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一擲千金
g,更新快,無彈窗,!

葉瞳靜靜注視著童思淵,就仿佛是在看一場拙劣的表演.輕飄飄的一句"誤會",就像把買凶殺人的事實一筆揭過,未免是在做春秋大夢吧?

苗家?

僅僅是為了討好童家,他們苗家家主竟然就派出一批高手來襲,葉瞳表面上不動神色,心底的殺意卻暗潮湧動,愈來愈烈.

還有這童家,一而再再而三的給自己帶來麻煩,今日如果他們不給自己一個交代,那麼,他們童家以後也沒必要在寒山城存在了,前往郡城之前,有必要去拜訪拜訪他們童家的祖墳.

童思淵被葉瞳注視著,不知為何,心里一陣寒意刮過,被注視的直發毛.

他有種感覺.

此時盯著自己的,仿佛不是一個人類,而是一只恐怖的凶物.

童思淵咽了口口水,他的目光從虎視眈眈的牟星和狂戰天四人身上掃過,心里越發的無奈,這特麼戰虎冒險者團隊最強大,最具有權勢的幾位全都在這里,而且還擺出一副以葉瞳馬首是瞻的姿態,這簡直就是要自己老命啊!

這葉瞳.

到底是什麼來曆?真的只是毒魔的一個藥童子?

堂堂郡王之子跟他交情匪淺;大名鼎鼎的戰虎冒險者團隊的當家人們,更是唯他馬首是瞻;還有那失蹤的毒魔霍藍秋……怎麼無數人需要仰望的存在,都跟他糾纏在了一起?

"來."

童思淵轉身對著幾位捧著禮品盒的屬下揮了下手,然後才噙著苦澀說道:"葉小主,犬子被我們這些家長慣壞,做過不少錯事,也招惹到您,這是我們的錯;我夫人瞞著我針對您下了懸賞,讓那些冒險者找您麻煩,也是我們的錯.為了彌補我們的錯誤,我已經做了很多的補救措施,這份薄禮,是我們童家所表達的一份歉意,希望您不要嫌棄."

厚禮?

葉瞳的目光,才四個盒子里掃過,先不說那三個明顯價值不菲的物件,僅僅是那一疊的銀票,就非常的耀眼.

有點意思!

葉瞳被童思淵的識趣給逗樂了,他本來還正在發愁,馬上就要前往郡城,購買血魔蟲的銀兩不夠,這能屈能伸的"好漢",就乖乖送來財務,還真是識時務者為俊傑,怪不得童家在他的帶領下,越發的壯大.

童思淵注視著葉瞳,發現葉瞳並沒有接過去的意思,頓時心底一咯噔,這令他對苗家的恨意更加強烈.

"葉小主,這只是一部分,為我妻兒的過錯彌補您的損失.苗家膽敢派人來騷擾您,我童思淵就第一個不痛快,您放心,最多三日之內,等我教訓了苗家,自然還有另外一份厚禮相贈."

還有?

葉瞳露出一抹古怪,但對于這種賠禮,他還是能夠接受的,因此擺了擺手,淡淡說道:"罷了,童家主倒是有心了,今日我這里有貴客,就不久留你們了,三日內,我會讓家里的老奴備上寒食,還望童家主莫要嫌棄."

童思淵眼睛一亮,急忙說道:"不會不會,能夠嘗到珍藥坊的美食,那是我幾輩子修來的福分,三日之內,定當再次登門拜訪."

童家的人來的快,走的也快.

跟在童思淵身邊的童開山,始終都保持著沉默,他對葉瞳沒有殺意,也沒有怨氣,滿地的尸體和鮮血,再次讓他意識到葉瞳的可怕.

葉瞳看都沒看滿地的尸體一眼,笑容格外的燦爛,說道:"讓四位見笑了.麻煩你們幫我把這些東西拿到庫房去吧!正好,順便帶你們取那些丹藥和靈液."

四人沒有吭聲,只是拿起那些禮品盒,跟在葉瞳身後進入庫房.他們心里很好奇,葉瞳何德何能,竟然能令寒山城童家家主親自登門賠禮道歉?他們可以肯定的是,童家家主低頭,甚至還有巴結葉瞳的味道,絕對不是因為他們.

那麼……

事情就有點古怪了!

然而,當四人跟著葉瞳進入庫房的那一瞬間,饒是四人見多識廣,依舊被屋里雕刻精美絕倫的大量玉瓶給鎮住了.

精致,漂亮.

玉瓶上雕刻植物惟妙惟肖,雕刻的動物栩栩如生,他們不是沒有見過能工巧匠的雕刻技藝,但他們卻不得不承認,從來沒見過哪個能工巧匠的作品,能比得上這些玉瓶的雕刻技藝.

他們懂了.

怪不得葉瞳單單是這些玉瓶,就要收取一萬藍金的價格,僅僅是把這些玉瓶拿出去出售,恐怕都能賣出不菲的價格啊!

"葉瞳,這些都是嗎?"

牟星的眼神灼灼發光,詢問道.

