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鐵匠鋪
g,更新快,無彈窗,!

寒山城,飄香樓.

苗大慶被家族管事從美夢中叫醒,那圓滾滾的身體掙紮著從溫暖中爬起來後,盡管他惱怒無比,但還是見了管事.

"說,何事?"

中年管事面上並無血色,眼神中也閃爍著驚恐光芒,幾乎是在苗大慶話音落下的時刻,他便噗通跪倒在地,顫聲說道:"老爺,咱們苗家……完了."

苗大慶一愣,隨即露出怒容,一腳踹過去後,破口大罵道:"信管事,你他娘的還沒上年紀,就犯糊塗了嗎?我苗家雖然在寒山城算不上最頂尖的豪門,但也能步入二流家族行列吧?完了?完你爺了.再不給我好好說話,我宰了你."

中年管事連滾帶爬,重新跪在苗大慶面前,哭嚎道:"老爺,屬下所說句句屬實啊!他童家不知道發什麼瘋,大批強者正在攻擊咱們苗家商鋪,屠殺咱們苗家武者,鋪子里的所有財物,都被搶走.現在,就差咱們家族主宅沒有受到童家的攻擊了."

童家?

苗大慶瞳孔收縮,猛然間想起自己之前安排的事情,一把抓住中年管事的衣領,把他從地上提起來,怒聲問道:"童家為何攻擊咱們苗家商鋪?我之前派人去殺那姓葉的小子,就是為了討好他童家,難道是出了什麼差錯嗎?"

中年管事聞言,頓時手腳冰涼,駭然說道:"老爺,童家剛剛放出風聲,珍藥坊葉瞳乃是童家的朋友,是童家的庇護對象,誰如果敢動葉瞳一根汗毛,將會遭到童家瘋狂的報複.您……您怎麼能派人去殺葉瞳呢?這不是要跟童家宣戰嗎?"

"什麼?"

苗大慶松開對方,腳步踉蹌著倒退好幾步,一股寒意在心底滋生.

拍……拍馬屁沒成功,結果拍在馬腿上了?

苗大慶欲哭無淚,剛剛轉身抓起沒來得及穿的其它衣服,便聽到房門轟然響起,幾道身影從外面闖了進來.床鋪上,兩位面容姣好的樓里姑娘,嚇得尖叫連連,瑟瑟發抖的縮在被子里.

"苗家主,很會享受嗎?"

童思淵背著雙手,臉上掛著森然殺意,踏進房門後邊死死盯住苗大慶,大有一言不合就開殺的姿態.

苗大慶身軀一顫,富態的臉龐上浮現出驚懼神色,急忙迎上去幾步,陪著小心說道:"童家主,您實在是說笑,剛剛我聽到家里的管事,說起您……罷了,是我自作主張,本想著討好您,沒想到卻是弄錯了消息,原來那葉瞳竟是你們童家的朋友,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希望您高抬貴手,饒恕我苗家這一次."

童思淵冷冷瞥了他一眼,走到里面木椅前坐下,隨著苗大慶很有眼色跟過來倒了杯茶,小心翼翼的端給他,童思淵才淡漠說道:"犯了錯,就要付出代價.此次是我到這里來找你,而不是帶人攻占你們苗家住宅,就是在給你機會."

"是是是."

苗大慶心弦一松,問道:"童家主,您說個章程,我苗大慶盡量滿足."

童思淵點頭,說道:"不愧是苗家一家之主,倒是能屈能伸,但得罪葉瞳,別說你,是你們苗家,就算是我童家,依舊賠了數百萬財物,具體贖罪金願意出多少,你自己考量,我只是警告你,別讓我在珍藥坊丟了面子."

什麼?

童家賠償給珍藥坊的葉瞳數百萬財物?

開什麼玩笑?

童家可是寒山城最頂級的豪門,家族勢力龐大,強者更是輩出,好像單單是先天境界的強者,就足有數十人,他們童家,會怕一個小小的珍藥坊?會怕一個少年郎?

童思淵心思敏銳,察覺到苗大慶的異樣後,便冷笑道:"無知真是可怕.珍藥坊原來的主人是誰,你應該不知道吧?但毒魔霍藍秋,你應該聽說過這個名字吧?珍藥坊的原主人,就是霍藍秋."

什麼?

是那個毒老魔?

苗大慶心底刮過寒流,面色慘變.

童思淵淡淡說道:"殺死你派到珍藥坊的那些苗家高手,是戰虎傭兵團的大當家,二當家,三當家,以及掌管商貿交易的楚老九.他們和葉瞳的關系,可是非常的親密.你覺得,如果戰虎冒險者團隊攻擊你們苗家,你們能守得住嗎?"

"這……"

苗大慶身軀一哆嗦,差點沒一屁股坐在地上.

自家人知自家事!

