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珍藥坊的新成員
g,更新快,無彈窗,!

葉瞳看著藥奴緊張的表情,想到外面滿地尸體,淡淡說道:"珍藥坊重建後,規模是增加不少,但人氣也更少了,過幾日咱們便動身前往郡城,一走最起碼需要數月之久,要找個看家護院的人啊!"

"有!"

藥奴不假思索的說道.

葉瞳一愣,隨即好奇問道:"誰?"

藥奴說道:"瘸老太."

葉瞳驚訝道:"巷口那個以乞討為生瘸老太?她的年紀看上去,好像比你還大吧?拄著黑碳棍走路,好似一股風都能把她吹倒,你說讓她給咱們看家護院?"

藥奴沉默一會,說道:"老主人說過,整個寒山城什麼人都能招惹,唯獨不能招惹她,甚至,我懷疑她和你有關."

葉瞳面色微變,詢問道:"什麼意思?"

藥奴說道:"十年前,你被老主人帶到這里的三個月後,她乞討到這里,自此就再也沒有離開.巷口的窩棚,僅能容納一人,她便在那里一住就是十年.驕陽酷暑也好,冰雪寒潮也罷,她始終不曾離開."

葉瞳說道:"即便如此,也不能證明她跟我有什麼關系吧?"

藥奴說道:"我觀察她這麼多年,除了你每次給她些吃食,她的眼神才會柔和很多,而其他人一旦靠近她,便會引起她的戒備,外人或許看不出來,但我卻能察覺到一絲."

葉瞳問道:"你確信,她能守得住家?"

"能!"

藥奴斬釘截鐵回答.

葉瞳沒有再說話,他與藥奴擦肩而過,離開珍藥坊的大門後,沿著青石鋪平的小道,一步步走向巷口,短短半刻鍾後,葉瞳便看到巷口殘破不堪的小小窩棚前,衣衫襤褸,蓬頭垢面,抱著一根黑不溜秋的黑碳棍,癱坐在牆角瘸老太.

整個寒山城,能被葉瞳記住的人不多,而這瘸老太卻是其中之一.

葉瞳的目光,從瘸老太失卻半截小腿的右腿處掃過,然後,與投來目光的瘸老太對視一眼,然後說道:"幾日後,我要帶著藥奴前往郡城,數月內無法歸來,珍藥坊需要一位看家護院之人.你,可有興趣?"

"有興趣."

瘸老太不假思索答複.

葉瞳轉身,朝著來時的路走去,只留下一句輕飄飄的話:"跟我來吧!"

他沒問.

縱使她與那個曾經獨立的葉瞳有關,只要她不主動提及,他就沒必要沾惹業緣,活著,是一種幸福,他可以提供的,便是給這瘸老太安一個身立命之處.

然而.

十幾步之後,他又停了下來,仿佛想到了什麼,又折返向慢吞吞跟來的瘸老太,與她擦肩而過時,說道:"跟我來."

兩人行走很慢,出了藥材市場,穿過兩條街區,在一家裁縫鋪門前停住腳步,葉瞳抬頭凝視牌匾,沉默了幾秒鍾,才再次抬腿.

"客官,您需要定制衣服嗎?"

聰明伶俐的年輕小厮,掛著滿臉的熱情迎上來問道,哪怕他看到跟在葉瞳身後的瘸老太,都沒流露出半分厭惡之色.

葉瞳問道:"你們這里,可否洗漱."

"可以."

年輕小厮頷首說道.

葉瞳指向瘸老太,說道:"讓人伺候她洗漱,然後給她取三套合身的服飾,這是十兩藍銀,夠嗎?"

"足夠了."

年輕小厮接過藍銀,臉上的笑意更濃.

葉瞳看向瘸老太,說道:"我在珍藥坊等你."

說完.

他舉步走出裁縫鋪,站在街道上後,尋思片刻,便朝著奴隸場方向走去.他不清楚瘸老太的真正能耐,但偌大的珍藥坊,多一個瘸老太,還是太過于冷清.最起碼以後洗衣做飯,打掃衛生,不能一直讓兩個行將就木的老人去做.

奴隸場.

占地面積寬闊,搭建卻格外簡單的區域.整個寒山城,奴隸商數量很多,販賣的奴隸數量,即便和一些主城比起來,都毫不遜色.在這里,沒有人會在意奴隸曾經的身份,也很少有人在意奴隸的死活.在所有人眼里,奴隸是地位最為底下的存在,只能用金銀價位來衡量.

這里很熱鬧.

很多冒險者團隊,每每進入金鸞山脈,或者進入南部蠻荒疆域,都有可能遭受到成員的損失,而他們每次歸來,幾乎也都會在這里補充團隊成員.

另外.

寒山城每天都在死人,各行各業都需要新人補充,這也造成奴隸市場生意火爆的原因.

葉瞳踏進奴隸場後,便行走的很緩慢,他那雙敏銳的眼神,從一間間搭建的石屋里掃去,能夠清楚的看到每間石屋里用鐵鏈拴著的奴隸.

