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極品一家子
g,更新快,無彈窗,!

韓玥根本就沒有去理會這些在背後偷偷說她壞話的人,因為嘴巴是長在別人身上的,她總不可能將這些人的嘴巴全部堵上吧?

而且,說來可笑,那些人當中,話說得最大聲,最惡毒的竟然是她的奶奶韓婆子以及二嬸楊氏.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說得唾沫橫飛,就差點兒跑到韓玥面前罵她了.

周大志和方德兩人聽了這些話,都很尷尬,想要安慰韓玥,又不知道說什麼好.

沒一會,韓玥幾人回到了王家.

還沒有進門,卻聽到了一陣吵鬧聲.

"黑心黑肺的東西!我兒子在你家好好地干活,你們給的工錢低就算了,竟然還讓他受傷!你們還沒有良心了?"

"嬸子,我們已經讓人把大志送到醫館了,現在……"

"我不管,我兒子給你家干活受了傷,你以為送到醫館去就夠了嗎?想得美!"

"大志的傷有些嚴重,當然是要先送到醫館里醫治.至于其他的,等他們回來了再說."

"什麼?等他們回來再說?不行,你們現在就要給我們一個交代!不給交代的話,我就不走了!"

"嬸子,您冷靜點!我們一定會給你們一個交代的,只是……"

"別以為我們是好欺負的!今天這事情必須給一個說法,不然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我們……"

"既然如此,那你們就賠錢吧!大志傷得這麼嚴重,腿會不會斷都不知道.大志可是我們家的頂梁柱,如果他真的斷了腿,那以後我們一大家子吃什麼喝什麼?"

"賠錢?不行,這事情得等他們回來再說."

"50兩!只要你們賠50兩,這件事情就算是解決了,以後大志的醫藥費也不用你們負責了!"

"50兩?你們怎麼不去搶?!"

"你這話是怎麼說的?50兩算多嗎?我家大志好好的一個人,因為到你家做工,才斷了腿.以後他也不能跟他師父去干活了,賺不了錢了,還得由我們養.這麼一算,50兩哪里多?我覺得還遠遠不夠呢!"

吵鬧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嘈雜.

其中有阿水娘,阿水的聲音,還有幾道陌生的聲音.

周大志聽到那幾道聲音,哪里還猜不出里面的是誰.

他苦笑了一聲,歉意地對韓玥說道,"小東家,對不起,我娘我爹和我幾個哥哥嫂嫂來了,他們……對不起,我現在就進去,跟他們說清楚事情."

韓玥沉著臉,點頭.

其實她聽到周大志親戚的那些話,還是挺生氣的.

之所以沒有立刻進去,還是看在周大志的份上.

一旁的方德則重重地歎息一聲,為自己的徒弟感到惋惜.

這麼好的一個人,怎麼就攤上這樣一家子呢?

牛車進了王家的大門,還在爭吵中的眾人看到了牛車上的人,停下了吵鬧.

一個偏瘦的老年婦人看到牛車上的人,突然間大叫了一聲,朝著周大志撲了過去.

"大志!我的兒子啊!你可受苦了!嗚嗚嗚……娘都要擔心死你了!"

周老娘撲在周大志的身上,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好像很傷心的樣子.

同一時間,周大志的兩個哥哥兩嫂嫂也跑了過來,跟周老娘一樣哭嚎起來.

"大志,你受了大罪了!都是那些喪了良心的黑心肝,不然你的腿了不會受傷了!"

"大志,你別怕,我們一定會為你討回公道的!"

一群人圍著周大志哭嚎,但是,卻沒有一個人問周大志的腿到底怎麼樣了,傷得重不重,大夫叮囑了什麼.

方德掃視了一眼周家眾人,眼底中閃過一絲的鄙夷.

他是很看不起周家這些人,完全沒有親情可言,只知道盯著那一點兒的蠅頭小利.

如果作為一個陌生人,方德自然對周家人的作為不能說什麼,畢竟這是別人的家事.

不過方德是周大志的師父,自然有這個資格了.

他沉下了臉,不耐煩地喝道,"好了好了,你們一堆人撲在大志的身上算怎麼回事?大志的腿剛受傷,你們這樣子,是想要他的腿傷得更嚴重嗎?"

聞言,周大家馬上站了起來.

周老娘假裝擦了擦眼淚,問道,"大志他師父,你是他的師父,你來給我們評評理.我們要求這家人拿出50兩銀子來了結這件事情,過份嗎?"

方德臉色更黑了,"大志娘,不是我說你,大志才從鎮上回來,你就問賠償的事情.你這性子也太急了吧?"

周老娘反駁,"我能不急嗎?大志的傷這麼嚴重,沒有銀子以後他們一家子怎麼辦?我跟他爹怎麼辦?"

方德氣笑了,譏諷道,"您倒是考慮得長遠!不過,您作為大志的娘,怎麼就沒問大志的腿傷成怎麼樣了?"

周老娘有些尷尬,訕訕道,"我這不還沒來得及問嘛!"

"呵呵."

方德冷笑一聲.

周老娘趕緊問道,"那你們去鎮上看了大夫,大夫怎麼說?"

方德不太想搭理周家人,但這種事情還是要回答,說道,"大夫說大志的傷很嚴重,已經嚴重威脅到了他的生命安全,所以為了保命需要截肢."

"什麼!"周老娘尖叫起來,其他的周家人也一臉的震驚.

"怎麼就要截肢?截肢了大志不就是成了一個瘸子?那不就是個廢人了!"

"不行,絕對不能截肢!大志成了廢人就要我們兄弟幾個養了,憑什麼!"

"呵呵,我自己一家子還養不活呢,哪有多余的錢來養大志一家子?"

聽著周家人涼薄的話,方德的臉色越來越沉.

而周大志低下了頭,沒有人看得清楚他的臉色是怎麼樣的.

不過,從他那緊緊攥起的手,就可以看得出來此刻他的心情肯定不平靜.

眼見著周家人越說越過份,方德大喝一聲,"行了!你們擔心什麼?大志沒有截肢,因為小東家說了,她可以治好大志的腿."

周家人一聽到這話,先是松了一口氣.

然而很快,他們又意識到了不對勁的地方.

"什麼?小東家給大志治腿?真的假的?"

"不對呀,這小東家說的就是這個才10歲的小丫頭吧?她會治病嗎?她的醫術真的比鎮上的大夫都厲害?"

"我們被騙了!這個臭丫頭肯定是騙我們的!她一個小丫頭哪里懂得治病?肯定是因為不想出治病的費用,所以故意騙我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