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欠條
g,更新快,無彈窗,!

成功化解危機,並且把敵人斬盡殺絕,眾人明顯都松了口氣,隨著精神狀態的放松,除了葉瞳之外的幾人,其他人傷痕累累的模樣,倒是顯得狼狽又淒慘.

"小主,我需要療傷丹藥,受了點內傷."

藥奴盤膝坐在一棵參天大樹之下,臉色有些蒼白的說道,擊殺那先天四重的強者,他也不是毫無損傷的.

葉瞳苦笑道:"我去哪弄療傷丹藥啊!鼎爐沒有帶來,暫時還沒有煉制丹藥的藥材.就算就地取藥,在附近尋找到足夠的藥材,沒有鼎爐也沒辦法煉丹啊!"

藥奴猶豫片刻,從背簍內取出一個一尺高,晶瑩剔透的玉鼎,此鼎上雕刻著一只造型奇異的異獸,張牙舞爪,栩栩如生.

"這是玉藥鼎?"

葉瞳看到玉鼎的時刻,頓時驚呼一聲,直接抓過來後,拿在手里把玩半晌,才喃喃問道:"老東西離開之前,沒把玉藥鼎帶走?"

藥奴搖頭說道:"沒有."

葉瞳冷哼道:"既然沒帶,那就留給我吧!反正是老東西的東西,將來就算是毀掉,也不用心疼."

"……"

藥奴訕訕苦笑,不再吭聲.

穆曉晨三人,剛剛把葉瞳和藥奴的話全部聽進耳中,他們沒有想到,葉瞳竟然還能煉制療傷丹藥,要知道,他們的傷勢,比藥奴要嚴重好幾倍,如果靠著慢慢療傷,想要痊愈得等到猴年馬月.

可是!

如果有療傷丹藥,那就不同了.

如果是品質不錯的療傷丹藥,說不等一兩天的功夫,就能夠令他們的傷勢恢複如初.

穆曉晨湊到葉瞳面前,滿臉親切的說道:"葉瞳老弟,你竟然會煉制丹藥,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你看,咱們現在算是朋友了吧?要不,我們幫你尋找煉制丹藥的藥材,你煉制出來的療傷丹藥,也每人給我們一顆?"

葉瞳面無表情的說道:"概不外送."

"我買!"

穆曉晨氣惱,眼神直勾勾的盯著葉瞳.

果然.

他發現自己說完那兩個字,葉瞳眼睛里流露出笑意,明顯被自己的話給打動.

葉瞳笑道:"既然是朋友,價格方面我會給你們優惠的!至于藥效……我的煉丹水平一般,如果煉制出來的丹藥讓你們不滿意,也別怪我沒本事."

"不會不會!"

穆曉晨連連說道.

穿著青色長裙,身材相對高挑的女子,她叫瑜婉媚,紫府郡瑜家大小姐,此時,她眉頭緊鎖,露出質疑神色,問道:"修煉者沒有突破到築基期,怎麼可能能夠煉制療傷丹藥?據我所知,真正的療傷丹藥內,都有陣法被刻入其中.哪怕是先天境界的強者,也很難布置出陣法吧?更別說,是把陣法刻畫到丹藥內部."

葉瞳反問道:"這是誰規定的?"

瑜婉媚說道:"不是誰規定的,但這是常識!"

葉瞳撇了撇嘴,不屑的說道:"那只能說明你少見多怪,這世界之大,神奇之處比比皆是,難道都能用常識來理解?來看待?"

"這……"

瑜婉媚啞口無言,她發現這少年不光是會下毒,而且舌頭也很毒,一張嘴就讓人無法開口.

葉瞳從背簍里取出紙和筆,在上面寫出一串藥材名字,然後筆尖游動,一株株藥材圖畫,在紙張上形成.每一種藥材的形狀,特點,他都做了標注.

"煉制療傷丹藥,需要這些藥材,你們去尋找吧!咱們以半日時間為限,不管你們找到多少,半日之內都要回到這里."葉瞳平靜的說道.

穆曉晨,瑜婉媚三人,瞠目結舌的看著紙張上十幾種藥材圖案,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是親眼所見,這些圖案是葉瞳所畫.

可是!

這畫的也太像了!

每一朵花,每一株草,那筆鋒,那形態,簡直難以用言語來描述,甚至他們有種錯覺,是不是由真實的藥材植物,生長在了這紙張上面?

瑜婉媚雙眼放光,看著葉瞳問道:"葉瞳弟弟,你的畫技真好.我曾經有幸出席過天網帝國的宮廷宴會,也親眼見過宮廷畫師們的畫技.他們畫的雖好,但跟你相比,依舊有著巨大的差距.我敢說,你單憑這手畫技,如果去了天網帝國的皇宮,都能受到陛下的賞識,都會被譽為書畫大師."

葉瞳啞然失笑道:"別奉承我,我可沒那份閑情雅致.能活下來,我就要謝天謝地謝祖宗了."

瑜婉媚笑道:"你年紀輕輕,自然能活很久."

很久嗎?

葉瞳想到前幾日自己的身體狀況,差一點點就沒能壓制住體內的毒素,差一點點就命喪黃泉,他甚至不知道,如果那個時候死在毒素手里,就算是兩個靈魂融合,是否還能活的下來?

