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精彩一戰
g,更新快,無彈窗,!

戰意!

如油澆火,在胸膛熊熊燃燒了起來.

面對兩只劍齒狼,葉瞳沒心思關注藥奴的詫異,寶劍鋒從磨礪出,他需要磨刀石,提升自身戰斗經驗.

"退後."

葉瞳緩緩揚起長刀.

藥奴面色一變,他從沒見過葉瞳有厮殺戰斗經曆,而現在所面對的是兩只一級凶獸,勇氣雖能提升戰斗時的爆發力,可一意孤行卻也有生命危險.他了解葉瞳的性格,既然決定動手,勢必會經曆一番厮殺.

這勸人也是需要技巧.

為了讓危險降到最低,藥奴委婉說道:"小主,老奴殺一只劍齒狼,留給您一只陪練如何?"

"退後."

葉瞳再次說道.

藥奴心底無奈,只好朝著後面倒退五六米,並且做好出手准備.

葉瞳知道藥奴在乎他的安全,但如此好的實戰機會,他實在是不願意浪費,隨著腳尖點地,經脈中恢複大半的元氣流轉,朝著兩只劍齒狼撲去.

刀影如疊浪,百尺一竿頭.

葉瞳頃刻間撲到劍齒狼面前後,速度與力量的結合,完美呈現在兩只劍齒狼面前,那只被葉瞳鎖定的劍齒狼,冷靜中蘊含著凶殘,扭動身軀躲避的時刻,沒有後退征兆,反而朝著葉瞳靠近半米,左前側的利爪,也眼看著要劃過葉瞳的下肋.

然而.

葉瞳在頃刻間翻身躍起,腳尖踩踏在這只劍齒狼側背上的時刻,手中的長刀劈向另外一只撲到眼前的劍齒狼.

血光四濺.

慘嚎驚天.

看似彈指一瞬間的厮殺,那只劍齒狼的一條腿已經被斬掉,側腹處也被撕開一道十幾厘米長的血淋淋傷口.

"這……"

觀戰的藥奴身軀一震,眼神中爆射出難以置信的光芒,轉瞬間的交手,他便被葉瞳采取的戰術,以及厮殺時的敏銳給驚住了.按理說,哪怕一只劍齒狼,都能帶給葉瞳巨大的壓力,可是兩只劍齒狼圍攻葉瞳,卻形成這般戰局……

"不可思……"

藥奴喃喃自語,但話沒說完便噎在喉嚨里.

他眼睜睜的看到,葉瞳瞬間重創一只劍齒狼後,不但沒有借機後退,給自己爭取點喘息的機會,反而如影隨形般纏住那只遭受重創的劍齒狼,道道刀光,逼著這只劍齒狼哀嚎躲避的同時,也不斷阻礙著另外一只劍齒狼的攻擊.

"這步法……"

藥奴開始還沒察覺到,可在葉瞳圍繞著劍齒狼不斷移動的時候,他才敏銳捕捉到,葉瞳的步法很古怪,看似驚鴻騰挪,卻蘊含著某種奇異之處,每每都能率先另外一只劍齒狼一步.

"前爪被斬,鮮血直流.小主是在消耗受傷的劍齒狼的戰力,然後趁機擊殺之後,再正面迎殺另外一只劍齒狼吧?"藥奴自然為看穿葉瞳的戰術,眼神里漸漸浮現出贊賞之色.

可是.

這份贊賞之色,僅僅在他臉上存留七八秒鍾,便直接凝固.

他看到,葉瞳在另外一只劍齒狼再次撲來的時刻,沒有再做躲避,而是雙膝下沉,身軀前伏,在劍齒狼躍起時沒辦法停頓的時刻,刀尖直接挑起.

什麼叫開膛剖肚?

刀尖刺穿劍齒狼的腹部,在劍齒狼自身的沖擊前撲時刻,撕開一條半米長的口子,隨著鮮血噴濺,連內髒都灑落一地.

"砰……"

劍齒狼砸落地面的聲音,就如同炸雷般在藥奴心底轟鳴.

"嗷……"

前腿被斬的那只劍齒狼,強忍著巨大的疼痛,發現同伴被斬殺的時刻,眼神終于出現慌亂,很是果決的朝著一個方向逃竄.然而,它失去一條腿,速度遭受到嚴重影響,面對沒有絲毫拖泥帶水追殺過來的葉瞳,它只能憤怒迎戰.

"噗……"

"噗噗……"

一道道血淋林的傷口,不斷出現在劍齒狼身上,疼痛令它發狂,拼命嘶吼中,卻拿葉瞳沒有絲毫的辦法.終于,隨著一道刀光從它脖頸處掃過,鮮血噴濺,動脈被斬斷之後,它一頭朝著前面栽去.

戰斗結束.

葉瞳後退幾步,甩了甩沾滿鮮血的雙手,在藥奴瞠目結舌中走向湖岸,跳進清澈的湖水中,他沒有潔癖,但也不喜歡渾身是血的粘稠感覺.

"完了?"

藥奴看著倒地抽搐,漸漸失去氣息的最後那只劍齒狼,眼神又慢慢移到被開膛剖肚的劍齒狼尸體上,饒是他曾見多識廣,也被這場只保持了打半分鍾的精彩厮殺給震住了.換做別人,輕易擊殺兩只劍齒狼,他心里或許會波瀾不驚,但在如此短暫的時間里,殺死兩只劍齒狼的人是小主葉瞳啊!