這些奴隸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這些奴隸被打扮的光鮮亮麗,那只是為了賣個好價錢,但他們的眼神卻充滿絕望,或者麻木,或是彷徨.

他們……看不到未來,看不到希望.

葉瞳不是救世主,他只是陰差陽錯來到這個世界的外地人;他也沒有足夠的財富,能令這全世界的奴隸,都恢複成自由身;他更不是王侯將相,無法阻止奴隸的存在,無法阻止一批批的可憐人,最終被烙上印痕成為奴隸.

"小兄弟,要奴隸嗎?"

"主城曾經的豪門千金,權貴的子嗣……"

"煉氣四重的高手,力大無窮的力士……"

"蠻荒狐族血脈,石林巨人……"

奴隸商們熱情的招呼聲,沒能攔住葉瞳的腳步,千米長的街道,他即將走到盡頭,卻沒有挑選到滿意的奴隸.

眼緣.

是個很重要的緣分.

葉瞳懂得相術,觀其形,望其氣,相人秉性,定人命理.

忽然.

葉瞳的腳步驟然挺住,他的眼神落在一張秀美的臉龐上.這張臉龐,既熟悉又陌生.

"定定?"

"她不是,外貌八分相像,但眼神麻木,不像柳定定那般狡黠靈動."

"她眉宇間的柳葉形紅色印痕,證明她擁有狐族血脈,還是激活血脈的修煉者,但她面色晦暗,年幼至今命運坎坷,多遭磨難……"

葉瞳觀察細微,把這個擁有狐族血脈的少女觀察一遍後,才看向門旁嘴角噙著草莖,表情慵懶的青年.

"有滿意的?"

慵懶青年漫不經心的問道.

葉瞳指向少女,詢問道:"多少錢?"

慵懶青年轉頭瞥了眼,隨即慢悠悠的說道:"不是老主顧,價格沒有優惠.八百兩藍銀,少半兩都不賣."

葉瞳取出銀票,直接交給青年,說道:"她是我的了."

慵懶青年吐出草莖,翻找出一把鑰匙,從二十多位奴隸中把少女牽出來,說道:"要不要解開鎖鏈,你自己決定.提前說明,如果你解開鎖鏈,而她趁機逃跑,跟我沒有半分關系."

葉瞳仿若未聞,在慵懶青年的注視下,開鎖抽掉鎖鏈,丟在地上後,凝視連頭都沒抬起的少女,問道:"回答我的問題,你叫什麼名字?"

少女搖頭.

葉瞳說道:"既然沒名字,那你以後就叫定定,隨我姓,葉定定."

少女終于慢慢抬頭,她那雙麻木的眼神里,也終于有了一絲的焦距.她清楚一件事情,被買走的奴隸,如果得不到賜名,以後連豬玀都不如,余生命運灰暗;但如果能夠得到主人的賜名,身份將提高不少,最起碼不會被隨意殺死.

"嗯!"

少女喉嚨里擠出的聲音,微不可聞.

葉瞳轉身,朝著來時的路返回,而那少女則默默跟在葉瞳身後,沒有逃跑的念頭,也沒有對以後人生的希望,就像個傀儡,消沉而麻木.

珍藥坊.

葉瞳帶著新買的奴隸少女葉定定回來後,看著藥奴帶著滿臉的狐疑迎上來,說道:"她以後就是咱們珍藥坊的丫鬟,你想辦法把她的奴隸烙印給弄掉,哪怕留下疤痕也無所謂.洗衣做飯,打掃庭院的活,以後也都交給她."

藥奴怔怔問道:"那往後老奴該做什麼?"

葉瞳不假思索的說道:"修煉,我需要強者庇護."

修煉?

藥奴心底一震,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滋味湧上心頭,以往,他雖然也能修煉,但老主人霍藍秋並不在意他的修為如何,也不會給他太多時間修煉.只會把他當牛當馬,壓榨著他身上的勞動力.

小主他……

葉瞳仿佛想到了什麼,再次說道:"等一會,瘸老太也會過來,她在珍藥坊里,願意做什麼,就做什麼,如果想要修煉,你便丟給她幾顆銀晶."

藥奴眼睛一亮,毫不猶豫點頭說道:"老奴知道了."

葉瞳說道:"還站著做什麼?先帶她去熟悉環境,飯時跟咱們一樣,回頭再給她點銀兩,去購買幾套新衣."

"是!"

藥奴恭敬說道.

葉瞳回到自己房間,找出一張白紙,取出閑來無事時特質的焦炭筆,刷刷刷在上面畫起素描,漸漸地,腿部假肢部件呈現在眼.

葉瞳靜靜思索,設置機關,組裝零件,整整半個時辰,才終于畫完.

通過融合的記憶,他知道這個時候沒有假肢,斷腿斷臂也只能保持那樣,最多就是拄著拐杖,或者空蕩斷臂衣袖.

"如果她有修為在身,假肢對她會有大用處;但如果沒有修為,以她的年紀,無異于是雞肋一件."葉瞳若有所思的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