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風水不好
g,更新快,無彈窗,!

作為周大志的師父,方德非常了解他的情況.

周大志是家里最小的兒子,上面還有年邁的母親,以及兩個哥哥.

這兩個哥哥都是那種偷雞摸狗耍滑之輩,平時正事也不干,就喜歡到處坑蒙拐騙.

因此,家里非常的困難.

周大志不僅要養活自己一大家子,還要養活兩個哥哥,以及他們的媳婦孩子,負擔非常重.

如果周大志一條腿沒了,那麼以後就不能夠再跟著自己賺錢了,日子勢必會過得無比艱難.

所以方德沒有想到周大志這麼快就下了這個決定.

"大志,你不要再想想?"

周大志苦笑,"師父,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如果腿沒有截肢,我死了的話,恐怕……"

後面的話他還沒有說出來,但是方德已經明白了.

他沉默了,然後長長地歎息一聲,"大志,這是師父欠你的.你放心,從今天開始,你就是師父的親兒子,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

"師父……"周大志的眼眶有些濕潤,哽咽著不讓自己哭出來.

方德拍了拍他的肩膀,歎息道,"都是師父的錯,如果不是師父,你也不會遭這趟罪.師父補償你是應該的."

周大志紅著眼睛搖頭,"不,師父,你也不是故意的,只能說我運氣不好."

兩人唉聲歎氣,韓玥已經知道了該怎麼使周大志的病情穩定下來,不再惡化了.

"周叔,有一件事情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韓玥的聲音讓周大志抬起了頭,一臉苦澀地問道,"小東家,什麼事情?"

"我有辦法讓你不必截肢,重新站起來."

"什麼?"

周大志猛地瞪大了眸子,"你再說一遍,你剛剛說了什麼?"

方德則是震驚地叫道,"小東家,您該不會是騙我們的吧?"

韓玥輕笑,"這麼重要的事情我怎麼可能開玩笑?"

"可是剛剛大夫已經說了,大志這腿如果不截肢的話,就有生命危險.你這……"

不是方德不相信韓玥,而是她這麼一個小姑娘,以前也沒聽說過會醫術.

現在卻信誓旦旦地說有辦法治好自己徒弟的事情,真的讓人很難相信啊!

就連周大志也覺得很是不解,"小東家,您是不是家里有什麼治腿傷的偏方?"

農村人家里有治病的偏方並不罕見,有些偏方還挺管用的.

韓玥搖頭,"不是我家里的,而是我自己跟我師父學的."

韓玥只跟幾個人說過自己有師父的事情,其他人都不知道.

因此,周大志和方德聽到這話,互相對視了一眼,有些不敢相信.

韓玥解釋道,"我有師父的事情目前還是個秘密,沒多少人知道.但是我師父手段了得,醫術高明,像周叔叔這種傷,我師父輕易就能夠治好.只可惜的是我師父目前不在這里,云游四方去了.

不過,我師父給我留下了一些膏藥,這些藥能夠讓周叔叔的病情不再惡化.而且我也跟著我師父學了一些,再給我點時間,我就可以醫好周叔叔的病了."

周大志和方德兩人被說得一愣一愣的,兩人都有些不可置信.

為什麼小東家剛剛說的那些話,那麼像是外面那些賣狗皮膏藥的人說的?

太假了!

真的讓人很難以相信啊!

其實韓玥也知道自己的話很沒有說服力,畢竟自己目前就憑一張嘴巴,連藥膏都沒有拿出來.

想要讓周大志和方德相信,太難了!

韓玥咳嗽了一聲,"周叔叔,我也不是愛說大話的人.您的病我真的能夠治,只不過需要給我點時間,我得將藥膏做出來.我這個向來說話算話,絕對不會食言."

說完之後,韓玥定定地看著周大志.

那雙幽深的瞳孔里,全是堅定和自信.

莫名地讓人信服,很難將她當作小孩子看待.

周大志神情一頓,也不知道為什麼,心底就莫名信任韓玥.

他在心中糾結了一下,說道,"好,我就信你一回!"

"大志!"

方德大驚,"事關重大,你不能這麼草率就下這種決定!剛剛大夫可是說了,如果你不截肢,很可能有生命危險."

周大志苦笑一聲,"師父,您別勸我了.如果我截肢了,那跟死了有什麼區別?而且我截肢後就是個殘廢人,還會拖累了家里.與其這樣,我還不如拼一把!"

方德歎息一聲,也不多勸了.

韓玥倒是有些意外地看了周大志一眼,沒想到這個漢子行事還是挺果決的!

她認真地說道,"周叔,我不會讓您失望的!"

周大志搖搖頭,笑笑沒說話.

大夫聽說這件事情之後,當場就發了火.

拍著桌子大叫,"胡鬧!簡直就是胡鬧!你那條腿怎麼樣老夫還不懂得?快別胡鬧了,馬上回去躺好!"

周大志很堅定,表示一定要走.

最後大夫都沒法子,只能氣呼呼地給開了一些藥,然後生氣地將他們給趕走了.

……

回到村里,韓玥就發現,一路上村民們對她指指點,聲音雖然刻意壓低了,但她還是聽到了.

"哎呀哎呀,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該不會是沒救了吧?"

"可不就是沒救了!前段時間隔壁村也有個人受了傷,拉到鎮上,鎮上的大夫說沒救了,又用牛車拉了回來.結果當天晚上,那人就死了.我看這個小工跟那人的命運一樣,估計也活不了多久了."

"哎呀,真可憐!好好地過來做工,錢沒賺到多少,命倒是先填出去了!"

"可不就是可憐嘛!聽說這家人的負擔特別重,還要養著父母和兩個哥哥呢!"

"唉,那他死了這一大家子怎麼活?"

"要我說,都怪二丫買的那塊地風水不好.以前那房子本來就死過了人,這才一直沒人居住.現在二丫買過來了,那壞運氣自然就跟著二丫了."

"我想起來了,那塊地確實是死過人的.當初還請了風水大師來看,風水大師說,那里陰氣重,不適合住人.二丫也是倒黴,怎麼就偏偏看重那塊地了."

"活該!這小丫頭不敬長輩,對長輩無禮,現在報應來了吧?哼,這還是個開始呢,以後的糟心日子多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