藥奴靜靜站在一旁,眼神變得極其古怪,他認識的葉瞳,雖然以前也曾喜歡寫寫畫畫,但那水平跟這紙上的字畫相比,簡直就是天差之別.

怎麼回事?

什麼情況?

那場大火沒有燒著小主啊!他怎麼就像是脫胎換骨,變了個人似的?不僅僅是這字畫,還有他的性格,他的智謀,他的戰斗力……

難道……

藥奴猛然間想到一個可怕的事情,眼神瞬間變得凌厲,死死鎖定葉瞳,一字一句詢問道:"小主可還記得,曾經你被主人帶回到珍藥坊後,跟老奴說的第一句話是什麼?"

葉瞳感覺身體一緊,頓時意識到自己的書畫技藝,令藥奴對自己產生了懷疑,不過,他繼承了葉瞳的記憶,自然了解葉瞳的一切,緩緩說道:"老頭,你有吃的嗎?"

藥奴氣息一緩.

當初.

葉瞳見到他的第一面,說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句:老頭,你有吃的嗎?

藥奴沉默了片刻,再次問道:"主人身上,可有隱患?"

這件事.

只有藥奴和葉瞳知曉,因為這是毒魔霍藍秋最大的秘密.

葉瞳說道:"毒體."

藥奴釋放的氣息,瞬間被他收的干乾淨淨,他知道葉瞳還是那個葉瞳,只不過他身上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令他有了脫胎換骨的變化.或許,他是在這一年里,有著某種神奇的際遇.

葉瞳平靜的看著藥奴,說道:"你也別閑著,想要服用療傷丹藥,就去尋找煉丹所需的藥材."

"是!"

藥奴恭恭敬敬說道.

時間流逝.

葉瞳如同入定的老僧,盤膝在參天古樹之下,手中緊攥銀晶,源源不斷的把里面蘊含的靈力吸收進體內.他之前使用生死簿,雖然幫助藥奴斬殺烏姆巴托,但他體內的元氣也被抽取一空.經過半日修煉,消耗掉的元氣,終于又恢複大半.

"小主!"

藥奴背著背簍,重新返回到葉瞳面前後,把一株株藥材取出來,擺放在葉瞳面前,沒多大會功夫,穆曉晨三人也紛紛返回,他們尋找到的藥材,遠遠不如藥奴,但也有幾種是藥奴沒有找到的.

葉瞳感歎道:"這金鸞山脈,蘊藏著天材地寶,還真是風水寶地.只不過,你們找來的這些藥材,還缺少一株主藥材."

"白菊?"

穆曉晨神色一動,詢問道.

葉瞳點頭說道:"沒錯,就是白菊,這種花是名貴藥材,它一般生長在懸崖峭壁之上,而且要背對著陽光的陰暗面."

"我們再去找找."

穆曉晨急忙說道.

葉瞳搖頭說道"算了吧!既然暫時找不到白菊,就用別的藥材代替吧!藥奴找來的藥材里,有兩種藥材的藥性雖然不如白菊,但屬性相同,用這兩種藥材代替,也能煉制出療傷丹藥."

整整兩個時辰.

葉瞳再一次把體內的元氣耗盡,才成功煉制出六顆療傷丹藥,只不過,他煉制出來的療傷丹藥,沒辦法和霍藍秋曾經煉制的療傷丹藥相提並論,甚至連普通的丹師煉制出的療傷丹藥,都要略勝于他.

"九千兩藍銀."

葉瞳擦了把臉上的汗跡,含笑看著穆曉晨說道.

穆曉晨翻了個白眼,對于葉瞳死要錢的性格,他算是心服口服,直接甩出那一張一萬兩藍銀的銀票,說道:"現在你有零錢找回給我了吧!"

"拿著!"

葉瞳把那張一千兩的銀票還給他,然後喜滋滋的把一萬兩的銀票小心翼翼的塞進懷里,要知道,這一張銀票,就是一顆銀晶啊.兩個靈魂相融合之後,葉瞳發現自己對錢財的興趣變得大多了.

忽然,葉瞳仿佛是想起了什麼,重新拿出紙和筆,快速在上面寫了個欠條,然後遞給穆曉晨說道:"簽字."

"三十六顆?"

穆曉晨看著上面的內容,最終目光鎖定在"三十六"的字樣上.他穆曉晨身為郡王之子,如果想要銀晶,恐怕整個紫府郡,甚至是整個天網帝國,都有無數人眼巴巴的把銀晶送到面前,誰敢讓他簽署欠條?

如果有!

恐怕也只有眼前這個奇葩吧?

穆曉晨帶著滿腔的郁悶,接過紙和筆在上面刷刷簽署了人生中第一份欠條.

葉瞳滿意收回,輕輕在紙面上吹了口氣,然後心滿意足的貼身收進懷中.

轉頭看了眼藥奴,葉瞳這才對著穆曉晨三人說道:"諸位,相逢即是緣,但緣起緣滅終有時,咱們也該分別了,穆曉晨,如果你要是回到寒山城,記得以後去珍藥坊找我還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