也有了靈動之色.

自從她被買回來,雖然每日都要打掃衛生,洗衣做飯,還要跟著藥奴學做藥膳,但沒有受到任何的虐待,讓她惶恐的心情平複不少.

但是!

她這些日子,極少看到葉瞳.

所以,對于這個珍藥坊的小主人,她還是有些害怕.

葉瞳打量了葉定定幾眼,發現她面色紅潤不少,也不像之前那般死氣沉沉,心里暗暗滿意,隨意的應了聲,便走向飯桌.

一道身影,慢慢走來.

是拄著黑碳棍的瘸老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