換位思考.

如果是藥奴在葉瞳這般修為境界的時候,如果遇到這兩只劍齒狼,就算是能厮殺一番,最終殺死它們,恐怕也會付出慘痛的代價.

可是.

此刻葉瞳渾身上下,好像連皮膚都沒擦傷吧?

半晌後.

葉瞳清洗乾淨身體,從藥奴背著的背簍內拿出包裹,取出一套乾淨的衣服換上,這才看向兩具劍齒狼的尸體,搖頭歎道:"進入這金鸞山脈,好像衣服帶少了."

"啥?"

藥奴感覺有些凌亂,小主此刻不應該滿意的感歎一聲自己的厲害嗎?怎麼懊惱起少帶衣服了?他這跳脫的思維,自己有點跟不上啊!苦笑之余,藥奴把葉瞳的髒衣服快速洗好,晾曬在湖畔樹枝上,然後來到解剖劍齒狼尸體的葉瞳身旁.

"小主……"

藥奴欲言又止.

葉瞳說道:"問!"

藥奴問道:"您自從六歲被帶到珍藥坊,就沒怎麼離開過吧?咱們相處十年,我更沒見過您和誰動過手,可您和劍齒狼厮殺的時候,運用的精妙步法,以及精湛的實戰手段,卻令我歎為觀止.老奴,不懂!"

葉瞳自然不會把另一個自己曾經經曆過無數次殺的事情說出來,措詞他已經想好,所以說道:"老東西失蹤的這一年,我在擂台附近滯留過很多次,見識過那些修煉者之間的生死搏斗,其實,也有幾次跟別人交手的經曆."

"有嗎?"

藥奴驚愕道.

葉瞳說道:"最近兩次,一是昨日為了幫音小九,在擂台上和張屠夫戰斗,僥幸取勝;二是近日在十里亭,斬掉童開山一條手臂,重創童家那四位家奴."

藥奴猛然想起昨日十里亭的所見所聞,也突然想起一件事情:童開山那小子,修為境界好像是煉氣六重.

小主他……

他只是煉氣三重,怎麼可能斬掉童開山一條手臂?還令對方狼狽逃走,連四位家奴的生死都顧不得?

幾百米外.

山石嶙峋,雜草叢生.

四道身影隱匿在其中,透過山石縫隙把湖畔的厮殺場面看的清清楚楚,盡管葉瞳贏得很漂亮,但四人依舊有些不屑,畢竟,他們中實力最弱的亞森,都有著煉氣四重的修為.而卡隆,那可是煉氣七重的強者.

至于始終沒有動手,好像被戰斗場面嚇住的藥奴,四人自動忽略.

"大哥,咱們什麼時候下手?"亞森想到葉瞳身上的藍銀銀票,那顆心就滾燙無比,帶著那份貪婪舔了舔嘴唇.

卡隆思索片刻,冷靜說道:"咱們既然弄清楚對方的實力,那就不需要浪費更多時間,干掉他們,拿走銀票和劍齒狼的尸體,等回到寒山城,我帶你們去飄香樓爽一番."

"好嘞."

其他三人的眼神驟然亮起.

半刻鍾後.

四人不懷好意的出現在葉瞳和藥奴面前,為首的卡隆看著滿臉冷漠的葉瞳,怪笑道:"剛剛那一戰,真是精妙絕倫啊!小兄弟年紀輕輕,竟然能同時擊殺兩只劍齒狼,很不錯."

"有話快說!"葉瞳察覺到對方的不懷好意,一臉冷漠說道.

"你……"

尖嘴猴腮的亞森沒想到葉瞳竟然這副表情,難道他就不知道害怕嗎?

葉瞳再次開口堵住他的話:"有屁快放."

"你找……"

亞森的話再次被打斷,而這次阻止他的是卡隆,這種有言難吐的滋味,讓他郁悶的差點吐血.

卡隆眯起雙眼,凝視葉瞳說道:"很簡單,把你們身上的藍銀,以及所以值錢的東西拿出來,我可以保證饒你們一命,畢竟,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搶到錢財,總比動刀動劍殺一番輕松."

搶我的錢?

葉瞳看著幾人的眼神,流露出幾分憐憫神色,如果此時只有自己,那自己還真會把所以後錢財拿出來交給對方,畢竟他就算有生死薄在手,也不是幾人的對手.

可是,現在身邊有藥奴啊!

是誰給他們的膽量,敢有恃無恐的搶奪一位先天三重境界修煉者的錢財?

忽然.

葉瞳仿佛是想到了什麼,那張清秀臉龐上流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審視四人問道:"把我們身上所有錢財給你們之前,你們能不能回答我一個問題?"

卡隆挑了挑眉角,問道:"什麼問題?"

葉瞳問道:"我想知道你們四人的修為境界.畢竟,要是被比我弱的人搶走所有錢財,那是很可恥的事情."

"哈哈哈……"

卡隆放聲大笑,看著葉瞳的眼神充滿鄙夷.

亞森趁著這個機會終于搶到話語權,帶著幾分得意說:"滿足你這小小的願望,我大哥是煉氣七重的強者,曾經打遍天下無敵手,我這兩位兄弟,也都是煉氣五重的高手,虐你就跟屠宰豬玀般輕松.至于我,雖然只有煉氣四重境界,依舊能壓你一頭.怎麼樣?怕了吧?"

"怕……"

葉瞳重重點了點頭,"我很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