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危機感
g,更新快,無彈窗,!

葉瞳沒有追趕,心里甚至暗暗覺得僥幸,這一刻他體內的元氣被生死簿抽取殆盡,別說去追殺童開山,要是童開山膽量稍微大一點,重傷之下依舊對他發動攻擊,恐怕他都抵擋不住.

修為太低,戰力太差.

這弱肉強食的世界,太過于殘酷.

葉瞳經過此戰,變強的欲望愈發強烈,隨著生死簿被他掩飾性的塞進懷里,然後納入識海之後,目光重新看向四位昏死過去的童家家奴.

此次.

他斬掉童開山一條手臂,勢必和童家產生了仇怨.

童開山之所以能在寒山城張揚跋扈,惹是生非,並且還能安然無事這麼多年,正是他家長輩對他寵愛有加.一旦童開山回到童家,他家長輩絕對會暴跳如雷,為他報仇雪恨.

寒山城……暫時不能回了啊!

葉瞳眺望童開山逃走的方向,等待著藥奴的到來,他之前安排藥奴再去購買一些玉石,現在想起來真是後悔,如果藥奴在自己身邊,縱使那童開山是煉氣六重的強者,想要逃走也是萬萬不能的.

半晌後.

藥奴背著背簍匆匆趕到,當他看到涼亭外四個昏迷的童家家奴,以及血跡之間的那條斷臂後,頓時露出錯愕表情,迷惑道:"小主,這是怎麼了?"

"童家,童開山."

葉瞳滿臉淡漠,起身說道:"斷他一臂,恐怕是和童家結仇了,咱們先進金鸞山脈,等回來再說和童家的恩怨."

童家?

藥奴撇了撇嘴,眼底閃過一道不屑之色,說道:"我曾經跟著主人去過童家,當今童家家主,在主人面前就像個孫子一般,雖說主人已經失蹤,但童家家主那慫包,恐怕也不敢輕易得罪咱們珍藥坊的人."

葉瞳點了點頭.

他心里也有這種想法,畢竟這一年來,很多得知毒魔霍藍秋失蹤的強者,紛紛來到珍藥坊找茬,但卻沒有誰敢殺了自己和藥奴.這份威懾,不可謂不強.

只不過,仇恨能蒙蔽很多人的雙眼.

報仇的方式也有很多種.

就比如童家家主不敢動用童家的力量報複自己,但完全可以暗中尋找冒險者對自己痛下殺手,寒山城什麼都缺,唯獨就是不缺亡命徒.

"藥奴,小心駛得萬年船."葉瞳隨口說了一句,然後撿起地上一把長刀,離開涼亭後,朝著金鸞山脈方向走去.

然而,就在葉瞳和藥奴剛剛進山沒多大會功夫,便被隱藏在低矮樹叢中的四位冒險者發現,其中一位尖嘴猴腮的青年,眼睛更是直接亮了起來.

"大哥,有肥羊."

亞森露出幾分貪婪,透過枝葉縫隙指向葉瞳.

卡隆雙眼眯成一條縫,低聲詢問道:"你知道他們的來曆?帶著很多藍銀?"

亞森舔了舔嘴唇,說道:"我昨日進寒山城辦事,遇到的那場擂台挑戰的好戲,那小子就是我昨日跟你說的最後贏家.他身上,最起碼有一千四百兩藍銀銀票,再加上他自己的藍銀……很肥."

卡隆和另外兩人,雙眼開始冒光.

亞森繼續說道:"至于那老東西,我倒是沒有見過.但他一副風燭殘年的模樣,就算是位修煉者,恐怕也厲害不到哪去吧?唯一需要注意的,是那姓葉的小子,他擅長下毒."

卡隆抬手摩挲著下巴,嘿嘿笑道:"很巧,我前幾日購買過兩顆解毒藥劑,就算是毒藥,對咱們也沒什麼威脅."

亞森一記馬屁拍過去:"大哥,您真有先見之明.還是跟著您,才能夠吃香的喝辣的,實力變得越來越強啊!咱們什麼時候動手?"

卡隆很享受這番奉承,嘿嘿笑道:"不著急.他們這是要進山,到了里面鐵定會遇到凶獸,咱們只需要跟蹤在後面,等他們被凶獸重創,咱們再動手殺人也不遲.你們幾個都給我記住,咱們干的是把腦袋系在褲腰帶上的事情,蠻干永遠不如動腦筋,趁著目標毫無防備的時候再痛下殺手,才能讓咱們活的更久."

"明白!"

亞森三人重重點頭,毫無保留的敬佩眼神,直接獻上.

金鸞山脈的入口很多,但一些被冒險者開辟出來的道路,因為經常有人經過,所以更安全一些.葉瞳和藥奴走的,便是這種山道.

半日光景.

兩人翻過第一座山,進入山谷之內,這里綠水青山,鳥語花香,淙淙流淌的小溪,清澈見底,仿若紐帶般蜿蜒蔓延,葉瞳根據融合的記憶,知道這世界有很多奇特的野獸,但一路走來,親眼所見的那些外形奇特,顏色各異的野獸,依舊感覺到新鮮.

