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陰魂不散
g,更新快,無彈窗,!

陽光普照著大地,驅散夜晚的寒意.

石屋區小道巷口,音小九失去了往日的笑顏,怔怔看著遠去的背影,心里一陣發慌.她的小手,下意識的捂住胸口,沒有感受到心跳,是因為被一疊銀票隔住.

她不懂.

為什麼葉子哥哥離開前,硬要塞給自己那一疊銀票?

她不懂.

為什麼葉子哥哥離開前,看著自己的眼神充滿不舍?

她想起年幼時,父母把自己賣到紡織鋪的時候,自己就是這般站在巷口,注視著她們漸漸消失的背影……

城北,十里亭.

葉瞳獨自來到這里後,便在亭內盤膝而坐,等待著藥奴的到來,他手里捧著書卷,怔怔出神,此書卷分為四頁,前兩頁是白色,後兩頁則為黑色,是他剛研究過後,從識海中釋放出來《生死簿》.

葉瞳反複嘗試過,意念溝通,可輕易祭出,亦可輕易納入識海,黑白四頁,並無字跡,但地球百年的生活,已經令他研究透《生死簿》的功效.

白頁,代表生機.

黑頁,代表死亡.

他不是閻王,卻能利用《生死簿》判人生死,來到這個世界,他意識到《生死簿》就是他的殺手锏,是他將來殺人或者保命的底牌.

"可惜!"

葉瞳腦海中浮現出晶瑩剔透的銀晶,清秀臉龐上流露出幾分惋惜,他經脈中流轉著縷縷元氣,是身體的原主人修煉所得,然而,葉瞳此時卻在改變著元氣的運行路線,按照麻衣神相一脈的修煉功法修煉.

根據記憶,葉瞳清楚一件事,那便是修煉者可以修煉各種功法,有些功法越是玄妙,修煉效果就越是厲害,而他曾經修煉麻衣神相一脈的功法,顯然比之前的修煉功法,要玄妙很多.

"按照這個世界的修煉等級標准,自己現在只是煉氣三重境界,屬于最底層的修煉者,遇到強一些的敵人,便會陷入'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境地.體內的毒素,會影響自身修煉速度,即便這個世界天地靈氣充裕,按部就班的修煉,想要暫時擁有自保的本錢,恐怕是遙遙無期."

"幸好,天無絕人之路,這世界有銀晶,金晶,有靈丹妙藥,有奇珍異果,有血食藥膳……然而,這一切都要建立在財富的基礎上.自己身上將近三千兩藍銀的銀票,臨行前都給了音小九,藥奴負責重建珍藥坊,外加購買的那些玉石,普通藥材,恐怕也花費掉一大筆,如今所剩能有千兩藍銀就不錯了."

"那麼……"

"金鑾山脈采摘藥材,捕殺低等級凶獸,便是快速賺取銀兩的辦法."

"此行,盡量賺到購買銀晶的財富."

"……"

沉思中的葉瞳沒有發現,不遠處的蜿蜒小道上,五道身影氣勢洶洶的趕來.尤其是為首那人,看著葉瞳的眼神充滿憤怒和殺機.

童開山身為寒山城的紈绔小霸王,向來是囂張跋扈,狂妄桀驁,以往都是他欺負人別,哪有被別人戲耍的時候?

不過童開山這次卻是憤怒了,因為他做夢都沒想到,珍藥坊的藥童子,那個活著依舊豬狗不如的東西竟然敢騙他,按照約定,昨晚他就應該拿到屬于他的毒藥,說不定還能多敲詐些藍銀,可他等至深夜,都沒見到葉瞳的蹤影.

童開山恨啊!

命令家族數十位家奴整夜尋找,直到半個時辰前,他才從一位巡更人口中得知,葉瞳獨自離開了寒山城,方向正是這十里亭.

葉瞳想跑!

想要賴著他的賬逃跑!

自認為被戲耍的童開山,立即帶著四位家奴匆匆趕來,因此,當他看到葉瞳的第一眼,便笑中帶著猙獰,腦海中幻想出無數種令葉瞳生不如死的方法.

"狗崽子,終于找到你了."

滿含殺機的童開山停在涼亭前,利劍出鞘聲仿佛勾魂樂,劍尖直指葉瞳.他不急著殺人,讓敵人死的太快,缺少慘叫和哀嚎,讓他沒有殺人的快感.

葉瞳眉頭微皺,沒想到這只"蒼蠅"竟然追到了這里,他不懼童開山,只是忌憚寒山城的童家,但童開山要是仗著童家對自己不懷好意,那也無需手軟.

"你很憤怒?"

葉瞳舒展開眉頭,看著童開山平靜問道.

童開山心底的怒意更濃,他沒想到葉瞳看到自己,竟然沒有流露出半分的恐懼,難道,自己心狠手辣的名號,嚇不住他嗎?

"我是很憤怒,你這該死的狗崽子,竟然敢騙我,簡直就是找死."

