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證據呢
g,更新快,無彈窗,!

張九再次點頭,"很好,那就是說,這些稀粥並不是子睿給母牛吃的.那就奇怪了,會是誰將稀粥喂給母牛呢?"

張九的話音剛落,韓子睿就大叫了起來,"我想起來了!我回去的時候,就看到韓子高身邊有一個木桶,木桶里有白白的東西,好像就是稀粥!"

韓婆子心中一緊,這若是承認了木桶是韓子高帶的,那就是相當于承認了韓子高是偷牛賊!

她馬上反駁,"你胡說!根本就沒有什麼木桶!"

韓子睿聲音更大,"有!當時那只木桶我都看到了!但是後來你們來了,那木桶就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一定是你們搞的鬼!"

"小兔崽子,老娘可是你奶奶!你這是跟奶奶說話的語氣?"

韓子睿嚇得縮了縮小身子,嘀咕道,"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哪里不對了?"

族長也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同尋常,問道,"子睿,你當看到了一只木桶?"

韓子睿重重地點頭,"當然了,我當然看到木桶了."

韓婆子韓大貴和楊氏三人連連否認,並不承認有木桶的存在.

于是,族長便差人去老韓家找,要找到一只里面盛了稀粥的木桶.

然而,去的的人失望而歸,並沒有找到所謂的盛了稀粥的木桶.

韓婆子等人氣焰更加旺盛了,得意地說道,"我都說了,子高只是看看那頭母牛而已,根本就不可能提著一個木桶去見.韓子睿,你別有意造謠."

韓子睿則不高興地抿著唇,小臉都快要皺成了包子了.

明明他看到了那只木桶,奶為什麼就要否認呢?

因為老韓家的人死不承認,而且也確實沒有找到那只木桶,事情似乎陷入一僵局.

韓玥這會兒跟小寶在聊天,"小寶,你放開神識觀察一下,找找那只木桶在哪里."

小寶很快就回應,"主人,木桶里下了藥的稀粥早就被老韓家的人倒了……不對!"

小寶尖叫一聲,"我的天!稀粥竟然沒被倒,留起來了!"

韓玥眸光一閃,"沒被倒?那在哪里?"

"噗……你還不如自己看看吧!"

韓玥因為修為的原因,神識覆蓋范圍還沒有那麼廣,所以看不到老韓家的事情.

不過,她卻想去老韓家一趟,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正當韓玥要說話的時候,張九突然間開口,"族長爺爺,可能是他們把桶里的稀粥倒了."

這話一出,韓婆子等人自然是大罵張九汙蔑,但張九根本就沒有搭理這些人,繼續說道,"族長爺爺,我們現在可以再去老韓家找找,說不定就能夠找到一些痕跡."

族長點頭,算是同意了.

然後,一行人就浩浩蕩蕩地去了老韓家.

他們到的第一個地方,就是廚房.

老韓家的廚房不怎麼乾淨,甚至于,里面竟然還有些味道.

這讓過來的人捏了捏鼻子,有些嫌棄.

廚房里都有異味,這老韓家的人得多懶啊!

一行人在廚房里找了一圈,並沒有找到什麼.

于是,眾人又穩步去了大堂,同樣,也沒有找到什麼東西.

韓婆子得意洋洋,"怎麼樣,沒有吧?我早就說了,那是韓子睿汙蔑子高!子高根本就沒有弄什麼迷藥,也對那頭沒什麼興趣."

說到這里,還朝韓玥呸了一聲,"傻子,今天這事情你們必須給我家的子高一個交代!他到現在都還躺在床上,你們必須賠100兩銀子!"

韓玥淡淡說道,"奶奶,現在事情還沒有弄清楚呢,這麼快就說賠償的事情,是不是太早了?"

"哼,反正你們遲早要出那錢的!"

韓婆子惡狠狠地說道,心中已經大定.

看來他們的手腳還挺快的,馬上就將稀粥倒掉了.

韓婆子雖然有些可惜這麼多的稀粥就倒了,但是想想韓子高目前的情況,也就不可惜了.

廚房沒有找到,大堂也沒有找到,韓玥要求搜其他的房間.

對此,族長同意了.

但是韓婆子等人卻不同意,然而,有族長施壓,他們不同意也沒用.

于是,一行人又一個房間一個房間搜查.

所有的房間都搜遍了,他們還是一無所獲.

這下子,韓婆子更加的得意了,不停地罵著韓子睿血口噴人,還叫囂韓玥要賠償.

韓玥根本就沒有理會韓婆子的辱罵,反而往人群里看了一圈,然後眉頭微皺.

"咦,家里怎麼少了一個人?"

眾人一看,確實,老韓家的人幾乎都在這里了,就是少了一個韓荷花.

"荷花呢?"

韓玥狀似無意地問道.

陳氏心中一驚,總感覺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

但她臉上卻是一派鎮定,"二丫,你找荷花干什麼?"

韓玥笑眯眯地說道,"三嬸,我就是好奇.家里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怎麼荷花就不見了?她去哪里了?"

"小孩子貪玩,不見了有什麼奇怪了?也許是在哪家呢!"

陳氏的話音剛落,人群里有人就叫起來,"我知道荷花在哪里.剛剛我搜了大吉和陳氏的房間,看到床上的被子鼓鼓的,仔細看了一下,發現荷花在睡覺."

陳氏在心中松了一口氣,笑道,"荷花估計又是貪睡,肯定是玩累了跑去睡覺了."

眾人對陳氏的解釋倒沒有懷疑的,畢竟荷花才是個只有5歲的小娃娃,玩累了睡覺很正常.

但韓玥故作擔憂地說道,"三嬸,荷花早不睡晚不睡,怎麼現在就睡著了?不會出什麼事情吧?"

陳氏聽到這話,臉色瞬間就不好看了.

"二丫,你這是什麼意思?"

韓玥聳聳肩,"三嬸,我只是擔心荷花而已.你想想,荷花平時可會在這個時間段睡覺?還有,剛才荷花跟哪里去玩了?玩了多少?"

陳氏仔細想了想,但是因為自己事情多,根本就沒有空搭理女兒,因此也不知道荷花到底跑哪兒去玩了.

陳氏有些擔心,荷花該不會是生病了吧?

韓玥繼續說道,"三嬸,你也覺得荷花不對勁了吧?我看還是讓王大夫看一看吧,反正他也在這里,方便著呢!"

因為要王大夫協助破案,因此,族長便請求王大夫留下來.

後來,王大夫便跟著一大群人過來了.