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截肢
g,更新快,無彈窗,!

韓玥心中一沉,"怎麼了?"

"有人被磚砸到了……"

原來今天蓋房子的時候,大師父在上面砌磚,有個叫姓周的小工剛好在下面經過.

那塊磚沒放穩,掉了下去,剛好就砸中了小工的大腿,當場就把他砸暈了.

韓玥一聽眉頭緊皺,馬上問道,"阿水叔,現在那個小工呢?請了大夫沒?"

"請了,不過王大夫說他的傷勢比較嚴重,需要馬上送到鎮上去."

韓玥當機立斷,"阿水叔,你去套牛車,馬上把人送到鎮上去!"

韓玥跟王阿水兵分兩路,王阿水叔去套了牛車,韓玥則是先沖到新房子那兒.

韓子林見韓玥過來了,藏在眼睛里的淚水再也忍不住,掉了下來.

他本來就是個責任心非常重的人,事情發生之後,便將所有的責任都壓在自己身上,覺得一切都是他的錯.

在沒有見到韓玥之前,他一邊是自責,一邊是害怕,一邊是努力鎮定,盡最大的力氣處理這件事情.

這會兒看到了韓玥,心中的害怕再也抑制不住,徹底發作了.

"二姐!"

韓玥摸摸韓子林的頭,安慰道,"別擔心,不會有事情的."

然後抹了把韓子林的眼淚,"男子漢大丈夫,沒什麼好擔心的!把眼淚擦干!"

韓子林用力地點頭,用手背擦著眼淚.

韓玥走到王大夫旁邊,問道,"王大夫,周叔怎麼樣?"

王大夫搖頭,面色沉重,"那塊磚正好砸到他的大腿,砸得比較重,估計連骨頭都砸斷了,很可能要截肢."

韓玥心中一沉,王大夫雖然只是村里的大夫,但是醫術也不錯.

他這樣說,就說明周姓小工的傷勢真的很重了.

韓玥沉著臉,走上前先是學著王大夫的樣子給周姓小工把脈.

其實上,韓玥在腦海里跟小寶聯系.

小寶作為空間之靈,掌握著修仙的各種法術,對于這樣的事情自然也懂.

如果在前世,韓玥只要一摸周姓小工的手,大概就能夠診斷出周姓小工的情況如何.

但是這一世,韓玥的修為太低了,還沒有那個能力,只能夠依靠小寶.

"小寶,他怎麼樣了?"

"傷得太嚴重了,里面的骨頭都斷了.如果沒有黑玉斷續膏,他那條腿算是廢了."

韓玥心中一沉,"這麼嚴重?"

小寶口中的黑玉斷續膏可不是世面上的那種普通的膏藥,而是一種丹藥,這種丹藥雖然只是一階的,但卻是一種非常難煉制的丹藥.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這里面含一種叫做紫含草的靈植不好找,這種靈植其實是二階的靈植,生長在冰寒之處,很難找到.

"二丫,牛車趕過來了!"

王阿水的聲音響起來,打斷了韓玥的思緒.

她趕緊吩咐人將那個周姓的小工抬上了車子,然後,牛車晃晃悠悠地朝縣城的方向去.

韓子林也跟著上了車子.

而張九和三丫等人,則呆在家里.

……

縣城.

慈心堂.

大夫搖頭,"砸得太重了,沒法治了.我建議截肢,如果沒有截肢的話,恐怕他的生命會有危險."

韓玥皺眉問道,"大夫,能不能再想想辦法?"

大夫苦笑,"有辦法我早就說了,但這個人……我也沒辦法啊!"

"也就是說,只能截肢了?"

說話的不是韓玥,而是那個不小心將磚弄下來的師父,叫方德.

周姓小工叫周大志,是他的徒弟.

看著自己徒弟要截肢,方德的心里非常的不好受.

大夫點頭,"只能截肢了.不過,要不要截你們還是先商量商量,商量好了再告訴我."

大夫走了,方德抱著頭蹲了下去,一臉的愁苦.

韓玥則是站在一邊,狀似在發呆,實際上是在跟小寶說話.

韓玥:"小寶,我想治好周大志,就是先弄點藥把周大志的病情給穩定下來,不要讓他的傷口惡化."

小寶:"主人,這個辦法我得想想,待會再告訴你."

韓玥:"行,你好好想."

就在這時候,周大志醒了過來.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韓玥,有些詫異地問道,"小東家,您怎麼在這里?咦,這里是哪里?"

韓玥走到周大志旁邊,笑道,"周大叔,你醒了.感覺怎麼樣?"

方德也站了起來,沖到了床邊.

"大志,你終于醒過來了!現在感覺怎麼樣?"

"我還好……"周大志剛說了幾個字,突然間臉色一變,看向自己的大腿.

周大志的終于想起來了,之前他被一塊磚砸到了大腿,之後就疼暈過去了.

那現在,他的大腿……

周大志猛地看向自己的大腿,只見大腿處綁了厚厚的布條,動也動不了,不過奇怪的是,自己的腿上竟然感覺不到任何的疼痛.

"我的腿……怎麼了?"

方德一臉沉痛地說道,"大志,你的腿……對不起."

"師父?"周大志的心咯噔一跳,"我的腿怎麼了?"

方德根本就不敢看周大志,低著頭,很愧疚.

"師父,我的腿怎麼了?你倒是說啊!"

"我……我對不起你!大志,你要打要罵隨便你!是師父對不起你,以後,師父就養你一輩子了!"方德捂著臉,聲音中帶著哽噎.

周大志的臉色已經蒼白一片,雖然師父沒有將事情說清楚,但是,他已經猜到自己的腿可能會不太好了.

"師父,我不怕,你就實話告訴我吧,我的腿到底怎麼樣了?"

方德痛苦地垂著頭,連跟周大志對視的勇氣都沒有,更沒有勇氣說出截肢這樣的字眼.

韓玥卻跟方德的想法不同,她覺得,周大志作為受害者,應該有資格知道自己的情況.

于是,她說道,"周叔,你的傷非常嚴重.剛剛大夫說,你的腿只能夠截肢,不然很可能就會危急生命."

周大志的臉上褪去了最後一絲血色,整個人呆呆的,目光空洞,顯然是被打擊狠了.

良久,他的聲音傳來,"也就是說,我是一定要截肢了,如果不截肢,我就會死?"

韓玥點頭,"大夫是這麼說的."

周大志苦笑一聲,"那我就截肢吧."

"什麼!"方德猛地抬頭,不敢置信地看向周大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