他苗家有多大的能量,他心里跟明鏡似的.盡管在這寒山城,勉強能擠進二流家族行列,但戰虎冒險者團隊也不是吃素的,那批人一個個心狠手辣,常年徘徊在生死邊緣,全都是一群亡命徒,如果他們集體進攻自己苗家,想要守住恐怕很難.

"五十萬兩藍銀!"

"我苗家願意拿出五十萬兩的贖罪金,希望能獲得童家主和葉瞳的原諒."

"這個數目,是我苗家三分之一的財富;現在,恐怕要占我苗家一半的財富了."

童思淵有些意外,沒想到苗大慶竟然有如此魄力,五十萬兩藍銀,對他童家來說不算什麼,但對于苗家來說,恐怕就是一筆不菲的數目了.盡管他的話頗虛,但五十萬兩藍銀,應該也有他們苗家五分之一的財富.

童開山說道:"我在童家等你兩個時辰,如果這個時間之內,沒有看到藍銀或者銀票,你就讓你們苗家族人,提著你的腦袋來見我吧!"

"一定一定."

苗大慶額頭上的汗珠順著面頰滑落.

童家放出的風聲,把葉瞳推到風頭浪尖上,以前幾乎所有寒山城的人,都沒聽說過葉瞳的名字,對珍藥坊都了解甚少.

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竟然獲得了童家的友誼,這令無數人羨慕嫉妒,很多人在打聽,葉瞳到底是何方神聖,然而他們之間的交流,得到的信息卻少的可憐.哪怕有些人在藥材市場打聽到一些,也只是一鱗半爪.

不過有一家人,卻對這個名字非常的熟悉,甚至痛恨這個名字的主人,那便是張屠夫一家.只不過,童家放出的風聲,直接瓦解了張屠夫一家對葉瞳的恨意.能被童家庇護的人,他們招惹不起啊!

葉瞳對這件事情毫不知情,即便是晚上時分,他依舊獨自離開了珍藥坊,來到附近街區的一家鐵匠鋪.

"關門了."

乒鈴乓啷的敲擊聲音,從鐵匠鋪里面傳來,但負責看門的伙計,卻滿臉的不耐煩,驅趕蒼蠅似的企圖把葉瞳趕走.

葉瞳沒有吭聲,隨著一兩藍銀被他彈出,靜靜看著滿臉不耐煩的年輕伙計.

年輕伙計眼睛一亮,翻臉比翻書還快,笑容爬上他的臉龐上,帶著幾分討好的味道,喜笑顏開的問道:"小兄弟,您是要來鍛造鐵器?還是直接購買?我們這鐵匠鋪里的物品,各式各樣,種類繁多,質量更是有口皆碑,保管你滿意."

葉瞳說道:"我需要你們這里最厲害的師父,要鍛造一件東西,價格好商量."

年輕伙計一愣,狐疑的打量著葉瞳,說道:"我們鐵匠鋪最厲害的師傅,是鐵郎大師,他鍛造的武器,都能稱得上是神兵利器.只不過,他老人家很少再出手鍛造東西,除非是能讓他感興趣的東西,再或者出價極高的武器."

葉瞳強調道:"我說過,價格好商量."

年輕伙計沉默了一下,然後點頭說道:"你隨我來吧!記住,跟在我後面別吭聲,如果鐵郎大師願意接受任務,那你們之間再詳談,如果他不願意接,你千萬不要多嘴,鐵郎大師很討厭花言巧語的人."

"好!"

葉瞳頷首答複.

鐵匠鋪後院,占地面積很大,除了兩側鍛造鐵器的鍛造室之外,寬闊的院子里擺著兵器架,上面掛滿各式各樣的武器,器具.那些錘擊敲打聲音,便是從兩側十幾間鍛造室里傳出來的.

"隋二,他是誰?"

粗狂的聲音傳來,一位鐵塔般的壯漢抓著鐵錘擋住去路.

年輕伙計急忙說道:"大強哥,他是上門鍛造鐵器的貴客,非要請鐵郎大師出手,所以我就把他帶進來了."

鍛大強露出瞟了眼葉瞳,隨即流露出不屑神色,冷哼問道:"要鍛造什麼鐵器?我師父不接小買賣."

葉瞳淡然說道:"價格好商量."

鍛大強眉頭一挑,然後揚了揚手中的鐵錘,甕聲甕氣說道:"說吧!鍛造什麼?我來給你鍛造."

葉瞳問道:"你是這家鐵匠鋪最厲害的鐵匠嗎?"

"這……"

鍛大強啞口無言,有他師父在,他哪里敢承認是自己是最強的?

葉瞳看著他的表情,平靜說道:"我需要最強的鐵匠,如果你們不願意接這筆大買賣,那我現在就可以離開."

"我倒是想聽聽,到底是何種大買賣."

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傳來,一位精神抖擻的光頭老者,從里面屋里走出來.他那雙眼睛炯炯有神,目光在葉瞳身上打量.

葉瞳問道:"你就是此處實力最強的鐵匠?"

"算是吧!"

鐵郎大師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