不過.

這山脈最外圍,很少有攻擊性強的野獸.至于滋生出靈智的凶獸,更是一只都沒見到.

"藥奴."

葉瞳站在一朵半人高的花朵前面,看著它嬌豔欲滴,紅的刺目,心底隱隱有種危機感滋生,就仿佛被某種危險的生物盯上.

藥奴問道:"小主,您有什麼吩咐?"

葉瞳說道:"注意警戒,我覺得咱們會有麻煩."

藥奴一愣,轉頭環顧四周,發現周圍風平浪靜,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不過,他還是按照葉瞳的吩咐,變得小心謹慎起來.

"吱吱……"

忽然,一條八爪毒蟲,從花朵的花蕊中竄出,直撲葉瞳面門.

葉瞳面色微變,腳步瞬間後退,一把鋒利的匕首被他翻手抽出,刀芒閃過,三寸長的八爪毒蟲頓時被斬成兩半.然而,即便是斷成兩截的八爪毒蟲,前半部分身軀依舊竄到葉瞳胸前,鋒利的爪子在葉瞳喉部下方兩寸處,撕開一道口子.

"該死."

匕首尖部快如閃電,瞬間把前半截八爪毒蟲挑飛.

藥奴看清楚葉瞳脖頸處的傷口,頓時拿出瓷瓶,一邊開拔瓶塞一邊說道:"八爪毒蟲每一條利爪上都有劇毒,趕緊把解毒液喝……"

他的話,驟然停住.

俗話說:關心則亂.

他這時候才猛然想起,葉瞳什麼都怕,就是不怕劇毒,甚至現在對葉瞳來說,劇毒反而有益無害.

葉瞳取出手帕,擦拭掉溢出的血跡,喃喃說道:"越是美麗的外表下,愈發隱藏殺機.這才剛到金鸞山脈的外圍,竟然就掛了彩,山脈深處,到底蘊藏著多少的殺機?需要多強的實力,才能夠勉強自保?"

藥奴說道:"老奴曾進入金鸞山脈數十次,有兩次更是深入山脈腹地.外圍來說,倒是還好一些,但山脈深處卻危機重重,那兩次也是九死一生之下,才勉強活著逃出來.小主,以您的實力,咱們最多只能翻越十座山,在山脈外圍捕獵,否則遇到危險,就算老奴豁出性命保護您,都沒有十足的把握令您平安無事."

葉瞳詢問道:"你如今是何種境界?"

藥奴笑道:"老奴資質愚鈍,盡管跟隨在主人身邊數十年,才勉強突破到先天三重境界."

葉瞳說道:"據我所知,凶獸共分為九級,一級凶獸最弱,九級凶獸最強.後天境界的修煉者,實力大約對應一級凶獸和二級凶獸;煉氣先天境界,實力對應三級和四級凶獸;築基境界對應五級和六級凶獸;結丹境界對應七級和八級凶獸;至于九級凶獸,好像只有傳說中的凝嬰境強者才能對付."

"沒錯."

藥奴認真點頭.

葉瞳說道:"按照你所說,翻越十座山之後,你便無法再保證我的安全,也就是說,再翻越十座山,咱們便有可能遇到三級凶獸或者四級凶獸?"

"嗯,的確如此."藥奴點了點頭,說道:"傳聞十幾年前,十座山之後還出現過五級凶獸."

葉瞳問道:"如果遇到三級凶獸,你應該還有一戰之力;如果遇到四級凶獸,恐怕你就不是對手了.那麼,如果遇到四級凶獸,你有沒有把握帶著我逃走?"

藥奴想了想,說道:"如果遇到的不是擅長速度的四級凶獸,我倒是有自信帶著小主您逃出生天."

"我明白了.不過,富貴險中求,既然咱們是進入金鸞山脈冒險,就應該盡全力出手.趕路吧!我想見識見識十座山之後的景物."葉瞳滿臉堅毅.

"這……"

藥奴張了張嘴,但看到葉瞳堅毅的表情,想要勸阻的話被他咽回去.他了解小主的個性,一旦決定的事情,就很難再更改.

兩人翻過第二座山,已經接近傍晚.

紅霞如火,焚紅西方天際.

葉瞳站在一片波光粼粼的湖畔,眺望著青山綠色紅霞,看著一排體格巨大的飛禽,整齊的從天空中飛過,感覺自己就像是在看一幅美輪美奐的風景畫卷.

不過正如葉瞳之前所說,越是美麗的外表下,愈發隱藏殺機.兩只全身長滿銀色毛發,身高接近兩米的劍齒狼,闖入兩人的眼簾.

"嗷……"

狼嚎聲回蕩,鋒利且尖銳的牙齒暴露.

兩只劍齒狼就仿佛發現了獵物,一步步朝著葉瞳和藥奴走來.

藥奴露出詫異神色,說道:"劍齒狼已經不屬于野獸范圍,它們擁有一絲的靈智,被評定為一級凶獸,只是很奇怪,它們怎麼出現在這里?按理說,哪怕是一級凶獸出現的地方,也應該在四座山之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