葉瞳說道:"沒錯.一百顆增加修為的丹藥;一百瓶增強體魄的靈液;一百顆療傷的丹藥;一百顆解毒的丹藥,一百瓶毒藥.這些丹藥和靈液,我都在玉瓶上刻上名稱,很容易分辨."

牟星滿意說道:"和葉瞳弟弟交易,還真是痛快,老九,把所有玉瓶都裝起來."

"好嘞!"

楚老九笑容燦爛,動作也格外麻利.

藥材市場街道上.

童思淵面色陰沉的可怕,哪怕是跟在他身邊的幾人,都隱隱覺得脖頸有些發寒,倒是童開山,對著不遠處做個手勢,一位一直徘徊在幾人附近的青年,快速迎了上來.

"去查查苗大慶現在在哪!"

"是!"

童思淵停住腳步,轉頭凝視兒子童開山,眼底一抹欣慰神色浮現.

童開山說道:"父親,今晚就動手嗎?"

童思淵眯著雙眼冷笑道:"今日死在珍藥坊的那些苗家高手,最起碼是苗家三分之一的力量,這種天賜良機,咱們怎能白白放過?通知家族族人,立即橫掃苗家在寒山城的主要商鋪,該搶就搶,該拿就拿,至于苗大慶,還有他們苗家族地,咱們暫且饒恕."

童開山問道:"您是想,把這件事情鬧大,讓整個寒山城的人都知曉?"

童思淵點頭說道:"葉瞳的身份太古怪,簡直就是深不可測,先不說那戰虎冒險者團隊,單是他和郡王之子的交情,就值得咱們在他身上投資.此次針對苗家,我要讓整個寒山城的人都知道,葉瞳是咱們童家的朋友,誰如果敢打著咱們童家的旗號為難他,誰如果敢傷害他,就是跟咱們童家作對,將會遭到咱們童家的報複."

說著.

童思淵環顧四周,幽幽說道:"寒山城終究是偏遠區域的小城,面對那些真正的主城豪門,咱們還太弱太弱,如有朝一日,咱們能依靠在郡王府的庇護下發展……"

前途無量!

更創輝煌!

周圍幾人,腦海中紛紛冒出這樣的念頭,眼神也變得格外明亮.

一盞燭燈.

搖曳在珍藥坊的庫房里.

葉瞳把戰虎冒險者團隊的四人送走後,便匆匆返回到這里,最先拿出那疊厚厚的銀票清點,令他滿意的是,童家這次竟然足足送來五十萬兩藍銀銀票,兌換成金票的話,那也就五萬兩藍金金票.

半個時辰前.

他只有區區十幾兩藍銀,放在懷中揣著,而這半個時辰之內,先是戰虎冒險者團隊送來五萬兩藍金金票的尾款,後又得到童家送來的五十萬藍銀銀票,以金票計算的話,他除了那十幾兩藍銀之外,總共多了十萬兩藍金,也就整整一百萬藍銀啊!

一百萬!

葉瞳因為一直缺錢的煩惱,終于在此刻消失.他甚至更加期待起來,三日內童家家主的再次拜訪,還能帶來多少的好處.

收起銀票.

葉瞳看向另外三個木盒.

一把散發著寒光的黝黑匕首,一件乳白色護甲,一根黑色犀角.

葉瞳拿起黑色犀角,心底暗歎童思淵精明,知道自己最在意毒物,竟然給自己送來一根四級凶獸毒魔犀的犀角.

要知道,毒魔犀全身的毒素,都在犀角之內,它的毒性之烈,排在《百毒譜》第四十五位,因此,僅僅是這根犀角的價值,最少需要數十萬兩藍銀.

大手筆啊!

葉瞳放下黑色犀角,又拿起那邊黝黑匕首,當他的手指接觸到匕首刀柄後,絲絲寒意侵入指尖,葉瞳把少量元氣注入到匕首內後,頓時感受到它的與眾不同,冥冥中,他仿佛和匕首融為一體,指尖挑動,黝黑匕首如臂使指般靈活翻飛.

"噗……"

刀光閃過,鐵架一角,被匕首輕松切掉.

葉瞳暗贊:好一把削鐵如泥的匕首,絕對是殺人利器.

葉瞳把匕首插進腰帶,用外衣遮住,然後拿起那件乳白色護甲,觀察一番後,發現這護甲非常柔軟,而且韌性十足,恐怕普通人拿著刀劍,都很難把它刺破.

葉瞳放下護甲後,慢慢走到庫房房門處,依靠在門旁上,眺望著前面的樓閣,腦海中卻在思索:這既是大家族的底蘊嗎?百萬兩藍銀的巨額財物說送就送,手筆還真不是一般的大.但是,這些財物對他們童家來說,應該也只是九牛一毛吧?

一道身影,穿過前樓走廊,出現在院落里.

"小主."

藥奴滿臉的緊張,沖進院落中後,看到庫房門旁處的葉瞳,頓時那高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外面的尸體,滿地的鮮血,實著把他嚇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