葉瞳淡然問道:"想知道為什麼嗎?"

童開山喝道:"雖然我不在乎,但還是想聽一聽,為什麼騙我?"

葉瞳伸出一根手指,說道:"第一:在擂台上的時候,你得到我的承諾,卻依舊逼著我和張屠夫比斗,如果不是我有點能耐,下場會很慘."

他伸出第二根手指:"第二:你跟蹤我到溫藥齋,壞我好事,還對我動過殺機,更因為你的貪婪坐地起價."

伸出第三根手指:"第三:我看你不爽."

說完.

葉瞳合上了手指,問道:"這三個答案,你可滿意?"

聽到葉瞳的話,童開山頓時暴跳如雷,獰笑道:"你小子有種,不過你知不知道,看我不爽的人,沒有一個好下場,你會為了你的答案生不如死."

葉瞳淡淡說道:"我勸你們不要亂來,我家老奴可不像我一般手無縛雞之力,他很快就會趕到這里.你敢傷我一根汗毛,恐怕就會被他大卸八塊."

童開山面色一變,快速轉頭環顧四周,發現周圍沒有珍藥坊那位老奴的身影,這才放心不少,破口大罵:"你這個狗崽子,當本少爺是被嚇大的啊?今天我非得宰了你不可,給我上,先斬掉他的四肢."

四位童家家奴聞言,頓時揮動著長刀,氣勢洶洶的撲向葉瞳.他們身為奴隸,沒有資格修煉,但長年累月的出苦力,力量方面遠超普通人,再加上他們經常跟著童開山為非作歹,打斗方面也很有經驗.

因此,砍掉一個看似弱不禁風的少年四肢,他們自信滿滿.

太慢!

破綻太多!

葉瞳暗暗搖頭,左手抓著《生死簿》,右拳則悍然轟出.

砰!砰!砰!砰!

毫無花俏的拳擊,轉瞬間轟擊在四名家奴的腦袋上,他能感受到眼前五人對他的殺意,所以出拳沒有保留實力,直接把他們轟飛出去,砸落在十幾米外的地方,直接昏死了過去.

童開山眯起雙眼,意識到自己做了個愚蠢的決定,葉瞳能夠擊敗張屠夫,實力不容小窺,而四位家奴雖然能夠欺負下普通人,但面對葉瞳這樣的修煉者,就沒有多少威脅了.讓他們動手,完全就是找死.

"你很牛嘛!"

童開山殺意更濃,企圖朝著葉瞳撲去.

葉瞳抬起手,大聲說道:"慢著."

童開山一頓,放聲大笑道:"怎麼?怕了?放心吧!我只有煉氣六重修為,不會太快殺死你的."

煉氣六重?

葉瞳心底一沉,如果對方和他只有一兩重的修為差距,他倒是有自信重創,或者是擊殺對方,但三重境界的差距,讓他謹慎起來.

或許!

需要用生死簿了.

葉瞳深吸一口氣,緩緩翻到黑頁,抬頭凝視童開山,沉聲說道:"咱們之間,必須要分個你死我活?"

童開山獰笑道:"你必須得死,你身上的所有藍銀,毒藥,也必須是我的."

貪婪是原罪!

葉瞳在心底暗歎一聲,以指馭氣,在黑頁上迅速寫下"童開山"這個名字,在這一瞬間,他感覺生死簿上傳來一股恐怖的吸力,而他體內的元氣,則順著手臂和手指,被迅速吸收進生死簿中.

冥冥中,一股玄妙的氣息,在沖過來的童開山身上浮現.

"什麼?"

童開山臉上的獰笑凝固,距離葉瞳只剩下三米的時刻驟然停住,隨著他手中長劍掉落的時刻,他渾身肌肉蠕動,五官也變得扭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萎縮,血氣潰散.這一刻,他看到家奴掉落的一柄長刀,已經被葉瞳撿起,對著自己的頭部劈下.

"你敢!"

童開山駭然嘶吼,躲閃不及的時刻,他咬牙抬起左臂,然後暴退.

噗……

血光四濺,斷臂拋飛.

童開山的左臂,被整根斬掉.

葉瞳心底有些遺憾,即便他動用了生死簿,卻依舊沒能直接殺死童開山,這讓他意識到,修為境界的差距,對生死簿的功效有很大影響,還有,因為自己體內的元氣實在是太少,剛剛那一瞬間,生死簿就幾乎把他體內的元氣全部抽走.

"知道我擅長施毒,竟然還敢跟我廢話,今天你才是死路一條."葉瞳面對遭受重創的童開山,依舊沒有十足的把握把他殺死,尤其是他如果打定主意全速奔逃的情況下.

因此,他需要虛張聲勢,裝模作樣,用毒掩飾生死簿詭異的攻擊.

果然!

童開山欺軟怕硬,膽小如鼠的性格,在此刻徹底展現.遭受到重創,饒是他修為境界比葉瞳高了三重,依舊失去了所有的戰斗欲望,朝著遠處狼狽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